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医品皇妃

医品皇妃

作者:锦兰依然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7 10:33:41

《医品皇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锦兰依然,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主子的态度决定了奴才的行为,更何况那奴才还是她韩惜岚的心腹嬷嬷,若她韩惜岚当真是在意悦儿的,那老刁奴还敢那般怠慢苛待悦儿?云瑶那丫头就不说了,但韵霜,初雪这两个丫头若没有那恶妇的默许她们敢上门去欺,辱悦儿?沐九悦摇头:“怎么会……这一个月母亲不光命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更为了给女儿求取续命药……”续命药的事儿刚被她刻意忽略了,因为重头戏当然得放在最后面了!
展开全部

医品皇妃第18章试读

一身银黑色相交的戎装衬托出英武的身姿,常年的沙场生活在他脸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却并不影响他的英姿。

古铜色的俊脸上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传世的雕塑,英挺剑眉斜飞,透着稳重,稳重中带着狂傲。

一双幽暗深邃的冰眸闪耀着犀利而又利锐的光芒,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其下,鼻梁高挺,削薄的唇色淡如水。无一不说明那人是个美男子!

现在她总算是明白沐家那几个女子为何长的那般如花似玉了!原来优良基因在这儿!

“怎么?才两年不见,就不认识爹了?”绕过那群妻妾女儿,沐景涛直接来到沐九悦面前,见她傻愣愣的盯着自己,他犹如雕像的俊脸上不由的勾出宠溺的笑,说着还伸手在她头上揉了揉。

见状,脸色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韩惜岚等人,此时是更加不悦了。

她们这一大群人站在这儿,他是看不见怎么的?居然直接就朝沐九悦那而去。

微微怔了怔,一系列方案在脑海中一转,随着一种方案定下,沐九悦当场就嗷嗷的嚎头大哭起来:“我家爹啊!你可总算是回来了!你若再不回来,或者回来再晚些,你可就见不到女儿我了!”

听她这么一濠,韩惜岚顿时感到事情不妙,心也随之一慌。这作死的东西……

沐景涛刚温柔下来的脸色当即一沉,拧眉便冲一旁的韩惜岚质问道:“悦儿这话是何意?”

韩惜岚忙不迭的上前两步:“侯爷,这个……”

“爹!你刚回来,一身风尘,还是先进府,洗洗换身衣服再说吧!”沐云瑶在这个时候忽然跳出来笑道。

“是啊,爹,你赶了那么久的路,一定是累坏了,先进府休息休息吧!”沐韵霜也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帮腔道。

“也对!”沐九悦想了想点点头:“是我疏忽了!爹我们还是先进府,有什么事儿一会儿再说。”说着,沐九悦一把抹去脸上的泪水,直接将沐景涛身边的沐云瑶挤了开,亲切的挽上沐景涛的胳膊。

就她这一举动,看着一旁的韩惜岚母女是咬牙切齿。

你就趁着这两天好好得意吧!

前院正堂

半个时辰后,沐府众,女家眷终于等来了沐景涛,此时的沐景涛已换下了那身戎装,一身棕色祥云华服更显俊逸。

入座主位,沐景涛的视线在众家眷脸上走了一圈后,最后又停留在了沐九悦的脸上。

看着歪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沐九悦,沐景涛的眉头是不受控制的一跳,心有疑惑可最终却并没有说出来:“悦儿,两年不见,可有想爹?”

沐九悦一脸慵懒的摇摇头:“不知道!”

“悦儿!”随即而来的是韩惜岚的呵止声。

沐九悦一开口,她就料到她接下来打算说什么。

这要是让侯爷知道,在他不在家的这些日子,沐九悦不但失忆了,还差点儿丢了小命,那别说再得到什么侯爷的好脸色,侯爷会不会放过她都是个问题。

沐九悦身中慢性剧毒,就还有两天的时间了,所以在这两天之内,她绝对不能让她将这段时间她所经历的事儿告知侯爷。

韩惜岚的反应那么大,沐九悦怎么可能不清楚她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只是很抱歉!她‘失忆’了!就这么‘没头没脑’!

沐景涛有些不悦的朝韩惜岚横了眼,又一脸宠溺的盯着沐九悦笑道:“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呢?怎么?难道是姑娘大了,所以害羞了?”

“害羞?没得这事儿!”沐九悦一脸漫不经心的摆了摆手:“不过是因为我一个月前‘失忆’了,所以……”

“悦儿!”韩惜岚就忙不迭的开口制止她:“你爹这才刚回来,怎么尽说些有得没得,赶紧的,说些高兴的事儿!”

真是够蠢的,这种事儿靠临时制止,能制止的住吗?

面对韩惜岚的刻意打岔,沐九悦当即眉头一拧,很是无奈道:“我这一个多月都躺在床上,哪儿来的高兴事儿可说?”

韩惜岚还想打断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沐景涛瞬时脸色大变,蓦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身,不敢相信道:“你说什么?你都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侯爷,没有的事儿,你别听这孩子胡说。她……”

丝毫不顾忌她的颜面,沐景涛沉声呵斥道:“你给本侯闭嘴!你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刻意打断悦儿的话,你当真本侯听不出来吗?”

“侯爷,我……”

韩惜岚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见沐景涛忽然两道森寒的目光飞来:“从现在起,到悦儿的话说完,不要让本侯再听见你说一个字。”

沐景涛的态度让沐云瑶有些气愤:“爹,不管怎么说娘也是我侯府的当家主母,你这么对她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那你这么对为父说话,是不是也太过分了?还是说于你而言,眼里就没有本侯这个爹?”说着说着,沐景涛的声音更是森冷。

沐云瑶冷着一张脸:“想要女儿眼里有爹,起码爹眼中也要看得见女儿才行啊!否则女儿眼中再多的爹,也是枉然。”

说到这儿,沐韵霜在韩惜岚一个眼色的示意下,随即附和道:“就是,都是爹的女儿,但爹的眼中永远都只看得见沐九悦这个丑八怪,而我们……”

“若你觉得做本侯的女儿委屈了,可以啊!那你现在就可以给本侯滚出侯府。”沐景涛冷绝的话一出口,沐韵霜瞳孔瞬时一缩,当即闭上了嘴。

她是怕夫人,也一直都想要讨好她,但与之相比她还是更怕她这位父亲。

出了侯府,没有靖边侯府三小姐这个身份,她算什么?别说什么嫁好人家了,不被饿死都算她命大了!

视线一转,沐景涛又朝沐云瑶看了过去:“若你也不稀罕做我侯府的大小姐,同样可以走,本侯绝不阻拦!”

闻言,沐云瑶只觉一口怒气直逼头顶,当真想要离开,可最终还是被理智压了回去。

她很清楚自己父亲的脾气,说到做到。若今儿她当真就这么离开了侯府,那他这位爹绝对能做出与之断绝父女关系的事儿。

是,出了侯府,她还能去外祖家-太师府。

可太府中的几位舅母,表妹也都不是什么善类,若知道自己没了侯府大小姐的身份,还不知道会在背地里如何针对她。最重要的,她还有任务在身,所以说什么也绝对不能冲动。

看着满脸憋屈的沐云瑶和沐韵霜,沐九悦那心里是说不出的痛快。

她这位爹,当真是够霸道!也够偏心!但偏偏她就是喜欢!

见众人都老实了下来,沐景涛这才朝沐九悦看了过去:“悦儿,你自己说,无缘无故你为何会在床上躺一个多月?”

“什么叫无缘无故?”沐九悦眉头微拧:“无缘无故我怎么可能会在床上躺一个多月,还不是因为先被人偷袭重伤失忆,然后又被刺杀重伤,还险些被烧死。”

“你说什么?遇刺重伤失忆?还险些被烧死?悦儿,你给为父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望着沐景涛冰封般渗人的脸上开始出现了狂风暴雨,韩惜岚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起来,心更是下沉的厉害。

沐九悦遇刺的事儿,看来当真是瞒不住了!

“爹,你也别激动,先坐下来听我慢慢给你倒来。”冲沐景涛招了招手,沐九悦做直了身子,想了下:“我还是从我失忆醒来后开始给你说起吧!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沐九悦将自己醒来后这一个多月与韩惜岚,以及沐家那三姐妹发生的事儿是仔仔细细一件不落的如实告知了沐景涛。

当然,关于自己被‘主子’救,与救人的事儿全都被她给刻意瞒下了。

随着一件件事儿再次爆出来,此刻心虚不安的已然不是只有韩惜岚一个人了,此时无论是沐云瑶还是沐韵霜,甚至是沐初雪也都是一脸担忧的紧盯着沐景涛。

“好,好,好啊!”沐景涛的脸色是越来越暗,漆黑的冰眸中已布满了雷霆之怒:“韩惜岚,你好大的胆子!这么大的事儿,你居然都想要瞒住本侯!”

沐九悦知道,有些事儿韩惜岚,沐云瑶她们以为能‘骗’的了她,但绝对绝对骗不了自己现在这位爹。

要知道,她爹可是统领十万大军的大将,带军指挥打仗,若是连这点儿小计谋都看不穿,那他那十多年岂不白混了?

不过不得不说,有自己这位又帅又偏爱她的爹做靠山,这感觉,当真是倍儿爽!

“侯爷!”韩惜岚顿时吓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跪倒在地:“我不是故意想要瞒你的,事情已经发生,我只是不想要担忧而已!”

沐九悦闻言有些想笑,韩惜岚该不会当真以为爹之所以生气,就只是在气她刻意隐瞒一事儿吧?

拜托!看她爹的脸色也知道,那就只是前奏好吗?

医品皇妃第19章试读

沐景涛一声冷哼,横眉冷对地嘲讽道:“不想本侯担忧!哼!你还当真是用心良苦啊!”

眸子一转,沐九悦缓缓起身上前,来到沐景涛身边出声‘劝’道:“好了爹!你就不要再怪母亲了!女儿受伤失忆母亲也是很伤心难过的。”

闻言,韩惜岚几乎快要提到脖子的心,这才放了些回去。

她相信只要有沐九悦这个下作的东西给她请求,沐景涛就算再生气,也都绝对不会再对她做出处罚的。

沐景涛一声冷哼:“她会真心为你伤心难过?她也就骗的了你这个傻孩子!”

她们在相国寺的事儿就不提了,但悦儿遇刺重伤,回到侯府三四天不但没有给她请大夫,居然还被安排去了冷苑那种地方,甚至连口人吃的饭都不给……

她们那是想要活活的饿死悦儿呢?还是想要她不治身亡?

哼!若她韩惜岚当真是将悦儿放在心里的,就算有一点儿,那都绝对不会出现那种事儿。

什么有事儿回了太师府几天?她那是在骗鬼呢?

主子的态度决定了奴才的行为,更何况那奴才还是她韩惜岚的心腹嬷嬷,若她韩惜岚当真是在意悦儿的,那老刁奴还敢那般怠慢苛待悦儿?

云瑶那丫头就不说了,但韵霜,初雪这两个丫头若没有那恶妇的默许她们敢上门去欺,辱悦儿?

沐九悦摇头:“怎么会……这一个月母亲不光命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更为了给女儿求取续命药……”

续命药的事儿刚被她刻意忽略了,因为重头戏当然得放在最后面了!

听到这儿韩惜岚原本快要放下的心瞬时又提了起来,惊呼打断道:“悦儿……”

给了韩惜岚一个放心的眼色,沐九悦又继续道:“为了给女儿求取续命药,不惜散尽家财,所以女儿相信母亲是真心疼女儿的。”

沐景涛当即抓住了重点:“续命药?什么续命药?”

“大夫说我因为伤势过重,已……”说到这儿她有些沮丧的扯了扯嘴角:“已命不久矣!所以……”

眼见事情快要暴露,韩惜岚瞬时脸色一片苍白,急切的又是一声惊道:“沐九悦!”同时又冲她摇了摇头。千万可不能再说下去了,否则别说她受伤的事儿会暴露,就连那‘续命药’的事儿都将暴露。

面对还在做挣扎的韩惜岚,沐云瑶轻轻摇了摇头,已然放弃了。

唉!娘还是经常说她有多么多么的了解爹,照现在看,她根本就不了解爹。

话都被沐九悦说到这儿了,更何况此事还攸关他最宝贝女儿的性命,他怎么可能会就此放弃追问下去?

现在说的再多也都是徒劳,还不如赶紧想应对之法。

没有过多的恩怨牵扯,面对眼前的状况,沐初雪倒是对沐九悦有些刮目相看。

她这表面上看是在维护韩惜岚,可事实上呢?却是在更近一步的揭露她的‘罪行’。

以爹对沐九悦的宠爱,韩惜岚今儿是真的有麻烦了!不过这麻烦她很乐意一见。

“母亲,这是好事儿,能证明你对女儿的疼爱,怎么能隐瞒爹呢!”沐九悦不以为然的冲韩惜岚道。

好事儿?好事儿个屁!再这么被她说下去可就真的……

沐景涛仿若鹰一般锐利的眼睛在韩惜岚与沐九悦两人脸上来回走了两遭,最后终于回到沐九悦脸上:“来将你刚的话给为父继续说下去?什么叫你命不久矣了?为父看你这不精神头,身体恢复的不错啊!”

“那是因为母亲给女儿重金求取续命药的原因。”沐九悦解释道:“女儿之前重伤,母亲请了立大夫来为女儿治病,但立大夫却说女儿因为伤势过重,命不久矣。是母亲花了重金请求立大夫给女儿开了续命药,这才能让女儿看起来好一些。”

“哦?还有这种事儿?”对于韩惜岚会重金为沐九悦求药一事儿,沐景涛深表怀疑。

“是啊!你看,这就是母亲替我求取的续命药。”说着沐九悦变戏法似的,拿出一瓶药。

看到沐九悦拿出的那瓶‘续命药’韩惜岚的脸色一时间是更加难看。

那下作的东西,那东西她怎么能随身携带?

就在前一刻她还在计划,要在侯爷没查看‘续命药’之前,派人去偷偷的将药给换了。

到时候就算查出来沐九悦已中慢性剧毒,那她也可以想法子将责任给推卸掉,可谁曾想……

又怀疑的朝韩惜岚扫了眼,沐景涛从沐九悦手中接过药瓶,打开闻了闻:“沐风!”

一个身着藏青色衣服的中年男子随即从门外走了进来:“侯爷!”

看见来人,本是跪在地上的韩惜岚当即腿一软,整个人直接瘫坐了下去,一张漂亮的脸蛋此时没有半分血色。

这人,有些眼熟。沐九悦托着下颚想了下……对了,是他!爹的心腹,一位医术高超的军医大夫。

呵呵,有他在,韩惜岚这下连收买大夫的时间机会都没有了!

沐景涛亲自上前将手中的药瓶交给他:“悦儿说这是一瓶续命药,你看看是不是真的?”

沐风从药瓶中倒出一颗药丸,拿到鼻尖闻了闻,很快便见他的眉头紧蹙了起来:“虽然其中有几味药的成分还不能确定,但我能肯定此药丸绝非是什么续命药,而是一种慢性剧毒。”

“你说什么?慢性剧毒?”沐景涛冰冷的声音此时透着阴森的寒意,一双幽深如墨的眸子迸射着刀锋般凌厉的寒芒。

一个转身,对着瘫在地上的韩惜岚就是狠狠的一脚:“毒妇!这就是你给悦儿求的续命药?”

韩惜岚不过一介女人,怎承受得住他这带有三分内力的一脚,顿时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摇摇欲坠。

“娘!娘你怎么样?”见状沐云瑶脸色一变,是忙不得的上前扶住她,不让她就这么倒下。

一脚踹在她身,更痛在她心,这就是她爱了十多年的男人。居然为了那么一个下作的东西如此伤她……

虽然一早就知道,倘若事发,他绝对不会轻易饶了她,可当这一刻当真来临时,她却还是忍不住的伤心难过。

朝韩惜岚扫了眼,沐府想了下:“侯爷,该慢性剧毒,府上可有谁用过?该毒毒性强烈,但凡连续服用三十天,必中毒身亡,就算大罗神仙下凡也无可奈何。”

“你,你说什么?”话落,沐景涛来不及发火动怒,是猛的扭头往沐九悦身上望去:“悦儿,你刚说你一直在服用该药,你如实告诉爹,这药你吃多久了?”

为了让韩惜岚多受些罪,沐九悦原本是打算再骗下去的,可那一刻望着自家爹那满是担忧着急的神色,她最终还是于心不忍,扬了扬眉回到位置上一坐:“爹你放心,事实上我一颗都没吃!”

“你说什么?”韩惜岚反应最为激烈,一个回头瞪着沐九悦就是一声惊叫。

这一个多月,她对她忍了又忍,就是因为想见她中毒身亡,同时推卸责任,可到最后才告诉她,她所作的一切都是白费……

沐云瑶虽然也是吃惊,但她那冷清的脸上却并没有过多反应,只是眼底快速闪过惊愕与不甘。

这一刻她似乎才看清那‘失忆’醒来的沐九悦。原来这一个月来,她们当真是太小瞧她了!

这样的结果也同样出乎的沐初雪的意料。她一直都清楚韩惜岚对沐九悦的好是不怀好意,也早猜到那药绝非好东西,更不会是什么续命药。

当日她们都亲眼见到沐九悦当着她们的面服下了一颗,她原本也以为她也就那么点脑子了,可没想到……不佩服都不行啊!

头脑简单的沐韵霜直到此时此刻都还没有搞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只是一双眼睛是不停的东看看,西看看,很是纳闷。

回头看向韩惜岚,沐九悦冷冷一笑:“抱歉哈!让你们失望了!”

也罢!事已至此,她也不想再演什么戏了!该怎么来就怎么来吧!

韩惜岚深受刺激,冲着沐九悦是一阵咆哮:“沐九悦,你个下作的东西,你居然敢骗我!”

沐九悦很是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办法!为了活,不骗你也不行啊!”

虽然已猜到了几分,但有些事儿沐景涛还是想要听她自己说出来:“悦儿,告诉爹,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可以!”沐九悦爽快的点点头:“只是不知道爹打算从哪儿开始听起?要不就从我无意间撞破沐云瑶与人胡来,她想要杀我灭口开始说起吧!”

沐九悦这话仿若一刻巨石投入平静的海面瞬时惊起千层浪。

一时间厅内众人错愕的视线是齐刷刷的落在了沐云瑶的身上。大小姐与人胡来?还打算杀沐九悦灭口?怎么会……

对于沐九悦‘失忆’一事儿,沐云瑶一直以来带着怀疑的态度,她也一直的清楚,若沐九悦失忆是假,那她的秘密早晚都会曝光。

但她当真是做梦也没想,她沐九悦居然会在此时此刻,这样的情况下将此事儿揭露。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灵蓝小公主点评:

强烈推荐一下《医品皇妃》这本书,就是喜欢锦兰依然大大加油,非常好看哦!人物情感描写的非常细腻!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