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危情误入:神秘老公请矜持

危情误入:神秘老公请矜持

作者:二桥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29 19:33:49

小说危情误入:神秘老公请矜持,是由作者二桥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一番话下来,几人都很满意。盛天祥似乎这才想起盛南栀,随口问道:“南栀又闯什么祸了?”他这么一问,坐在床上的盛源瞬间绷直了背,如果林洛时不小心说漏了什么,他陷害盛南栀的事可能就瞒不住了。越想心都快跳到嗓子眼,手心里也满是汗水。“没什么大事,在外面贪杯,喝醉了。”林洛时面色不变,答的也没有任何犹豫。听完这话,盛天祥瞬间寒了脸,“她真是越来越胡闹了!马上就是二十岁的人了,还一点儿都不知收敛!”
展开全部

10-她伸手想要抓住他的衣角

林洛时做事向来滴水不漏,不然也不会年轻轻轻,就从众多林家子弟中脱颖而出,成为钦点的继承人。

挂了电话,他本想去看看盛南栀的情况,然而刚挪动脚步,电话又响了起来。

看到号码,林洛时眼里深了几分,转身看了一眼卧室方向,按下接听键。

“盛叔叔。”

他礼貌的唤了一声,语气里有着后辈的谦恭,也有着林家继承人该有的沉稳。

“小源刚刚醒了,是你让人把他推下去的?”

一来就如此咄咄逼人,看来盛源,准确说是那位孟女士,在他心里的地位很重。

“盛叔叔,这是个意外,稍后我会亲自过来赔罪。”

他说的是稍后,而不是现在。

盛天祥冷哼,话里暗含锋锐,“这件事,我希望你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林洛时平静站在原地,顿了顿,才道,“这是自然,但南栀也出了点事,我暂时走不开,所以……”

话还没说完,就被盛天祥打断,“她又出去胡闹了?成年了也总是不消停,真是越来越让人失望。”

林洛时眉头紧皱,他还没说盛南栀出了什么事,盛天祥就认定了是她出去胡闹,在他的心里,亲生女儿的地位甚至比不得一个所谓的继子。

“在同龄人里,洛时你是佼佼者,南栀是我的女儿,这些年她什么情况,我比谁都清楚。这孩子骄纵惯了,从来不为别人考虑,做事也冲动,你们的婚约,我也不强逼着你去履行,毕竟比起乐乐,她从来都不让人省心。”

大概是因为提到了盛乐,盛天祥语气变得宽慰了几分,“小源既然醒了,又牵扯到你的司机,我也在医院,你有时间就现在过来吧,早点把误会解开也好。”

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到盛乐,林洛时放在一侧的手指缓缓收紧。

“我知道了,盛叔叔。”

吩咐完让人备车,他回了卧室,询问一旁的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

“暂时没大碍了,盛小姐再输完一瓶,发发汗就好。”

林洛时眉宇间的阴郁稍缓,嘱咐好好照料,并特意交代,“今晚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盛家大小姐吃了那种东西,还衣衫不整的被抱回来,若是传出去,关于她的谣言又要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看起来这位未婚夫对她很是在意,医生连忙点头,态度恭敬,退出去准备药品。

林洛时轻抚了下盛南栀凌乱的额发,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躺在床上的盛南栀似有所感,长睫微动,睁开了一条缝儿,“洛时......”

她想要伸手抓住他的衣角,指尖无力,最终只握住了一把空气。

听到这虚弱的呓语,林洛时脚步一顿,最终还是缓缓拉上了门。

英俊的侧脸掩映在阴影里,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伴随着“咔擦”的关门声,房里变得格外冷清,仿佛从未有外人到来。

*

比起公寓里的清冷,医院病房显然充满温馨。

盛天祥抬手放在孟秋梅肩膀上,低声安慰,“孩子没事儿,别担心了。”

盛源确实没事,那会儿人多,他被救上来得及时,只呛了几口水而已。

不过有小时候的阴影在,也着实被吓到了。

孟秋梅眼眶发红,默默握住了他冰冷的手,“吓死我了,你怎么就掉下了假山池,要是再晚点儿,可就......”

她话没说完,声音哽咽,泣不成声。

盛源脸色苍白,傲气被灭了一半,整个人都有些萎,“还不是林洛时的司机!他故意害我!”

话音刚落,病房门被敲响。

站在门外的林洛时举止得体,笑意温润,“盛叔叔,孟姨。”

伸手不打笑脸人。

孟秋梅给了盛源一个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这才看向门口,“洛时,快进来吧,别站着。”

林洛时身后的助理将果篮放在一旁矮几上。

有了孟秋梅的暗示,盛源就是再不满,也得忍着,何况他也害怕林洛时的司机把那些话抖出去。

那些充满侮辱性的词汇,极有可能激怒盛天祥。

想到这,盛源暗暗捏住了床单,额角有汗水滑落。

他正心虚着,一只纤细的手捏住了他,给了他底气。

孟秋梅朝他笑笑,“洛时向来有礼,司机也肯定不是故意的,一场误会而已,等你好了,再一起吃个饭,这事就过去了好不好?”

盛源没接话,端坐下来的林洛时开了口,“孟姨,盛叔叔,我让人在味丽轩定了明天的包厢,就当赔罪。”

说完,他看向盛源,“此外,林家旗下所有娱乐场所,日后都会将盛少爷奉为上宾。”

盛源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虽然那些娱乐场所比不上御景华庭,但也差不了太多,总归是有面子的事。

何况如今对他让步的人,可是洛城有名的青年才俊。

一番话下来,几人都很满意。

盛天祥似乎这才想起盛南栀,随口问道:“南栀又闯什么祸了?”

他这么一问,坐在床上的盛源瞬间绷直了背,如果林洛时不小心说漏了什么,他陷害盛南栀的事可能就瞒不住了。

越想心都快跳到嗓子眼,手心里也满是汗水。

“没什么大事,在外面贪杯,喝醉了。”

林洛时面色不变,答的也没有任何犹豫。

听完这话,盛天祥瞬间寒了脸,“她真是越来越胡闹了!马上就是二十岁的人了,还一点儿都不知收敛!”

孟秋梅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叹了口气,“天祥,南栀可能只是心情不好,你也别生气,马上就是她的二十岁生日了,到时在盛家办个生日宴会,把你们父女的误会解释清楚。”

盛天祥脸上依旧很冷,良久才道,“这件事就交你吧,辛苦了。”

女人嗔了他一眼,“说什么呢,这是我该做的,南栀不仅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

没有男人不爱解语花,而孟秋梅这朵解语花,算是把盛天祥攻陷的彻底。

那么盛家的继承权,也许真的会落到盛源手里。

林洛时眉心微蹙,眼底一片深邃。

这个结果他显然没有意料到,毕竟家族向来看重血脉亲缘,盛天祥有唯一的亲生女儿,怎么看都该是盛南栀继承盛世才对。

至少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不曾看好盛源这个继子,林洛时也是一样。

但有了今晚发生的一切,怕是要重新评估了。

以盛天祥如今的心思,和孟秋梅的手段,盛世早晚是她的囊中之物。

今晚他不曾说出盛南栀出事的根源,算是卖给她一个面子。

孟秋梅是聪明人,而且当时她也在御景华庭,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干了什么。

果然,坐在对面的孟秋梅看了过来,微笑着朝他缓缓点头。

林洛时只回以一笑,便移开了视线,似乎不明白她的点头是什么意思。

11-我会比她更适合你的

在几人沉默间,盛乐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坐在病床边的温润男人,她眼里一亮,嘴角的弧度怎么都控制不住,缓缓弯了弯。

“爸,妈,哥哥。”

对于盛乐的到来,孟秋梅还没发言,盛天祥就开了口,“乐乐,你和洛时都是年轻人,以后应该多接触接触。”

这正中孟秋梅的下怀,她的女儿,如何配不上林家继承人。

至于盛南栀,很快大家就会知道,谁才是盛家真正的小姐。

盛乐听到盛天祥这么说,脸色一红,忙低下头去,“洛时哥哥,你怎么也在这里?”

她第一眼见到林洛时,就被这个少年的风姿给迷倒了,可惜十年来林洛时眼中永远只有一个盛南栀,从不会多看她一眼。

林洛时见了她羞涩的情态,心底了然后,觉得荒谬。他已经和南栀订婚,刚刚盛叔叔却在电话里说了那样的话,如今又明着暗示他,要多和盛乐接触......

他微微一笑,“过来看看你哥,他没事就好。”

不管面对谁,林洛时永远都有一副好教养,仿佛十分好相处,然而这都只是表象。

林氏继承人当真温和可亲,没点儿凌厉手段,又怎能坐稳那个位置。

他做出的一切选择,皆是出于权衡利弊的结果。

被他的笑容鼓励,盛乐鼓起勇气,“洛时哥哥,你吃饭没有,要不我陪你出去吃饭吧。”

话刚说完,孟秋梅就佯装生气的看了她一眼,“乐乐,别胡闹,洛时和南栀有婚约在身,你们单独出去,会惹人闲话。”

她故意提及婚约,想试探试探盛天祥的态度。

若是盛天祥也有撮合两人的想法,那就好办很多。

“妈……”

盛乐委屈的眼眶微红,“对不起,是我没有考虑到这些。”

失落间,一只宽厚大掌落于头顶,男人慈祥的话语入耳,“秋梅你也太过古板,孩子不大,倒用不着太多规矩约束。”

“那丫头要是有乐乐一半的听话,我又何必挂心这场婚约,她生性不受束缚,估计也没太把婚约当回事儿。”

言下之意他并不反对盛乐和林洛时接触,不仅不反对,还隐隐的有些鼓励。

盛乐眼里瞬间一亮,乖巧无比的挽住了盛天祥手臂,“爸,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说完,她转头看向林洛时,笑容更加娇俏,“那妈妈应该也同意我和洛时哥哥出去了吧?”

没等孟秋梅开口,林洛时起身,朝盛天祥二人礼貌告辞,“盛叔叔,孟姨,南栀身体不太舒服,我先回去看看她。”

他在拒绝,但盛乐也不是轻易就罢休的人。

她赶紧放开了盛天祥的手,着急的喊道:“洛时哥哥,我有话跟你说。”

林洛时仿若未闻,已出了病房。

孟秋梅悄悄给盛乐使了一个眼色,盛乐立即心领神会,追了出去。

等她一走,孟秋梅这才不赞同的看向盛天祥,“天祥,你也看出乐乐的心思,要是两人真有了什么,南栀对你的误会只会更深。”

盛天祥语调深沉,“他们两人不合适。”

孟秋梅听了只觉得心里有团热火在澎湃,既然盛南栀不合适,他的意思是,要把和林洛时成婚的对象换成乐乐?

婚约被亲生父亲作废,等于失去了林家这个倚仗,以后盛南栀在洛城还有什么地位?

若是她再犯下什么过错,只怕盛天祥真的能和她断绝关系。

孟秋梅嘴角弯了弯,强压住心里的喜悦,推诿道,“乐乐还小,今天说的话也欠考虑,下次我会好好敲打敲打她。”

盛天祥拍了拍她的手,满是欣慰,“你把孩子教育的很好,为人处事我自然放心。”

盛源看着两人的交流,心里越来越得意,盛家再大,不也早晚都是他的!

......

盛乐气喘吁吁追上男人修长俊逸的身影,声音虚软,“洛时哥哥,听说这附近有家牛排不错,你想去试试么?”

掩去眸底一丝不耐,林洛时淡淡道,“乐乐,我真的没时间。”

不就是急着回去见盛南栀么?

想到这,盛乐气不打一处来,马上挽住了他的胳膊,“洛时哥哥,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肯定也饿了,姐姐她一个人也能照顾好自己的,说不定正好想静一静呢。”

她一边说,一边将林洛时往不远处停车的位置带。

两人来到车边,林洛时接到医生打来的电话,汇报了盛南栀的状况,估计今晚不会醒来。

“你们先回去,待会儿我会去照顾她。”

挂了电话后,他抽回手,将盛乐按在了驾驶位上,“你也听到了,南栀正在生病,需要人看顾。”

盛乐佯装生气,亲昵的伸手挽住他的衣袖,“洛时哥哥,姐姐需要,你就能马不停蹄的赶回去,我也需要你呀,只是吃一顿饭而已,你要是还没食欲,我就跟着你,直到你饿了为止。”

林洛时眉心微拧,最终点头,“吃完饭,我就得回去。”

这是妥协的意思了,盛乐心里像是绽放了烟花,“就知道洛时哥哥人最好了。”

话刚说完,林洛时就朝她俯了下来。

意识到什么,盛乐心跳的快要蹦出胸腔,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男人干净清朗的气息就停在距离她很近的地方,并没有再往前一步。

盛乐悄悄睁开一条缝,发现他在给她解安全带,手指修长,举止绅士,并不是要吻她。

她的脸瞬间就热了起来,恰好林洛时抬头,和她四目相对,“我来开车吧,你过去坐副驾驶位。”

声音听在耳里温柔的似乎要化开了。

但他始终和她有着适当的距离,就连说话的时候,也只是客气疏离的。

盛乐不甘,咬牙闭眼,突然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洛时哥哥,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除了初时那一瞬,林洛时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惊讶,他拿过手帕将女孩留下的痕迹擦掉,开口绅士且温和,“我和南栀有婚约,这种事情没有下一次。”

他的姿态,若即若离,像是小猫的爪子在盛乐的心里挠了一下。

越是如此,她就越是着迷。“洛时哥哥,我会比她更适合你的。”

林洛时再没回答,安静的踩了油门。

他的沉默,加上今晚盛天祥的态度,让盛乐觉得自己是有机会的。

她暗暗下定决心,就算现在他还是对盛南栀难以忘记,总有一天,会认清现实。

*

盛南栀是被渴醒的,她出了太多的汗,整个人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洛时,水......”

她轻轻的喊了一声,等了很久,身边也没任何动静。

感觉自己像是一条快要渴死的鱼,她挣扎着起床,摸索过床头柜上的水杯。

喝了几口后,这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这是她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她松了口气。

随即却蹙了蹙眉,洛时人呢?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锦文小郎君点评:

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危情误入:神秘老公请矜持》这本书,作者二桥的文笔很好,这不止是一个人的故事,里面的人物性格很鲜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不同的故事和不同的家人,让他们相聚在一起,成为爱人,很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