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魔尊

魔尊

作者:百祭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10 15:08:56

魔尊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当高高在上的仙人沦为他人之奴,变成屠洗苍生的傀儡之器,我道欲何存?仙道既陨,我自立地成魔,让万界之仙奉我为尊!
展开全部

魔尊:妖皇之女泷真

第二天,白洛寒早早便起床,在后院开始了来到仙芫界后的第一次修炼。

踏踏,轻风中,一道略显瘦弱的身影围绕着后院不断奔跑着。

他双手双脚上都束缚着一圈厚重的沙袋,瘦弱的身体在轻风中似乎显得有些摇摇欲坠,但脚步奔跑之间却是无比的沉稳坚实。

他的动作很奇特,手臂每一次的摆动,看上去怪异随意,但却总能最好的将手腕上的沙袋重量泻御开来,转化为带动身体前进的力量。

更怪异的是他的双脚,明明背负着重物,但踩过的脚印却浅淡的几乎看不见。

“呼呼……还不错。”跑了一个时辰后,白洛寒才终于停下脚步,看了一眼自己跑过的脚印微微点了点头。

整个后院内,居然还只存在着最原先的那一圈脚印,也就是说他自始至终都跑着同一条路线,而且还是一条分毫不差的路线。

这是前世杀手界的一位前辈传授给他的一种步法,名为七步仙杀,是一种暗杀的高级武技。此武技练到巅峰,七步之内无人能敌。

在前世,白洛寒也只是将这套武技练到了纯熟之境而已,如果他练到了巅峰之境,也不会被青舞他们联手杀死了。

而他前世之所以无法将七步仙杀练到巅峰之境的主要原因便是身体强度不够,如今他重生在了半妖之身,虽然目前的身体素质还没有前世强,但却有无限进化的潜力。

总有一天,他相信可以将七步仙杀练到巅峰之境。

“少爷,可以吃早餐了。”

身后传来一声娇柔的呼喊声,白洛寒回身一看,一身白罗裙的蓝儿亭亭玉立,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正好奇的看着自己,小脸上写满了惊讶之色,似乎对自己会一大早起来修炼感到颇为吃惊。

“好,我先去冲洗一下身体,等一下就过去。”白洛寒脱下沙袋,在蓝儿惊讶的目光中快速飞奔向浴室。

冲洗完身体之后,白洛寒来到大堂,桌子上已经盛满了香气浓郁的香粥和水果。

“母亲。”白洛寒微笑着跟白荷香打了招呼,然后在其旁边坐下。

“听蓝儿说你刚刚在后院修炼?”白荷香笑问道,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奇。

以前的白洛寒个性儒弱,吃不得苦,所以几乎很少修炼,这也使得他的修为是同龄妖怪中最弱的一个,经常受到其他妖怪的欺负。

白荷香身为母亲,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好好修炼,早日继承其父的血脉之力。

“嗯,是的。”白洛寒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白荷香只道是儿子觉得自己修为弱不愿多说,所以也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小子,你等一下要去哪里?”八炽龙蛇八个蛇头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餐,眼睛还不时瞥向白洛寒面前的水果,整一副吃碗里望锅盆的典型代表。

白洛寒对八炽龙蛇的吃相颇感无奈,摇头道:“你吃慢点吧,没人跟你抢。我已经成年,所以等一下还要去兵营训练。”

“训练?”八炽龙蛇眼睛一亮,露出大感兴趣的神情道,“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这边的训练有何奇特之处。”

白洛寒想也不想便摇头道:“不行,你去了那边肯定闯祸,在那边我可保不了你,到时候又被人当成乌贼欺负可不好。”

“噗哧……”蓝儿忍不住掩嘴一笑,水灵灵的眼睛看的八炽龙蛇一阵不自在。

“哼,总有一天本蛇王会让他们意识到错误的!”八炽龙蛇一脸狠色的说道。

白洛寒淡然道:“可惜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收拾他们根本不可能。”

八炽龙蛇一脸不屑的说道:“谁说的,正所谓明骚易躲,暗贱难防,本蛇王就不信找不到机会收拾他们。”

白荷香微笑道:“小八,不许胡来,妖族的规矩可是很严的。”

自从听蓝儿说八炽龙蛇是白洛寒的宠物之后,白荷香便对其爱屋及乌了,也跟着白洛寒叫起了小八。

八炽龙蛇刚欲顶撞,白洛寒便狠狠瞪了它一眼,让其闭口。虽然它心里对白洛寒颇为不在意,但如今它还需要白洛寒的庇护,倒也不敢真激怒了他。

吃完早餐后,白洛寒便一个人走向了兵营。近几年来,妖皇越来越重视妖族的整体配合作战能力,所以不断效仿人族军队整治妖族大军。

虽然此举刚开始时在妖族中引起了很大一番争议,但效果却是很明显的,随着军式化的管理,原本桀骜不驯的妖族众属开始逐渐懂得团结与合作在战场上所能发挥出的巨大优势,整体实力比起以前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两年前,妖皇颁布新的规定,妖族子弟,但凡过了十六岁的,都要加入兵营,并且每日都要前往兵营参加训练。

脑海中回想着妖皇近几年来颁布的条令,白洛寒不禁暗暗点头,这一代的妖皇显然不是泛泛之辈,经过上一次的仙凡大战之后,他已经意识到了妖族的最大弱点。

如果再给他几十年时间的话,估计妖族的整体实力将会远远超过大陆上的其他种族。

毕竟,妖族自古便以战斗力强悍闻名,如果再拥有了军式化管理,那必将变得极为恐怖。

白洛寒所住的地方乃是位于妖族部落的中心,各大兵营分别分布在部落的四方,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保护部落的作用。

走在半路上,有不少妖族同伴看到白洛寒都流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有些甚至冷言冷语嘲笑他,但他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一直淡漠着脸向前走着。

走了一阵,前方忽然出现了一道火红色的妙曼身影。

那少女正值豆蔻年华,风姿卓越,美丽不可方物。

但见她腰纤腿长,身材玲珑婀娜,一身红色软甲光艳逼人,步履走动间,那动人身姿丝毫不为软甲的遮掩,勾画出动人心魄的美丽。来女正是当代妖皇的女儿,泷真。

虽然白洛寒脑海中拥有着关于泷真的印象,但初次见到,还是不禁为其美丽感到惊艳。

“看什么呢你,是不是又想找抽呀!”见白洛寒一直盯着自己看,泷真俏脸顿时一寒,厉声喝道。

白洛寒眉头一皱,脑海中不禁闪过以前“自己”被泷真欺负的情景。

根据记忆,他发现了一个让他感到惊讶的事情,“自己”居然与泷真自小便订了娃娃亲,也就是说,自己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

只不过,这个婚事是在自己的父亲尚未死去之前订下的,如今妖族由泷真的父亲掌势,而“自己”以前的表现又实在太过差劲,这个所谓的联姻早已名存实亡。

这些年来,泷真因为这个婚事对白洛寒颇为恼恨,在他修为远逊于同族青年的情况下,她更加瞧不起他,经常找各种理由教训他。

因此,泷真是以前的白洛寒最为畏惧的人之一。

白洛寒微微摇头,看着泷真叹息道:“可惜了,虽长有一副漂亮的容貌,脾气却烈的像野马,有你这样的未婚妻,看来日后我还得好好研究一下驯妻之道啊。”

“你……混蛋!”婚事一直是性格傲慢的泷真心里的一根刺,如今被白洛寒当众翻出来数落,这如何能不让她恼怒。

几乎想也不想的,泷真便抽出腰间的白色长鞭,右手一扬,长鞭破空抽向白洛寒。

嗖,白色长鞭扬过虚空,发出一阵尖锐的啸声。泷真的长鞭乃是用一头白色灵角犀的筋配合十数种珍贵材料炼制而成,威力极为惊人,如果白洛寒被这一鞭击中的话,估计马上就得落得重伤的下场。

在泷真甩出长鞭的刹那,白洛寒眼中骤然爆发出一阵精芒。下一刻,但见他身影诡异一闪,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长鞭的攻击。

感觉到长鞭擦过自己脸庞附近时所刮起的那股凌厉之气,白洛寒心中顿时一冷,这泷真出手还真是够毒辣的啊。

下一刻,白洛寒脚尖一点,整个人犹如一只猎豹般快速冲向泷真。

长鞭虽然威力惊人,但却也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一旦一击不中,并且被敌人逼近身的话,那长鞭在短时间内便也就失去作用了。

泷真万万没有想到白洛寒居然可以避开自己的攻击,并且还敢主动冲上来。

看着白洛寒此时眼中所绽放出来的凌厉寒芒,她内心不禁一震,这真的还是以前那个软弱怕事的白洛寒吗,为何他的眼神会变得如此犀利冷酷?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她脑中一闪而逝而已,面对白洛寒冲来,她更多的是感到被小视的愤怒。

“滚开!”泷真娇喝一声,抬起右腿便欲向白洛寒踢去。

但战斗经验丰富的白洛寒早已料到了她会再次攻击自己,几乎在她刚刚抬起右腿的刹那,他右手马上拉住长鞭,并用力一拽。

这突然的一拽顿时让泷真身体失去了平衡,尖叫着向白洛寒扑倒而来。

看着泷真婀娜绝艳的身体倒向自己,白洛寒并没有被色欲所蒙蔽心智,做出什么伸手去拥抱她的英雄举动来。

泷真的实力远远超过自己,自己如果真去抱住她,估计下一刻马上便会被其打成重伤。

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白洛寒下一刻想也不想的便全力挥拳轰向泷真的胸口。前世身为杀手的他,可绝对有辣手摧花的果断。

魔尊:差距

砰,随着白洛寒拳头的轰落,泷真身上的红色铠甲顿时爆发出一阵耀眼光芒。光芒闪耀间,只见白洛寒去势凶猛的拳头瞬间被一股巨力反弹而回,强劲的反弹之力连带着将白洛寒一起震飞。

“怎么可能!”身在半空的白洛寒眼球一缩,脸上闪过一丝惊诧之色。方才自己那全力一击被泷真身上的那件神奇铠甲抵御掉了至少七成之力,然而剩余的三成之力居然也只让泷真的身体微微震了一下而已,她甚至都不曾后退一步!

虽然他如今的修为尚还低弱,但拥有前世经验的他却懂得如何将全身之力凝聚成一点,爆发出最强一击。他相信,刚刚那三成之力也足以击倒一棵碗口粗的树木了,但却丝毫不能撼动泷真分毫,这结果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这就是继承了妖皇血脉之力的躯体吗,果真是强悍非常啊!

“白洛寒你居然敢出手打我?”惊诧过后的泷真彻底被激怒了,她居然当着众妖的面被同辈中最差劲的白洛寒给击中了身体,这简直就是在扇她的耳光。

白色灵鞭划过虚空,抽起的劲气卷起一阵尘沙,泷真恼怒之下想也不想的便使出了全力,欲一举打到白洛寒争回颜面。

白洛寒脚尖刚落地,长鞭便已经鞭来,面对泷真的全力攻击,他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危险。直到这一刻,他才深刻的意识到目前的自己与泷真存在着巨大差距!

侧身闪过泷真的长鞭,白洛寒有些狼狈的跳到后方,扬手大喝道:“泷真,你想违抗妖皇军令吗?”

“什么?”泷真一怔,手中的长鞭暂时停住。

白洛寒重新站直身子,望着泷真沉声喝道:“妖皇早在半年前便下达了军令,任何人不准在军中私自争斗,违令者军法处置。怎么,难道你不知道!”

泷真用力挥了一下手中的长鞭,娇喝道:“可是你打了我!”

白洛寒冷冷一笑:“是你先动的手,怎么,你身为妖皇之女,莫不是想公然违抗妖皇军令?还是你觉得就算你违抗了军令,到时候妖皇也会护着你,让你免受军法处置?如果真是这样,我也无话可说,反正这世界历来都是这样,自家法纪自家破,自家错误自家护!”

“你、你……谁说我会违抗军法,我虽然身为妖皇之女,但也一样遵守军中法纪。白洛寒,我不会打你,但两个月后的军擂台上,我们走着瞧,哼!”泷真气的胸口一阵起伏,但碍于军纪却不好当众再教训白洛寒,最后只能咬着嘴唇不甘心的拿军擂台恐吓他。

妖族自古以来便信奉强者为尊,以往的领袖都是直接通过比斗来决定的。妖族军队成立后,为了使比斗之风霍乱军队,妖皇便颁布军令,不允许任何妖怪在军中私自争斗。但比斗之风在妖族已经存在了数万年,妖皇也知道一味的禁止是行不通的,于是便有了军擂台的诞生。每隔两个月,妖族军队便会举行一次军擂挑战,在那时,任何一名军中将士,都可以通过登上军擂来挑战自己的上级,赢了,便可以取而代之。输了,便很有可能被对方打成重伤,甚至是丧命!

“哦,那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白洛寒无所谓的一笑,脸上丝毫不见害怕之意。他对于诛仙问道的前几层境界都早已悟透,如今只需要吸收足够的真元便可以突破。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应该可以恢复到前世的修为了,那时候想要打败泷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就算到时候打不过她,自己不理会她的挑战,她又能耐自己如何。如果真是那样,估计到时候这泷真要气的直跺脚了。

“哼,等着瞧!”看着白洛寒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泷真气的俏脸一阵通红。又挥鞭在白洛寒身前的地面上用力抽了一下,她方才一脸不甘的转身离去。

看着泷真逐渐远去的身影,白洛寒眼中精芒闪烁。通过这一战,他深刻意识到了自己与同辈的差距,这种任人宰割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内心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恢复前世的实力!

驻足了一会,白洛寒便走开了。不远处,几名妖族的青年正有趣的看着白洛寒远去的身影,眼中明显可以看到一丝惊讶之色。他们以前和泷真一样,都没少欺负过白洛寒,如今看到往日的软虫居然敢公然与泷真作对,并且还以军纪逼退了泷真,这不由让他们大感惊奇。这还是往日那个任人欺负,只会躲在暗处哭泣的白洛寒吗?从他身上,他们分明感觉到了一股敢于同任何人抗衡的铮铮傲骨!

“余玄,你不是喜欢泷真吗,刚刚怎么不出去帮她?”几名妖族青年望向居中的那名俊秀少年。

叫余玄的少年身着一身黄色长袍,面相俊逸而孤傲。只是随便站着,便散发出一股盛气凌人的强大气势,其气息竟是比之泷真还要强盛。

余玄冷冷一笑,看向白洛寒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屑:“你在开什么玩笑,难道你觉得区区一个白洛寒,还需要我和泷真一起站出来才能收拾他吗?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我如果真的走出去教训他了,泷真非但不会感激我,反而会讨厌我。她有她的傲气,我不可去触碰!区区一个白洛寒而已,以后再慢慢收拾了便是。泷真顾忌军纪,我可无需太过顾忌!”

“哈哈,那时候泷真肯定会芳心大悦,对你自然也就多了一分好感,余玄兄,你还真是厉害啊。”众妖族青年纷纷对余玄竖起大拇指,余玄负手而笑,仿佛已经看到了白洛寒倒在自己脚下求饶的情景。

又走了一阵,白洛寒终于来到了他所属的军营训练地。他所属的军营乃是十大妖将之一的裂风麾下的军队,实力在各大军营之中还算颇为靠前。

目光在军营内扫了一圈,白洛寒缓缓走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站着,静静等待着训练的开始。

陆陆续续的妖兵从外面走了进来,很快,两百名妖兵便已经全部到齐。而这时,一阵苍劲有力的鼓声从远处响起,训练开始。

众妖前方,一名身穿银白铁甲战衣的校尉笔直而立,目光冷冽的扫视着众妖兵。在其目光扫视下,众妖兵赶紧列好队伍,开始步围、阵法冲锋等等操演。

妖族军队的步兵冲锋队中,有一种让其他各族闻风色变的兵种,那便是天刀队。天刀队的每一名士兵都手持一柄三米来长的大刀,锋利的大刀在妖族蛮力的挥舞下所爆发出来的强大威力足以斩倒前方的任何同级别敌人,成百上千的天刀排成阵列,百刀齐挥,如墙而进,人马俱碎,就算是人族强大的骑兵队也要饮恨败亡。天刀队,和白洛寒前世古代的陌刀队倒是颇为相似,只不过这天刀在炼制的过程中还融合了一些这个大陆所特有的材料,在威力上比陌刀更加强大。白洛寒所属的军营,便是一支天刀队。

经过一个时辰的刀阵操演之后,校尉终于下达了休息的命令。一时间,颇感疲惫的众妖马上纷纷跑到阴凉处休息。一个时辰不停的挥舞几十斤重的天刀,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白洛寒独自坐在一处安静的树下,不断吸收着周围的天地元气补充着方才消耗的妖元。不知道为什么,经过昨晚的重生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吸收天地元气的时候比以前快了很多。

吸收了一会,一道俊朗的身影从远处慢慢走了过来,最后一脸淡漠的靠在白洛寒身旁的树干上。

“范天想收拾你,等一下小心雷豹。”来者乃是一名身高八尺的少年,名业丰,他虽然在跟白洛寒说话,但目光却瞥向了不远处的一名彪悍男子。

“哦,为什么要告诉我呢,你不怕被范天知道?”白洛寒有些惊诧的看着业丰,妖族同辈中,几乎所有人都不屑与修为最弱的他为伍,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主动跟他搭讪的。

“就算他范天知道了,又能拿我怎么样!”业丰冷哼一声,他在妖族新生一代中也算是佼佼者,并不惧怕范天。

瞥了白洛寒一眼,业丰冷峻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失望:“你还是好好努力修炼吧,老妖皇一世英雄,莫要辱没了他的威名!”

说完,业丰再也不看白洛寒一眼,迈步走开了。

“没想到自己的那位妖皇老爹陨落十几年了,年轻一代中还有他的仰慕者。”白洛寒轻轻一笑,随即目光扫向那雷暴,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寒意。范天是泷真的爱慕者之一,而那雷暴则是范天的追随者,想必是自己刚才与泷真发生的事情被范天看到了,所以范天便忍不住叫雷暴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吧。军营中虽然严禁私斗,但等一下还有一个时辰的增强肉体强度的训练,而训练的方法便是最直接的对打。到时候训练场内的士兵都可以寻找一名对手做自己的陪练,在抗击打斗中增强自己的肉体强度。

想收拾我,那我便先将你收拾了!

目光在训练场内来回扫视了一圈,白洛寒忽然眼睛一亮,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即快步朝场内最魁梧强壮的一个妖怪走去。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曼蔓公子点评:

这本书《魔尊》非常值得一看,百祭文笔很好,感情描写很细腻。构思巧妙,我看了几遍,还是很喜欢看。非常棒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