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相府狂后

相府狂后

作者:执灯人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5-13 14:19:47

《相府狂后》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不,你要留下,你必须留下!”慕廉觉得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看着贺菱芷直勾勾看着自己的笑脸,满心都是恐惧! 这不是第一次这么恐惧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上上次是什么时候?本来以为这种感觉不会再有。自那个曾在金沙场上,以一人之力,力战摩族五大勇士,碧血染芳华的女人被女儿的一碗毒酒毒死之后,他便以为这种恐惧再也不会出现。可今时今日,它却又那么清晰的在慕廉的脑海之中出现,他止不住颤抖着喃喃自语:“皇……皇后娘娘……”
展开全部

相府狂后:当家主母

  “小姐,前几日的那阵仗可真的是吓死碧珠了。”碧珠帮贺菱芷打扮梳洗,依旧心有余悸。“对了,小姐,您怎会结实靖王爷和云太傅那种大人物的?他们可都对您青睐有加!两个之中,随便一个都比那恒国侯府的小侯爷强!”

  “你啊,少在这里贫嘴。这世上,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东西,自己的幸福需要我们自己来把握!”贺菱芷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无奈道。

  碧珠连忙点头,现在小姐说什么她都觉得特别的有道理。

  “对了,小姐,方才有小厮来通报,今日晌午,相爷就会抵达。”

  经过上一次的事情,这个府上的人对贺菱芷都恭敬敬畏了不少,凡事也都来通传一声。

  “见了相爷,小姐打算如何?”碧珠有些担忧。

  贺菱芷拿起画笔,描了描眉:“有什么好怕的,我正等着他回来呢!”

  晌午时分,慕廉的马车在相府门前停下,小厮急忙端来垫脚凳,赶忙向府内喊道:“相爷回来了!相爷回来了!快出来迎接!”

  慕廉下了马车,一众小厮婢女便在门口一字排开,恭迎着他的到来。慕廉一路走进大厅,神色有些不悦,而众位夫人皆是恭敬的站在厅内,个个都面带悲色。

  “老爷,您可回来了!”夫人上前悲声道。

  “我才不过离开几日,府上竟然出了这么多大事,你是怎么打理的?”慕廉走到上座,喝了一口茶,怒气冲冲的看着夫人。

  二姨娘抢先道:“老爷,您可不能怪姐姐!都是慕瑾鸢惹的祸!又是闹赌坊,又是闹妓楼的!把我们相府的脸都丢尽了!”

  慕廉喘了一口粗气,冷冷道:“她人呢?给我找来,简直越发的不像话了!”

  听到慕廉这么说,满堂的女眷皆是面露喜色。这月来,慕瑾鸢上窜下跳,都快把相府掀了个底朝天,这回总算是有来收拾她了!

  夫人赶忙顺气道:“老爷,瞧着这个贱人,我是管不了了,您若是不把她赶出去,我看您不在的时候,这歹女定还不把相府搅成个底朝天!”

  片刻之后,贺菱芷娉婷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厅之前。贺菱芷见到慕廉铁青的脸色,依旧微微一笑,行了一礼,轻巧道:“拜见慕相爷。”

  “慕相爷!”慕廉冷笑。“我可是你爹。”

  “哦?小女子未曾敢作过此想。”

  “你!”慕廉气结。“你娘死的早,从小没人管教,如今变得越发没有教条了!来人啊,给我拿家法来!”

  慕相爷一声令下,有什么人胆敢忤逆他的意思!很快的,就有人拿来了长鞭。

  慕廉拿起了鞭子,随意的甩了一下,打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说时迟,那时快,慕廉抬手正要将鞭子甩向贺菱芷。谁知贺菱芷迅速的一伸手,竟然很是轻巧的就将这一鞭子接了下来。

  慕廉先是一愣,面色很快阴沉了下来,口气不好:“好啊,你倒是变得越发厉害了!来人,给我把她按住!”

  “是啊,老爷,最好就把她赶出去!看她没了咱们相府的支撑,还能嚣张到几时!”夫人随即恶狠狠的附和。

  几个家丁应声,正要抓住贺菱芷。

  贺菱芷却冷不丁的出声,从怀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包,娇笑着说:“不知道相爷可还记得这个东西?”

  贺菱芷不紧不慢的打开小包,里面赫然是一只勾玉!上面还有这张牙舞爪的独角麒麟!!!慕廉大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止不住问:“你……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贺菱芷笑道:“相爷可看清楚了?”

  慕廉闻声,再度细看,原来不是独角麒麟,而是双角麒麟!

  慕廉像是松了一口气,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不敢相信的看着贺菱芷:“你……你……你是不是……”

  “相爷看清楚了便好,我方才听到婢女们窃窃私语,说相爷您要将我赶出去?”贺菱芷装的很是伤心。“若是我当真被赶了出去,唉,没准儿就会因为穷困潦倒,而去当铺把它给当了。”

  慕廉眯起了眼睛,要知道,这独角麒麟乃是西方摩族的族徽!摩族人喜欢勾玉,也崇拜勾玉,将勾玉和独角麒麟都看得至高无上,绝对不会侮辱亵渎!时常会把独角麒麟刻在勾玉之上,随身佩戴。

  而他和摩族首领结盟之时,为表亲和,摩族首领也曾送了他一块勾玉。如今,那块勾玉应该好好的放在相府书房的密室之中才是!

  贺菱芷轻轻抚弄着勾玉,继续道:“想必,如此一来,应该能过多撑一会儿吧。”

  所以方才见到勾玉的时候,他才会惊慌失措,害怕是慕瑾鸢这丫头发现了一切。慕廉细想下来,而就现状而言,似乎的确有这种可能!

  不过,对于慕廉府上这些常年生活在昊都的女人,绝对很难知道勾玉的这件事情。

  慕廉死死地盯着贺菱芷,那笑容看着慎人!让人竟生出恐惧!

  慕廉沉默了良久,才说:“你想要做什么?你真得是我的女儿慕瑾鸢么?”

  贺菱芷娇笑:“爹,你在说什么呀!我可是你的女儿慕瑾鸢啊!爹,只要咱们客客气气,和和睦睦的过日子,自然相安无事。”

  慕廉瞧着慕瑾鸢,虽然容色倾城,但往日里也只是觉得花瓶一个,相当做日后交易的附赠品,随便送给别人做个妾侍婢女便好,眼下却教他生出无端恐惧。

  慕廉在回来的路上,便听闻了慕瑾鸢这几日的所作所为,也只是认为是别人退婚,受了刺激。现在他已经完全相信,他的女儿慕瑾鸢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聪明绝顶,同时也心狠手辣的刽子手!再加上倾城绝代的容貌!慕廉止不住的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怪物!一个可怕的,让人心惊胆寒的怪物!

  加之,如今靖王爷和云太傅竟然和她都有牵扯!慕廉第一次发现,原来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才是这个世界上面最可怕的东西!

  他突然回想到,那一日,夕阳尽时,墨染天阶,荷花池里波涟荡漾,大雨过后,惊起一池锦鲤。此后捞起的,决然不再是他那个总是低眉垂手,克己忍让的女儿!也不再是那个软弱无能,愚蠢犯傻的女儿!更不再是那个会继续被自己操控着的女儿!

  “爹?爹?你怎么了?”贺菱芷一声一声嗲气的叫着慕廉,拉回了他的思绪,慕廉不禁面露惧色。

  贺菱芷却恍若未见,继续不依不饶地故意问他:“爹,你说,是不是要把女儿赶出去?”

  夫人显然不明白其中奥妙,又见到贺菱芷如此的讨好慕廉,立刻不悦道:“好你个贱婢,只会卖弄风情!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说话之间,正伸手上前,想要打贺菱芷那么一巴掌,却被慕廉狠狠拉住,怒斥:“你个泼妇!给我退到一边去!”

  夫人被慕廉一推,整个人都不在状态的跌了出去,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地上,一时半会儿,竟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边的婢女也是愣了很久,才赶忙上前,扶起了夫人,整个厅堂的女人们面面相觑,完全不明所以!

  “不,你要留下,你必须留下!”慕廉觉得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看着贺菱芷直勾勾看着自己的笑脸,满心都是恐惧!

  这不是第一次这么恐惧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上上次是什么时候?本来以为这种感觉不会再有。自那个曾在金沙场上,以一人之力,力战摩族五大勇士,碧血染芳华的女人被女儿的一碗毒酒毒死之后,他便以为这种恐惧再也不会出现。可今时今日,它却又那么清晰的在慕廉的脑海之中出现,他止不住颤抖着喃喃自语:“皇……皇后娘娘……”

  话毕,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

  整个大厅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谁都不敢支声。

  贺菱芷冷笑,一个转身,看着厅外站着的一行人,道:“来人啊,相爷和几位夫人都累了,扶他们回房休息!相爷整日为我大炎,为百里王朝劳心劳力。而夫人又都上了年纪,面对着相府如此之多的琐事,有时候也是有心无力。咱这相府的当家主母,此后只怕要换换了,相爷,你说,谁比较合适呢?”

  所有的婆子丫鬟都面面相觑,不敢出声。

  丞相眼里是满满的惊惧与难言,贺菱芷的纤睫微微遮住眼底神色,他却知道那眸子里藏的是惊涛骇浪,隐的是会吃人的猛虎!

  那种凌厉,那种不容置喙,全数不属于一个久居深闺的受气包会有的神情!那唇边嗜血的锋利笑意,像战场上的最骁勇的骑兵身背的长矛,无坚不摧。

  慕廉心中再度狠狠颤了颤,牢牢盯住她手里光泽动人的勾玉,喉头滚了几滚,缓声嘶哑道:“主母之权,从今归你。”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仆人继而齐刷刷的对着贺菱芷跪了下来,朗声道:“是!谨遵老爷吩咐。”

  整个相府,上上下下,无一不从!

  那气势犹如排山倒海,碧珠见所未见!

  而她却看到,站在其中的小姐,气定神闲,泰然自若,面对众人的拜服,丝毫不以为意,就像是理所当然一般。那种尊贵,淡漠的样子,就像是天皇贵胄下凡一般!

  “小姐,您今日说当家主母那几个字的时候,真的好威风!”碧珠殷勤地倒了杯热茶端给贺菱芷。“碧珠从未见过大家那么恭敬的神情。”

  “碧珠,你记住,他们不是恭敬我,而是怕我。若要日后不再受人欺凌,我们就必须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想要别人给你尊严,就必须自己先捡起自己的尊严。”

  碧珠眨眨眼,似懂非懂,依旧欢快答道:“小姐说的,都对。”

  当家主母……

  听到这几个词,贺菱芷的眸子黯了黯,脑子里又想起那张分明淡漠却神情风流的男人。

  百里连城。

  为何会突然想起他呢?这个最不愿意再面对的男人,这个……像狐狸一般的男人。

  她前生唯一觉得有所亏欠又不得不亏欠的人。

  他分明喜欢着她,但她却为了百里晟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今生今世,只要我贺菱芷一息尚存,便不允许你染指他的江山半分。”

  那时他爱她爱得疯狂,而她爱百里晟亦爱得疯狂。

  她记得他受那一剑之时,颤抖的眼眸里流露出困兽般的悲伤,像是经受着什么深入骨髓的伤痛。

  那时她还不懂,心心念念的全是百里晟,而后才是在遭遇背弃的那一刻懂了,那种深入骨髓的痛与绝望,大抵就是心碎。

  “贺菱芷,等我长大了,我要娶你让你做当家主母!母妃说我以后,要让最喜欢的姑娘做当家主母——我最喜欢你了!”

  脑海里蓦地想起这稚气未脱的声音,那时百里连城和自己都还是小时模样,竹马绕青梅,言笑晏晏不知秋。

  他粉面玉冠,小脸红扑扑,像是说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誓言般郑重。

相府狂后:雌威炫放

  言犹在耳,当百里连城稚嫩的誓言与被自己所伤时眸底的悲凉融为一体,贺菱芷的心竟有了痛意,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些什么,却又不愿意承认,被人扰了心智的感觉是她所不喜的,尤其是重生之后更不允许有这样微妙的东西存在。

  仰首,将那一抹即将要溢出的酸楚逼回眼底,脆弱不是她贺菱芷所该拥有的,那是弱者的表现。

  迈开了步子,贺菱芷的唇角漾起了清冷的弧度,今日她多了相府的中馈之权,不过是个开始,定会让那些曾经夺了自己性命的人百倍的品尝这为人鱼肉的切肤之痛!

  既是为了自己与孩子,也是为了那些因自己枉死的忠义之士。

  “小姐,我们这是要出去吗?”见贺菱芷走的并非是回内宅的方向,碧珠忙快步跟了上去,却没有问贺菱芷刚才为何有怅然若失的神情,谨守着做丫头的本分。

  只要主子不再被欺凌,碧珠便开心不已了,何况主子如此厉害,做什么都会是对的,碧珠已然有了崇拜之心。

  “既然是当家主母,怎么能连相府的产业都不清楚呢?”贺菱芷勾唇一笑,绝美的容颜上却是透着冷意,却也倾国倾城。“碧珠,让管家陪同着吧。”

  说完,贺菱芷便先一步去相府的大口门等待着,而碧珠则是去找了管家。

  站在门口,朱红的门扉在贺菱芷的眼中却是熊熊的烈火,更炙热的燃烧着她内心的恨意,无法平息。

  由管家带路,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贺菱芷便来到了相府的‘如玉斋’,这里是相府收入最高的店铺,经营着衣料与首饰,不仅仅京都的达官显赫都会来捧场,更是负责后宫所需的一切用度,这自然都是托宠妃慕紫苑的福气,也少不了时常送一些最新款式的物件送与慕紫苑,以博得帝王欢心,荣宠不衰。

  “这位姑娘不知是要选料子,还是首饰?咱们如玉斋里的货品可是京都里最好的,姑娘定不是失望的。”掌柜的见贺菱芷的穿着不寻常,立即迎面而来,热情的介绍着。

  “好大的一只老鼠。”贺菱芷红唇一扬,目光在掌柜的身上落了片刻,旋即抽出腰际上的银鞭,玉手轻挥,可力道却大的打碎了伙计刚装好的大箱子。

  只见金饰落地,布匹蒙灰,可贺菱芷的动作却如行云流水一般,鞭子的回声不断的响起着,那一箱子的贵重物品就这么尽数毁去。

  因贺菱芷的动作奇快,莫说是掌柜的来不及阻止,就连店内的客人都忘记了尖叫或是躲藏。

  “这位姑娘,我们如意斋可是相府的店,你出手便折损了这么多的贵重物品,这些可都是要送进宫里去孝敬紫妃娘娘的,今儿你若是不如数赔偿,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掌柜的刚缓过神来,立即示意店里的伙计将贺菱芷围了起来,恨不能要杀人似的。

  “碧珠,这年头老鼠都成精了,会说人话了。”贺菱芷却是不理会掌柜的警告,转首冲着碧珠微微一笑,拉着她若无其事的逛了起来。“自己选些中意的,回头让管家给你带回去。”

  “小姐……”碧珠感动的红了眼眶,没想到自家的小姐大难不死之后,不但性子有所转变,更是待自己也极好了,碧珠在心中发誓,定会死忠于小姐,绝无二心。

  拍拍碧珠的手背,贺菱芷直接走到柜台后,随意的翻看了一眼账本,即便没有细看,却也猜想的到,这样日进斗金的铺子,掌柜的定不会手脚干净。

  “这账簿岂是你一个外人可以过目的。”掌柜的快步走了过来,忙要抢回,可贺菱芷一个璇身便轻巧的躲了过去。

  “管家,本小姐看不得吗?”贺菱芷眼帘也未曾抬一下,语音柔柔淡淡的,却透着不可侵犯的贵气。

  “四小姐掌相府中馈,自是没有什么看不得的。”被贺菱芷当作车夫使用的管家,刚刚拴好了马车,便见到了这一幕,立即瞪了那掌柜的一眼,不同于对贺菱芷的毕恭毕敬,此刻完全是看一个奴才的姿态。“相爷将府中中馈之权交与四小姐,日后凡事都要请教过四小姐,知道吗?”

  “这……”掌柜的似乎不相信,可见管家那怒目以对的姿态,也不敢过问主子们的事情,只能弓着身子,摆出了奴才该有的姿态来,却又在道歉之后不免担忧的说道:“四小姐,这些东西可都是要送去宫中的,若是误了时辰,只怕紫妃娘娘是会不高兴的,到时候可如何是好?”

  闻言,贺菱芷这才抬起头来,却看到掌柜的露出一抹得意之色,感情这是拿宫里那位来压自己呢。

  只可惜,她贺菱芷要整治的人,慕紫苑绝对是首当其冲的。

  “被老鼠碰过的东西,也敢送进宫里去,你这是想要相府为你陪葬吗?”贺菱芷嗓音柔柔的,如同夏日里饮了冰镇莲子汤,清爽的让人心头都滋润了,可眼中的凌厉却让人瞧了胆寒。

  掌柜的尚未来得及辩白,便听贺菱芷冷声道:“这等居心不良的奴才,咱们相府养可不起。查清了账目之后,带着你该得的,滚出京都,否则相爷和娘娘第一个饶不得你。”

  “四小姐,奴才是相爷亲自认可的,怕是由不得四小姐来……”掌柜的还想要拿兑贺菱芷,不愿离开这个废柴,可话还没说完,眉心赫然长了一根毛笔,只是这毛笔不再醮墨,而是嗜了血。

  掌柜的身子笔挺的栽倒在地,死不瞑目的看向贺菱芷,不敢相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竟能用一根毛笔当作暗器要了自己的性命。

  不仅仅是掌柜的,就连其他人也是不敢置信,即便他们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

  “这个奴才贪墨主子的收益,是为不义;意图将染了鼠疫之物送与宫中,等同于谋害皇室贵人,是为不忠。如此恶奴,人人得以诛之!”贺菱芷冷漠的说着,视线并未落在已死的掌柜的身上,前生杀了无数的人,她并不放在心上,而是冷冷的扫过了屋内的每一个效忠于相府的奴才身上,霸气彰显无遗,那是上位者才有的威慑。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贺菱芷没有开口,可所有人都被吓得冷汗涔涔,早已湿了衣衫。

  见状,贺菱芷满意的一笑,达到了想要的效果,自然不会再为难了下人。唯有真正的掌控着相府,让慕家的人都如履薄冰,贺菱芷心中的恨意才能平复一些。

  杀人,并不是报仇最好的方式,贺菱芷暂且愿意陪他们玩耍一番。

  “好在本小姐发现的及时,尚未酿成大祸,罪不及家人,将尸体送去官府吧。记住,日后忠于本小姐,便是忠于相府。否则,后果自负!”贺菱芷清冷的开了口,玉指摩擦着手中的账册,唇角微扬,无尽的风采展现着,丝毫看不出她刚刚才出手要了他人性命。

  “还不遵从四小姐的意思行事。”管家连忙开口命令着,顺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不敢去看贺菱芷,却不得不仗着胆子问道:“四小姐,宫里就要来人了,这紫妃娘娘要的物件该如何安置?”

  “紫妃娘娘可是咱们相府的贵人,自然不能懈怠了。”贺菱芷忽地娇笑了起来,很是温柔无害的模样,纤纤玉指指向了边角一堆本就准备处理掉的货品,柔声道:“既然送给娘娘的,那就要送最好的,就送这些镇店之宝吧。”

  “四小姐……”顺着贺菱芷所指一看,管家背上的冷汗流的更凶了,那些货品可都是次等货,怎么能送进宫去呢。

  “管家别忘了替本小姐带句话给紫妃娘娘,相府虽有产业,可毕竟不是百年的根基。这次,便是做妹妹的最后一次顾念着亲情了。日后紫妃娘娘若是有中意的物件,本小姐定会含泪给她个八折的优惠。”贺菱芷笑意幽深的说着,眸底却是一片冷寂。

  皇帝的女人看似风光无限,可若没有母族的支持,仅仅是月银还不够收买人心的,她倒是要看看缺少了银两的慕紫苑还能在宫里尊贵多久。

  “本小姐累了,管家处理完这里的事情,记得回府后通知各院的人,日后相府的用度在原有的基础上缩减三成,除非本小姐同意,否则不得使用账房一两银钱。”交代完毕,也不管管家的脸色多么难看,贺菱芷便唤着碧珠离去。

  然而,在人群之外的马车上,一个白衣男子清朗如谪仙,只是如墨的眉头却紧锁了起来,命人跟上贺菱芷主仆二人。

  “菱儿。”良久,闭目的白衣男子这才轻轻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夹杂着无尽的痛楚在其中,如玉的声音更是增添了几分的哀凉。

  记忆中,他的菱儿出手于无形,杀人于谈笑间,更是懂得运筹帷幄的巾帼英雄。

  而他的菱儿明明已经死了,尸骨全无,为何这个女子杀人的手法与菱儿如此相似,连神态亦然呢?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秀云超级甜点评:

执灯人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