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神秘老公套路深

神秘老公套路深

作者:朝花希明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22 19:58:11

《神秘老公套路深》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老旧的小区楼里,林清筠将钥匙塞进已经有些生锈的门锁里,开门声略显刺耳。 林磊正一身酒气的坐在沙发上,一见到林清筠进来,站起身踉踉跄跄几步走到她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林磊哭的一塌糊涂,拽住了她的脚腕:“姐,你救救我,一定要救救我,我真的不知道该和谁说了。” 母亲王娟也坐在沙发上不听抹眼泪:“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哟!小筠啊,这次你一定要帮帮他。”
展开全部

:怀孕了

  “怀孕之后就要注意点生活习惯了,你黑眼圈这么重平时应该经常熬夜吧?”

  医生絮絮叨叨的叮嘱声在林清筠耳朵里宛如挥散不去的苍蝇,她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她怀孕了,这四个字在林清筠眼里等于——她完蛋了。

  林清筠麻木的拿着病历走出来,眼泪一滴滴砸在病历本上把她的年龄晕染成一片漆黑,她才二十岁。

  别的女生还在父母怀里撒娇,别的同学还在学校里挥洒青春,她却早早的要成为人母。

  最让林清筠感到绝望的是,她根本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林清筠站在医院门口心里满是绝望和迷茫。

  一个月前,她被男朋友张城拉去ktv聚会,灌了几杯酒之后醉醺醺的被拖到了酒店。

  张城像狗一样对着那个中年男人点头哈腰,满脸的谄媚:“老板,您要的女人我带来了,颜值绝对没得挑,校花。还是个雏,那个钱……”

  林清筠倒在地上,身体逐渐发热,她看着张城收了那人一个厚厚的红包,眼神逐渐绝望。

  张城走到她面前,脸上闪过一丝歉意:“小筠,我也是没办法,我太需要钱了。”

  林清筠伸出手想攥住他的衣角,却被张城狠狠挥开。

  林清筠看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朝自己一步步逼近,拼命往后退:“你……你别过来……”

  男人朝她步步紧逼,笑的猥琐又油腻:“小美人,你跑什么,我会好好疼你的。”

  男人抓着林清筠的手,将她禁锢在怀中,另一只手摸索着她的裙子拉链。

  林清筠急中生智,拎起电视机旁的摆饰花瓶,狠狠砸在了男人头上。

  “臭女人!”男人吃痛松开她,骂骂咧咧的摇晃着站起身,想抓住逃跑的林清筠。

  林清筠快速捡起地上的皮包跑了出去,撞进一个陌生男人怀里。

  “对不起……”林清筠下意识想抽身,然而浓烈的男性味道却让她深深着迷,手甚至下意识攀上了男人的肩膀。

  沈慕沉想把这个一身酒味的女人从自己怀里拽出去,一碰到她的手却烫的惊人——她被别人下药了。

  沈慕沉不想趁人之危,也懒得多管闲事,皱了皱眉打算走,却被女人抱住了腰。

  “救救我……”

  林清筠下意识在他身上摩擦,整个人软成了一滩水,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里夹杂着情欲和纯情,雾蒙蒙的望着他,美的惊心动魄。

  沈慕沉要走的步伐突然就挪不动了,将女人拦腰抱起带回了房,一夜缠绵。

  再然后,林清筠第二天醒来时衣衫不整躺在床上,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昨天晚上好不容易逃出魔掌之后又做了什么蠢事!

  回想起那天的事情,林清筠泄恨似得将病历本撕的粉碎,一股脑塞进了不可回收的垃圾桶里。

  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宋薇薇的电话就在此时响起,林清筠接起的时候说话都带着哭腔:“薇薇,怎么办,我真的怀孕了。”

  宋薇薇安慰了几句,试探着开口:“要不然……打掉?”

  林清筠心头一颤,隐隐有些动摇,咬着下嘴唇摇摆不定,最后斩钉截铁吐出两个字:“不行!”

  “你是不是疯了,”宋薇薇无奈,给她分析利弊,“现在日子还短,等逐渐显怀了,你怎么办?怎么和家里的人解释?”

  “走一步看一步吧……”林清筠皱着眉挂断了电话。

  林清筠知道她说的没错,可让她打掉肚子里这个小生命,她却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

  “我们谈谈。”一道清朗的男声传入林清筠耳里。

  林清筠头也不抬:“你认错人了。”

  “一个月前的晚上,在云顶酒店的时候,你对我说的话可没这么生疏。”

  林清筠愣在原地久久说不出一句话,她甚至不敢抬头看他。

  她想破口大骂面前这个男人,却又无法将错误全部归咎在他的身上,林清筠陷入了深深的无力。

  明晃晃的阳光照在男人脸上连绒毛都清晰可见,浓浓的剑眉下面是一双深邃的眼睛,脸庞线条宛如雕塑般坚毅,薄唇微抿的时候给人一种浓浓的生人勿近感。

  林清筠总觉得这脸有些莫名熟悉,但却想不起来。

  林清筠语气冷硬:“滚,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你有两个选择,和我结婚或者等孩子出生之后离开,孩子抚养权归我。”

  “我让你滚!”

  林清筠站起身试图把手里的包狠狠砸在他身上,却被男人攥住手腕动弹不得。

  沈慕沉往她包里塞了一张名片:“想好之后联系我。”

  沈慕沉的语气很笃定,仿佛将她拿捏在手掌心认定她一定会同意,这让林清筠感到非常不舒服。

  林清筠头也不回的走了,沈慕沉看着女人略微有些消瘦的背影心底微微一沉。

  林清筠拦车想回学校,坐在出租车上还没来得及报地址,手机便响了。

  来电显示是林磊,她弟弟。

  林清筠叹了口气,接起电话:“什么事?”

  “姐,这次你一定要救我,”林磊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惊恐,“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我。”

  林磊不断重复着要林清筠救他,林清筠连忙追问:“你慢慢说,说清楚。”

  “我……”林磊咽了咽口水,“我欠了别人钱,还不上。”

  林清筠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是什么惊天大事,问道:“欠了多少?”

  林家家境一般,林清筠生的好看,又是学艺术的,平时会在学习之余找些模特群演亦或者设计之类的兼职,几年下来也攒了十几万。

  “一……一百二……”林磊磕磕巴巴的开口,“二十万……”

  林清筠起初以为是一百二,还想笑他怎么吓得那么厉害,在听完全部之后笑意凝固在了嘴角。

  林清筠差点连手机都要拿不稳:“你怎么会欠那么多!”

  林清筠追问道:“妈知道吗?”

  “知道,”林磊瞟了眼身旁的母亲,“我在家。”

  出租车司机不耐烦的催促道:“你到底去哪,不去赶紧下车,别耽误我做生意!”

  林清筠连忙道歉:“你在家里等我,有什么事情等见面再说。”

  林清筠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掌心冒了一层冷汗,虽然这个弟弟从小到大就没让自己省心过,但血缘关系摆在那。

  老旧的小区楼里,林清筠将钥匙塞进已经有些生锈的门锁里,开门声略显刺耳。

  林磊正一身酒气的坐在沙发上,一见到林清筠进来,站起身踉踉跄跄几步走到她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天价借款

  林磊哭的一塌糊涂,拽住了她的脚腕:“姐,你救救我,一定要救救我,我真的不知道该和谁说了。”

  母亲王娟也坐在沙发上不听抹眼泪:“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哟!小筠啊,这次你一定要帮帮他。”

  林清筠看着他这副样子又恨又痛心:“你先说,你到底是怎么欠下那么多的!”

  “城哥找我,说可以带我发财,其实就是网上那些博彩,我当时跟着他玩了几局,赚了几千块,后面又陆陆续续赚了小几万。”

  “可是……可是再到后面,不管我买什么都是输,我不甘心,就去……去借了高利贷,我本来想等我赌赢了我立马就还上的,谁知道还是一直输!”

  林磊话里的城哥,就是张城。

  林清筠气的差点站不稳,自从那件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张城,结果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却是这样。

  然而林清筠此时根本无心讨伐张城,眉头紧皱:“我怎么可能拿得出一百多万……”

  林磊一听哭声更响,哽咽道:“姐,我真的没有办法了,他们说三天之内不给钱就剁了我的手!他们真的做得出来的!”

  林清筠一咬牙,看向沙发上哭成泪人的母亲:“妈,要不把房子卖了。”

  这栋楼房虽然老旧,但在寸土寸金的南城也能买个七八十万,加上家里的积蓄,凑一凑应该能还上。

  王娟一听立刻站起身,骂道:“你就算想钱想疯了也不该打房子的主意!这可是你妈我一辈子的积蓄,房子没了我们住哪!”

  林清筠也觉得自己心急了,补充道:“那……拿房子去抵押,先问银行或者亲戚借。”

  “借?说的好听!”王娟擦干眼泪冷笑,“这一百二十万谁来还?你们都还在上学,你爸死的早,家里亲戚也没几个有钱的,我这一把年纪了能做什么?等你们毕业工作那利息都不知道涨多少了!”

  林清筠无奈:“我这几年攒了十几万,家里还有多少钱,有多少先还上,这总行了。”

  “你存了十几万也不知道给家里,养这么大我没得过你一分钱!”王娟先是有些诧异,随后吐出五个字,“反正我没钱。”

  林清筠哑然,从她开始赚钱每年都会给母亲打五万,现在却成了没得过她一分钱。

  她估计母亲身上最少存了几十万给弟弟娶媳妇的彩礼钱,没钱这两个字这才让她察觉出母亲话里的深意来。

  她显然早就想好了办法,只是没开口。

  林清筠反问道:“那难道就看着小磊被要债的人打死?您说应该怎么办吧。”

  林磊听完身子颤了一下,眼里的哀求不言而喻。

  王娟仿佛等的就是她这句话,走上前拉着林清筠的手到沙发上坐下:“我不是拿你照片去相亲了吗,前些天你沈姨找到我,说有个老板看了你的照片很满意,你要是嫁过去,咱们家能得两百多万彩礼呢!”

  林清筠明显感觉到母亲提到两百万时手力度都大了不少。

  王娟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她看:“那老板呢也就是年纪大了一些,今年四十出头,人长得……长得挺祥和的。”

  林清筠看着那张照片嗤笑一声,确实长得很祥和,大腹便便的肚子地中海的头型,能不祥和吗?

  王娟啧了一声:“你笑什么,人家做的可是几百万的大生意,能看上你算是咱们家祖宗保佑!”

  林清筠又瞥了眼那男人油腻的嘴脸,挺想说祖宗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王娟又开始抹眼泪:“小磊可是你弟弟,你就这样放任不管了是不是?那可是二百多万,还了小磊的债还剩了一百多,刚刚好给他置办婚房彩礼!这么皆大欢喜的事情!”

  “他那年纪都能做我爸了,”林清筠冷笑一声,“要嫁,您嫁好了。”

  “你胡说什么!”王娟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林清筠的右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上面还留下了清晰的两个巴掌印记。

  林清筠捂着脸颊眼泪夺眶而出,林磊是她的孩子,难道自己就不是了?

  为什么在母亲眼里嫁一个年纪能做自己父亲的男人,竟然成了皆大欢喜的事?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你弟弟出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管不顾的!我真是上辈子造孽!”王娟拿着手帕不停擦眼泪,将过错全部推在了她的身上。

  林清筠看着母亲绝情的眼神和弟弟一言不发的默认神色,她算什么呢?

  在他们眼里,她不是母亲的好女儿,也不是弟弟的好姐姐,而是一个赚钱工具。

  林清筠一字一句开口,掷地有声:“欠的钱我还,但以后我和你们,再没有关系。”

  林磊眼前一亮:“姐,你真的有办法弄到这么多钱?”

  王娟接着吼道:“你要是拿不出那么多,那你不嫁也得嫁!”

  林清筠彻底心寒,这两个人似乎对她后半句话毫无感触,全都在关心她是不是真的能拿出那么多钱。

  林清筠拿起桌上的包走出门,走了几步之后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往回走。

  林清筠走回去将手里的钥匙放在桌上:“用不上了。”

  林清筠走出家门就给宋薇薇打了电话,她和宋薇薇虽然是多年好友,但两个人的家境却天差地别。

  宋薇薇听完她的叙述之后又气又着急:“你千万别被你妈带走了,我现在好怕你出事,要不然你来我们家住几天。”

  “薇薇……我自己手里还有十几万,你能不能……能不能……”林清筠总觉得难以启齿。

  宋薇薇明白她的意思,开口道:“你的钱先自己留着,我待会儿转一百二十万到你卡上。”

  林清筠很是感动,声音有些哽咽:“我给你写个欠条。”

  “我们俩这关系写什么欠条啊,我相信你。”宋薇薇语气逐渐低了下去,“倒是你……你那个孩子,打算怎么办?”

  林清筠这才如梦初醒,手下意识抚上肚子,犹豫再三还是伸进包里拿出了那张名片。

  林清筠将那张名片紧紧捏在手里,来回翻看了好几次,目光停在沈慕沉这三个字上久久难以挪开,深吸了一口气:“我想好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子民点评:

很不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章内容丰富清晰,看了好几遍,看着很轻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