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山回路转不见君

山回路转不见君

作者:春雷炮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30 18:36:52

山回路转不见君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他亲手将她送入地狱,在她香消玉殒之时,他新立帝后,与新人恩爱无双。重回及笄之年,她只想改天逆命,与他此生形同陌路。不想他却偏执成狂,定要娶她。“为什么不放过我?”明明前世,他不爱她。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死去那些年,他将她的衣冠冢置于皇陵,与他百年同寝,死生都要追随。
展开全部

他的无尽悲痛与悔恨-春雷炮

睡梦中,她迷迷糊糊听到院中传来争执声,叶雨薇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看着床顶。

宫宴不是在晚上吗?怎么如此之早便结束了。

再看窗外已露微光,院中,叶汐的大丫鬟梧桐在和剪烛争执着什么,声音太杂了加上还有哭声,听不太清楚。

不一会儿,便听见随从高声报老爷来了,而后叶丞相呵斥的声音传来。

从小叶雨薇和叶汐都明白,在自家父亲叶澜远眼里,她和叶汐就是待价而沽的商品。有价值的,他便会给予万般宠爱,失去价值的,便会被弃之如泥。

上一世她被宇文轩废了以后,打入冷宫,叶澜远便立刻上奏宇文轩请罪,并一纸断亲书结束与她的父女亲情。

于是,她就这么被叶府抛弃了,当即时所有达官贵族无不唏嘘,一个父亲如此绝情,却也无一人出声为她言不平。

叶汐这个时辰闹,而父亲如此气急败坏……看来,这宫宴上似乎发生了什么。

叶雨薇整理好衣裳,不着珠翠,缓缓推门走出去,站在门廊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院里撒泼哭闹的叶汐,以及一脸怒容的爹爹。

叶汐梨花带雨的扯着手中的帕子,与叶丞相争执着什么,不经意间看到叶雨薇,眼神中带着些许怨恨。

叶雨薇一怔,宫宴已经结束了吗?看叶汐这模样,想是宫宴上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叶丞相见叶汐盯着他身后的位置,转过身看到不远处,不施粉黛的长女叶雨薇。

他刚刚还一副如丧考妣的脸色,对上叶雨薇后,瞬间变得和颜悦色,话语含了一丝关心,问道:“薇儿,身子好些了吗?”

叶雨薇屈膝行礼,回道:“多谢父亲关心,好许多了,这……是发生何事?”

按理说叶汐参加宫宴,如愿见到襄王宇文轩,理应高兴。

这又是哪里出了差错?

叶丞相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为难道:“宫宴时,襄王问及你为何不参加宫宴,为父禀告你身体不适后,襄王就对宫宴兴致不高,早早就离场了。”

叶雨薇皱了皱眉,不可思议的轻声问出口:“我?”

叶汐最是见不得叶雨薇假装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不顾大家闺秀仪态,跑到叶雨薇面前狠狠瞪了她一眼。

“姐姐好心机,何时与襄王殿下相识,却也不告知妹妹,害得妹妹丢了好大一个脸面!”

“我并未见过襄王,妹妹此话何意。”叶雨薇蹙眉,按前世的时间来算,这个时候的她还未遇上襄王宇文轩。

只可惜,气头上的叶汐如何能听得进她的解释,气呼呼的用力丢了帕子,离开了叶雨薇的院子。

紧接着叶丞相又是一阵念叨,直说幼女不知好歹。

转过视线,他看了看长女脸上清冷的神色,让叶丞相有些抓摸不透她的心思。

他踱了几步,站定后对叶雨薇说道:“薇儿啊,襄王知道你病了,特意向贤贵妃请求,安排太医来府内为你诊治,为父已经答应了。”

蓦地,叶雨薇仿若被一道天雷击中,久久沉寂在震惊中不能清醒。

宇文轩要来看她?宇文轩居然要来看她?

叶丞相话已至此,淡淡的看了一眼呆滞错愕的女儿,然后甩了甩袖子,转身离去。

爹爹同意襄王来看她,她这个父亲意在何处,她太清楚了。

……

次日清晨,便有仆下人来禀告——

襄王带着太医到了前厅,正与相爷喝茶谈事,相爷让小姐装扮好,前去见客!

叶雨薇抿唇蹙眉,前世她百般委屈求全的爱着他,他不曾回头看她一眼,如今他竟然主动上门相见,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惜这辈子,她再也不愿见到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

府内会客花厅。

襄王优雅的坐在主位上,手轻轻搭在茶桌上,狭长的眸子眯了眯。

如精心雕刻出来的五官俊逸非凡,那双桃花眼更是无形中的蛊惑。

知道宇文轩今日到来,叶汐天不亮便开始梳妆打扮。

她挑选了一身嫣红色芙蓉百花裙,再配上精心挑选的发饰和精致的妆容,她扶了扶鬓边的流苏钗环,款款迈步进入花厅。

“臣女叶汐给襄王殿下请安,给父亲大人请安。”黄鹂啼鸣般婉转动听的声音也未能引起宇文轩的半分注意

坐在副座上的叶丞相面露尴尬之色,微怒的目光横了叶汐一样,暗示她在下首坐下,然后频频抬头看向厅门。

久久不见叶雨薇到来的动静,叶丞相便招来丫鬟前去催促。

最终,叶雨薇在百般无奈之下,只好随便插了支玉簪出了房门。

宇文轩是极其喜爱美女子的人,看到她这般不修边幅的模样,一定会十分厌弃。

叶雨薇踱步来到花厅外,刚刚迈过门槛,预备屈膝行礼时……

她的话还未来得及说,便被眼前的男子双手扶起。

霎时间,叶丞相与叶汐当即怔然,一时语塞。

而襄王宇文轩则仿若重获珍宝一般,紧紧抓住叶雨薇的玉手,扶她在椅子上坐下。

然后视线一直盯着眼前的女子,生怕转眼之间,这珍宝便会消失不见。

前世,失去她的那些年里,他不止做过一场这样的梦。

一觉醒来,她还在身边,岁月静好。

但每次梦醒时分,空寂冰冷的床榻没有她的身影,只留下他的无尽悲痛与悔恨……

她在躲他-春雷炮

但每次梦醒时分,空寂冰冷的床榻没有她的身影,只留下他的无尽悲痛与悔恨……

-----------------

叶雨薇被宇文轩的视线盯得直发毛,感觉到怀里人儿很僵硬,他缓缓收回视线,生怕一来便把人吓跑,宇文轩召开刘太医,让他为叶雨薇诊脉。

刘太医隔着丝帕为叶雨薇诊起脉,不时抚摸着他那稀疏的山羊胡,眉头微皱。

“刘太医,可是有何不妥?”宇文轩看到刘太医的表情,急促问道。

叶雨薇怔了怔,闻言,抬起视线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忽然间发现自己不认识他了。

以如此温柔的态度对她的人,真的是她记忆中那个襄王宇文轩吗?

宇文轩抬手,捋了捋她鬓角的碎发,嘴角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弧,然而接下来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则更让叶雨薇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宇文轩——

“薇儿,今日你的妆容甚美。”

叶雨薇惊得说不出话来。

前世,和宇文轩相识,嫁与他那些年,从未见过他如今日这般温柔。

每次,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就如锋利的刀锋,刀刀正中要害,更妄论开口夸她好看,可如今……

叶雨薇慌乱出声道:“父亲大人,女儿身体不适,就先回房歇息了……女儿告退。”

说完,女子便落荒而逃,仿若身后有猛兽追逐,脚步要多快有多快。

宇文轩目送着女子离去的背影,缓缓放下垂在半空的手。

“刘太医,叶小姐身子如何?”宇文轩揉着刚才拂过她头发的手指,转头问向刘太医。

“叶小姐想是之前受了风寒,尚未调理好,身体有些虚弱,待臣开一剂方子,按时服用便好。”

宇文轩暗下眸色,他明显感觉到叶雨薇在躲着他。

如此蹩脚的谎言也就只能忽悠旁人,但他知晓,她并无大碍,却也无可奈何。

他不禁陷入沉思,这个时候的叶雨薇应是对他一见钟情,存了爱慕之心,可方才看她的表现,简直避他如蛇蝎。

而一旁的叶汐,则目光愤懑的看着叶雨薇离去的方向,一口银牙几欲咬碎。

心中妒忌的火焰熊熊燃烧着,她攥紧了手中的丝帕,正欲上前一步与宇文轩交谈,却被宇文轩冷若寒霜的视线一扫,僵在了原处。

叶汐眉头轻皱,樱唇抿紧,泫然欲泣。

以往她这个样子,但凡是遇见的公子都会被美人落泪弄得心软,岂料这次打错了主意。

宇文轩心中冷嗤,还真是惯会装模作样。

上一世他便是信错了人,才会被叶汐这贱人设计废后,直至叶雨薇去世后才得知所有真相。

叶汐口口声声说爱他,结果她爱的只是权利和那高高在上的地位。小小年纪便玩弄人心,手段毒辣。

这一世,他要让她付出代价。

叶汐被宇文轩那蔑视还带着恨意的目光吓得连连后退,她不明白叶雨薇到底哪一点被宇文轩看上了?

“请襄王殿下恕罪,长女雨薇年纪小不懂事,老臣定会好好管教的。”瞧着气氛不对,眼观六路的叶丞相赶忙打圆场。

“怎会,她只是身体不适,刘太医,仔细为雨薇小姐治疗。”

听到宇文轩这么说,叶丞相微楞,随后拱手,满脸笑意的回了个是。

心里却不禁犯嘀咕,莫不是襄王宇文轩真看上他的大女儿了?

如此,甚好。

……

叶雨薇回到房里,不知在房间内反复踱了多少步,听到剪烛来回禀说襄王已经离开,她才微微缓了一口气,坐下喝了口已凉的茶水。

傍晚时分,叶丞相让仆人传叶雨薇到前厅用饭。

叶雨薇前脚刚迈进前厅的门,便见父亲眉开眼笑,朝她招手——

“薇儿,你到为父身旁坐。”

叶雨薇内心非常排斥与父亲靠近,但无奈只能走了过去,坐到叶丞相右手边的位置。

叶雨薇刚坐下,便听见叶丞相笑道:“今日,我叶家喜事临门。”

“不知道老爷说的喜事是?”柳姨娘好奇问道,她是叶汐的生母,从前安阳侯府养的艺伎。

“襄王殿下明日便会求圣上赐婚,故而定好了大婚的日子,就在下个月中。明日赐婚的圣旨下来,薇儿你好好准备准备。”

闻言,叶雨薇手一抖,筷子滑落打翻了汤碗,汤水洒了一片。

赐婚!

回想前世,她和宇文轩于宫宴相识,而贤贵妃对她十分喜爱,故而向当今的陛下提及赐婚事宜,而后她就嫁入了襄王府。

现在时间居然提前了这么多,而且还是是由宇文轩亲自向贤贵妃和陛下求请赐婚……

叶雨薇除了感到吃惊外,也觉得事情很不对劲。

她深吸一口气,思索再三对父亲说道:“父亲,我尚未及笄,赐婚是否言之过早?”

虽然叶雨薇知道用及笄为借口不一定能让父亲退步,但还是抱着万一的心态。

只见叶丞相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但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他似在告诉她,大局已定,她无法改变,唯有听天由命。

虽然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她真的不想重蹈前世的覆辙。但以父亲如今这个态度,恨不得马上把她送到宇文轩的床榻上。

这一晚,叶雨薇翻来覆去一整夜没有合过眼睛。

翌日,她脸色憔悴,倚在廊下的座椅上歇息,满腹心事。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薇薇!”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镇远大将军之女苏婉柔与叶雨薇是自小就相识的闺中好友。

苏婉柔远远看到叶雨薇,就挥舞着手与她打招呼,然后风一般冲了过来。

叶雨薇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鼻尖微酸。

这是她唯一的朋友,前世最悲惨的时候,也只仅有怀着身孕的苏婉柔为了她四处奔走。

她被打入冷宫后,由于宇文轩的施压,苏婉柔才不得不与她断了联系。

“婉柔,许久未见。”

“薇薇,我们不是前两日才见过么?你是不是犯糊涂了。对了,听闻你生病,现下可好些?”苏婉柔招手,示意侍女将带来的药材呈上。

“已经好多了,谢谢婉柔的关怀。”

“客气什么,过几天是我母亲的寿辰,她最是喜欢你,特意让我来邀请你过府参加盛宴。”

“难为婉柔亲自上门诚邀,我怎敢不去。”叶雨薇掩唇,嫣然一笑打趣着苏婉柔,恼得苏婉柔小脸通红,作势抱过来挠叶雨薇的痒。

两人嬉笑打闹半天,尔后又一起聊了很久的体己话,叶雨薇开心之余又有点担心,今日时辰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但还未见赐婚圣职,心里总是忐忑不安。

希望陛下不再记得赐婚这件事,宇文轩也不要出什么妖娥子……

小说《山回路转不见君》 第2章 他的无尽悲痛与悔恨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嘉良点评:

《山回路转不见君》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