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实非良人

实非良人

作者:半世青灯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1-13 16:50:53

半世青灯的书《实非良人》主要讲述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欢喜还是忧愁,原来这幅身体的清白尚在,昨日她醒来的时候,那赤条条的样子,也不过是为了装给旁人看的而已。 想到此处,她反倒也放心起来,只慢慢的走到了床榻上,歪在他的身边,玉葱似的手指支撑着额头,眼角含媚。 “小少爷如此模样,亦不过是为了惹护国公大人生气而已。”她慢慢的凑了上来,而他夹杂着酒气的气息拂在她的脸颊上,“妾身愚笨,倒是有个拙见,保证让国公大人火冒三丈。”
展开全部

温情-半世青灯

  而她却并未发觉,只是听了他的话,有一刹那的恍惚。

  当初她的姑姑被选进宫内,便是圣宠不衰,封为贤贵妃,其才貌兼备,通古博今,连先帝都是时常夸赞。

  谁知贤贵妃却叹道,“臣妾家的鸢儿强过臣妾十倍,”

  先帝自然是不信的,只想着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

  而就在一次宫宴之上,圣上将青鸢叫到殿前,只询问四书五经,只想着试探试探而已,谁知她毫无畏惧之色,对答如流。

  先帝便询问她朝堂之事,甚至如何治国。

  当她用满是稚气的声音将今天下的局势分析的头头是道的时候,虽然隔着屏风,满殿的文武大臣皆是瞠目结舌,只恨不得将殿前的屏风推到了,想看看这姑娘是何方神圣。

  等她说完之后,她的父亲尚书令大人早就从席间跑了过来,跪地道:“小女粗鄙之言,还望圣上莫要怪她僭越之罪。”

  皇帝却叹道:“贤贵妃未曾欺瞒于朕,果然是旷古第一才女也。”

  皇帝说完便转头对屏风那头的大臣们道:“如今连你们都要羞愧了。”

  然后他又问及青鸢的婚事,当听闻与桓蘅已有婚约之后,满脸的惋惜,“这样的女儿不入我皇家,嫁与储君,朕如失了半壁江山一样痛心。”

  在座的桓大人自然也听到了这样的话,回去便要与妻子商议着退了这门亲事。

  贤贵妃何尝不知道自己的侄女对桓家的二公子是何等的痴情,只得从中斡旋,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倒是青鸢自此之后便弃了圣贤书,更不敢在人前显露半分,而她成名的那些词做,也被她一并焚毁了。

  绛墨正想着那些前尘往事,却听见一声怒喝,“糊涂的东西,连酒也不会添了不成?”

  她执起酒壶又帮他添了一杯,却见他的手不断的发颤,竟是醉了。

  绛墨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他木然的眼睛里并无半点的恼怒,她这才拿着另一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的抿了一口,“那她于你又有多重要?”

  “多重要?”他用带着醉意的声音慢慢的重复着这句话。

  然而她并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却见他脸上的醉意消减了几分,声音里也带着厌恶,“与你有何干系?”

  她知他的酒已经醒了大半,自是问不出什么了。

  而他却慢慢的凳子上坐了起来,扶着屋内的摆设,摇摇晃晃的往床榻上走去了。

  他身上的锦缎如意袍子因为白玉扣带的松散,而拖拉到冰冷的地面,伴随着踉踉跄跄的脚步,他脚下的长靴踩在了袍子上,猛地往前撞去。

  绛墨跟在他的身后,下意识的伸手去扶他,无奈他的力气太大,两个人竟然直直的都往前面跌去。

  她吓得忙“哎呦”的一声,随即阖上了眸子,然而她并未感受到疼痛,待睁开眸子,却见自己正半趴再他的身上,显然疼痛全被他受了。

  经过这一折腾,她发髻上的几支发簪早已是东倒西歪了,乌黑的长发松散开来,大半的都拂在他的脸颊上。

娶了我-半世青灯

  他呼出来的气息拂在她的脖颈间,夹杂着浓烈的酒气。

  如此暧昧的姿态,却让她心底一阵发颤,她不由得想起来那天在寺院里,她如同待宰的羔羊一样,任由那太子在她的身上恣意横行,那种绝望,那种锥心刺骨的仇恨,便是如今重活回来,却依旧是她的噩梦。

  就在她平明的想要挣脱的时候,一下子却僵在了那里,心底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

  青鸢,如今你已经是人尽可夫的青楼女子,清白这东西便于你再无任何关系了。就算是为了那铭心的仇恨,她也要忍着。

  思及此处,她露出娇媚轻浮的笑容来,一双细白的藕臂轻轻的环住他的胳膊,“桓小少爷,让妾身今日侍奉您歇息。”

  听到她的话,桓怏猛地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推开,暴怒道:“滚。”

  她不成想他用的力气这样的大,娇弱的身子如柳絮一样的飘了出去,随即狠狠的跌在冰冷的地上,发簪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绛墨的身体实在羸弱,半晌才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双玉葱似的手慢慢的拢了拢垂下来的长发,语气怪异,“小少爷,莫非是妾身做错了什么?”

  桓怏正半靠在床上,窗幔上的流苏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拂在她的脸上,只是眼底的戾气渐渐的散了去。

  熏暖的殿内,酒壶里的水咕咚咕咚的,已经煮的沸腾了,也没有人去理会。

  “你是不长记性,昨晚交代你的话竟全忘记了。”许是觉得领口的衣衫有些碍事,他毫不客气的扯了下来,一歪头倒在了床榻上。

  “什么话?”她十分的好奇,忙开口询问起来。

  “我说过,你在人前只需要装样子,凭你这卑贱的身份,不配来侍奉本少爷。”他的声音里带着无法掩盖的嫌恶。

  绛墨不由得一愣,乌黑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的复杂,这孩子自小便就娇生惯养,更不喜与旁人接触,不过这几年的光景便开始眠花宿柳了,她也实在是不太相信。

  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欢喜还是忧愁,原来这幅身体的清白尚在,昨日她醒来的时候,那赤条条的样子,也不过是为了装给旁人看的而已。

  想到此处,她反倒也放心起来,只慢慢的走到了床榻上,歪在他的身边,玉葱似的手指支撑着额头,眼角含媚。

  “小少爷如此模样,亦不过是为了惹护国公大人生气而已。”她慢慢的凑了上来,而他夹杂着酒气的气息拂在她的脸颊上,“妾身愚笨,倒是有个拙见,保证让国公大人火冒三丈。”

  “哦?”他将脸凑了过来,那双桃花眼中带着好奇。

  “娶了我。”她满脸的真诚,不掺杂任何的虚假。

  听到她的话,他俊美的脸上顿时一阵讥讽之色,“本少爷是醉了,但还没傻,收起你的主意,想想你配不配入我护国公府。”

  她微微一笑,“就是因为不配,所以才更要娶我,如此怎能不惊世骇俗呢?!”

小说《实非良人》 第12章 温情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保艳呀点评:

看完《实非良人》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半世青灯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