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小说全文

时间:2020-11-20 17:42:51分类:现代言情

新书推荐,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是由网络作家解连环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文内容主要讲述了明明就很需要和记性不太好。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属于现代言情文,很有代入感。男女主的刻画以及对场景的描写都比较生动有趣,解连环后期处理也十分温暖,各个人物的形象也非常鲜明,情节性也比较强,可以看一看哦!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明明就很需要章节试看

“嫁妆的事儿,得好好安排,昨天亲家过来的时候,是不是带了见面礼?快拿来给天瑜看看。”王老太太催促一旁的宁靖。

  宁靖扭着腰肢上楼捧了两个盒子下来。

  宁天瑜打开一看,两个盒子里分别装了一套钻石首饰和一套玉石首饰。

  “像我们这样的大户人家,见面礼一般都是交给长辈保管,懂事儿的孩子,会把婆家送来的见面礼转送给长辈,以谢养育之恩,同时向婆家传递一种信号,表明你在家里和长辈关系和睦,如果婆家人对你不好,家里的长辈永远是你的靠山。”宁靖眼馋的盯着里面那套钻石首饰搓着手。

  老太太也看了一眼那一套玉石首饰,同样很心动,但她很快就收回目光,假装不在意的看向别处。

  司徒家这次来确实是拿出了十足的诚意,出手就是两套价值不菲的首饰,足可见司徒锦明想要和王家攀关系的心有多迫切。

  如今,司徒老爷子又这番表现,顿时让王家人有些飘飘然。

  司徒老爷子看中宁天瑜什么?他看中的还不是她身后的王家?宁天瑜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

  王老爷子虽然觉得自家老太太和儿媳妇的吃相有点难看,但并没有阻止。

  这是对宁天瑜的提点,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就算再不懂事儿,也该听得懂宁靖的话吧。

  宁天瑜拿起其中一条钻石项链,隔空对着宁靖的脖子比划了一下,宁靖心中一喜,侧了侧身,让出身后的王老太太。

  “应该先给奶奶。”

  老太太咳了一声,觑了宁靖一眼:“还是你这当妈的最辛苦……”说完挺直腰杆,做好接受这个外来孙女献殷勤的准备。

  “钻石我没有研究,但是广告上说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应该是有永恒,耀眼,坚贞不渝的寓意……”宁天瑜一边打量手上的钻石,一边看宁靖。

  宁靖露出自己修长的颈项,笑容腼腆。

  “我妈为了嫁给王叔叔,心甘情愿当了十几年的小三,王叔叔一家子不计前嫌让她进门,如今连我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女,女儿,妹妹,都能接受,足可见她对王叔叔的爱已经感动了你们。嗯,永恒,耀眼,坚贞不渝,您都当得起。”

  宁天瑜说完,伸手要给宁靖把项链戴上,宁靖却是气恼的把她的手拨开瞪着她。

  “宁天瑜,你恶心谁呢?”

  “怎么叫恶心呢,这么漂亮的钻石项链。”宁天瑜一脸不解。

  宁靖气得脸都红了,指着宁天瑜你了半天,看向其他人,却见他们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不关我事儿的样子。

  “你,你真行。”宁天瑜坐回沙发上双手抱胸不理人。

  宁天瑜的目光落在那一套玉石首饰上,拿起其中一个玉镯。

  “我对玉石还是挺有研究的,这个玉镯是上好的绿幽灵石,绿幽灵代表事业中的财富,能让人事业一路飙升,这和我们家很相配呢。”

  宁靖说完,老太太就不无得意的看了宁靖一眼,心里不住冷哼。

  小三上位永远是小三上位,连自己女儿都看不起你。

  宁天瑜的声音还在继续。

  “绿幽灵石还能镇宅辟邪,使人胸怀广阔,容易接受新事物,哎呀,这不正是老太太需要的么?”

  王老太太转头看她。

  你说什么,我需要什么?

  就见宁天瑜又说道:

  “据说,还可以强化心脏功能,平稳情绪。老太太,我刚才看您似乎是容易情绪激动,感觉您太需要这一套玉石首饰了……”

  老太太捂着心脏捶了两下,死死的瞪着她。

  这狠毒的丫头。

  “你,谁需要这种东西了,拿走。”

  宁天瑜眨了眨眼:“怎么了,又不喜欢吗?明明就很需要……”

  摇头叹息的将两个盒子合上,又问了管家她的房间在哪里。

  临上楼前,她不忘回头提醒:“嫁妆的事儿,还是尽量商量出个所以然来吧,订婚宴上还得对外公布呢。”

  宁天瑜消失在楼梯口后,王老爷子就将手上的茶碗摔在了地上。

  “没规矩的野丫头。”老爷子也气得不轻。

  “哎呦,我们王家是造了什么孽了,临老了还找个丫头来气我,哎呦,我心口疼……”目光死死的盯着宁靖,她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宁天瑜就是她找来恶心自己的。

  宁靖缩在王大成身后低着头:“不管怎么说,我们王家总算是和司徒家攀上关系了,而且还不是司徒锦明一个人。”

  要说单单一个司徒锦明,他们王家还能拿乔,装腔作势一番。但如果连司徒老爷子都接受了宁天瑜,那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是代表着整个司徒家啊。

  王大成点了点头。

  这是出人意料的一个大好处。

  如今,可不是司徒锦明巴结他们了,而是他们上赶着要抱住司徒家这一根大粗腿儿。

  “儿媳说的对,犯不着为一个小丫头动气。”王老爷子也回过神来了,反过来责怪老太太:“你也是,得改改你的脾气了,那丫头刚进门,你就一口一个贱人脏东西的说,人都是有脾气的,更何况她初来乍到,心里不安,只能像刺猬一样竖起一身的尖刺……”

  “我不!”

  司徒浩一觉醒来却被爷爷告知,让他牢牢抓住宁天瑜,把婚约落实了。

  什么情况?我睡前您还砸拐杖来着,怎么一觉醒来天都变了?

  “你再说一个不字。”老爷子一拐杖打在他屁股上,司徒浩身子一扭,躲过了大部分的力道哭嚎。

  “爷爷,她就是个变态啊,我不干。”

  现在,只要他稍不留神,就会想起宁天瑜那一张让人看了心跳加速的脸,就有一种小命休矣的感觉,很可怕的。

  “变态?”司徒老爷子重复了这两个字。

  司徒浩对着自家爷爷连连点头。

  是的,求您收回成命吧。

  却见司徒老爷子哈哈一笑:“变态,确实是够变态的。”

  小小年纪,围棋造诣就这么高深,确实变态。

  想起自家身为国家级运动员,让他引以为傲的孙子,司徒老爷子一脸亲切的摸了摸孙子的脑袋。

  “这样的变态,配你正好。”

  “嗷?”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明明就很需要章节试看

宁天瑜的房门被敲响,她开门一看,竟然是之前坐在客厅里一直没说话的两人之一。

  “天瑜你好,我是你大哥王智。”王智的妈妈应该是个大美人,不然以王大成的基因,怎么能生出这么帅气的儿子?

  宁天瑜点了点头。

  “午饭还有一会儿才好,先吃点水果吧。”

  对方手上端着托盘,托盘里是一个摆盘精致的水果,宁天瑜挑了挑眉,侧身让对方进来。

  “平时这个点其实已经到午饭时间了,但是因为要欢迎你加入我们这个家庭,所以今天午饭也做得格外丰盛一些……”

  对方递过来一根银叉,叉子上是一颗车厘子。

  宁天瑜道了一声谢谢,却在伸手接过时,不知怎么碰到了托盘,噼里啪啦一顿响,果盘连带托盘都摔在了地上。

  她明明没碰到什么东西,所以……

  抬头,就见王智笑了笑:“小心一些,不然容易什么都吃不到哦。”

  宁天瑜透过镜片盯着他,王智神色间充满了嘲弄,手指一松,手上的叉子也开始往下掉。

  她低眸,伸出手,迅速的接住了叉子,在那一颗车厘子上面咬了一口,汁水顺着嘴角流下来,流下一道鲜红色的水痕:“大哥也是,小心一点,不然容易伤了脚。”

  王智一愣,嗤了一声:“电视剧看多了吧?”

  也不装模作样了:“既然想嫁进司徒家,我劝你在家里还是保持一点基本的礼貌,少给我在这里装模作样。记住,你和你妈妈,只是我们王家好心收留的两条狗,给不给狗食,得看主人的心情。”

  说完转身离开,末了又补充一句:“别以为司徒家是你的靠山,他们看的不过是我们王家的面子。否则,你以为你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老爷子能看上你?”

  宁天瑜坐在地毯上,将果盘捡起,又将地上的水果一样样捡起来摆放整齐,端着托盘下楼去。

  其他人都还在客厅里,宁天瑜将果盘放在几人面前的矮桌上:“大哥送上来的果盘,我不好吃独食,还是大家一起吃吧。”

  在其他人眼中,这分明就是她主动放低姿态讨好家人的意思,纷纷露出满意的表情。

  唯有王智,脸皮抖了抖,瞪着宁天瑜,不敢相信她竟然能做出这种事儿。

  “瞧你,吃东西的时候要注意点,别沾得满嘴都是。”宁靖亲亲热热的走过来,手帕在她嘴角压了压:“我们天瑜是个懂事儿的。”

  老头老太太纷纷点头附和,拿起叉子叉果盘里的水果。

  王智看着那一盘水果,开口想阻止两人,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一脸愤恨的瞪着宁天瑜。

  宁靖转身给王大成叉了一块水果,王大成皱了皱眉,就着宁靖的手吃了,又朝宁天瑜示意了一下,让她也吃。

  “大哥说我和我妈是王家养的两条狗,给不给狗食,得看主人的心情。王叔叔,请问您现在心情好吗?”

  宁天瑜一脸恭顺的站在一旁,完全符合她没地位的继女身份。

  她的话,瞬间让客厅里安静得落针可闻。

  宁靖顿时就拉下了脸,两手挽上王大成的手臂,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老公……”

  王大成也冷着脸,在沙发扶手上拍了一记:“王智,这话是你说的吗?”

  王智此时的脸已经堪比沙皮狗了,五官扭曲,眼神中透着不可思议。

  “我,我没有。”

  王老头和王老太都看向他,眼中颇有些不耐。

  王智能说出这种话来,他们是相信的,但是那野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儿,这种话私底下听听就好了,还拿到明面上来闹一闹。

  果然是乡下来的野丫头,没眼见。

  这母女两本来就是巴着他们王家才有饭吃,竟然不知道讨好主人,反而要挑起父子两个的矛盾惹人嫌?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打算不理会这边的纷争,专心吃水果。

  今天的水果都很新鲜。

  “你大哥说没有,天瑜,是不是你听错了?”王大成神色一松,往后靠了靠,一脸的漫不经心。

  这丫头可真搞笑,是不是还痴心妄想自己会给她做主?

  正好,今天就以这件事儿,给这不懂事儿的丫头教教规矩,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尊敬长辈。

  他推了推一旁的宁静,示意她继续给自己叉水果。

  宁静剜了王智一眼,神色得意。

  自己女儿如今可是王家的大功臣,王大成肯定绕不了他。

  宁天瑜认真想了想:“应该没听错,房间里只有我和大哥两个人,我怎么会听错呢。”

  王大成大笑一声:“这个世界,可不是你听到什么就是什么,或者你仔细想想,是不是你做错了什么,你大哥才会生气故意说这种难听的话?”

  宁天瑜耸了耸肩:“那王叔叔您的意思是我做错了事儿,所以大哥才会这样教训我?”

  王大成不说话,但是意思很明白了。

  “天瑜做了什么错事儿,大成……”宁靖都被人骂是狗了,怎么能任凭王大成袒护王智,第一个就不依了。

  “我只是说了这么一个可能……”王大成板下脸,示意宁靖自己教训孩子,妇道人家别插嘴儿。

  宁靖不敢的哼了一声,将脸转过一边。

  “要说这个可能,我记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啊。我看是大哥的记性不好,记错了吧。”宁天瑜看了桌面上已经差不多吃完的果盘,轻声一笑。

  众人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却见宁天瑜自顾笑着,也不理人。

  终于,桌面上的果盘吃完了,宁天瑜也笑够了。

  “我记得,这个果盘刚才摔到地上了,是我一块块捡起来放回去的,大哥亲眼目睹一切,但是我看他现在,好像已经不记得了呢……”

  场面,落针可闻。

  紧接着就是老头老太太王大成抢着去洗手间的凌乱脚步声,还有三人在洗手间怒喊王智的声音。

  “哦豁,哈哈哈哈哈……”宁靖扶着沙发扶手笑得直不起腰。

  王智手握成拳,气势汹汹的来到宁天瑜面前,一拳就挥了过去。

阅读全文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

司徒浩:我未婚妻长得丑脾气还怪,谁能要她?  路人:听说某某总裁和你未婚妻亲密出入山间别墅。  司徒浩:开什么玩笑。  路人:听说你的竞争对手对你未婚妻下跪求婚。  司徒浩:他眼瞎吗?  当宁天瑜的马甲一件件被剥下,书法大师,国画大师,古琴艺师,围棋国手等身份被揭露,成为宝藏女孩儿,国民团宠,他的情敌遍地都是。  司徒浩着急忙慌扑上去把媳妇儿抱住:“媳妇儿,捂紧你的马甲,我扛不住了……”

现代言情|解连环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