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我家夫君不一般

我家夫君不一般

作者:积云渴雨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0-11-18 16:15:17

《我家夫君不一般》这本书的主要内容:路上我才知道,她开始对我也是半信半疑,就又跑了泰国,找了个白衣阿赞,确认她那个孩子是不是被人制成了古曼童,或是其他什么,结果自然是和我看的差不多。南雅又到当年她打胎的医院,花大价钱才问到,当年她那个孩子一打下来,就被人拿走了,而给她火化超度的,却是早就准备好胎儿,这事明显是早就计划好的。她从白衣阿赞那里拿了根香,点着凭母子之间一点关联可以找到孩子的尸骨,一回来她就来开始找,结果发现那尸骨就埋在她那个金主的别墅里,但香只是围着别墅打转,根本进不去,所以才找我帮忙。
展开全部

关连-积云渴雨

看着屋前那部出租车,再听到身后那男子的声音,我立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回来那晚,我打了部出租车,后来因为陆思齐的阻拦,司机撞车身亡,我最近自身难保,也没有去想那件事。

算下来,今晚就是那司机的头七了。

外婆这房子,普通鬼魂肯定是进不来的,苏溪来过一次,陆思虽然没有对她下手,这次她半夜来,他猜到我因为担心肯定会开门,所以他居然让那鬼司机附在了苏溪这大活人的身上敲开门进来,怪不得刚才苏溪双手冰冷。

我握着半关的门,强撑着身子不敢回头,一旦回头三盏命火灭了,就麻烦了。

冷汗直流,感觉到司机走近,我直接朝屋外奔去,也顾不得形象,跑到那些桃木桩旁边双手双脚死死的抱住,然后大叫着外婆。

可无论我怎么叫,屋内外婆就是没有半点回应。

透过半开的门看向屋内,苏溪已然不见踪影,想到陆思齐他妈会下蛊,我生怕苏溪被陆家母子控制进屋去伤外婆,抱着桃木桩子咬了咬牙,转身就又要朝屋内跑。

但刚一动,刺眼的灯光就射了过来,停在屋前的出租车突然发动了起来,朝我撞了过来。

我本以为车内是苏溪,正为外婆松了口气,透过灯光却看到那个司机浑身被烧得焦黑坐在车内,他双手紧抓着方向盘,头以十分古怪的姿势偏在肩膀上。

对于这个司机我心里还是挺愧疚的,但保命重要啊,我也顾不得他撞不撞得上桃木桩,松开手就又朝屋里跑。

可那辆子跟真鬼一样,紧紧的跟着我,无论我怎么跑,都会出现在我前面拦住我,明显就是要将我朝外面逼。

跑了几次没有避过,看着那个司机古怪的模样,被逼得无法,我紧抱着桃木桩就给拔了出来,扛着木桩子就朝着出租车捅去。

我在农村长大,力气自然大,趁着鬼司机避开,扛着桃木就朝屋里冲。

冲到门口将桃木一扔反手拉了门,就朝外婆房间里跑,我观香都没学会,碰到个鬼更是半点办法都没有,却没想刚一转身就撞到一具僵直的身体,一股熟悉的异香立马窜进鼻息之间。

我心中暗叫不好,那桃木桩子被我拔了一个,陆思齐该不会就这样进来了吧?

顾不得多想,转身就又要朝门外跑,手不停的搓着小腹,那鬼胎不是挺厉害的吗,这会怎么不出来救我?它救不了,叫来墨逸对付陆思齐,鬼打鬼,也比我硬拼的好啊!

可一转身,门就被撞开了,只见苏溪抱着我丢下的那根桃木桩,双眼呆滞的看着我,而她身边那辆鬼出租依旧在轰轰作响。

前后被拦,我心跳如鼓,无论我怎么用力拍着小腹,里面的鬼胎却还是没有半点动静,叫着苏溪的名字想将她叫醒,她却好像置若罔闻。

“她被蛊虫控制住了,屋外的阵法也是她破开的,要不我怎么进得来。”陆思齐一步步逼近,朝我柔声道:“云清,跟我回去吧,就算你一直躲在这里,鬼胎一天天长大,总有一天会要了你的命。我会帮你将腹中鬼胎打掉的,你也看到同生情偶了,只有你活着,我才能活着,我怎么可能害你。云清……”

门外是鬼司机,我不敢后退,陆思齐走过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知道将你献祭鬼差是我不对,可当时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云清,我不想死,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那个黑衣鬼只想要鬼胎,他不会管你生死的,而我肯定会让你活着的,云清原谅我好不好?这样你就不用两面受敌了。”

他语气真诚,说得好像十分有道理,但他一直有一只手背在身后,那股子异香越发的浓郁。

知道他这是要稳住再迷晕我,我真不明白,他想要活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为什么还要缠着我?大家相安无事,我也不会计较那所谓的冥婚书,相对于鬼胎会危及性命,他用我阳寿借点阴债装暴富子弟,我半点意见都没有。

看着他身后袅袅烟冒起,被我搓揉了半天的小腹依旧没有半点动静,前后夹击之间,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挺着小腹就朝陆思齐拉着我的胳膊撞去。

我用了最大的力气,陆思齐的胳膊一撞到小腹,一股绞动的痛意传来,肩膀上鬼面处传来一阵冰冷的刺感。

剧烈的痛意让我身体蜷缩着,陆思齐也不再隐藏,将身后藏着的香炉对着我的脸递了过。

异香扑鼻,我心如死灰,却听到一声冷哼,跟着一个宽大的衣袖一挥,墨逸一把将我捞进了怀里,看着陆思齐道:“本君不管你和地府冥君有何交易,本君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如若再让本君见你对云清纠缠不休,别怪本君连冥王的脸面也不给,直接让你魂飞魄散。”

说着一阵阴风刮过,一条胳膊粗细的铁链穿过陆思齐的身体,他那张斯文的脸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原本缝尸的黑线全部绷开,陆思齐一阵惨叫中,墨逸伸手捂住了我的眼。

我只听见铁链哗哗作响,以及一个低沉的告罪声,小腹中阵痛传来,加之异香的作用,慢慢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墨逸居然没有离开,而是半靠我床头,转眼盯着外婆冷声道:“你们以为取了净泉水压制住本君血脉,就能保云清无事?那陆思齐能用云清处子之身诱于鬼差躲避拘魂,本君将他阴魂送于地府还能逃离,明显跟地府冥君有所关连,你们以为他缠着云清,就是为了借个阴债?他能画勾牒,通蛊术,修尸法,凭你那几个木桩子就能拦住他?当真是可笑,如若不是本君感知不到云清体内那点血脉赶来,你以为他将云清带走会怎样?”

外婆只是沉沉叹气,却并没有开口解释。

我感觉到墨逸的手放在小腹之上,轻揉着,他的手跟以往的冰冷不同,反正带着温热。

“醒了就别装睡。”墨逸在小腹上的加大了力度,朝我冷声道:“有本君一点血脉在,本君自然护着你,日后别再乱打主意想打掉它。要不然……”

他放置于小腹上的的手猛然变得冰冷,指尖划过肚皮带着刺痛,双眼透过面具带着阵阵寒光与我四目相对。

这次他是真的发怒了,说完后,直接挥袖而去。

我抚着小腹,感觉到里面又有什么涌动,想来那鬼胎还是在的,这才转眼看着外婆。

她将我扶起,告诉我昨晚陆思齐被地府秦广王亲自带走,连同那鬼司机也一块带走了,而苏溪因为中蛊,外婆让人送她去找苗婆婆了,她也是因为中了苏溪下的蛊才昏睡不醒。

她还让我找个时间给司机家里送点钱去,逢七还得给他烧纸。

他的死与我脱不开关系,就因为这一点,他才会被陆思齐利用,头七找上了我,还会一直追着我讨命。

“鬼胎在出生前是护母的,日后你也别乱打主意想打掉鬼胎了。”外婆摸着我的头,手颤抖的放在小腹上,沉叹气道:“是外婆没护着你,如果你本命年前……”

她说到这里,目光闪了闪,忙说去给我做饭了,就急急离开了。

看样子我本命年有个很大的问题啊,我倒在床上胡乱的想着,就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过了一会外婆让我出去。

我这才发现南雅又过来了,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化妆,脸色苍白,双眼满是怨恨,直接开口道:“我那孩子的尸骨我没有找到,但我知道大概在哪里,只要你去帮我找出来,超度了它,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我只负责观香,这找尸骨的事情,你找别人吧。”我现在哪敢出去乱走啊,更何况上次观香说好的价钱,她可是一分都没有转给我。

但没想南雅转眼看着我,冷声道:“云清,我查过你了,你老公陆思齐的事情有多古怪我不管,但我可以告诉你,陆思齐他妈陆灵跟这件事情可脱不开干系。”

以子献祭-积云渴雨

我陆思齐谈了半年,他从来没跟我讲过陆灵的名字,却没想到南雅嘴里知道了她的名字,她那阴森诡异的样子,真是糟蹋了这么个好名。

陆灵在解蛊那晚重伤,陆思齐被秦广王带走,有鬼胎在,墨逸暂时也不会拿我怎么样,出去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

因为关系到陆灵,我跟外婆商量了一下,我还是去看看。

南雅这次是自己开车来的,直接带着我朝市里的江景别墅去了。

路上我才知道,她开始对我也是半信半疑,就又跑了泰国,找了个白衣阿赞,确认她那个孩子是不是被人制成了古曼童,或是其他什么,结果自然是和我看的差不多。

南雅又到当年她打胎的医院,花大价钱才问到,当年她那个孩子一打下来,就被人拿走了,而给她火化超度的,却是早就准备好胎儿,这事明显是早就计划好的。

她从白衣阿赞那里拿了根香,点着凭母子之间一点关联可以找到孩子的尸骨,一回来她就来开始找,结果发现那尸骨就埋在她那个金主的别墅里,但香只是围着别墅打转,根本进不去,所以才找我帮忙。

我听着直感慨,果然人还是得有名啊,要不人家都不信任。

南雅将车停在别墅边上,并没有直接下车,而是看着我道:“这个点他在公司,他家那个黄脸婆再过会就要去上瑜伽课,到时我带你进去,我稳住保姆,你帮我找。”

这是要硬闯?我还是陪小三闯?我瞬间感觉有点凌乱,但南雅反身从车后座掏了个包递给我:“这里面是十万块,七万是上次的,三万算这次的定金,找到后我再给你五万。”

看着整齐的钞票,我一边凌乱,一边正想着怎么拒绝,却见一辆宝马从车库开出,一个保养得当的中年女子上了车,那样子哪里是什么黄脸婆,明明是个阔太好不!

见南雅盯着她咬牙切齿的模样,怕她怀疑那个孩子就是这原配搞回来再镇住的。

我还想拒绝,南雅猛的就推开车门,瞪了我一眼,气场开到两米八的敲门去了,我只得硬着头皮跟上,不能放任着客户不管啊。

门一打开,南雅直接对着开门的阿姨就是一巴掌,然后推开门,一把拉着我朝屋内走去。

别墅装得十分豪华,我这土包子加观香新手,还不知道怎么找,就见南雅挥手就砸了茶几上的花瓶,转身就又朝博古架去了,她所说的稳住阿姨就是砸东西,我瞬间越发的凌乱了。

阿姨慌忙来拦她,想打电话,南雅把人家手机都砸了。

果然战斗力爆表,怪不得总有原配小三当街撕的新闻,我被震惊得直缩,南雅一个凶狠的眼神反过来,虽然满脸戾气,可眼里却水光闪闪,眼皮通红。

那个趴在她后脑吸食的婴灵伸着黏糊的手,擦过她的眼角,空洞的眼巴巴的看着我,然后顺着南雅的背滑在地上,扭头看着我,朝着一个房间爬去。

南雅和那个阿姨明显看不到婴灵,我看着婴灵在地上留下的湿黏痕迹,捂着轻轻拱动的小腹,再看南雅红着眼发疯一样的砸东西,心里微微一动,跟着婴灵朝那间房走去。

婴灵进入那间房后,房门轻动了一下自动打开了,一股熟悉的香灰味传了出来。

阿姨听到动静大叫着要来阻止我,被南雅一把扯住了头发,还依旧朝我尖叫道:“别进去,先生不准人进去。”

那边状况十分激烈,我只能速战速决,打开灯一看,却见里面居然是一个灵堂,窗子都被封死,灵堂正中是一个红布盖着的盒子,那婴灵趴在地上,伸着小手轻轻一扯,红布脱落露出一个玻璃箱子。

那玻璃箱四周贴着的黄符,里面一个刚成型的胎儿四肢和额头被钉着铜钉,泡在淡黄色的液体里。

小腹里的鬼胎游动得厉害,我心底也一阵怒意涌起。

门外南雅急急冲了进来,死死的趴在玻璃箱上,放声痛哭,跟着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她拿起灵堂上的牌位就将玻璃箱砸开,不顾刺鼻子的防腐液伸手将里面的婴尸抱起。

玻璃箱被砸,警报声响起,南雅却置若罔闻,抱着婴尸不停的流泪。

那阿姨也被这东西吓到了,站在一边讪讪的不知道说什么,我拿手机将玻璃箱上的黄符拍下来,等回去问下外婆就知道这倒底是怎么回事了。

原本如同斗鸡一样的南雅,战斗力和愤恨全部消失,抱着婴尸瘫坐在地上,红肿着眼看着我道:“你说是这东西是谁弄的?”

我哪知道,正想摇头,却听到外面门响,跟着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男子急急的出现在门口,见南雅抱着那具婴尸,双眼里闪过怒意,但只在一瞬间,脸色变得十分温和,轻声的安慰着南雅,还问阿姨这是怎么回事。

南雅越发柔弱的哭,却挥手示意我先出去。

在车上等了半个小时,南雅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直接开动车子将我送了回去。

我没问那具婴尸怎么样了,她没有带出来,大概是跟金主达成了什么交易吧

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将答应的五万块钱给我,自顾的开车离开了。

对于南雅这种为了钱能当小三的人而言,孩子什么的都不重要吧,更何况是一个几年前就打掉的孩子。

外婆看了那些符纹,说是湘西一派的养尸邪术,献祭自已血脉,以铜钉钉住胎儿五体,封于箱中,借符纸之力转运,保自身运势亨通。

想到玻璃箱被砸开,回来的并不是刚出门的原配,而是在公司的金主,再联想到南雅说这两年金主发展得很好,以及当年就是金主让她打掉了腹中成型的胎儿,我大概猜到了什么。

献祭自己的血脉,原配的肯定是不可能的,只能找小三怀一个,毕竟夫妻一体,婴灵缠母对金主也不会太好。

只是没想到最后,南雅还是在金钱面前妥协了。

当晚我给那个婴灵烧了一柱长香,在别墅里它引我去找尸骨时,对南雅没有多少怨恨了,可现在它不知道是否恨意更甚,也不知道它能不能收到这点香火。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外婆修着屋外的桃木围栏,学着观香。

实在不知道如何面对出租车司机的家属,我托人带了十万块钱给他家,剩下的五万自己留着备用。

七天后,我收到南雅微信转发的一个新闻链接,本市最大的房地产商被小三实各举报,证据确凿,已经入狱。

我看着手机上那张金主被带走的照片,以及南雅举着一叠文件的样子,心里不知道做何感慨。

第二天南雅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过来,这次并没有问事,而是让我帮她初一十五给那个孩子点上一柱长香,让他早得往生。

她已经将尸骨火化,准备送到寺庙超度。

看着她后背褪去黏糊养水,变得清灵的婴灵,我点了点头。

只是当她离开后,外婆告诉我,南雅这辈子都不会再生育了,她用自己的阳寿换了那个婴灵转生的机会,怕也活不了多久。

我抚着依旧平坦的小腹,也许这世间有些人迷失于金钱名义,可一个女子对于自己的孩子还是柔软的。

墨逸可能真的生气了,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出现,而外婆也将我拍的黄符发给湘西的苗婆婆,希望能查出陆家母子的身份。

没了两鬼歪缠,我日子过得很好,苏溪身上的蛊也解了。

她过来的时候,还带了个人,一个自己男朋友失踪半年,却依旧每晚在床上缠着她的痴情女子。

小说《我家夫君不一般》 第10章 关连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高昂呀点评:

《我家夫君不一般》是由积云渴雨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