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早安,总裁大人

早安,总裁大人

作者:陈家小妹.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1-18 20:17:18

作者陈家小妹.的小说《早安,总裁大人》主要讲的是:她好像很不喜欢自己,这是为什么?自己没有什么招她惹她的地方吧,当然如果让他弟弟过敏算在内的话,她就算是惹到她了。可是那也只是一个无心之失而已啊,她又不是席城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能够知道他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安云馨经历了这些还能够活得这么潇洒,不外乎就是仰仗着自己心大的这个良好品质,就像此时此刻,她想不明白席静为什么不喜欢自己,便索性就不想,直接扶着席城回房间。
展开全部

报复的工具

席城被推得猛地后退了两步,踉跄了两下最终还是没站住,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安云馨连忙伸手去拉他。

“我这样,到底是拜谁所赐?”席城白了她一眼,被她抓着手腕从地面上拉起来。

也许是身体不好的原因,他的白眼也没有平时那般的有威严,气势弱了不少,倒还真的有几分平易近人的感觉。安云馨胆子也大了起来。

“既然你自己都知道过敏为什么还要吃?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安云馨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屑地撇了撇嘴。

这还不是因为故意要在叶景辰的面前大秀恩爱,最后遭罪的还不是他自己?真是理解不了,什么仇什么怨,竟然能到这种宁可自残的地步上。

“等我好了再收拾你,扶我上楼。”

“那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是不是就应该祈祷你不会好起来?”安云馨不经过大脑地说道,席城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安云馨,我给你胆子,你再说一遍。”

“不不不,没有没有,我是在想你这么严重,真的不需要去医院吗?或者要不要吃药?”

席城似乎真的很难受,席城连和安云馨斗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呼吸也开始窘迫起来。

“扶我上楼吧,楼上有药。”

“好。”安云馨乖乖地扶着席城上楼,路上偶遇到出门的席静,两人双肩交错的那一刻,她好像听到一声来自席静的冷哼。

她好像很不喜欢自己,这是为什么?自己没有什么招她惹她的地方吧,当然如果让他弟弟过敏算在内的话,她就算是惹到她了。

可是那也只是一个无心之失而已啊,她又不是席城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能够知道他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

安云馨经历了这些还能够活得这么潇洒,不外乎就是仰仗着自己心大的这个良好品质,就像此时此刻,她想不明白席静为什么不喜欢自己,便索性就不想,直接扶着席城回房间。

她又不是人民币,凭什么每个人都得喜欢她。

好不容易将席城扶上了床,安云馨开始按照席城的指令找药箱,等到把药给席城喂下再伺候他躺下,安云馨的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的细汗。

“我真是一个好人。”

末了,安云馨掐着腰站在席城的床边这样慨叹了一句。

想到他对她是怎样的压迫和践踏,在这样的时刻她竟然还愿意伸出援手,也真是佩服自己海纳百川的胸怀。

眼见着席城的呼吸逐渐地平稳,安云馨拍了拍手转身要走。

一只大手猛地从她的身后袭来,安云馨被拉到床上,不算伟岸也不算单薄的身体瞬息之间压在她的身上,男性的气息细细密密地将她包裹起来。

“别走,让我抱一会。”席城闭着眼睛,呼吸厚重,显得十分痛苦。

借着月光,他脸上的惨白又被烘托了几分,紧闭着的双眼完全一道月牙的模样,敛去了他眼神当中的犀利,倒还有几分安静和温柔的感觉,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昭示着他现在的痛苦。

安云馨觉得那一刻的自己好像是受到了什么不知名的蛊惑,鬼使神差的就忘记了挣扎,他一阵急促一阵安静的呼吸交织着。就好像喷涂在她心脏最柔软的位置,她就这样心软了,伸手缓缓的抱紧了席城的身体。

为什么在他让她留下来的那一刻,她觉得他是那么的孤寂,那么的孤立无援?

安云馨本来是在观察着席城的情况,毕竟她从来都没有真正见识过食物过敏这种事情,生怕倔强的席城一个不注意就睡死过去。

他要是死了还好,他要是没死自己还不好好表现的话,未免就有吃不了兜着走的危险了。所以,她得好好表现,没准他一个内疚,就放过自己了呢,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可是安云馨躺在那里,看着看着双眼皮就开始不受控制地打架了,她的眼皮子越发的沉重,眼前昏昏沉沉的,然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进入了梦想。

安云馨第二天是被窗外射进来的刺目阳光给晃醒的,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阳光晃得她眼球刺痛,下意识的伸手挡在眼前,她老懒懒地伸了个懒腰。

然后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安云馨猛地转头,身边空空如也。

那个昨天晚上还脆弱得一塌糊涂的男人此时此刻已经不知去向。

他怎么样了?该不会是睡了一晚上病情更加的严重了吧,安云馨连忙翻身下床。

路过席静屋子门口的时候,她听到里面有交谈的声音,仔细一听有席城的声音,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安定下来,还好还好,没事就好了。

她本来是不想偷听这两个人的谈话的,可是当她听到安云馨这三个字的时候就不由得停下了要离开的脚步。

“你把她带到家里来,吃那些不能吃的东西,还说没什么?”

“我只是报复叶景辰罢了。”席城有些冷的声音从屋子里面传来。

安云馨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又是叶景辰,还是报复叶景辰,她就不明白了,他报复叶景辰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吗?她根本就跟的叶景辰不熟好不好。

安云馨委屈的仰头望天,窦娥六月飘雪的雪花都已经能够飞进这个屋子里面来了。

天下间再也找不到一个比她更冤枉的人了。

“我倒不觉得一个女人能够打击到如今的叶景辰,倒是你自己,别被她搞死了才好。”

搞死席城?安云馨听着觉得有些可笑,席城不搞死自己就好不错了,不过席静的前半句话她还是比较认可的,

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想用一个女人来打击一个男人,这个想法未免也有些太幼稚了。

耳边传来一声冷笑,安云馨浑身的汗毛不受控制地炸起来。

“她只是一个报复的工具罢了,还没听说哪个士兵会拿着自己的武器自杀的呢。”一句话充满了不逊和轻蔑,安云馨只是听着就觉得自己的尊严又被践踏了一遍。

看样子他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自己还真是闲着没事干才会关心他怎么样了。

咬咬牙,安云馨从门前离开。

不愿意做傀儡

安云馨回到卧室之后越想越是生气,她昨天一定是脑袋抽了所以才会对他产生怜悯的心思。昨天她就应该在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一把掐死他,与其在这里当一个傀儡毫无尊严,还不如就直接背上一条命案。

要说上流社会的人就是只讲利益没有人性,他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工具。她也是一个人啊,他难道就没有顾虑过自己的感受吗?

安云馨想到这里又猛地摇了摇头,指望他能够有人性的考虑自己内心的感受,她还不如期盼太阳打西边出来比较有用。

不行,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坐以待毙了,她必须要想个办法脱离这个男人。

而现在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证明自己真的不认识叶景辰,他想要利用自己报复叶景辰这个想法根本就不成立。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房门被打开,席城有些清冷的声音传来,安云馨微微回神。

“刚醒不一会。”

她确实是刚醒没多久,可是好死不死的,她听到了他们的交谈。

按理来说安云馨最开始就知道自己其实就是席城用来报复叶景辰的一个工具,她应该早就看开了,可是在听到席城说那种话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任何一个人听到那种话都不会好受到哪里去吧,安云馨是这样总结自己的心情的。

“收拾收拾,下午和叶景辰有一个合约要谈,你陪我一起出席。”

“我不去。”又是接风宴又是家宴,现在还要去谈什么合同,好像只要有叶景辰的地方自己就必须存在一样,她抗拒这种被当做工具使的感觉。

“你说什么?”席城的声音一沉,声线也跟着压低,又恢复了他平时一身凛冽的模样。

安云馨下意识地抬头向他看去,发现他除了脸色还微微有些苍白以外,好像也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这个人难道是一个小强吗?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复原能力。

“穿上衣服和我走。”不知道他从哪里弄的衣服,大手一挥,衣服就落在她的头顶,将她的视线盖了个严严实实。

“就算是员工也要有放假的时候,你利用我也能不能不要这么频繁。”安云馨将蒙在自己身上的晚礼服胡乱巴拉下来,可眼前已经没有了席城的影子。

这是命令,他连自己的意见都没有听就离开了。

霸道!专治!独裁!衣冠禽兽!安云馨已经将自己毕生所了解的褒义词都往席城的身上安了一个遍之后,她不情不愿地起身走进卫生间,将席城丢给她的晚礼服换上。

晚礼服是清新可爱风格的衣服,泡泡袖的设计更是彰显了几分可爱的风格,裙摆也是采用了荷叶边的设计,蓬蓬起来的程度更俏皮,但是……这件晚礼服的一个设计让安云馨特别的不满,晚礼服的后面竟然是拉链的设计,她拼劲了浑身的力气都没能将拉链拉到最顶端,最后卡在了腰部向上一点点的位置上。

“好没好?”席城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从洗手间的门外传来。

“没有呢!”本来就不愿意陪着他进行什么他的报复大计划,现在更是连一个拉链都和她过不去,由此可见,安云馨的语气也没好到哪里去。

“快点!会议的时间要到了,真是麻烦。”席城的语气更加的不耐烦起来。

安云馨也是心急,她拼命地往上拉,无奈那拉链好像要与她对抗一般,不管她怎么弄,都拉不上,再加上门外的席城不停催促,安云馨的额间已经渗出细汗。

最后,她听出席城语气里唯一的耐性也没有,安云馨暗暗吐了口气。

“我拉链拉不上了!”安云馨已经有要将这件晚礼服彻底撕碎的冲动。

哗啦!卫生间的门被拉开,安云馨猛地回头。

她明明记得自己进来之前将卫生间的门锁好了啊,他是怎么进来的……

似乎看出来安云馨眼中的疑惑,席城的目光变得鄙夷,看着安云馨就好像在看着一个笨蛋。“这是我家。”

安云馨更是转身将后背递给席城,“我拉链拉不上了。”

“我觉得你不穿衣服出门其实也挺好看的。”安云馨觉得自己的意图表达已经很明确了,那即是老娘的拉链拉不上了,你把老娘的拉链给老娘拉上,却没想到席城竟然比她更狠,惊人地抛出了这句话。

“那好啊,你要是觉得让叶景辰看到我的裸体会很开心的话,我也不是很介意。”

安云馨抓住席城的痛点猛踩。

“死女人!你再说一遍。”果不其然,席城的脸色霎那之间变得比锅底还黑。

山雨欲来风满楼。

“诺。”安云馨再次转过身子将裸背递给席城,用眼神示意他给自己拉上。

“女人,我看你是活腻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席城还是伸手帮她将拉链拉好。

“走吧。”拉链拉好之后,安云馨举步向卫生间外走。

“等一下。”席城说道,安云馨的背脊猛地一僵。

不会吧……她这段时间都已经被席城的精虫上脑弄得有些神经衰弱了,总觉得不管在哪里席城满脑袋想着的都是那个事情。

“过来。”他对着她招了招手,霸王之气锋芒毕露。

“干嘛?”安云馨美眸里充满戒备,她缓缓地向他靠近。

“脖子这里太空了。”席城忽然伸手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向外走,席城带着她走到尽头的一间屋子,然后哗的一声拉开屋子的门,安云馨被眼前看到的一切震惊。

入目全部都是展示柜,里面放着各种衣服和饰品。

“这些都是公司的一些作品,你进去找个合适的项链带出来。”

想了想,他又开口说道,“对了,以后这里的衣服都是你的,只要你乖乖听话。”

看着席城离去的拽拽的背影,安云馨不屑地对着他的后背做了一个鬼脸,他怎么不把只要你乖乖听话放在最前面说,那明明就是先决条件啊。

语文老师死得早。

小说《早安,总裁大人》 第17章 报复的工具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早安,总裁大人》是由陈家小妹.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婚恋生活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