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至尊骁婿

至尊骁婿

主角:徐晓锋, 沈若瑶

状态:已完结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0-12-28 09:23:21

小说《至尊骁婿》主要讲的是:“既然没认输,那我为啥要去骑这畜生呢?”柳应元满脸气愤道:“就你的那张白纸,你认为还有和我对比高低的资格吗?”“我明白了,你是想耍赖了,是吗?”徐晓锋看着他,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我那么做的目的,就是在说,以你这绘画技术,根本不配我用毛笔作画,来跟你分高下!”听完这话的柳应元,都要被他气死了,伸出手指指着他,咬牙切齿道:“你……”“欺人太甚!”
展开全部

讽刺挖苦

反观徐晓锋此时的行径,就不禁让人大跌眼镜了。

只见此时的他,非但没有立即提笔作画,反而一手握着笔杆,一手开始一根根的往下拽着笔头的鬃毛了。

等柳应元仕女图画完的时候,徐晓锋手里的毛笔,也已经秃成棍儿了。

柳应元一脸得意的拿起自己的画作,眼神扫视过在场的众人之后,便将这画,递到了沈老太君的手里,高声道:

“晚辈已经做完了,请老太君过目。”

沈老太君接过这画之后,便开始不住的点头称赞起来。

“嗯,不错,画风飘逸俊秀,线条明朗清晰!”

“真不愧是咱们金陵城,数一数二的优质才子。”

“这画上的,可是我家若芸?”

柳应元满脸微笑,点头应允道:

“是的,奈何就算我的传神之笔,也无法描绘出若芸的倾城绝色。”

“哎……”

“真是令人,惭愧不已呀。”

徐晓锋听着这二人,你来我往的互相谈论着柳应元的画作。

不禁引起了心中的兴趣,于是也把头凑了过去,想看看到底是何等水平的画,竟然能让这沈老太君,赞不绝口。

可当他看到那画的时候,一个没憋住,竟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他这画,人物后面的山水背景,画的还算蛮有诗情画意的。

可近景那人物,也就是他的大姨子沈若芸。

画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呀。

这五官,那形态,能有个五分像,都算多说了。

如此的放声大笑,不但把他对面的那几人,吓了一跳。

同时也把其余那些,前来祝寿的人,惊得一呆。

不禁忍不住心中暗道,这沈家女婿咋滴了?

咋趁人不备,莫名其妙的就来这么一嗓子呢?

如此略带嘲讽意味的笑声,自然也把沾沾自喜的柳应元,弄的心中不爽了。

眼睛一撇,就看到了他身边画案上,那副毫无墨迹的宣纸,以及那支,早已被拔的光秃秃的笔杆了。

不禁冷笑数声道:

“不知这位兄弟,何故嘲笑?”

“难道是画出了比我还好的作品不成?”

“既然如此,那就请你给大家展示一下好了。”

说着,他便向着徐晓锋身前的画案,走了过去。

随后便拿起了那张,空空如也的宣纸,一脸夸张愕然道:

“呀!”

“你,你这是……”

“不会画吗?”

“诶呦!”

“这毛笔让你拽的!”

“也太惨了点儿吧!”

说完,他又拿着徐晓锋的‘大作’,在大厅之内展示了一圈。

厅内的众人,看向那张宣纸以及毛笔的时候,脸上均都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心中不禁不屑道,如此不学无术之人,竟然还敢公然接下柳应元的挑战,真是无知者无畏呀!

看来这次,这小子要给沈家丢大人了!

当柳应元把那张无字天书,递到沈老太君手里的时候。

沈老太君也被气的够呛。

他能如此自信的接下对方的挑战,本以为这小子能有些本事呢。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小子居然这么废物!

“还有脸在那儿笑!”

“快点滚回房里去!”

“以后,没有我的吩咐,就别出来了!”

“丢人的家伙!”

沈老太君狠狠的瞪了徐晓锋一眼,然后就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徐晓锋也不说啥,一扭头便向着门口走去。

可柳应元一看,顿时就不干了。

因为他的好戏还没看到呢,又怎能允许那家伙,就此离去呢?

于是他便赶忙来到徐晓锋的面前,把他拦住了。

“这位兄弟,别急别急,你还没履行我们俩刚才之间的赌约呢。”

“在这么多人面前,你不会言而无信吧?”

徐晓锋摇头一笑。

“当然不会了。”

“我是要去后院牵猪过来的,你拦着我干嘛?”

徐晓锋点了点头道:

“那就好。”

“这事儿,就不麻烦你亲自去了。”

“叫一个下人去,不就好了吗?”

柳应元生怕他借这个机会,偷偷溜走,所以两只手便用力的拽住了他的胳膊。

同时又让沈若芸联系下人,去办这件事。

因为他从刚才的事件当中,就看出来这丫头,似乎也不太喜欢这小子。

如果让她去办这件事,估计她肯定不会拒绝自己的。

果然,沈若芸听了他这要求之后,带着下人就离开了大厅。

此时的这里,可就开了锅了。

私下里的讨论声,不绝于耳。

“你说呀,这沈家姑爷,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呀?”

“向这样的水平,居然还敢和人家画技高手柳公子叫板,真是不知所谓。”

“对呀,对呀,估计他的脑子,确实不太好使吧。”

“否则,也就不会娶毁容之后的沈二小姐了。”

“我听说呀,之前的沈二小姐,天生丽质,淡雅如菊,仙气的不得了,只可惜在一场大火之后,就……”

可站在徐晓锋身后的沈若瑶,却对他们的议论纷纷,充耳不闻。

只是对眼前那个男人,心中的疑惑不解,又更深了一层。

按理来说,向他这样的采花贼,对于漂亮女性,肯定是异常渴望的?

可除了他与自己,在新婚当晚发生过几次身体触碰之外,他就再也没有碰过自己了。

甚至有几次,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还会主动过来,帮助自己把被子盖好。

在他睡着之前,自己是万万不敢睡的,所以在自己假寐的时候,他的这些动作,自己都一清二楚。

明明他在新婚当晚,说话的时候,是那样的下流恶毒。

可在此之后,他怎么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呢?

以至于自己,藏在枕头之下的剪刀,除了新婚之夜用过之外,就再也没有机会拿出来用了。

沈若瑶现在,对徐晓锋是越来越好奇了。

同时也对,此时徐晓锋的气定神闲,疑惑不解,纳闷不已。

心中不禁暗道,难不成,他真有应对那柳公子的好办法不成?

又或者说,在他心里,有着其他打算?

就在她心里碎碎念的时候,沈若芸已经带领着下人,牵着一头大黑猪,从门口走了进来。

画上是谁

当她走到徐晓锋面前的时候,就对着他语笑嫣然道:

“我没敢给你选太小的。”

“因为我怕你这大体格,再把那黑猪压死了。”

“所以,我便给你找了一头最大的。”

“愿你骑着它,逛便金陵城里的每一个角落!”

不可否认,沈若芸的展颜一笑,实在勾魂夺魄。

以至于她的话都说完好久了,徐晓锋还在品味着她那甜美笑容的余韵呢。

见这色胚子那无比银亵的目光,沈若芸也被气的够呛。

抬起了自己的小脚,一下子便踢在了他的腿弯之上。

弄的恍神的徐晓锋,险些栽倒。

在看沈若芸那恶狠狠的表情,就知道她生气了。

徐晓锋知道,这丫头手段毒辣的很,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之前,还是最好不要得罪她的好,否则再被她报复一次,可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徐晓锋,便赶忙从她那里,把眼神收了回来。

然后便走到了那头大黑猪的旁边,俯身摸了摸它黝黑的皮毛道:

“这猪挑的不错,威猛的很嘛!”

“可今天,却轮不到我来骑它!”

柳应元听完这话,脸色顿时就变了。

不禁瞪大了眼睛沉声道:

“怎滴,你还想反悔不成?”

徐晓锋撇了撇嘴,随即便一脸玩味道:

“我何时认输了?”

“既然没认输,那我为啥要去骑这畜生呢?”

柳应元满脸气愤道:

“就你的那张白纸,你认为还有和我对比高低的资格吗?”

“我明白了,你是想耍赖了,是吗?”

徐晓锋看着他,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

“我那么做的目的,就是在说,以你这绘画技术,根本不配我用毛笔作画,来跟你分高下!”

听完这话的柳应元,都要被他气死了,伸出手指指着他,咬牙切齿道:

“你……”

“欺人太甚!”

徐晓锋淡淡一笑,缓缓道:

“不好意思,有本事的人,通常都是高傲的!”

“而我,就是其中一个。”

“真不巧,让你碰到了!”

“不信,是吗?”

柳应元高声厉喝道:

“我信你个鬼!”

徐晓锋摇了摇头,也不反驳,而是径直来到了沈福身边,与他耳语了几句。

随后就见到沈福,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呆了好久,才若有所思的离开了大厅。

大厅之内的徐晓锋,面对着众人的议论纷纷,脸上却不见一丝慌乱神色。

只是一脸淡然的坐在画案面前,有些发呆的看着面前的宣纸出神。

有些时日没练了,也不知道我这手法,生疏了没?

直到沈福从外面,又回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手里,又多了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众人不解,于是便纷纷上前两步,想要看看他想干什么。

只见此时的徐晓锋,手上的动作极快,好似在洁白的宣纸之上,不断的勾勒着什么东西。

而那线条,又不是用墨汁汇聚而成的,就好似锅底灰一样。

不一会儿的功夫,徐晓锋的身边,就围满了人。

他们纷纷皱着眉头,看着徐晓锋那怪异之极的绘画手法。

在他们当中,也不乏绘画界的文人雅士,虽没到柳应元那样的高度,但艺术欣赏的眼光,还是有的。

渐渐的,也从徐晓锋的画中,看出一些端倪了。

脸上的不解,也逐渐的转变成了笑意。

而那柳应元,脸上的神色,可就不太自然了。

随着一副静态素描画的完成,他也彻底傻眼了!

宣纸上的妙龄少女,惟妙惟肖。

那一颦一笑,就好似真人一般!

美不胜收,倾国倾城!

在场的其余人,虽然不会作画,但看过仕女图的,却有很多。

但如此传神的绘画佳作,他们可是从来都没见过的。

一看之下,竟然直接着迷了!

而站在他旁边的沈若芸,则越看越是喜欢,越看越是欣喜。

伸手就想要把那画,拿在自己手里。

可徐晓锋却快她一步,当先收了起来。

随后语气淡淡道:

“大姐,你这是干啥?”

“这画的,又不是你,你激动个啥?”

“再说了,我也没说要送给你呀!”

沈若芸听完这话,顿时就感觉羞意上涌,紧咬朱唇,随后又‘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而当她再次看向那画的时候,确实感觉出了和自己,有些许的不同。

忍不住心中急颤道,难不成,这画像之人,是我妹妹!

原本这姐妹二人,长相颇为相似,只是在一些细节的部位,略有不同而已。

所以她会认错,也是不奇怪的。

众人听后,也是在沈若芸的娇颜上,以及那副画像上,来回对比着,看了好一会儿。

随后心中得出结论,确实,虽然这画像之人,样貌仿若沈大小姐。

但这画像之人的眉宇间,却多了几分温柔,也多了几分青涩。

难不成,这画上之人,是沈二小姐?

想到此处的众人,不禁也向着沈若瑶的方向看去。

可此时的沈若瑶,却对他们的目光,恍若未见。

而是一双美眸,紧紧的盯着画案上的少女,楞了好久好久。

自己,从被毁容之后,就再也没照过镜子了。

好像自己,都快忘了自己长啥样了。

可今天,当她再次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心中的那根弦,似乎又被触动了。

脑海之中,好像又记起了自己当初的容貌。

顿时,一股凄凉,苦涩,开心,怅惘,各种心思涌上心头,久久不散。

恍惚之下,就想从徐晓锋的手里,把那副画拿过去。

可她的手,刚伸过去,徐晓锋便避开了。

顿时,沈若瑶就感觉自己的鼻子一酸,然后便把头扭了过去。

这时候的徐晓锋,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酸酸的。

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

“这画,是我随意涂鸦的。”

“你若喜欢,待到以后,我会送你一张比这好的。”

说完,他便把那副画,塞入了自己的怀里。

然后转过头,看向了早已懵比的柳应元,淡淡一笑道:

“怎么样,你服不服呀?”

“现在,那头大黑猪,已经为你请来了,如果你没啥异议的话,就请翻身试驾吧!”

徐晓锋, 沈若瑶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燕妮呀点评:

作者写的《至尊骁婿》真的很好看,文艺,幽默。情节安排很紧凑,感情特细腻,忍不住往下读!点赞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