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仙帝的入赘生涯

仙帝的入赘生涯

作者:笑头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0-12-29 14:29:18

快看看笑头的新书《仙帝的入赘生涯》:“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刘红梅那个贱人,已经带人去把房子要回去了,现在连个窝都没有,你还有脸让你妈跟你走,跟你走去睡大马路喝西北风吗?”“什么?那小玉你,你现在住在哪里?”柳如蔓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消息。“有钱还没地方去?”楚怀玉却不以为意。萧晨摸了摸鼻子,看看柳如蔓松了口气的模样,暗道:这话难道就只有我听着别扭吗?“目光短浅,自以为是,你以为当个代理继承人,老爷子就会给你撑腰?你自己看看,从昨天到现在,老爷子对刘红梅那个贱人哼哼一声了吗?”
展开全部

仙帝的入赘生涯第13章试读

碧水兰庭,作为金兰有数的两个别墅园之一,没点身份,还真住不起。

小时候她也曾是这里面的一员。

看着那依旧葱翠的园林,楚怀玉却抿着嘴角,脚步比起灌了铅还要沉重。

“别担心,不就吃个饭吗?难道还能撑死咱们不成?”

顺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萧晨笑眯眯地宽慰道。

楚怀玉却把手掌一抽,瞪了他一眼,也没说话,但别墅却已经近了。

一个中年妇人杵在院门口,不住地往来路上张望。

看到那两个徐步而来的身影,妇人才咧嘴一笑,迈开脚步急急忙忙地迎了上来。

“小玉,你,你来了?”

忐忑,复杂而又眷恋、羞愧的眼神,举起的手掌,却停在了半空,没敢往前送。

是了,这个女人就是楚怀玉的母亲——柳如蔓。

比起刘红梅,她没用那么多粉底,努力挤出的笑脸上,却没能掩饰岁月的痕迹。

看着她脸上涌动的皱纹,又瞥见她鬓间夹杂的白丝,一瞬间,楚怀玉的鼻子有些发酸。

匆匆别过脸颊,隐晦地拂过眼角,楚怀玉没让她发现自己眼角划过的晶莹。

“我还赶时间,有什么话就说吧!”背着手臂,楚怀玉尽量不去看母亲的面颊,冷酷道。

闻言,柳如蔓狠狠一颤,一抹苦涩一闪而过,却并没有显露。

“许久不曾回家,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几样拿手菜,你爸也还在等着你呢。”

闻言,楚怀玉目光一沉,脑子里想起那个绝情男人的种种,拳心也不自禁地捏紧。

期待地目光落在楚怀玉的脸上,等了好久,楚怀玉才终于点了点头。

直到这时,柳如蔓那悬着的一颗心,才你终于放下去了一些。

走在身边,一双眼眸却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女儿的脸上。

“十年了,你终于平平安安地长大了,变得漂亮了,也出息了。”

除了感慨,更多的却是那不变的欣慰,柳如蔓悄悄在心里说着。

注意到她那直勾勾的目光,萧晨不自禁地揉了揉鼻子,仿佛在这里,他就是多余。

咔嚓一声,大门打开,富丽堂皇的大厅,比起十年前已经大变了模样。

一个中年人坐在餐桌,冷着脸看着进来的人影。他也是楚怀玉的父亲——楚云祥。

“小玉到了。”柳如蔓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便招呼楚怀玉上桌。

可惜,屁股还没坐热,就突然哐当一声,楚云祥直接把手中的筷子丢在了桌上。

“都多大的人了,还是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还有,谁要你把这些不三不四的人带过来的,别弄脏了我的门!”瞪着一双牛眼,楚云祥怒气腾腾地看着萧晨,说话是一点也不客气。

“看来,今天你找我来,不是吃饭来的,是想和我吵架是吗?”

楚怀玉瞪着父亲,也没有动筷,冷着脸,却丝毫没有避开父亲那气势汹汹的眼神。

“小玉好不容易来一次,你就不能……”柳如蔓听不过去了,小声劝说道。

只是还没等她话头落定,就被楚云祥瞪眼打断。

缩了缩暴走,柳如蔓用一种无奈却悲哀的眼神看着楚怀玉,似在祈求她可以收收脾气。

“好啊,看样子你不止是长大了,翅膀也硬了是吧?别以为现在成了代理继承人,就能了,别说还只是一个‘代理’,老爷子就真老糊涂了把继承人的位置交给你,我还是你老子!”

“我可不记得我有过父亲,这么多年,我一个人照样活得好好的!”

“那你身上流的也是我楚云祥的血!”

“你要是喜欢,明天我们就去医院,我可以一滴不剩的还给你!”

父女两个争锋相对,是谁也不让谁。只有柳如蔓面如死灰,苦涩地抹着眼泪。

注意到母亲的脸色,楚怀玉按捺住内心的怒火,深吸了口气,噌的一下站起。

“看来,这个门从一开始我就不该进来。我走了!”没半点犹豫,楚怀玉直接转了身。

可还没等她走出两步,就突然听到身后清脆的的耳光声。

柳如蔓捂着脸颊,注意到她的视线,才匆忙别过了脸,第一次没再去看女儿的表情。

“楚云祥,你还是不是个男人!除了打女人,你还有什么本事儿!”

“要不是我哪有你这个不肖东西!”

楚云祥扬眉冷道,说着就伸出一只手狠狠指向了柳如蔓的方向,叫道:“还有你!”

“要不是你生不出儿子,老子何必受这几十年的窝囊气?何必处处看楚云涛那个混蛋的脸色?何必到现在还要被这个逆女忤逆!”

说着话,楚云祥又抬起了巴掌.

但这一次,楚怀玉抢步上前,一把将母亲护在了怀里。

“好啊你,你还敢瞪我。今天要是不教训你,别人还真以为我是靠你这个不孝女上位的!”

撩起袖管,楚云祥巴掌一甩,照着楚怀玉的脸上甩去。

楚怀玉眼神狠狠一缩,却硬挺着没有躲避。只在心里对自己吼道。

“你倒是打啊,也让我彻底绝了对你的那点念想!”

可是等了半天,那只手掌也没有落下,悄悄打开眼睑,就看到萧晨岿然而立的身影。

“做男人做到这个份上,我是真的替你感觉丢脸。”

“你算个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野种在我面前撒野了?”

“野种也比畜生强,猪狗尚且护犊,你倒好,在外面点头哈腰,回了家就只知道拿妻女出气,你自己想想,比起猪狗,你有哪点强的?”

“好你个混蛋,居然敢骂我!”

“别误会,我还不至于拿你去侮辱‘畜生’这两个字。我只是单纯的鄙视你罢了!”

“你一个吃软饭的废物,凭什么看不起我,我告诉你……”

“我身上可流的不是你的血,就算吃软饭那也是怀玉愿意给,我就看不起你又怎么了?”

“你,你……”楚云祥气得是直打哆嗦,猛地转向楚怀玉吼道,“你看看你挑的好男人!”

“哪怕是面对我这个‘废物’,你也只敢去找怀玉叫嚣,就这样你还好意思说你是个人?还是个男人?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感觉脸红吗?”

仙帝的入赘生涯第14章试读

萧晨本来没打算掺和的,不过楚云祥的作为,实在让人看不过眼。

这一番痛骂可以说是出口很重了,就算楚怀玉和柳如蔓两个,也被弄得有些发蒙。

至于楚云祥,早就一脸漆黑,瞪着一双吃人的眼睛,恨不得将萧晨给吞了。

“我说错了吗?”萧晨把手心一放,也懒得再去看他,转头瞥了楚怀玉一眼,温和道,“算了,这饭还没吃就差点把人噎死,咱们还是回去吧。”

“嗯。”楚怀玉才点了点头,一手搀扶着母亲,低声道,“妈,要不你跟我回去吧?”

其实,楚怀玉一直都知道的。

当年上学的时候,母亲就无数次去学校看过自己,只是每次都偷偷摸摸地躲在一边。

但后来她进入楚氏之后,逐渐展露能力,甚至一步步威胁到父亲手里的权柄。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母亲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用多想,楚怀玉也知道因为那些事儿,楚云祥绝对没少骂母亲。

所以,哪怕她依旧对母亲怀揣不满,但比起对楚云祥的恨意,又要显得要薄弱多了。

“回家,你有过家吗?住在贼窝里,你还有脸了!”

显然,楚云涛“收留”楚怀玉的事情,楚云祥也是知道的。甚至时至今日也还耿耿于怀。

楚怀玉眉头一皱,心头怒火升腾,可实在提不起兴致再和这个男人吵架,所以压根儿就没有接腔,只是拉着母亲,往门外走去。

“给我站住!”被如此无视,楚云祥脸上如何挂得住?

紧走两步扑了上去,一把拽着柳如蔓的胳膊,用力想要将人拖回来。

“你当我楚家的门那么好进的,你要敢走,那从今往后,就别他娘的给老子回来!”

“不回来就不回来,你当谁稀罕?”柳如蔓没有开口,楚怀玉却忍不住了。

“你给我闭嘴,这里还没你说话的份儿!”楚云祥咬牙一瞪,手上突然加力。

这一番撕扯,立马就让柳如蔓的脸孔扭曲了起来,轻声闷哼着。

“嘴巴长在我身上,说不说话,还轮不到你来管!”楚怀玉是一点也不示弱。

“没有我,别说这张臭嘴,连你这个人也没有!”

“够了!”柳如蔓终于听不下去了,用力挣动着手臂,咬着嘴唇,喝道。

“长本事了,现在连你也敢对我大吼大叫了!”楚云祥怒哼,一把将柳如蔓拖了回去。

柳如蔓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倒在地上。

楚怀玉想要搀扶,可是却被楚云祥横在了一边,根本掠不上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刘红梅那个贱人,已经带人去把房子要回去了,现在连个窝都没有,你还有脸让你妈跟你走,跟你走去睡大马路喝西北风吗?”

“什么?那小玉你,你现在住在哪里?”柳如蔓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消息。

“有钱还没地方去?”楚怀玉却不以为意。

萧晨摸了摸鼻子,看看柳如蔓松了口气的模样,暗道:这话难道就只有我听着别扭吗?

“目光短浅,自以为是,你以为当个代理继承人,老爷子就会给你撑腰?你自己看看,从昨天到现在,老爷子对刘红梅那个贱人哼哼一声了吗?”

“我告诉你,楚云涛绝不可能让你在这个位置坐下去,你想玩完儿,别拉我给你垫背!”

楚云祥指着楚怀玉,咬牙切齿地说道。

一句话出口,不只是楚怀玉,就是柳如蔓也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似的看着他。

直到这一刻,她们似乎才终于明白楚云祥今天把楚怀玉叫回来的目的。

丢脸,让柳如蔓甚至抬不起头来。

“这个不劳你费心,该是怀玉的东西,什么人也抢不走!不管是你,还是你提起就胆颤心惊的那个楚云涛。”萧晨撇了撇嘴,看着楚云祥突然为楚怀玉感觉到悲哀。

想她这么一个响当当的女强人,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怂包老爸。

“你以为我会怕那个混蛋?”楚云祥就像是被踩住了痛脚,立刻叫了出来。

但这一次,谁也没再接腔,只是用同一款鄙夷的眼神看着他,看得他脸色发白。

“我们走吧!”柳如蔓深吸了口气,默默地走了过来。

“你敢!”看到柳如蔓居然真的要和楚怀玉走,楚云祥彻底的愤怒了。

但这一次萧晨却没再让楚云祥把人拦下,淡然抬手,轻描淡写地挡住了楚云祥的手掌。

俯身贴在楚云祥耳边,低声道:“我不像你,永远不会让自己老婆受委屈!”

“你……”

“永远都只有弱者才会想着靠人撑腰,真正的强者看上的东西,从来都是用自己的双手争取!所以,你才永远也入不了你家老头儿的法眼!”

楚云祥一脸灰败,这些话将使劲儿压在心底的懦弱是那么蛮横而又毫不留情地掀了出来。

可是他又怎么愿意承认?

但没等他开口反驳,一辆熟悉的奥迪就突然逼近了院门。

一下子,所有人都涌起了一抹警惕,楚云祥立马冷眉喝道:“刘红梅,你来干什么?”

不屑地撇了撇嘴角,刘红梅也没搭理他,兀自走到了楚怀玉面前。翻手取出一只口袋丢了过去,扬声道:“这是半山华府哪栋别墅的房地契,我已经办好了转让手续。”

柳如蔓也好,楚云祥也罢,都呆在了原地。

他们都清楚这个女人的德性,从来都是一毛不拔,又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不只他们,楚怀玉也不自禁地闪了闪眼神,完全不知道刘红梅葫芦里又卖的是什么药。

“你几个意思?”

“从今往后,那栋别墅就是你的了。所以,别再去老爷子那里给我乱嚼舌根。”

“你说这是爷爷的意思?”楚怀玉怀疑自己听错了。

楚云祥张大了嘴巴,再想起刚刚还和楚怀玉说过的话,脸上只有一阵火辣辣的疼。

“老头子居然真的插手了!可为什么?”他想不通!

轻哼一声,刘红梅也没再解释,一转头就往车上走去。

“慢着!”偏偏这时,萧晨开了口,“果然是年纪大了,健忘可不是好习惯!现在,别墅既然已经是怀玉的了,那这别墅里的东西,你是不是也该送回来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景中baby点评:

《仙帝的入赘生涯》这本书,必须认真看专心看,才能不迷糊。不然容易记不住情节,线索,如果是观看视频可能会轻松点,看文字就必须认真记情节和伏笔线索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