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逃婚后我依然成了王妃》完结版精彩试读,《逃婚后我依然成了王妃》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11-12 10:17:44分类:穿越重生

《逃婚后我依然成了王妃》是高人气网络作家书舒创作的经典穿越重生类作品,逃婚后我依然成了王妃讲述了:“雪停了吗?”他咳完了,问。唐苏轻声道:“没停呢。”今年的雪下的格外的久,这一场鹅毛大雪,自前日夜里直到今晨都不曾消停。都说瑞雪兆丰年,虽然没有自己的田地,她倒也盼望来年的天气该好些。唐苏裹紧棉衣,搓搓冻得僵硬的双手,“天太冷了,我这里多余的被子是没有的,多余的银子还有六两——那是我全部身家。”她顿了顿,男人眼神寒凉,面对他审视的目光,咬牙道:“你别看我,我至多可以给你十两。咱们得先说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得把解药给我。咱们银货两讫。..

逃婚后我依然成了王妃从头甜到尾啊!会套路的小姐姐,情商低的小哥哥,彼此之间的相处与摩擦,很爱!

逃婚后我依然成了王妃刮骨疗毒章节试看

柴房堆的都是杂物,唐苏清理出一小片空间,把人放到临时做的木板床上。

黑黢黢的炭块为冰冷的柴房添上不少暖意,唐苏呵了口气,从枕头底下取出久未使用的匕首,放在火上熏烤片刻,又将热水放到一边,才伸手去扒男人的衣服。

然而并不好扒,外衣上净是些凝结的暗红色血块,她只好改用刀,小心地割开男人的衣服。

扒下衣服时顺带撕下一层皮,露出淋漓的红色血肉。

男人身体本能的因为疼痛颤了颤,眉头深锁,却没能醒过来。

除却刀上,男人身上还有一道箭伤,他预先已经把尾羽拔去,留半个箭头深入肩胛骨。

想来就算是好了,肩膀灵活度也会大打折扣。

唐苏会些粗糙的医术,加上前世积累的外科治疗法子,将匕首伸进酒里浸泡数秒,又烤了烤,这才去挖那枚箭头。

箭头满是血污,底下有奇特的凹痕,唐苏摸了摸。这手感,像是刻了一只鹰。

男人轻哼了声,肩膀处血流汩汩不止,她下意识的将箭头放在一边,为男人治伤。

古有关羽刮骨疗毒,眼前想来也差不了多少。动物料理的多了,她下手很是利落,往肩头敷上药粉,随后观察他腹部的刀伤。

男人腹部并没有比肩头好多少,那刀割得极深,唐苏切除死肉的时候,几乎觉得对方的肚子都要给砍穿了。

这里并没有消毒药,怕他会得破伤风,索性也昏睡着,唐苏一狠心,将半坛子花雕尽数喷了上去。

料理完这一切,用纱巾一层一层的裹严实,至于男人会不会有事,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面具男的嘴唇龟裂的厉害,唐苏将巾子蘸蘸水,正要给他润润唇,对方像是本能反应,猛地睁开眼,一把掐住她喉咙,目露凶光,下一秒却因为剧痛倒了回去。

唐苏实在没防备他——受这么重的伤还能动弹,这位老兄也是个奇才,然而他手依旧死死的扣着她的脖子,肩腹部纱布被血渗透。

“松开、松开!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她使劲的拍打着男人的手臂,不禁开始后悔自己年轻时没有好好练武,等派上用场时,这三脚猫功夫连一个伤员的手都拉不开。既然对方这么不客气,她恶向胆边生,朝着腹部狠狠捶了一拳。

男人生生受了一击,神志终于清醒几分,他环顾四周,确认自己安全了,动作飞快的从衣兜里取出一粒纯黑药丸塞到了唐苏口中。

唐苏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药丸便已经吞下去了,她又气又怒,骂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毒药。”像是终于放下心来,男人缓缓把手缩回去,嗓音沙哑的厉害。

唐苏捂着脖子才喘口气,闻言立刻抠挖起喉咙,只可惜药丸入肚直接化了,她呕了半天也只挤出几滴眼泪。“早知你会害我,我就不救了。”

男人嗬嗬笑了两声,不免牵连伤口,又只能嘶嘶的吐气,哑声道:“会给你解药的。”

“什么时候?”

“走的时候。”

男人气息奄奄,能不能活到明日一早都还是未知数。

“我饿了,去乘点热粥。”他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边说边咳嗽,声音十分粗嘎,实在算不上好听。

无奈吃了他的毒药,小命攥在他手里,唐苏认命的起身,不留神那枚箭头,一脚踢到了柴火堆里,她一吓,俯身去捡,却找不着了。

烛光幽幽,唐苏灵光乍现,问他,“齐国的?”

唐苏所在的国家是大燕,江州便是齐国与大燕的交界。她方才才想起来,那鹰纹剪头是大燕锦衣卫专用的。

面具人一顿,含糊的嗯了一声。

“怪不得。”她沉吟片刻,“从大燕皇宫里偷了东西出来的,是你吧?”

面具人抬眸瞅了她一眼:“别多事。”

“听说官府在悬赏你的人头,赏银足有十万两。”

这话当然是她瞎编的,男人却好像当了真,瞪了她一眼,眼神晦暗疲惫。

“别惹事。”

唐苏不怵他,搓了搓手,问道:“我并不会医术,所以看不出来你有什么毛病。不过你面色酡红,应该是发烧了,需要请大夫吗?”

话里暗含警告,“小伤。我受伤这件事不想第二个人知道。”

唐苏眨了眨眼,“哦。”算起来唐景算第二个?

唐苏并未没等来下文,他像是用尽最后一口气,张了张嘴,没能再说什么便倒下了。

回屋的时候,唐景钻在被窝里,眼睛还睁得很大。

他问起男人的身份,唐苏摸摸他的头,只说是个过路人,有心哄他睡觉,唐景却满是忧虑。

“他带着面具,娘说话本里面恶人才是青面獠牙的。把一个恶人留在家里,不危险吗?”

唐苏忽然抱起他,不答反问:“如果他是坏人呢?”

他犹豫了一瞬,才低声说:“他伤得很重,万一死了的话,就不关我们事了吧?”

闻言,唐苏不禁多看了他两眼,那人倒在家门口也未必是件坏事。因为她也很想知道,这人偷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唐景后来也没问男人身份到底是什么,被唐苏哄睡之后,第二天早上就像个没事人一般去找隔壁二胖玩耍。

她推门而入的时候,男人正在地上打坐。难以想象,一个受了重伤,只是被她草草处理伤口的男人,第二天还能坐起来,露出的下半张脸虽然苍白,但能看出活气儿。

他一脸的清爽干净,约莫是寅时就起来打理血污了。单看下半张脸,应是二十出头不到三十的年纪,厚重的黑衣穿在身上,屋内氤氲着浓烈的血腥味臭。

唐苏的进入并没有打扰到他,运转两个小周天,吐出一口浊气后后方才睁开眼,“早饭呢?”

唐苏捏着鼻子,举起手里的碗,“哝,三钱银子。”

托王家小姐的福,得了银子的唐苏出手大方许多。今日的白粥里不仅米分量很足,还有不少的切的细碎的肉丁。

白雾氤氲,男人似乎轻笑了一声,捧起碗大口大口便喝。

男人的双目暗沉,视线透过冰冷的面具望着她:“我今日出去一趟,回来时给我准备好琐碎银两。”

不给钱便罢了,还伸手管她要。唐苏琢磨着男人到底是何身份,怎么能这么的理直气壮。他戴着面具怪神秘的,她摸摸下巴,忽然朝他伸出手。

“啪!”

没等靠近,手腕便被他狠狠掐住,他的手很冷,却很有力,并不像虚弱的样子,唐苏不禁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逃婚后我依然成了王妃刮骨疗毒章节试看

试了两下没有抽出来,有些无奈:“我说笑的,你给我解药便是,银子不收你的。我好歹救你一命,总不会害你,只是想看看你的模样而已。”

男人钳着她,面具下的双目暗沉,二人僵持着,终究还是唐苏败下阵来。

不看就不看,何必这么大力,有这身手,去找个可靠的组织投靠,何至于落得垂死荒野的下场。如果她昨夜没有将人拖进来,对方怕是早就冻成冰人了,哪里还能在这里威胁她。

唐苏挣了挣,冷不丁听他一阵猛咳,不仅指缝里一片红,肩膀处的伤口又渗出血迹,只好压低声音:“我不看便是了。”

似是能察觉到唐苏内心的想法,男人紧抿住唇,自行取了药丸送服,混江湖的总有两手保命的方子。

“雪停了吗?”他咳完了,问。

唐苏轻声道:“没停呢。”

今年的雪下的格外的久,这一场鹅毛大雪,自前日夜里直到今晨都不曾消停。都说瑞雪兆丰年,虽然没有自己的田地,她倒也盼望来年的天气该好些。

唐苏裹紧棉衣,搓搓冻得僵硬的双手,“天太冷了,我这里多余的被子是没有的,多余的银子还有六两——那是我全部身家。”

她顿了顿,男人眼神寒凉,面对他审视的目光,咬牙道:“你别看我,我至多可以给你十两。咱们得先说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得把解药给我。咱们银货两讫。

至于你之后呢,还是早点去找你的同伴。江州城来了个钦差,并不太平,为了你我的安全,早些离开才是正事。”

一番话说完,面具男低着头,不为所动的模样让唐苏咬紧了一口牙。

她不由得想到自己的怀柔政策好像还是不管用——从小到大,但凡她说软话,对方无有会听的,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不成想,她刚运起掌,闭目吐息的男人忽然睁开眼,一个翻滚准确的躲过了。

唐苏打了个哈哈:“手误、手误。”

男人一记眼刀,唐苏瞅了他一眼,好心提醒:“你的伤很重,伤口已经裂了。”

男人忽然从囊中取出一块青色玉佩,“去当了,三分归你。”

唐苏接过玉佩,青色内里一丝杂质也无,成色委实极好,她感叹:“没想到你还挺有钱的。”

话锋一转,皱皱眉:“不过这东西来路干净吗?我去当铺不会给抓了吧。”

听到这话,男人苍白的唇微微勾起,又取了个镯子扔给唐苏,哑声道:“不干净,换这个。”

唐苏还要开口,他冷声道:“毒药是真的。若无解药,三日之后你必死。”

唐苏眨眨眼,见他虽满是嘲意但神情坦然,心里也信了几分,只是吃了那毒药之后,身上并无半点不适,那几分确信也淡了些。

“那我就等着你的解药了。”唐苏收好玉佩与镯子,并不打算把玉佩还他,“你何时走?”

“明日。”说完就别过头去,一副不想与她多说的模样。

回屋的时候唐景还没回来,唐苏温好粥,踏着小雪出了门。

……

许是下雪的缘故,今日街上格外的冷清,唐苏拐了个弯来到西街柳掌柜当铺处,临进门,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达达的马蹄声,余光一瞥,纯黑织金的旗帜挥舞,上面纹了一只活灵活现的鹰。

怪了,锦衣卫这会儿到街上做什么?

他们正浩浩荡荡的往这里来,唐苏一跃身,借着墙角盲区隐蔽身形。

锦衣卫过街,原本冷静的街道顿时乱哄哄的。那群条子包围了当铺,正门大开。

唐苏一探身,便看到为首的条子抓住匆忙赶来的柳掌柜,盘问他最近可有收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柳掌柜自然念叨着小本生意不敢收来路不明的东西,条子便又让他取出进来典当的物品,自是一阵哄闹。

唐苏摇头苦笑,还有些庆幸。

江州偏远,这是她头次见到京城来的人物。这锦衣卫来势汹汹,十有八九就是来抓她屋里那个面具男的。

怀里的镯子忽然变得十分烫手。

会不会他扔给自己的,就是锦衣卫要的东西?

冬雪骤停,云层中探出一个太阳尖尖,檐角水蜡烛忽然断裂,精准的砸到了唐苏手上,吓了一大跳。

她许久都未使轻功了,迎上簌簌寒风,不禁猛打了个哆嗦。

刚出城门,她就察觉到背后有人。

扭头看去,对方身着黑色劲装,不近不远的跟着,呼吸十分均匀。

唐苏微微皱眉,加快脚步朝家赶去,十米、二十米,对方跟的格外紧,她只好又回城去,专挑小路走,如此一刻钟后,终于甩掉了对方。不再犹豫,脚下轻点,快速掠回了家。

唐景睁着一双湿漉漉的鹿眼,正面带急色在门口不停张望,一见着她便扑了上来,拉着堪堪接住他的唐苏往柴房走,“他不见了!”

柴房里确实没人,血腥味却没散,唐苏从里到外翻了翻,都没找到面具男有留下什么东西。

她心道不好,忙捞起唐景问:“什么时候走的?”

唐景摇摇头,“我回来的时候,看到柴房的门是开的,再一看,他已经不见了。”

这小贼,逃便逃了,怎么解药也不给她留下!见她脸带忧愁,唐景忐忑的问怎么了,唐苏摸摸他权当安慰,只说没事。

她让他先将早饭吃了,唐景不知吃错什么药了,毛茸茸的脑袋钻进怀里,认真的望着她:“爹爹真的没了吗?”

“好端端的怎么又问这个?”

唐苏敷衍的拍了拍儿子的头:“是,你爹早死了。”

唐景的失落立刻挂在脸上,哼哧哼哧跑去厨房乘粥吃。

男人伤没好全,根本走不了多远,除非是他的同伙来接他,唐苏有些发愁,无论是哪个选项,她的解药怕是都要不到了。

大雪封山,动物都在冬眠,唐苏无事可做,院内积雪甚多,索性拎起扫帚里里外外打扫起来。

她以前也是个细致的人,可惜遭了变故,家里人去的差不多了,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只好上山当了个屠夫。

在这行干的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初看见唐苏可没少笑话她。唐苏有时蹲在陷阱边上也觉得自己挺稀奇的,只是看着自己手掌上厚厚的茧子,就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院子不大,唐苏只扫出了至小院门口一条路,饶是日头高照,她也觉得冷,幽幽寒意从心房发出,连带四肢也僵硬了。她扔了扫帚,蹲坐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嗑瓜子儿。

她身体向来康健,会有这种反应,大概率是那颗毒药在作祟。

胸口的东西隔得慌,唐苏后知后觉的拿出镯子套在手腕上,竟意外地趁手。白玉似的镯子透着淡淡的青光,她不懂首饰,只觉得手腕与玉镯连接的地方渐渐暖和起来。

这怕是块暖玉做的,只不知道面具男是从哪里得来的。或许是从死人身上扒的也不一定,唐苏深深的为这个念头感到恶寒,连带着镯子也变得不顺眼。

左右也欣赏够了,却不想正合适的圆环紧紧地卡着她腕骨最深的地方,死活取不下。

唐苏无奈的起身,正打算弄点皂角洗一洗,便听见远远传来一阵马蹄声,冲她而来。

阅读全文
逃婚后我依然成了王妃

逃婚后我依然成了王妃

好心救人成了嫌犯,唐苏百口莫辩,更糟糕的是,负责此案的钦差是她逃婚的短命鬼丈夫。不就是当初没打招呼就怀着孩子跑路了么?唐苏咬牙,嫁就嫁吧,大不了等人死了,再直接做寡妇!还能继承一波遗产养儿子,怎么看都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后来,唐苏低头看向自己再度隆起的腹部,和那个一身玄衣织金纁裳,却紧紧攥着一只未完工木马,端坐树下阖眼假寐的男人。唐苏:……当初到底谁跟我说他命不久矣的?我保证打不死你!

穿越重生|书舒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