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豪门甜妻微微爱

豪门甜妻微微爱

作者:不予妻书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02 10:15:30

《豪门甜妻微微爱》是一篇非常好的婚恋生活小说,不予妻书为大家带来的故事:宠弄弄在心里诽谤到:“你要是突然被一个不是很熟的人,抱来抱去的,你会有多自然?”但是宠弄弄为了那些可以就自家弟弟的钱,就只好低声下气的回答道:“好,我知道了。”宠弄弄将锅子里的牛排弄到盘子里,递给秦一懒说道:“来,自己拿去外面的桌上吃。”秦一懒接过盘子,想了一会儿,问道:“你还要做一份红酒牛肉吗?”宠弄弄很是无语的看着秦一懒,很认真的问道:“再做一次红酒牛肉的话,我就要累死了。”
展开全部

豪门甜妻微微爱:去公寓

从城西的锦江一号到盛世,路程并不短,要是坐公交的话,还要转几次车。宠弄弄想着,这点搭的士的钱对于弟弟来说应该是杯水车薪,索性狠狠心,打一个的士会到了盛世公寓。

在电梯门前又一次碰到昨晚电梯里的那个漂亮的女人,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宠弄弄瞟了瞟那个女人,发现她带着超大的墨镜,嘴角也有一些青紫伤痕。

看来这个女人过得并不是那样好,宠弄弄本来就是不多管闲事的人,但是看着这个女人突然就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伤感。宠弄弄想着这样的女人应该是不想被别人知道的,所以就扭过头,没有与这个女人交流。

女人在电梯中有刻意将有伤的脸偏向宠弄弄看不见的那一面,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让宠弄弄知道了没和她打招呼是一个正确的事。

在这样一个“情人”公寓中,人与人相遇都有一种很暧昧的气流,宠弄弄并不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在这样一个小社会中,大家大概都是互相不屑,又彼此同情的诡异状态吧。

等那个女人到了昨晚的那层楼,她回过头来,带着羡慕与伤感的笑,说道:“你很幸运。”

宠弄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电梯门关上后,红色的数字一秒一变,直到“叮”的一声,电梯门在她所在的那楼打开。宠弄弄木木的出了电梯,走到走廊上这才想出那个女人的话是什么意思。

想必她是很羡慕自己能做年轻多金,长得又英俊潇洒的秦一懒的情人,可是都是作为有钱男人的玩物,宠弄弄与她又有什么不同呢?

宠弄弄嘴角勾起一抹惨淡的笑,开了公寓的门,却在客厅中看到自己的行李,原来秦一懒已经把自己的东西都搬来了。本来宠弄弄就是准备在公寓中打扫打扫,然后带一些必须的衣物什么的。这倒是给她省了不少事儿。

宠弄弄一屁股坐在客厅茶几那的羊毛地毯上,翻着自己的行李包,却在低头的那一瞬看见放在茶几上的灰色纸片。打开纸片,秦一懒刚劲有力的笔迹跃然纸上:“弄弄,你先把东西收拾一下,晚上我来找你玩。”

宠弄弄不屑的将纸片扔到垃圾桶里,在心里不爽说道:“说什么,来找我玩,其实还不是来玩我,哼。”

其实宠弄弄真的是误解了秦一懒的意思,他是真的买了任天堂3DS游戏机,打算让宠弄弄陪着他玩的。在秦一懒收集的关于宠弄弄的资料里,写着宠弄弄很喜欢玩电子游戏,恰好自己也很喜欢,想着自己以后不仅有了一个情人还有了一个玩伴。

大概是秦一懒以前的一些行为,让宠弄弄产生了误解,着应该是要怪秦一懒的,谁让他以前一直都不怎么正经的。

在宠弄弄将自己的东西都安置完了之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发现现在都已经一点多了。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宠弄弄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又拍拍手,朝着冰箱走去。

打开冰箱发现冰箱里有很多新鲜的蔬菜,肉类,水果之类的,满满一冰箱的东西。宠弄弄随手拿起一块牛肉,发现包装上的都是英文,她勉强看了看,只看懂了原产地是新西兰。宠弄弄很是鄙视秦一懒作为有钱人的烧钱行为。一块牛肉就是从新西兰进口的,那该是有多贵啊。

不管了,本来是决定做碗鸡蛋面的宠弄弄,打算做红酒牛排了,因为她恰好看见了一瓶红酒,又恰好看见很多份牛排。

宠弄弄穿着现成的围裙,她很是鄙视围裙上的hellokitty的图案,不知道为什么,宠弄弄从小就不是很喜欢hellokitty。她觉得这只猫的脸太大了,不是美女,话说这是什么破理由。

在牛排煎到七分熟的时候,宠弄弄看着牛排,很是纠结的小声嘀咕:“是要七分熟呢,还是全熟呢?”

“我比较喜欢全熟的。”秦一懒的声音突然就从宠弄弄的背后传过来,把宠弄弄吓一跳。

宠弄弄扭头看着靠在厨房门框上的秦一懒,有些愠怒的瞪着他:“我说,你要不要这样神出鬼没啊?人吓人是要吓死人的,本来这个屋子就挺大的。”

秦一懒慢悠悠的走过来,看着这样的宠弄弄,发现她现在这样子很可爱。从她背后抱着她,大大的手在她的肚子上无意识的摩擦着,一点色情的意味都没有。但是宠弄弄在被秦一懒抱着的时候,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过了会儿才完全放松下来。

“我说,作为我的人,下次被我抱的时候,你不要有这样僵硬的感觉,我的兴致会降很多的。”秦一懒眉毛蹙了起来,脸上有点不爽的表情。

宠弄弄在心里诽谤到:“你要是突然被一个不是很熟的人,抱来抱去的,你会有多自然?”但是宠弄弄为了那些可以就自家弟弟的钱,就只好低声下气的回答道:“好,我知道了。”

宠弄弄将锅子里的牛排弄到盘子里,递给秦一懒说道:“来,自己拿去外面的桌上吃。”

秦一懒接过盘子,想了一会儿,问道:“你还要做一份红酒牛肉吗?”

宠弄弄很是无语的看着秦一懒,很认真的问道:“再做一次红酒牛肉的话,我就要累死了。”

秦一懒没生气,仍旧笑眯眯的说道:“所以你准备做什么呢?”

宠弄弄不甘心的看着盘子里的红酒牛排,要是让自己再做一次这个的话,自己就要被饿死了。宠弄弄走到冰箱那儿,冲秦一懒说道:“我要做鸡蛋面。”

秦一懒看着有些泄气的宠弄弄,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拉过宠弄弄的手笑道:“这样的话,你就别做鸡蛋面吧,我吃午饭了的,你就吃你做的红酒牛肉吧。”

宠弄弄一听这句话,顿了会儿,眼神有点怪怪的,过了会儿,才对秦一懒说道:“这样啊,好吧。”

秦一懒坐在宠弄弄的对面,盯着宠弄弄吃牛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连眼神都冷清清的。

秦一懒突然就想到了,以前的老人说过的,要是一个人吃相很好的话,就会很有福气。再认真看了看宠弄弄吃东西的样子,发现她的吃相应该是很好的了,那她会是一个很有福气的人吗?要是一个有福气的人,会沦落到被别人包的地步?

秦一懒嘴角浮现一丝诡异的笑。

宠弄弄低头吃东西,本来是想无视秦一懒富有干扰性的视线,但是他一看就是十几分钟,让宠弄弄心里有些发毛。宠弄弄抬头看了看秦一懒,试探着问道:“你是在看什么?我脸上有脏东西?”说着就要伸出手在脸上摸了摸,发现什么都没有啊。

还没等宠弄弄反应过来,秦一懒的吻就落了下来,允吸着宠弄弄的樱桃小嘴。本来是浅浅的吻,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这样一个清白的吻是怎样变成一个连口水都吻出来的激烈的吻的。

等宠弄弄被吻得晕晕沉沉的时候,秦一懒喘着粗气离开了宠弄弄艳丽的唇,色情的摸了一下被宠弄弄咬红的唇,迷离一笑:“恩,你的牛排做的不错,味道挺好的。”

宠弄弄回过神来,意识到她被秦一懒调戏了,也不恼,倒是看着秦一懒直摇头,轻描淡写的说:“你中午吃大蒜了?我怎么觉得你嘴里的味道那样冲啊?”

秦一懒眯着眼睛,危险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宠弄弄,威胁道:“别忘了,我是你的金主,我的权威可由不得你挑战。”

宠弄弄泄气的点点头:“知道了。”

宠弄弄一边用干毛巾一边从热气腾腾的浴室走出来,见秦一懒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

其实秦一懒并没将心思放在电视机上,平均两秒钟调一个台,三分钟不到,就将一百多个电视台都给看完了。

秦一懒见宠弄弄穿着宽松的睡衣,长长亚麻色的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眼睛因为浴室的热气熏得水灵灵的,小巧的嘴巴也变得红润起来。

怪不得经常听说美人出浴,原来处于的美人相比于平时的美人,自然是多了一分不同的韵味。秦一懒毫无预兆的浑身发起热来,身体上的热量,源源不断的流向身体的某处,那里早就因为充血而抬头了。

秦一懒朝宠弄弄勾了勾手,眯着眼睛对她说道:“作为我的人,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啊?”

宠弄弄怎么说也是做了顾希白一年情人的,自然是知道秦一懒说的什么。没回答秦一懒的话,便朝着秦一懒走去,一下子跨到秦一懒的腿上坐着,主动找准秦一懒的唇,印了上去。

秦一懒很是满意宠弄弄这样子主动,隔着薄薄的衣物在宠弄弄背上来回抚摸,过了会儿,便在宠弄弄圆翘的臀上轻轻捏了一下。这样一个动作,成功让宠弄弄浑身颤抖了一下。

秦一懒起身,将宠弄弄抱在怀里,朝着卧室走去,宠弄弄为了不让自己掉下来,如莲藕似的手臂挂在秦一懒的脖子上,两人的吻更加的深入了。

床榻摇晃,人影纠缠,一室春景无止休。

秦一懒的战斗力是非常厉害的,等他完全吃饱,宠弄弄实在是没力气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秦一懒点了一根烟,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繁华的街景,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眸子中的黑色有深了一分。

豪门甜妻微微爱:回酒吧工作

第二日,等宠弄弄在刺目的太阳光的照耀下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秦一懒坐在卧室沙发上,低着头认真的在看什么东西。

宠弄弄躺在床上,看着秦一懒问道:“你在看什么?不用上班吗?”

秦一懒这才抬起头,朝宠弄弄微微一笑:“喔,我在看文件,你可真能睡。”

见这满室的阳光,宠弄弄想着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偏着头努力想去看桌上的电子钟。

秦一懒见宠弄弄这样纠结的姿势,扑哧一笑:“你这样子可真傻,现在十点二十了,我肚子饿了,你起来做鸡蛋面吧。”

听着秦一懒的回答,宠弄弄心里一沉,原来自己真的是睡了这样久,硬是要自己看见电子钟上的数字,才肯死心。

没办法,金主发话了,能不起来做早餐么?其实宠弄弄是很想下去买早餐上来吃的,只是不知道这位少爷吃不吃早餐摊上的东西。

宠弄弄一下子就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走向浴室,洗漱。

秦一懒看见光着脚的宠弄弄,眉头微微皱了皱,语气不好的说道:“穿拖鞋,你要是病了,我还得付医药费呢!”

虽然明明知道秦一懒是关心自己,但是宠弄弄还是觉得秦一懒的话很刺耳,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宠弄弄又乖乖折回去,穿棉布拖鞋。

餐厅里,秦一懒坐在餐桌上,隔着透明的玻璃看宠弄弄穿着围裙,挽着散发,给自己做鸡蛋面。一时间觉得这样的日子很温暖,想着要是自己娶了一个贤良的老婆,是不是也会在每天早上,这样看她做东西给自己吃,然后被喂得饱饱的去上班。

人们都说,生在帝王家的孩子很少能感受到亲情、爱情、友情的温暖,但是在大富人家又何尝不是这样。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将几十年的情谊付诸一旦,人情是何等凉薄。

秦一懒看着宠弄弄,有些心酸,就算是这样和谐温暖的场景,也是因为钱财肉浴的交易,这一切都不是表面上的那样。这样他眸中的色彩一下子就黯淡下去。

宠弄弄认真的低头吃面条,过了会儿似乎想到什么事情,有些试探着看了看对面同样认真吃面的秦一懒。想着要不要和他说呢?

秦一懒见宠弄弄欲言又止、犹犹豫豫的样子,有些不舒服的问道:“你要说什么啊?不要这样吞吞吐吐的。”

既然秦一懒都这样说了,宠弄弄也就不纠结了,看着秦一懒认真的说:“那个,我想回到酒吧工作,天天就这样呆在家里,我会发霉的。而且纯木的病情也稳定了不少,你知道的,对于在酒吧做事的人,要是有一段时间不去的话,也许很多老主顾都没有了。”

秦一懒耐心的听着宠弄弄关于上班的提议,想了一会儿,都说女人不能闲着,一闲着就会出什么幺蛾子。便点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去工作吧,但是不能叫那些老男人吃豆腐,占便宜啊!你是我的人,你只能被我一个人吃豆腐。”

宠弄弄听着秦一懒的话,额头三滴冷汗,这家伙怎么占有欲这样强?在酒吧工作的话,被客人摸一下小手,掐一下小腰是很正常的,但是现在就应该答应秦一懒的要求。

“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说什么我也在酒吧里工作了这样久。”这个理由似乎能让秦一懒满意,他点点头,继续吃着鸡蛋面。

这天晚上,宠弄弄就穿着比以前保守太多,但还是挺妖娆的一件齐臀小礼服,一路上没少吸引男性动物的视线。宠弄弄想着下次要不要将这样的衣服带到酒吧里去穿,这样的话就会降低很大的风险。

宠弄弄一进酒吧,一个染了金黄色头发的俊秀男孩儿就凑过来打招呼:“弄弄姐,今儿什么风将你吹过来了?”这个俊秀的男孩儿有一个有意思的名字叫小黄毛。

宠弄弄朝“小黄毛”挥了挥手,以示打招呼:“小黄毛,你花姐呢?我来工作了,要和她说说。”

“小黄毛”向着吧台指了指,笑眯眯的说道:“就在那后面,等着喝阿人调的火焰精灵。”

一听阿人来了,宠弄弄立马就朝吧台跑了过去,细高跟的鞋在木质地板上,得得作响。

宠弄弄一手挑过阿人的尖下巴,一脸留氓地痞的样子:“美人,给姐姐调杯蓝色妖姬,姐姐会给你很多很多小费的。”

阿人顺手一握,便把宠弄弄的小手包到自己的大手掌里,笑眯眯的看着宠弄弄说道:“弄弄,小费什么的我都不稀罕了,这样吧,一杯酒换你一整夜,换不换?”

宠弄弄一下子就从阿人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看着阿人说道:“谁不知道,调酒王子阿人啊,想必想陪你的人要从这条街排到下条街吧。”

阿人是一个很神秘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小酒吧里,做调酒师。以其绝世小受一样漂亮容颜,吸引了一大批色男色女前来求酒。

宠弄弄其实不是太喜欢长相偏女性化的阿人,所以就只是有时候与阿人调笑个几回,别人也权当故事来看。

花姐一看见宠弄弄,便立即从吧台后面站起来,朝着宠弄弄大叫着打招呼:“弄弄,你是回来上班的吗?”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宠弄弄摸了摸自己的脸,想到,难道自己那样有名,已经晋升到台柱子的程度了?

花姐不知从哪里出来的,站到宠弄弄面前,拉着她的手说道:“弄弄,今儿刚好来了几位公子哥儿,硬是喜欢清纯的姑娘陪酒,你要不要去敬敬酒啊?”

原来如此,这酒吧里还就长得清纯的姑娘少,宠弄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好像秦一懒是不喜欢自己陪酒的吧?可是只是陪酒没做什么其他奇怪的事儿,应该是不会影响的吧。所以宠弄弄就带着这样的自我催眠的想法,进了那个看似普通平常的包厢。

宠弄弄一进包厢就愣住了,看着坐在沙发上,正在喝啤酒的秦一懒,心里想着待会儿一定要很乖,不能被他抓住把柄了。

宠弄弄大声笑着,走进了包厢,吸引了包厢里一干人等的注意:“各位爷,大家好啊,今儿是想听曲儿还是想拼酒啊?”

秦一懒右手边一个黑衣男的,看着宠弄弄,嘴角勾起一抹感兴趣的笑:“那听曲儿的话,你是准备唱什么?拼酒的话,我们可以一起上么?”

这句话说得暧昧至极,话音刚落,便引起那些公子哥儿的一阵哄笑?

宠弄弄按下心中对这些人的鄙视,巧笑盈盈的回答道:“如果,你们想的话,也可以一起来和我拼酒。只是你们这样一群有身份地位的爷,和我一个下贱的姑娘拼酒的话,是否会降低了自己的档次呢?”

说着,有几个看上去更加老实的青年,脸上有了一点退却的意思。黑衣男子嘴边的笑容隐了,随手抓了一个红苹果朝着宠弄弄扔过去,力道丝毫不减。

那个红苹果正好砸到宠弄弄的额头,她一个没站稳,向后重重倒了下去,在后脑勺和前额的痛感的夹击下。宠弄弄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心,脑海里一阵眩晕,差点晕过去。

宠弄弄勉强睁着眼睛,看向沙发上的秦一懒,包厢里花花绿绿的灯光,给秦一懒英挺的脸打上一层迷离的颜色。他眸子深深的看着宠弄弄,看不出什么情绪,这样淡漠的秦一懒让宠弄弄心底一寒,原来她就是他的一个药引,一个工具,可能连充气娃娃都不如。

等脑子中的眩晕感渐渐消去,宠弄弄一下子站起来,继续笑着说道:“那么,几位爷是决定好了,要怎么玩儿了么?”

黑衣男子,眯着眼睛,笑了笑:“这样吧,你就穿着衣服给我们唱一首日不落吧。”

“穿着衣服?”宠弄弄瞳孔一缩,自己还没受过这样的屈辱,看着这些纨绔子弟,这样龌蹉,自己是真的被恶心到了。

秦一懒想着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看,心里很不爽,便出口阻拦道:“就这样唱吧,别说出去掉我们的面子。”

宠弄弄愣愣的看着秦一懒,他的这样一句话,比刚才的红苹果更加伤人,宠弄弄嘴角浮现一抹自嘲的笑:“这样啊,那我就开始唱了。”

随着音乐的响起,本来似乎很轻快的音乐,自己硬是唱的略带了点伤感的意味。秦一懒皱着眉头挥挥手,示意宠弄弄停下来。

他翻出自己的钱包,随意拿出一叠钱递给宠弄弄,语气不善的说道:“行了,你就这样出去吧。”

他就这样嫌弃自己,让自己出现在他朋友面前都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宠弄弄开心的接过秦一懒手上的钱:“那好,先生真大方,以后要常来喔。”

这句话成功让秦一懒黑了脸,宠弄弄想着是你先说不认识我的,我说这句话又怎么了?宠弄弄一脸无奈的看着秦一懒,随后就出了包厢的门,留给他们一个妖娆的背影。

黑衣男子若有所思的看着秦一懒,嘴角含笑的问道:“我说,你为什么今天这么反常啊?这个女孩子有什么不同的么?你认识她?”

秦一懒懒懒散散的靠在沙发上,低头点了一支和天下,吸了一口,眼神在缭缭烟气的渲染下变得迷离起来。秦一懒浅浅一笑:“你说什么瞎话呢,我会看上这样的女孩子?是你太看得起她还是你太看低我了?”

对于秦一懒的回答,黑衣男子不置可否,但是也不戳穿,他话里的漏洞,只是以更加带有深意的眼神打量着秦一懒。

秦一懒看了看时间,算了下发现时间差不多了,起身拿起外套,朝一众纨绔少爷说道:“那个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玩,单子记在我账上。”

其他的人都附和着对秦一懒说再见,黑衣男子凑在他旁边的一个男子耳边低声戏谑:“我们打个赌,一懒一定是要去找刚才那个姑娘的,怎么样,要不要打赌?”

男子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不会吧,秦三少会看上那个小丫头?”

黑衣男子没说话,嘴角挂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女洗手间内,宠弄弄正在为自己补妆,一个胸很大的女人走过来,站在镜子前补妆。那个女人时不时瞟几眼宠弄弄,末了转身离去极轻蔑的嗤道:“什么人啊,这种货色也值得秦三少给小费?哼!”

宠弄弄也不生气,这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刚才那个包厢里的小姐,要是能让别人对自己冷言冷语,那自己一定是有她羡慕的地方。宠弄弄嘴角弯了弯,脸上的轻松表情通过镜子的反射,让那个女人更加觉得不爽,扭着屁股,快步走出去了,身上脸颊的香水味这才渐渐飘散。

等宠弄弄收拾好了之后,刚一出洗手间的门,就被一个有力的手掌拉住,一下子就被拉进充满男性气息的怀抱里。宠弄弄努力抬着头想要看见是谁,一抬眼就看见秦一懒戏谑的笑,

想到刚才在包厢里,秦一懒面对自己受辱,一点反应也没有,宠弄弄的表情就没能好到那里去。宠弄弄稍稍动了一下,冷冰冰的问道:“你这样子,难道不担心你的那些朋友看见?”

秦一懒无所谓的摇摇头:“看到了又怎么样,你可是我的人,抱抱怎么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琬凝mio点评:

《豪门甜妻微微爱》的内容丰富,情节精彩,生动有趣,我这么没有耐心的人的看下来了。不得不说是一本好书。推荐观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