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爱如流砂过隙

爱如流砂过隙

作者:了了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07 11:02:30

爱如流砂过隙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沐清歌感觉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消逝,想要求饶,却发不出声音。为什么事情在一觉醒来之后全都变了一个样子?丈夫连同外人一起给她虚构了一个巨大的美梦。不仅是相遇,相爱,婚姻。就连被迫出轨,都成了一场阴谋。
展开全部

爱如流砂过隙第9章试读

叶梓言带着沐清歌飞往国外度假,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出去玩。

当年,叶梓言心不甘情不愿地娶了沐清歌。

没有盛大的婚礼,没有豪华的蜜月,结婚戒指都是随便选了个店子买的。

叶梓言还记得当初她听到他说没时间度蜜月的落寞的神情,他以为她至少会闹一下,她却没有任何异议地接受了这个决定。

后来,他发现她躲在角落里津津有味地看一些旅游画册,随口问了一句,这么想去吗?

单纯的她误会他是愧疚没时间陪他,连忙摆摆手否认,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我就是看着开心,真去还要飞来飞去的,还不如待在家里舒服。”

一上飞机,沐清歌就掩饰不住雀跃的心情,这像是不喜欢飞来飞去的样子吗?

叶梓言当初听她睁着眼说瞎话时,只觉得好笑,现在只剩下心疼。

叶梓言帮沐清歌盖上毯子,让她躺好休息。

沐清歌兴奋得睡不着,反而是叶梓言秒睡。没办法,为了抽出时间度假,之前叶梓言连着加班了一周。

沐清歌透过舷窗,眺望云层之上的繁星。

看着看着,窗户上映出一张明目张胆盯着她的脸。背后的视线如此炙热,让沐清歌一阵恶心。

下飞机,出机场,进酒店……沐清歌心里越来越不安,如影随形的目光,让她不寒而栗。

看了一眼床上睡得人事不省的叶梓言,沐清歌握住门把手,拉开门走了出去。

进入大厅,一直跟在背后的男人,终于转到面前。

“认识一下?”

男人一张人模狗样的脸,摆出自以为撩人的姿态,呵,真是可笑。

沐清歌扯出一个笑容,示意他低头,等人真的靠近,一脚踹向他的裆部,然后转身就跑。

身后的男人被击中要害,疼得弓起腰。

蜜月圣地以其美奂绝伦的海景闻名,海滩上挤满了游玩的游客。

叶梓言递了一杯果汁给沐清歌,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汗,柔声问:“想下水玩吗?”

沐清歌瞅了一眼海面,轻轻抿了一口果汁,摇头道:“不了。”

嘴上拒绝着,眼睛却闪着光。

叶梓言看出她内心的渴望,拉着她起身,往水上摩托的管理处走去。

沐清歌跟在叶梓言身后,半带兴奋,半带担忧地说,“还是不要了吧,我不会游泳。”

“没关系,有我呢。”

叶梓言没有回头,只紧了紧十指相扣的手,沐清歌的不安被掌心的温度奇异地安抚。

套上救生服,叶梓言没叫教练开,而是亲自上阵,充当沐清歌的专属水上摩托司机。

沐清歌爬到叶梓言身后,抱住他。

叶梓言偏头:“准备好了吗?”

沐清歌点头:“嗯。”

轰鸣的马达声响起,水上摩托如离弦的箭射了出去。

沐清歌因惯性后退了一下,整个人随着波涛的起伏左右摇摆,海风的迎面吹来,水花在脚边绽放。

一辆摩托不知不觉靠近他们,车上的人吹了个口哨挑衅,径直用车头别过来。叶梓言眼疾手快躲开,攻击者紧随而上,贴身行驶。

沐清歌看清对面的男人,嫌恶的眼神一闪而过,原来是昨晚被踢了一脚来报仇了啊。

叶梓言专注驾驶,将车头一偏,一个急转弯,成功甩开对方。

可他没料到,在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腰上的手已经松开,他反手去抓,只握住一把空气。

摩托急转弯的前一秒,沐清歌纵身朝旁边的攻击者扑了过去,对方没有防备,一秒被撞落水中。

爱如流砂过隙第10章试读

变故来得突如其来,叶梓言当机立断舍车救人。

水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压榨着沐清歌的肺,涌进口鼻,沐清歌越是挣扎,越是不受控制地下沉。

海水清澈,以至于沐清歌能清楚看到穿透海底的日光,那一片白光中隐约显现出一些熟悉的画面。

被掐到窒息,被压着抽血,被揭开氧气罩……那些痛苦的回忆,像幻灯片一样在她眼前播放,然后骤然放大了那张她再也不想看见的脸。

叶梓言一把抓住沐清歌,阻止她继续下沉,然后把她拉进怀里。

沐清歌眼神一暗,双手勾住叶梓言的脖子,把全身的重量加诸他,拖着他一同沉向海底。

叶梓言想要腾出一只手拨水,却被死死缠住,根本摆脱不开,游不上去。

叶梓言以为沐清歌的反应,不过是人溺水后慌张的下意识,却不知道在看不到的背后,沐清歌渐渐昏沉的意识里,只剩下一个声音在疯狂叫嚣。

一起下地狱吧!叶梓言!

叶梓言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死亡的滋味,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最绝望的那一刻,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反而乐观起来,觉得能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也不失为一件浪漫的事。

传说人临死前,脑海中会将一生走马观灯地过一遍。

叶梓言看到的却不是自己,而是沐清歌。

他一直觉得沐清歌像兔子。

白白的,软软的,给她顺毛,就会把柔软的肚皮露出来给你摸。委屈的时候,眼睛红红的,眼泪汪汪,特别想欺负。

他看到第一次表白失败的沐清歌,转过身去装作不在意地揉眼睛。

他看到第一次做菜成功的沐清歌,把被油烫伤的手藏在餐桌下,忐忑地等着他的评价。

他看到生病的沐清歌,为了不吵到他,憋着去外面咳嗽完才进屋。

他看到熬夜的沐清歌,不管他多晚回家,都在客厅留着灯等他。

他以为他不在意,却暗地里默默关注她的一切动向,一切情绪。

不知不觉动心,一旦察觉到动心,又抗拒去爱这个伤害母亲的人。

好在老天爷帮他,让她失忆,回到他身边。

一想到沐清歌的身边,不再有他的位置,变成另一个男人,心就痛得要撕裂开来。

心里的不甘让他无意识捶打了一下床单,床颤动了一下,把叶梓言从梦境中扯回现实。

他没死。

那……清歌呢?

叶梓言头昏脑涨,顾不上虚弱的身体,一把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去找。

医生刚好推门进来,看到他的动作,快步上前阻止:“不要乱动,你的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卧床休息。”

叶梓言抓着医生不松手,双眼通红,焦急地开口:“跟我一起的那个女人在哪儿?她怎么样了?”

医生检查完他的情况,边在本子上写着,边回答道:“她在你隔壁,等你好点再去看她吧。”

叶梓言等人走了,缓了缓,还是决定去看一眼,这样才放心。

走一步喘三秒,好不容易挪到门口,推开门一看,病床上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叶梓言心一紧,刚好负责的护士进来。

“请问……床上的病人呢?”

护士看了他一眼,“病人已经去世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安妮点评:

《爱如流砂过隙》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