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只恨时光太深情

只恨时光太深情

作者:微微甜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3-04 10:20:18

作者微微甜的小说《只恨时光太深情》主要讲的是:“臭女人,你竟敢咬我!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就不知道我是谁!”借着酒劲,梁江平更加疯狂。他顺手扯过椅子上一条夏恋的丝巾,三两绕的就把夏恋的双手绑在了床头,夏恋手动不了,只能用双腿蹬。只是很快,她的两条腿也被梁江平死死的压住了:“贱人,想不到你喜欢来横的,那就好好享受吧!”眼泪顺着眼角,濡湿了被褥。就在此时,门外却传来一阵不算太大声的敲门声。
展开全部

爸爸,瑞瑞想你了

“你……”

“我什么我?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梁江平死死瞪着夏恋,眼中散发出像是禽兽一般凶狠的光芒。

看着梁江平的眼神,夏恋竟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看她怂了,梁江平不怒反笑,拖着夏恋的身子硬往大床上扯。

“你!你干什么?”

“还用说?”

梁江平从来不曾对她这样,这一次夏恋是真的慌了:“梁江平,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就要喊人了!”

“你喊吧,使劲的喊,用力的喊,那样才刺激!我们是合法夫妻,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他妈的管不着!”

愤怒让梁江平宛若脱缰的野马不受控制,既然画皮已经被撕破,他也没有必要再假装下去。

夏恋使劲的挣扎,他却更加用力,双手只是用力一抬,夏恋就被他抱在怀里。

挣扎间,夏恋的身体已经被梁江平抛向大床,在她落在床上的那一刻,梁江平强壮的身体早已经压了下去。

曾经的噩梦似乎在重演,夏恋抑制不住的整个人颤抖起来。

“你……放开我……求求你……”夏恋泪流了满脸,满眼祈求。

只是夏恋的无助和惊慌,却更加引发了梁江平的兽性:“喊啊,怎么不喊!让全天下都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梁江平就算是狗,被逼急了还会跳墙!”

梁江平粗鲁的吻落下去,落在夏恋娇弱的唇瓣上,满嘴的酒气。

夏恋不肯就范,伸手用力挥舞,长长的指尖抓到了梁江平的脖子,在那里留下一道血痕。

疼痛让梁江平更加疯狂,他一抬手反手就给夏恋一个耳光。

梁江平很用力,啪的一巴掌下去,夏恋只觉得整个头嗡嗡作响。

还在恍惚中,只听见刺啦一声,自己的衬衣已经被梁江平扯碎。

梁江平带着浓重酒气的嘴猛地落了下去,不顾夏恋的反抗,毫不怜惜的肆虐着夏恋的美好。

“不让男人碰?身体不好?老子今天就来治治你的毛病,你好好的比较比较,到底是那个男人厉害,还是老子的手段更高明!”

“不……”夏恋呜呜的哭,喊着田妈救命,只是却迟迟等不到田妈。不知道是房间隔音太好了,还是田妈不想掺和他们夫妻之间的事。

夏恋奋力反抗,一张嘴用力咬住梁江平的胳膊,一阵浓重的血腥之气在口腔中蔓延,梁江平一个吃痛大叫了一声。

“臭女人,你竟敢咬我!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就不知道我是谁!”

借着酒劲,梁江平更加疯狂。

他顺手扯过椅子上一条夏恋的丝巾,三两绕的就把夏恋的双手绑在了床头,夏恋手动不了,只能用双腿蹬。

只是很快,她的两条腿也被梁江平死死的压住了:“贱人,想不到你喜欢来横的,那就好好享受吧!”

眼泪顺着眼角,濡湿了被褥。

就在此时,门外却传来一阵不算太大声的敲门声。

“谁?”夏恋松了口气的同时,梁江平不耐烦的回头询问。

“爸爸,你出差回来了?爸爸,瑞瑞好想你,你开开门好不好?”

瑞瑞的声音让梁江平一怔,虽然他这个爹是假的,但是他喜欢瑞瑞却是真的。五年的相处他早把瑞瑞视为己出。

“瑞瑞,爸爸刚出差回来,有些累,你先回房睡觉好不好?等会爸爸就过去看你。”

“爸爸,瑞瑞想你了,你开开门好不好,瑞瑞喘不上气,睡不着。”

“瑞瑞,你又生病了?你等等爸爸,爸爸这就给你开门。”

瑞瑞的出现救了夏恋一命,梁江平给她解开桎梏去给瑞瑞开门的时候,她迅速将自己整理好。

待瑞瑞跟梁江平做了简短的交流之后,她不顾瑞瑞反对,带着瑞瑞仓皇而逃。

一夜无眠,直到天际发白夏恋才算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不成想刚刚睡了没一会,突然电话铃声大作。

电话是医院打过来的,对方说夏凌天可以出院了。夏恋连忙起床洗漱,嘱咐田妈照顾好瑞瑞,急急忙忙出了门。

夏家别墅门前,停着一辆黑色奔驰,见夏恋出来,梁江平摇下车窗伸出头来:“恋恋,上车,我们一起去医院接爸爸回家。”

夏恋不理会梁江平,抬腿就走。

梁江平打开车门从后面追上来,一伸手扯住夏恋的手,满脸愧疚:“恋恋,我错了,昨晚上我是喝多了才会那么对你,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放开我!”昨晚的耻辱还历历在目,怎么会因为一句对不起就所有的事情一笔勾销。

“我们以前总是出双入对,接爸爸出院这么大的事不在一起,他会起疑的。”梁江平看着夏恋一脸祈求之色,那样子倒像是带着满脸的真诚。

夏恋虽然没说话,眼中却划过一丝迟疑之色。

“爸爸这才刚出院,不能在受到任何刺激不是么?夏恋,我那么对你,是因为爱你,我真的爱你。你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

夏恋冷冷的笑:“原谅是不可能了,等我爸好一点,咱们就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梁江平脸色一沉,眼底划过一丝戾气,不过却稍纵即逝。

“好,只要你现在去医院,以后我什么都答应你。”

贵客

梁江平无疑对夏恋还是顾忌着的,尽管他和刘舒雅已经掌握了公司的大部分实权,但是夏凌天和夏恋手头上的股权,却是他们的致命伤。

所以在没有十成把握之前,他必须要跟夏恋处理好关系。

昨晚他本来是去跟夏恋道歉的,只是喝了点酒,加上夏恋的讽刺刺痛了他那廉价的自尊心,这才像疯狗一般朝着夏恋扑了过去。

等酒劲一散,梁江平就后悔莫及,此刻又变成了平日里那条假装不会咬人的哈巴狗,开始摇着尾巴讨好起夏恋。

夏恋冷冷扯唇,不看梁江平那讨厌的嘴脸,打开车门坐到了后座上。

梁江平紧随其后,坐在驾驶室里:“恋恋,昨晚的事真的对不起,我错了,是我不是人,我以后再也不敢那样对你了。

“不是去医院么,还不快走。”夏恋懒得理会梁江平,坐在后座上闭上眼睛假寐。

一路无话,车子平稳的到了医院,梁江平还没来得及把恋恋喊出声,夏恋已经睁开了眼睛。

“梁江平,你记住,我和你的关系只不过限于在我父亲面前而已。”

“好,好,只要你高兴,我什么都听你的。”

病房内,刘舒雅正在跟夏凌天撒娇,说出差这几天一直担心着夏凌天的身体。

隔着病房的玻璃门,夏恋能够清晰的看到父亲脸上的笑意,和刘舒雅脸上的虚伪,

刘舒雅黏腻的声音虽然隔着病房的大门,却还是让夏恋不觉得打了个寒颤。难以抑制的恶心感升上心头。

“你俩倒是挺般配的。”夏恋回头用一种极其鄙视的眼神看着梁江平。

“怎么……”突然有点心虚,梁江平怕接下来的戏会演砸。

夏恋冷冷一笑,攀上了梁江平的胳膊,接着头依偎进梁江平的怀里:“你们俩的演技都不错,不过我想不如我的。”

梁江平有些紧张,看着夏恋结巴的喊着夏恋的名字。这一刻的夏恋对他来说无疑是有些陌生的。

“怎么?这不是你们希望的结果么。”夏恋冷哼,用另外一只手拧开病房的门。

“爸爸,我和江平来接你出院。”

夏恋的声音大得有些夸张,刘舒雅吓了一跳,抬眼看了眼举止亲热的两人,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了小妈,看见我们年轻人秀恩爱,你看不惯?”

夏恋以前总是对刘舒雅直呼其名,小妈的称呼无疑是从梁江平那里借用过来的。刘舒雅的年纪也不大,才三十二岁。只比夏恋大七岁而已。

果然,听到小妈的称呼,刘舒雅的脸色沉了沉。

“你看你这孩子,你阿姨才刚下飞机就来医院看我,你这一大早的就不能说话不带刺么?”夏凌天看着最重要的人都在自己身边,身体又好了不少,心情自然是高兴的,虽然是数落夏恋,却也是一脸的笑意。

“是啊,小妈最近可是忙得不得了呢,在那么多人面前周旋,可要注意身体才行,江平你说是不是?”

夏恋紧盯着梁江平的双眼,看得梁江平心里直发慌,不过在夏凌天面前,却不得不强装镇定:“阿姨,你也要多注意身体。”

夏恋冷冷一笑:“我怎么觉得阿姨没有小妈好听呢,江平,要不你还是以后就都叫小妈得了。”

梁江平没说话,脸色跟着沉了沉。

刘舒雅倒是心理素质好,背对着夏凌天给了夏恋一个挑衅的眼神。

“想不到你心理素质这么好。”前面梁江平搀扶着夏凌天上了车,身后刘舒雅踩着九寸高跟鞋追上夏恋。

“彼此,彼此。不过我觉得小妈还是略胜一筹。毕竟做了亏心事还不怕鬼叫门的还真是没有几个。”

“你……”刘舒雅脸色一沉,不过很快脸上却又浮现出一丝阴毒的笑。

“你逞一时口舌之快又如何,你可不要忘了,现在的夏家当家作主的人是夏凌天,而你那个糊涂老爸早就被我死死攥在手掌心中。所以你最好对我客气一点,要不然万一你老爸有个好歹我一个不高兴,你不再是夏家大小姐了也都说不定呢。”

“你……”这下子脸色难看的人倒是换成夏恋了。

“达令,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刘舒雅冷冷一笑,朝着前面的人追了过去,一手推起夏凌天的轮椅,另外一只手就那样肆无忌惮的在梁江平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看着刘舒雅轻佻的动作,夏恋脸色一沉,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头顶,只是顾忌夏凌天的身体,她只能把一腔怒火压抑着肚子里。

这样的心情一直保持到家,连带着对一桌子丰盛的饭菜都兴趣缺缺。

康复了的瑞瑞倒是无比开心,蹦跳着一会喊着外公外婆,一会叫着爸爸,欢畅无比。

“高兴点,爸爸说待会有个贵客要来。”梁江平端着杯柠檬水递给夏恋,夏恋别过头没有接过:“我不渴。”

夏凌天状态极好,不像是刚出院的样子。

他嘴角带着笑,伸手指着夏恋:“你啊,都多大的人了,还是小孩子脾气,也就是江平脾气好让着你,这要是换做别人的,早就受不了你这个大小姐脾气了。”

“我本来就比夏恋大,让着她是应该的。”梁江平看了一眼夏恋,讪讪的笑。

夏恋没理会梁江平,转头望向夏凌天,一肚子的委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看着夏凌天一副不自知却悠然自然的样子,只觉得一阵心酸:“爸,你怎么总是胳膊肘往外拐。”

“你啊,尽说些小孩子的话,这里不都是家里人,怎么能说是胳膊肘往外拐?待会有个贵客到访,对凌天集团很重要,所以你必须要好好的留在这里陪这位贵客。”

“想要我留下来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夏恋昂起头,挑衅的看了眼梁江平和刘舒雅,之后又转头望向夏凌天。

夏恋的一句话吓坏了在场的另外两个人。两个脸色一白,心虚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

夏凌天并没有发现大厅里正流淌着不同寻常气息,他的眼睛里带着宠爱的笑,看着夏恋:“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够办得到的我都会答应你。”

小说《只恨时光太深情》 第5章 爸爸,瑞瑞想你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灵蓝小公主点评:

《只恨时光太深情》这本书人物情节很生动,感情真挚,我非常羡慕的爱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