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

作者:解连环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14 18:54:18

作者解连环的小说《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主要讲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出现在车旁敲了敲车窗。 宁天瑜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相亲对象,司徒浩。 宁靖却显然没做过功课,并不认识车窗外的人,下了车朝着对方咒骂。 “怎么的,死八婆,赶着投胎也别赖我啊,等交警来了是你们全责你信不信?” 一身古铜色肌肤,穿着大裤衩和白背心的司徒浩,嚼着口香糖侧对着车子站着,亮出自己粗壮手臂上因为汗水太多,已经卷边儿而不自知的猛虎下山纹身。
展开全部

1-不要脸的臭流氓

宁天瑜站在马路边看着车来车往,眉头拧得死紧。

  一辆黑色奔驰停在她面前,车窗下滑,明艳动人还有几分与她相似的脸探出来,皱着眉头:“快上车。”

  宁天瑜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等一下。”

  “等什么,快上来,热死了。”宁靖一手扶着车窗,另一手充作扇子对着自己扇了扇。

  “等你妈。”宁天瑜后退了两步。

  奔驰车上传来的热气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你说什么?宁天瑜,你找死是不是。”宁靖从车上下来,一巴掌将要落在宁天瑜脸上的时候被人截住了。

  “宁靖,反了你了,敢动天瑜一根汗毛,看我不弄死你。”宁老太一脸凶相,揪住宁靖手臂上的一块皮肉就拧了起来,痛得宁靖连连求饶。

  “给,天瑜,路上吃着解闷儿,到了那里有什么不适应的就给我打电话,你妈要是对你不好,也给我打电话。”宁老太手上提了一个超市袋子,里面是洗干净的无籽葡萄和两盒酸奶,还有一块咸芝士蛋糕。

  “妈,你这说的什么话,天瑜是我生的,我这是带她去享福,怎么会对她不好。”宁靖在一旁连连撇嘴。

  宁老太不理她,提着另一个袋子来到车子旁边,递给了里面的司机。

  “师傅,一路辛苦了,劳烦您跑一趟,喝点饮料解解渴。”

  “那是我们家花钱请的司机……”宁靖看不惯宁老太的做派,明明就是拿工资办事儿的司机,让她这么一说都成什么了。

  农村老太,就是没见过世面。

  宁老太瞪了她一眼,替宁天瑜打开车门把人送上车,又是一番殷切叮嘱,听得一旁的宁靖十分不耐。

  “我知道了姥姥,凡事有我妈在呢,您不用担心了。”

  “就是你妈在我才担心。”宁老太瞪了宁靖一眼,又做了个手势让宁天瑜勤来电,这才关上车门。

  宁靖啧了一声,催着司机开车。

  车子驶出一段距离,司机提起袋子:“夫人,这……”

  “丢了丢了,乡下能有什么好东西,破饮料也不怕喝死人。”

  司机欸了一声,车子正好路过一条水沟,正要往外丢,宁天瑜开口了。

  “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提神醒脑,广告语是困了累了喝红牛,国际功能性饮料第一品牌,应该不会死人,妈。”

  一时间,车上的氛围有些凝滞,司机的手保持着提着袋子的姿势,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

  宁靖嘶了一声,一手撑着额头,另一手摆了摆:“算了算了,留着喝吧。”

  司机当即就打开一瓶喝了两口:“别说,还真精神不少,谢谢天瑜小姐。”

  宁靖的头更疼了。

  车子一路开上高速公路,到达H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宁靖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时间不早不晚,直接去酒店吧。”

  说完转头看了宁天瑜一眼。

  厚重的刘海加上黑框眼镜,只看见她消瘦的下巴。

  宁靖突然出手捏住她的下巴,摘下眼镜拨开刘海,蹙眉:“做什么打扮成这副鬼样子,你这样让我怎么拿得出手。”

  宁天瑜打掉她的手:“拿不出手就不要拿。”

  宁靖啧了一声:“算了,配司徒家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二愣子,再好看也是白瞎。”

  话音刚落,从车子后面突然传来一股撞击力,宁天瑜反应很快,两手和膝盖同时抵着前座靠背,整个人稳稳的坐在座位上。

  反观宁靖,上半身探出去,半个身子挂靠背上,裙底的风光一览无遗。

  “该死的,怎么回事儿。”宁靖怒吼一声。

  “夫人,我们的车被追尾了。”司机一边回答,一边观察后面的车辆。

  是一辆破旧的面包车,经过刚才那一撞,前面的安全杠和车灯已经是岌岌可危的挂在车身上。

  “哪个不长眼的,不会开车就别开。”宁靖一脸烦躁的整理衣着,就见宁天瑜稳稳的坐在座位上,黑框眼镜又挂了上去。

  “喂,你们会不会开车啊,突然减速也不闪灯,活腻了是吧?”

  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出现在车旁敲了敲车窗。

  宁天瑜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相亲对象,司徒浩。

  宁靖却显然没做过功课,并不认识车窗外的人,下了车朝着对方咒骂。

  “怎么的,死八婆,赶着投胎也别赖我啊,等交警来了是你们全责你信不信?”

  一身古铜色肌肤,穿着大裤衩和白背心的司徒浩,嚼着口香糖侧对着车子站着,亮出自己粗壮手臂上因为汗水太多,已经卷边儿而不自知的猛虎下山纹身。

  宁靖被那纹身吓得花容失色,但还是壮起胆子和司徒浩扯皮。

  正所谓输人不输阵,她不是那种被小流氓吓跑的人。

  “不要脸的臭流氓,知道我们是谁吗?全责?切,交警来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谁是臭流氓啊?”

  从后面的面包车上下来五个青年,一个个都是人高马大虎背熊腰,清一色的大裤衩白背心,左青龙右白虎,很是吓人。

  宁靖的气势顿时就弱了下来,一手紧紧的抓着车门,随时做好上车走人的准备。

  “阿姨,谁不要脸,谁臭流氓啊,我们帮你教训他怎么样。”

  几个青年围了过来,其中一人顺手帮宁靖把车门关上了,自己靠在了车门上又迅速的退开了。

  烫的。

  宁天瑜在车里看着这一切,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这么漂亮的阿姨,说,谁不要脸的耍流氓,我们替您教训他。”几个青年朝中间的宁靖身旁挤了挤。

  “臭流氓,我可是王家的人,你们给我滚。”宁靖吓得直接蹲在地上抱着脑袋,惹得几个青年哈哈大笑,又跟着蹲下来追问她流氓在哪里。

  司徒浩嗤了一声,再一次按住了驾驶座的车门,任凭司机如何威胁都无动于衷。

  “再动我打死你。”他一拳头打在前座车门上,整个车门顿时凹进去一大块。

  司机上牙打下牙,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

  司徒浩咧嘴一笑,流里流气的吹了一声口哨,打开后座车门。

  “让我们来看看,里面这只小鹌鹑是不是吓晕了。”

2-很变态

司徒浩打开车门,原以为会看到一个吓得躲在座位底下藏起来的小可怜,没想到却看到一个一手拿酸奶一手拿蛋糕,吃得津津有味神经病。

  他皱着眉头,怀疑这女人是不是脑子不太好。

  “有事儿吗?没事儿请帮我关一下车门谢谢,冷气都跑完了。”已经把蛋糕吃完,司徒浩却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宁天瑜不悦的开口。

  司徒浩下意识的关上车门,听到那砰一声才想起来自己干了什么蠢事儿。

  “靠。”

  他骂了一声又打开车门,里面的人递出来一个袋子:“谢谢。”

  司徒浩接过袋子,低头看了一眼,又靠了一声。

  竟然是酸奶盒子和蛋糕盒子?

  车门被里面的人关上并且上了锁,同时,另一边的车门被人打开,宁靖尖叫一声,推开其中一个挡路的青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车里。

  “开车开车开车。”宁靖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

  司机应了一声,踩下油门离开。

  “怎么样浩哥,长得好不好看?”

  几个青年嬉嬉笑笑的走过来,顺手撕掉了司徒浩手臂上的纹身贴纸,看到他手上的袋子不由一愣。

  “什么东西,难道是那女的被你的美色倾倒,给你送礼物了?”青年好奇的凑过来,看到袋子里面的东西时顿时沉默了。

  “怎么回事儿,有没有拍照?”其他人纷纷撕了纹身,越想越觉得好笑。

  司徒浩走到垃圾桶旁把袋子丢进去,摊了摊手。

  “看都没看清,但是感觉很阴沉,而且很变态,这样的未婚妻,我才不要。”自己亲妈都被吓成那样了,她竟然无动于衷,还在车里喝酸奶吃蛋糕。

  “为什么啊!”宁靖一脸崩溃的质问宁天瑜。

  “为什么亲妈都被吓成这样了,你还在车里吃蛋糕喝酸奶,宁天瑜,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了。”宁靖开始怀疑,让宁天瑜到身边来,是不是她做的错误决定。

  宁天瑜剥了一个葡萄,将葡萄皮随手放在宁靖摊开的手上。

  “给我买的男人,你了解过吗?”

  宁靖那一身气势顿时就消了大半,抽了张抽纸将手上的葡萄皮包着,又放了一个小垃圾桶在宁天瑜面前,讪笑两声。

  “什么叫买的男人,说话多难听,就是很正常的政商联姻,只是先订婚而已……啊,那小王八蛋就是司徒浩?”宁靖反应过来了,又把人骂了一顿,没教养,没妈的孩子果然不懂做人之类。

  说着说着才反应过来,自己就是把女儿推给了这样一个小王八蛋。

  连忙改口。

  “哎,就是他啊,长得很精神,人高马大的有安全感……”

  宁天瑜点头:“是,你满意就行。”

  “满意,我怎么不满意……”宁靖说得心虚,坐直了目光看向别处。

  “这是年轻人的情趣是吧,你也是年轻人,应该了解。”过了一回儿,又回过头补充一句。

  宁天瑜不置可否。

  这一世摊上这么一个妈,她认了。

  到了酒店,男方还没到,宁靖又抱怨一通,说小的没教养,老的也没分寸,竟然让女方先到。又说那小王八蛋刚闹那么一出是怎么回事儿,是故意的还是巧合。

  当然是故意的。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竟然让亲家等我们,实在是抱歉。”

  正百无聊赖的坐着,包间门被人推开了,中年男人堆着一脸笑意进来。

  “抱歉啊,阿浩中午练习的时候不小心伤了腿,我也是刚刚才接到电话,这……”

  宁靖看了宁天瑜一眼,脸立刻就冷了下来。

  “我说亲家,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宝贝女儿可不是非嫁你们家不可啊。”

  宁天瑜知道,宁靖和对方的谈判要开始了,于是自顾叫了服务员让上菜,自己吃了起来。

  反正,这次联姻的目的是各自的好处,至于两个正主,他们都选择性的忽略了。

  “清水湾那块地,你给我们个准话,能不能内定。”

  “这个我只能说是尽量,这事儿也不完全是我做主。你也知道,位置上不去,很多事情都不好办。”

  “呵,不就是钱么,我们王家有的是,两个孩子的事儿定下来,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么,到时候亲家有什么难处,我们难道还能袖手旁观?”

  宁天瑜一边吃一边捣鼓手机发信息,顺便分出一根神经听两人都谈了什么,在他们说到订婚宴的时候,抬头打岔。

  “订婚宴就免了,像今天这样男主角训练受伤的情况,我会很丢人,希望你们在拿好处的同时能适当照顾一下女方的情绪。”

  司徒锦明愣了一下,终于在进入包厢之后正眼看了一眼自己儿子的订婚对象。

  宁天瑜的话可以说是很不客气,不仅直接戳穿了他的谎言,还顺带指责了他卖儿子的可耻行为。

  他冷下脸,目光带着指责看向宁靖:“怎么回事儿?这就是王家女儿的教养?”

  宁靖也有点不开心。

  不办订婚宴,怎么向媒体宣告他们王氏集团和政要世界联姻的消息?

  她瞪着宁天瑜:“这么多好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儿?订婚的事情大人商量就行,你们小孩儿不用管。”

  宁天瑜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浑不在意:“你坚决要这么做,我也没办法。”

  宁靖觉得背脊发寒。

  女儿明明是自己生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有点怕她。

  但是订婚宴这事儿,说什么都不能退。

  她挺了挺胸,心说自己女儿有什么可怕的,出生开始就在农村长大,什么世面都没见过,到了城里,还不是任由她拿捏?

  两个人又自顾安排起来,宁天瑜走出包厢,摁下手机。

  “老大,你终于接电话了,我们都快急死了,新接的单子,水有点深啊,现在大家都不敢往下查了……”

  “资料发过来给我看看,我交代的事儿办好了没?”她点了点走廊墙上镶嵌的壁灯。

  “办好了,楼上已经买下来了,密码5201314。2602的钥匙拿到我们马上给您上下打通,我跟你说顶层那房子绝了,自带花园和泳池,装……”

  宁天瑜摁掉了手机,转头就看到司徒锦明和宁靖走出了包厢。

小说《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 第1章 不要脸的臭流氓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涵真吖点评: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是由解连环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