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盛宠世子妃

盛宠世子妃

作者:苏浅晴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2 19:15:56

《盛宠世子妃》这本书的主要内容:男子故作好奇的开口,元清婉寻思了半晌,缓缓开口:“我……我是元府的丫头,因为小姐要去凌云山的花海节,在路上发生了意外,我从车上掉了下来,还多亏公子出手相救。” “哦?这元府的条件的确不错,就连一个丫鬟都穿的如此隆重?” 她来花海节之前是精心打扮过的,倒不是想在花海节上出什么风头,只是,如果不好好打扮,一定会被别人议论不懂礼数,她也只是不想让别人有机会议论而已。
展开全部

:幕后真凶-苏浅晴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元清婉缓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平稳了情绪,但双腿还是抑制不住的颤抖,刚才的情况实在太凶险了。

  男子这才用正眼看她,面具之下的脸上露出了三分笑意:“姑娘不用客气,只是我还不知姑娘的身份?”

  男子故作好奇的开口,元清婉寻思了半晌,缓缓开口:“我……我是元府的丫头,因为小姐要去凌云山的花海节,在路上发生了意外,我从车上掉了下来,还多亏公子出手相救。”

  “哦?这元府的条件的确不错,就连一个丫鬟都穿的如此隆重?”

  她来花海节之前是精心打扮过的,倒不是想在花海节上出什么风头,只是,如果不好好打扮,一定会被别人议论不懂礼数,她也只是不想让别人有机会议论而已。

  “小姐猜到路上会有危险,所以才让我穿了小姐的衣服,不知公子是什么身份?”

  她打量着面前男子,总觉得和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看眼前这人和她从前见过的,好似又有些不同。

  “我?我是这凌云山内的护院,老大担心会有人闹事,所以才让我过来接应的。”

  夏瑾煜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他之前就想到有人会对元清婉动手,毕竟在这条路上动手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他也没想,元清婉在受到惊讶之后还有心情去询问他的身份,他情急之下只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那接下来,公子准备去哪儿啊?”

  元清婉撩开马车旁的纱帘,回头去看,发现之前追在后面的追兵已经不见了,她松了一口气,看今天这架势,有些人是等不及了?

  “姑娘还准备去花海节吗?花海节明日才正式开始,而且在路上就有人对你动手,到了山上,只会更加危险。”

  夏瑾煜有些担心,那天在宫里,他已经看清楚了,元家的那位嫡女就像是有毒的海棠一样,今天这事儿八成就是她做的,她在山下设了埋伏,到了山上,说不定还会补刀,元清婉刚刚受到惊吓,也不知道能不能应对。

  他,在担心她!

  “谢谢公子关心,今天恐怕不能上山了吧,也不知道山下那些人撤没撤走。”

  她说完长叹一声,元晴雪这次的事情做的很绝,而且很容易就会怀疑到她的身上,看来她已经迫不及待动用杀招了。

  “离这不远有一户农家,既然姑娘今晚不能上山,那就在那落脚吧。”

  他说完朝着赶车的车夫交代了一句,车夫扬起马鞭落在马儿的身上,马儿长鸣一声,朝着不远处的那个山庄驶去。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寂静的山脚,回荡着鸟儿的叫声。

  到了地方后,夏瑾煜先从马车上下来,他站稳之后,回过头扶了一把正在下山的元清婉,元清婉冲着他点了点头。

  虽然他在元清婉面前隐藏了身份,可到了明天,他还是要赶到山上的,花海节不只是富家公子和贵女赏花的地方,而是大齐国定下的一种节日,这一天,就连陛下都十分重视,听说就连陛下的女儿,紫玉公主都亲自过来了。

  “我和这里的主人认识,你今夜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夏瑾煜说完就转身去了外面的马车中,留给元清婉一抹背影,她站在原处,看着那抹背影出神。

  他离开茅屋,茅屋的主人孙婆婆拿着烛火过来,她年事已高,走几步路都会喘上半天。

  “婆婆,您将这交给我吧,您回去休息吧。”

  她接过孙婆婆手中的灯盏,孙婆婆看她长得眉眼清秀,心里多了几分的喜欢。

  “你还真是好福气啊,那小王爷可是从来没有带过人回来呢。”

  孙婆婆边说便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元清婉听到她的话,已经确定了心中所想,今天救她的人就是那定王世子——夏瑾煜。

  “谢谢婆婆了,时辰也不早了,婆婆快点去休息吧。”

  她对孙婆婆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孙婆婆同她交待了几句,就回去休息了。

  等孙婆婆离开之后,她走到门口,看着停在院中的马车,在夜黑中她看着穿着一身黑衣的夏瑾煜坐在马车前面,手中把玩着马鞭,她站的位置正好能看到他的侧脸,虽然是在黑夜,他遮住了半张脸,但看起来仍然英俊不凡。。

  现在正是初夏,到了夜间温度中还带着几分冷意,元清婉刚刚从舒适的房中出来,打了一个冷颤。

  “公子是准备在这车里睡上一夜吗?”

  她拖着长裙,走到马车前面,对愣神的夏瑾煜露出笑容,夏瑾煜微微一愣,让开了一些位置,让她道马车上来。

  “房中太闷了,外面凉快一些。”

  夏瑾煜将手中的马鞭放下,转过头看着她,正好对上她微笑的脸颊。

  “脸上戴着黑纱,怎么会不闷呢?你也见到我的脸了,难道我还见不得你的脸?”

  她故意开口调侃着戴着面纱的夏瑾煜,夏瑾煜看着她笑意盈盈的脸颊,有些失神,但回过神之后,还是立马用手捂着脸颊。

  “我……我貌不惊人,怕污了姑娘的眼睛。”

  元清婉也不强人所难,她知道夏瑾煜用面纱遮面,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

  “那公子准备一直待在此处?明日就是花海节,应该还会有人上山吧?”

  元清婉现在最担心的自然还是明日的花海节,她在这种重要场合也是不能缺席的。

  面纱下的夏瑾煜,眉头紧蹙:“据我所知,定王世子还未上山,明日他会途经此处,我与定王世子也有过数面之缘,如果姑娘觉得方面,那明日就与他一同上山吧。”

  “如此甚好,那就多谢公子了。”

  她诚心向夏瑾煜道谢,不管他是否亮出了身份,这一次两次,他都是她的救命恩人。

  京城之外,夏瑾煜武功高强,气质非凡,再也不是京城中所传的那个病秧子,流连于柳巷之地,原来真的是装出来的!

  “姑娘不必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能帮到姑娘我也很高兴。”

  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能看清他的双眼,现在明明是含着笑的,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惊艳出场-苏浅晴

  “大小姐,奴婢刚刚去三小姐的房间看了,她果然还没到。”

  梳眉附在元晴雪耳边轻声开口,元晴雪正在品茶,听完这话,差点连茶水都吐了出来,脸上尽是得意。

  “哼,区区一个庶女,就算在路上丢了性命,又有谁会在意呢?明日,我要做惊艳全场的那个人。”

  没有了元清婉在前面碍事,她的这条路果然通畅了不少,没有了那个贱人,也就没有人可以抢走她的风头了。

  花海节在五更天的时候就正式开始了,早上太阳还没出来,娇艳的花朵上还沾着露珠,犹如落泪的美人,过了一会儿,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直射在露珠上,晶莹的露珠在阳光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元晴雪身着一身淡红色齐胸襦裙,阳光下,她露出大片雪白肌肤,一道精致的锁骨,让人不忍移开视线。

  “你们看,那就是京城第一美人,她穿红衣当真漂亮啊。”

  在元晴雪出现后,就有数位贵女在后面开始议论起来,她们从前也见过元晴雪的美貌,不过今日在阳光下,她那身淡红色的裙子,配上头上的金饰当真迷人,那衣衫上的金线,绣出大朵祥云图案,在阳光下更加熠熠生辉。

  “那可是京城第一美人啊,就连柳贵妃都中意她呢,我们如何能与她相比呢?”

  有的人眼中仍然含着笑,不过那僵硬的嘴角,和那眼角的寒光已经暴露了她们心中的艳羡。

  元晴雪立于海棠花前,伸出雪白玉手,在那海棠花上轻轻一扫,花上的露珠变到了她的指尖,在阳光下如同珍珠一般,她此时站在这里,就已经是惊艳全场了,那些富家公子的眼睛都不舍得从她身上离去。

  就连那日没有多看她一眼的夏侯宇,此时都忍不住盯着她。

  “元姑娘?京城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能在清晨见如此美人儿,也是本公主有眼福了。”

  好听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元晴雪虽未转身,但也能猜出,那就是当今陛下最宠爱的紫玉公主。

  紫玉公主是先皇后所生,虽然先皇后已经去世多年,但陛下对她情谊不减吗,对这唯一的女儿也是疼爱非常,后宫中掌握大权的季皇后,与柳贵妃对这公主都很和气,这紫玉公主虽然不争不抢,但却是后宫中最不能得罪的人。

  “参见公主。”

  众人见紫玉到场赶忙行礼,紫玉轻抬玉手,轻声道:“免礼吧。”

  站在人群中许久未开口的夏侯宇,见紫玉公主过来,脸上露出笑意:“紫玉姐姐好久都不愿出门了,今个倒是来了这花海节?”

  紫玉比夏侯宇还要年长几岁,早就到了嫁人的年纪,不过她一直都没中意的,在后宫中难免有人议论,陛下就在京城赏给她个宅子,她独居公主府,紫玉公主喜好清净,每日在府里赏花游园,倒是许久都不舍得出公主府了。

  “你都来了,我如何能不到场呢?听说贵妃娘娘正在帮你选妃,不知看上了哪位姑娘,和姐姐说说,姐姐也帮你瞧瞧。”

  紫玉虽然问着夏侯宇,不过眼睛却一直盯着身后的元晴雪。

  柳贵妃要给夏侯宇选妃,其实就是走走形势罢了,心里早就有了中意的人选。

  元晴雪听紫玉公主说到自己,脸上露出了娇羞的笑意,这一瞬正好被夏侯宇瞧去,心里更多了几分鄙夷。

  “母妃倒是看上一个,不过那日在宫里,那人确实丢进了丑,母妃也会后悔当时看中了她。”

  夏侯宇虽然没有明说,但话中已有所指,若问那日是谁在宫中出尽了丑,那肯定是元晴雪啊。

  想想那京城第一才女,居然盗窃庶妹的诗词,由此不算,还被定王世子当场指出,无奈之下,只能在众人面前对庶妹道歉,现在听夏侯宇说起,有的人还在嘲笑此事,元晴雪瞬间憋红了脸颊。

  “对了,你那庶妹呢?该不会是因为那日叫你丢了丑,今日就不敢让她过来了吧?”

  与紫玉公主交好的羽灵郡主取笑着元晴雪,她这话一说,众人都开始议论起来,本来以为可以在今天出尽风头,没想到,却是这么出尽风头的。

  风晴雪的双手下意识的握成拳头,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她知道这些人中,有很多人都是想看她笑话的,就是没人敢领头罢了,现在有人说起,她们自然跟着笑了。

  “羽灵妹妹,你这么说让元姑娘多下不来台啊,只是有些可惜了,元家的那位三小姐,本公主还真想瞧瞧呢。”

  紫玉公主瞧了元晴雪一眼,深邃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鄙视,她今日也不是为了看花,就是想看看那位元晴雪究竟有什么本事能做王妃,今天一看,不过是个蛇蝎美人罢了,而且还是个遮不住心事的主儿。

  看来这次柳贵妃是真的看错人了,紫玉心里一阵冷笑。

  “对了,那位定王世子呢?他怎么也没过来?”

  紫玉找了半晌也没找到夏瑾煜,有些失望,故而开口问道。

  “他身子不好,也许觉得不舒服就不来……”

  夏侯宇的话还没说完,夏瑾煜就一边咳嗽一边捂着嘴从远处过来,跟在他身边的人正是元清婉。

  紫玉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也深了一分:“你怎么才来?到叫本公主好找。”

  她与夏瑾煜本是旧相识,虽然都在京城,但却许久不能见面,今天好不容易能见到,要是夏瑾煜没来,她就真的太失望了。

  夏瑾煜双手抱拳:“给公主请安。”

  紫玉赶忙扶住他,嗔怪道:“身体不好还如此多礼?这位姑娘是?”

  她扶起夏瑾煜,才注意到跟在他身边的元清婉,元清婉欠了欠身,轻声道:“给公主请安,臣女元清婉,是元家庶女。”

  她不急不躁的介绍着自己的身份,紫玉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

  在看这元清婉,身穿藕荷色绣着白色牡丹抹胸,腰系绿烟水百花裙,风鬟雾鬓,发中别着水玉兰花簪子,虽不如元晴雪那般妖艳,但却清雅高贵。

  刚才还盯着元晴雪的人,此时都在看着元清婉,还有定王世子,他们怎么一同来了?

小说《盛宠世子妃》 第14章 :幕后真凶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嘉mm丶点评:

苏浅晴写的《盛宠世子妃》这本书文笔略显稚嫩,有些内容没有逻辑性,且人设也没有很大的新意,对于老书虫的读者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不过作者苏浅晴写了这么多,还是很厉害的。《盛宠世子妃》这本书大约适合那些初涉小说的小嫩虫们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