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悬疑推理 阴阳司机

阴阳司机

作者:夏树

分类:悬疑推理

时间:2021-07-17 19:35:23

热门小说《阴阳司机》是夏树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风格的小说,主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到底还要不要去? 按照司机条例,我是可以请假,换别的司机去的,算作旷工,一次扣100块钱而已,可现在老周不在,我已经是灵车车队中,资历最深的“老司机”,我不去的话,难道换那几个新手去?那不是坑他们么…… 正犹豫着,法医方圆步履匆匆地从停尸房出来,摘掉口罩和手套扔进垃圾桶,走到我这边,径直坐进了副驾驶:“还愣着干嘛,走哇?” “去哪儿?”我问。
展开全部

阴阳司机第3章试读

  我严重怀疑她作为一个法医的职业水准,居然怀疑到我头上!

  “李小桃的尸体也是我送的,就在半小时前,”我平和地解释道,“我叫吴免,是殡仪馆的灵车司机。”

  女法医翻看了一眼我挂在胸前的员工证,便不再说话。

  回殡仪馆的路上,女法医一直双手抱肩,闭目养神,我偷偷打量女孩,她可能也是临时从家里赶过来的,并未穿工作服,而是穿着一件贴身的墨绿色T恤,一件儿短款牛仔裤裹在象牙筷子似大腿上,脚下踩着一双小皮靴,皮靴边缘向外翻着,露出一截踝骨,纤白诱人。

  我是个腼腆的人,明明很想和这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孩搭讪(她长得又萌又浴,任何男人,应该都忍不住会多看几眼),但我还是没敢,只不过从她挂在胸前的金属铭牌上,知晓了她的名字:方圆。

  到了殡仪馆,秦大爷已经下班,我去前楼值班室登记,借了停尸房的钥匙,带法医方圆进去查验李小桃的尸体,尸检需要宽衣,方圆不让我看,用屏风给挡住了,呵,我又不是没看过。

  按照程序,我用小推车把新运来的尸体装进另外一个停尸柜,学秦大爷的样子,照芦葫画瓢地写了个新标签,挂在她的脚趾头上。

  这位死者的名字,也蛮好听,叫赵溪。

  因为赵溪是溺水身亡,搞得尸舱里湿乎乎的,我用干抹布,从头到尾擦了一遍,顺便把之前李小桃写的那两个字擦掉,咦,王庄?

  刚才我去的那个地方,貌似是叫小王庄,这两者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我蹲在尸舱里正琢磨着,手机又响了:“小吴,去东郊一趟,发现了一个死了好久的女孩,尸体都臭了,赶紧运回来!”

  我转身下车,无意中看见,车尾箱的内壁上,居然又出现了三个小字,不过写的比较潦草,我勉强能认出,第一个字是,新,第三个字是,桥,第二个字是什么,郁?

  新郁桥?本市似乎没这个地方。

  “东郊什么位置?”我问值班室。

  “新都桥。”

  看着车厢内壁的字,我的脑袋嗡地一下!

  什么鬼!

  李小桃在车厢里写下“王庄”,王庄死了个赵溪,这赵溪又在车厢里写了个“新都桥”,新都桥便又发现了一具尸体!

  她们几个可挺会玩啊!击鼓传花吗?

  靠在灵车边,我点着一支烟,缓了缓,看来今晚这事儿比较邪性,已经超出了普通的“诈尸”之类的事件,这会不会就是老周所说的“三大禁忌”中的一种,或者某种呢?

  我到底还要不要去?

  按照司机条例,我是可以请假,换别的司机去的,算作旷工,一次扣100块钱而已,可现在老周不在,我已经是灵车车队中,资历最深的“老司机”,我不去的话,难道换那几个新手去?那不是坑他们么……

  正犹豫着,法医方圆步履匆匆地从停尸房出来,摘掉口罩和手套扔进垃圾桶,走到我这边,径直坐进了副驾驶:“还愣着干嘛,走哇?”

  “去哪儿?”我问。

  “新都桥,你没接着通知么?”方圆反问,“赶紧的,趁着还没多少群众围观,舆论上已经对我们很不利了!”

  见我还在犹豫,方圆冷笑道:“怎么,你该不是害怕了吧?”

  “我怕个鬼哟!”我中了激将法(也有美人计),硬着头皮,第三次出车,奔赴新都桥。

  前两个死者,分别在城市的南、北郊区,而这回则是在东郊,穿过市中心五星大转盘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还有下一个死者,位于西郊?

  “你怎么看这事儿?”我问方圆。

  方圆依旧是抱着双臂,呈闭目养神状态,没有理我。

  到了新都桥,这回巡捕房的反应比较快,直接把路给封了,省的总有热心市民跑过去围观、直播,我和方圆都是有证件的人,顺利进入现场。

  尸体是在一处工地的废弃大铁柜子里发现的,因为铁柜里积攒了不少雨水,尸体在在锈水里泡了很久,已经膨胀的不成样子,看体积,能有4、500斤的样子(当然是假象),两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巡捕,正准备把她从大铁柜中弄出来。

  “别动!”我忽地想起老周生前对我的教导,“尸体有可能会爆炸,得先想办法放掉气儿!”

  岸边一个带头模样的巡捕鄙夷地看了我一眼:“电影看多了吧你!我干了三十年巡捕,从没见过爆炸的尸体!小刘小李,别听他胡说,快把她抬出来,查明身份!”

  我着急地看向方圆:“你不是法医么?他们不懂,这点常识你应该有的吧!”

  方圆却不怎么着急的样子,冷漠道:“从理论上来说,确实存在……”

  她话音未落,嘭——

阴阳司机第4章试读

  好在爆炸的源头,沉在大铁柜的底部,有柜体遮挡,波及的范围并不广,只是那两位巡捕身上、脸上被溅到了不少,惊魂初定后,他俩赶紧从大铁柜里爬出来,跪在地上,双双呕吐不止。

  “……你看吧。”我白了方圆一眼。

  方圆捏了捏鼻翼上的口罩,走到铁柜边,附身查看现场。

  空气中弥漫着熏人口鼻的味道,那个领头的巡捕,见两个手下这么怂,满脸怒气地想要教训他们,可他一张嘴,话没说出来,也跟着吐了起来。

  恶心呕吐,多半是心理作用,我整天和尸体打交道,早已习惯,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保持定力,脑子里不往那方面想就行了。

  我戴上双层口罩,过去蹲在方圆身边,跟她一起查看,还好,尸体的头部完好无损,脸上有些肿胀,却也能依稀辨别出面容。

  方圆用手机给尸体面部拍照,简单修图还原后,上传到她们的内网系统,很快就比对出死者信息——三天前报失踪的一位本市女大学生,22岁,叫廖鑫。

  “去给我找一盆清水来。”方圆“命令”我道。

  “干嘛?”

  “待会儿洗脚。”方圆说着,坐在地上,脱掉自己鞋袜,竟赤脚踩入充满臭水的大铁柜,近距离查验尸体!

  “专业!”我不由得对她竖起大拇指,法医的职业属性,我能理解,但像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可真不多。

  附近没有水源,我只得跑去超市,买回两大桶矿泉水,等我回到现场,方圆刚好从铁柜里爬出来,膝盖以下的小腿和小脚上,满是污秽之物,我赶紧帮她冲洗,而她则扔掉手套,忙着在小本本上记录:死者后脑处有凹陷,颅骨破损,直径两厘米,应是致死之因。

  “两厘米的破损,会是什么造成的呢?”方圆记完,自言自语。

  “锤子呗,”我不假思索道,“木工用的锤子头,直径不就是两厘米么。”

  “你是说,凶手是个木工?”方圆看向我。

  我刚刚建立起的对她的敬仰,再次烟消云散,她这是什么鬼逻辑?

  “那种锤子,随便一家五金商店都可以买到,十块钱一把。”我解释道,看她的年纪,可能是才从巡捕学校毕业,没什么社会经验。

  方圆点点头,快速在本本上加了一行小字:吴兔说,凶器是锤子。

  “……我叫吴免,不是吴兔,没那个点儿!”我低声道,哪有谁起名字用“兔”字的!

  但方圆并未理会我的辩解,也没更改,合上小本本之后,低头看向我手里正帮她冲洗脚丫的大瓶矿泉水:“谢谢了,回头我给你报销。”

  “二十块钱而已,算了吧。”我说。

  “那不行,一码是一码,一会儿加你微信,给你转过去。”方圆一脸认真,坐在地上,甩了甩脚丫上的水,穿好鞋袜,走过去和领头的巡捕交涉了几句,签了个字,完成了她的任务。

  接下来,则是我的任务,得把残破的尸体带回去,过程有些恶心,概不描述,本着尊重死者的原则,我尽量齐全地收集好尸体,这样回到殡仪馆,入殓师可以更好地还原死者作为“人”的形态,保有“人”的最后一丝体面。

  收敛完尸首,装入裹尸袋后,我开着凯迪拉克,再次回单位。

  这回,方圆没跟来。

  等我回到殡仪馆,已是凌晨一点半,入殓科的同事们也都下班了,只能先把尸体存在停尸房的冰柜中,明天再说。

  照例,要在脚趾头上挂上她的名字:廖鑫。

  出了停尸房,这回我多了个心眼,查看了一下灵车车厢里,看看有没有新的口红印记——按照我的常识推断,应该不会有了吧?毕竟廖鑫小姐姐的双手都给炸碎了,她还怎没写字?

  然而,车厢内壁上,再次出现了两个令我毛骨悚然的红色小字:尹城!

  又是一个地名!

  我摸了摸自己小臂上竖起的一层汗毛,颤抖地点着一支烟,廖鑫已经死的透透的了,绝对不可能“诈尸”写字,难道,真的有“鬼”这种东西?

  不然呢?回程的灵车里,只有我一个活人,怎么解释?

  我壮着胆子摸了摸,不出意外,这次的字迹又是口红,她的尸体是我收敛的,过程中,并未发现有口红(绝对没有,我都一块一块辨认过),但车厢里的字,却是真真切切的口红抹出来的痕迹,“鬼”是怎么在车厢里写的字呢?

  难道这个鬼,身上自带了口红?

  等等,口红!我忽地想起,第一个死者李小桃的那支兰蔻口红,还在我的口袋里,莫非……

  我赶紧掏出那支口红,拧开盖子查看,我记得很清楚,原本它里面有将近两厘米的“红头”,可现在,已经只剩不到半厘米了,说明它被使用过。

  也就是说,鬼,是用我兜里的口红,在车厢内壁写的字……

小说《阴阳司机》 第3章 连环死亡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高昂呀点评:

《阴阳司机》这书不错真的非常不错激情,热血我这30岁的人了看的还热血沸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