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此生若如初相见

此生若如初相见

主角:简飞扬, 席煜南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03 09:45:50

《此生若如初相见》是一篇非常好的总裁豪门小说,为大家带来了简飞扬 席煜南的故事:只要她画完手稿就交给席煜南,他会使劲浑身解数帮她做出来。罗小滢曾亲眼目睹,席煜南为了得到一块名贵的克什米尔蓝宝石跟人在山路上飙车,差点坠落悬崖。“罗小姐,”经理看出她脸色不对,“您还要买些什么?”“不用!”罗小滢扭头就走。席煜南心里明显是有简飞扬的,不然都已经把简氏吞并了,为何还要留着这家以她名字命名的店?她快步走出大楼,胸口像堵了块大石头。只要简飞扬这个障碍一天不除,她跟席煜南就一天不会有结果!
展开全部

工具

席煜南略微撑起身子,随意发泄一通便倒向床的另一边,喘着粗气,疲惫的闭上眼睛。

没休息多久他就起身整理好衣服,又恢复了一贯的矜贵冷漠。

极度的羞耻感顺着每一根血管在简飞扬身体里倒涌,她勉强坐起来,对面墙上镜子映出她身上触目惊心的斑痕。

她看看席煜南,目光清幽,自嘲道:“我从前是简氏大小姐,现在只是这栋楼里一个打杂的,随时听候你的召唤。”

“从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沦落成一个打杂的,这滋味不错吧?”

席煜南说话时候也面无表情,他正系最后一颗袖扣,动作迷人而张狂。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简飞扬,别想逃开我。”席煜南声音不大却极有震慑力,“这已经是近一年里我收购的第四家公司了。如果你还敢辞职跳槽,我就继续收购,如果你想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因你而遭殃,那你试试看!”

简飞扬幽静的眸子里终于有了怒意,她站起来直视着席煜南,男人比她高出一个头,可她在他面前毫无惧色。

“席煜南,”她冷笑,一字一顿,“你会错意了。我的意思是,我不光是简氏大小姐,还是你不要了的前妻。你这个前妻早晚有一天会嫁给别的男人!”

“你无法一手遮天。等有一天,有比你更厉害的人收购这家公司,把你从这间办公室赶出去……我一定第一个爬上他的床!你能随时召唤我,那个人也可以,而且……我伺候的更加心甘情愿!”

“简飞扬!”这话触了席煜南的逆鳞,他蓦然瞪大眼睛,那双好看的眼中有锋利的刀刃,把简飞扬割的体无完肤。

席煜南高高抬起手臂。许久,简飞扬预想中那个重重的耳光却没落下来。

他的手停在半空微微颤抖,嘴唇紧抿成一条线,头上青筋暴突。

她心头一震,异样的感觉并没持续太久。

“怎么不打?”简飞扬歇斯底里,“席煜南,你就是混蛋王八蛋!我恨你!”

席煜南咬牙切齿,正要有所行动,门外传来唐骏的声音。“罗小姐,请留步……”

简飞扬看了席煜南一眼,衣服已经被他撕破,她只能用被单裹住身子。

门一下子被狠狠推开,门口站定的女人正是罗小滢。

她死死瞪着简飞扬,恶毒的眼神几乎要把她凌迟。

唐骏无奈的看着席煜南,“对不起先生,我没拦住……”

“出去吧。”席煜南面不改色。

简飞扬怔怔看着罗小滢,这样的碰面也让她猝不及防。

一年前她跟席煜南离婚的时候,向来跟简氏交好的罗家忽然调转风向,在四面楚歌的简氏身上狠狠捅了两刀,用简氏的血壮大了自己的利益。

那之后她跟罗小滢的友情也不复存在,一年未见,没想到再见面竟是这般狼狈。

明明已经气的恨不得把简飞扬生吞活剥,可当着席煜南的面,罗小滢不敢发作,依然装着楚楚可怜的模样。

席煜南慢条斯理的系上腰带扣,淡淡瞥她一眼,“你怎么来了?”

那语气轻的,好像她罗小滢只是个路人,而不是他目前的正牌女友。

罗小滢压下心头怒火,声音已经哽咽,“抱歉……我打扰你们了。”

嘴上说着抱歉,却还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她转脸看向简飞扬,一脸哀其不幸的怜悯,怒其不争的痛恨。

“我知道……当年简家破产,简氏集团被收购,你一直以为是我父亲联合煜南,在中间作梗。可是飞扬,我并没有对不起你啊!这些商场上的事,我一无所知!我是真心把你当朋友……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跟煜南已经离婚了,你就不能放过他吗!你简飞扬才貌双全,不至于连个男人都找不到吧?”

“是啊,你不说我还忘了……”简飞扬冷冷勾起嘴角,“当年我家出事,你是怎么挑拨我跟席煜南的?简家败落,人人都来踩一脚,就属你罗家踩的最狠,恨不得把我们踩进十八层地狱!”

“你……”

“你这样的真心,我要不起。”简飞扬嘲讽的笑笑,“至于这个男人,既然现在他是你男朋友,你就应该知道他什么尿性。不是我缠着他,而是我要拜托你把他管管好,别让他再来骚扰我!”

简飞扬巴不得罗小滢今天能折腾出个什么花样,这样她就能摆脱这男人了。

然而席煜南的反应更为激烈。

从刚才那没落下来的一巴掌开始,他就压着一股火,到现在这股火气如火山一样全线爆发。

他几步上前狠狠捏住简飞扬的下巴,后槽牙咬的咯咯响,每一个字都是从齿缝中迸出来。

“简飞扬,你听好,在我这你就是个解决生理需要的工具罢了,跟马桶差不多!你他妈还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说完他发狠的把简飞扬往旁边一掼,简飞扬一头撞在墙上,头破血流。

席煜南的手颤了颤,那一声闷响似乎也撞在他心上。

简飞扬眼冒金星,强忍疼痛贴着墙爬起来,凛然的目光和唇角勾起的笑,像是要决绝赴死的战士。

“终于肯动手了?席煜南……你干脆给我来个痛快的,让我解脱,说不定我还能谢你!”

这个女人终究不肯服软,她外表柔弱,然而骨子里的骄傲与生俱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是她从小到大信奉的真理。

席煜南眼眸暗了一瞬,很快又恢复了往常的冷酷。

见席煜南发狠,最得意的是罗小滢。她趁机上前挽住他的胳膊,替他整整褶皱的衬衫,又体贴的帮他打好领带。

“晚上来我家吃饭吧。”罗小滢柔声说,“爸爸想你了,刚好今天他们那帮老朋友要聚聚,有些生意上的事,也想跟你谈谈合作。你说好吗?”

眼前的亲昵让简飞扬心头刺痛,脑海中依稀浮现某个过往。

小小的她只有八岁,在那种推杯换盏的宴会上相当无聊。忽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眼前是个俊俏的小哥哥。“来我家吃饭吧。我家阿姨会做香喷喷的紫薯糕……他们喝他们的酒,我们两个人玩。你说好不好?”

纯白色的Jane

“走吧,煜南。”罗小滢的头靠在席煜南肩上,用眼角瞥着简飞扬。

简飞扬越是失魂落魄,她笑的越开怀。

席煜南不禁蹙眉,阴鸷的眸子里透着寒光。

唐骏这时提着一包女装上来,一进门便感受到这间屋子里的低气压。

再看看三人僵着的脸……

他清咳两声,“先生,衣服拿来了。”

席煜南看都没看,闷闷的“嗯”一声,大步走出房间。

罗小滢被他甩开,心里很不爽。等席煜南走远后她故意留了片刻,回头看住简飞扬,明艳的唇勾出恶意的弧度。

来之前她就预料到会发生什么,特意准备了一盒药。此时她慢慢从包中拿出来,锡纸剥开的脆响在这空旷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吃了吧。”罗小滢递到简飞扬嘴边,“我可不希望煜南跟你折腾出人命来……呵,打胎的痛苦可比吃药难受多了!”

简飞扬鄙夷的看她一眼,把头转一边去。

罗小滢直接把那片药连同药盒子一并摔在她脸上,“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煜南都说了,你不过是他解决需要的工具!是个马桶!”

“罗小姐!”唐骏上前拦住她,微微皱眉。

“先生还在等您,您确定要在这久留吗?”

唐骏观察入微,专会打人七寸。罗小滢听到席煜南在等她,嚣张气焰果然收敛不少。

“我这就下去。”走到门口她又回头看着简飞扬,冷笑了一下,“唐骏,盯着简小姐吃药……这药,是冲马桶的!”

唐骏听着高跟鞋远去的声音,厌恶的撇撇嘴。

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忠诚于简飞扬。毕竟是席少曾经的太太,而且以前他跟简飞扬关系也不错。

“麻烦你也出去。”简飞扬沉声道,“我要换衣服了。”

唐骏答应着,一眼看到她额头的伤,血已经凝固,肿起一大块。

唐骏在门外守着,直到简飞扬换好衣服出来,他才上前:“简小姐,我带您去医院。”

“不需要。”简飞扬冷冷拒绝。

“可您头上的伤……”

简飞扬看都没看他一眼,倔强的进了电梯。

唐骏同时收到席煜南的一条信息:“她头上还有伤,带她去医院。”

他无奈一笑,手指按出几个字:“老大,她拒绝了。”

……

席煜南坐在车里,罗小滢就与他并肩坐在后排。

她专注的看着他的侧脸,这张脸冷漠却男人味十足,让人怎么都看不够。

“煜南,”她轻声说,“今天来家里的都是爸爸商场上的老朋友,你不必太拘束。呵,爸爸说好久没看到你,非常想你……看,你把我这个亲闺女都给比下去了!”

席煜南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根本没注意听她的话,眼睛一直锁在手机上。

直到唐骏的信息传来,他脸色才起了变化,却比刚刚更阴沉,攥着手机的手指不由得用力一紧。

罗小滢觉察到他的不对劲,偷瞄一眼手机,第六感告诉她这信息跟简飞扬脱不了干系。

她咬咬嘴唇,心底腾起一股火,脑中不禁浮现出闯进席煜南办公室时看到的那一幕。怪不得交往一年多,席煜南根本不碰她,连手都不摸一下。有时她主动靠过去,这男人就像躲瘟疫似的躲开。

原来早就在简飞扬那吃饱了!

想起简飞扬从脖颈到胸前那一片吻痕,她就恨不得立即调头回去把那女人撕成碎片!

罗小滢长长吸一口气,大胆的挽上席煜南的胳膊,将头靠在他胸前。

“煜南……今天的事我不会怪你,但你以后能不能也跟飞扬保持一下距离?毕竟你们已经离婚了。如果……”

她顿了顿,面露羞怯微笑道,“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也可以的。现在我才是你女朋友,不是吗?”

然而席煜南低头看她一眼,便不动声色跟她保持距离,同时吩咐司机在前面商场门口停下。

“伯父喜欢什么,你尽管去买。”他掏出一张卡交给她,“算我孝敬他的。”

罗小滢一怔,“你……不和我一起?”

男人用不着说话,单是那沉默冰冷的表情就让她知道,他不愿意跟她跑这一趟腿。

罗小滢悻悻下了车,眼前这家商场是港城数一数二的高端购物中心,曾经属于简氏,现在被席煜南收入麾下。

一走进大门她就浑身不舒服,罗小滢在一楼不耐烦的转了几圈,索然无味,就到买金银玉器的区域,让经理直接包了一个足金的“大鹏展翅”摆件,当做给父亲的礼物。

往外走的时候忽然瞥到一个不起眼的门店,整个装饰都是纯净的白色,店里水晶灯是玉兰形状,清丽独特。店门口用素净的笔调画了一个大大的“Jane”。

“Jane”是简飞扬的英文名。

罗小滢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直直盯着那个Jane半晌,几乎失神。

“经理,”她问,“这家店……是卖什么的?”

经理看了看,如实回答。

“这家店比较特殊,总裁说不准撤。店里也没卖什么太名贵的东西,只是一些小首饰,像是私人做的。”

罗小滢心里明白了大半,几步跨进店里。柜台中确实没几样首饰,但罗小滢都认得。

简氏是做珠宝设计起家,简飞扬从小耳濡目染,也立志做一个出色的设计师。

柜台里都是她自己设计的作品,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囊括了每一个阶段。罗小滢记得她从前沉迷设计,随时随地画手稿,来不及找速写本就会在面巾纸上画。

只要她画完手稿就交给席煜南,他会使劲浑身解数帮她做出来。

罗小滢曾亲眼目睹,席煜南为了得到一块名贵的克什米尔蓝宝石跟人在山路上飙车,差点坠落悬崖。

“罗小姐,”经理看出她脸色不对,“您还要买些什么?”

“不用!”

罗小滢扭头就走。

席煜南心里明显是有简飞扬的,不然都已经把简氏吞并了,为何还要留着这家以她名字命名的店?

她快步走出大楼,胸口像堵了块大石头。只要简飞扬这个障碍一天不除,她跟席煜南就一天不会有结果!

……

席煜南出现在罗家时,宴会已经进行到了一半。

他派人把足金的“大鹏展翅”展示给罗小滢的父亲罗放,脸上带着客套的微笑。

“许久没来拜访,一点心意,请伯父收下!”

在场的人一阵热烈掌声,那些商场上的老狐狸纷纷赞赏席煜南。这赞美声中夹杂着不少拍他马屁的声音。

对席煜南的过往这些人可能并不清楚,但对他的势力,这些人不敢得罪分毫。

席煜南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神色,进退有度。

然而酒过三巡,不知哪个喝高了的举着杯子到罗放面前,摇摇晃晃的笑着问:“罗老,什么时候能喝到席总和大小姐的喜酒啊?”

宴席一下子安静,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罗氏父女和席煜南身上。罗放缓缓走过去拍拍他肩膀,逼视席煜南,轻笑道:

“你和小滢在一起一年多了。这一年里小滢怎么帮你的,你没忘吧?叔叔敢保证,我家小滢绝对是这世界上最好的贤内助!”

然而席煜南原本带着淡淡笑容的脸,逐渐冰冷下来。

人们感觉到他脸色的异样,都不敢起哄了。

忽然间冷了场,令人尴尬的沉默笼罩在这间客厅上方。

半晌席煜南起身,先是恭敬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微笑着看向罗放。

“伯父说的没错,我父亲大仇得报,我腾辉集团能有今天,罗氏功不可没。”

“但腾辉旗下几个分公司近期要上市,海外市场也在拓展中,这是公司发展最关键的时刻。我每天忙的分身乏术,个人问题……我暂且不会考虑。”

席煜南看着罗放,唇角一抹笑耐人寻味。“伯父,我一向认为当今社会的年轻人应该先立业后成家。有了牢固的基础再去考虑婚姻问题,这也是对双方以后的人生负责,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房间里鸦雀无声,老头子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这话道理没错,可用在这里,不是明摆着拒绝这门亲事吗?

席煜南又倒了一杯酒,装模作样敬了其余的人,称自己还有谈判,放下酒杯,转身离席。

罗小滢气的浑身发抖,罗放脸色也极其难看。席煜南的嚣张强硬他见识过,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小子连他的老脸都驳。

“爸爸,”罗小滢看着席煜南远去的背影,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我想……是时候让那个简飞扬,彻底消失了!”

罗放看看她,“怎么,你有计划?”

小说《此生若如初相见》 第2章 工具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安妮点评:

《此生若如初相见》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