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神医都市行

神医都市行

主角:孟阳, 慕容雪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2-30 20:06:04

给大家带来了《神医都市行》的主要情节:何声欢没好气的说道,然后冷冷的看着孟阳。孟阳将怀中玉佩拿了出来,丢在了餐桌上。“这是什么东西?”何声欢尖声问道,拿过玉佩在眼前看了看,虽然心里很震惊,可脸上平静无常。“拿块破玉佩就来提亲,你以为我们慕容家的人这么好糊弄吗?”何声欢将玉佩又丢给孟阳,孟阳在吃饭,没有接住,玉佩直接掉在地上摔碎成几块。场面突然安静下来,火药味十足。“夫人,这块玉佩的确……”
展开全部

施救慕容海

一个仆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满脸的慌张之色。

“蔡老,前随我去看看。”

慕容云吩咐了一声老者,起身急匆匆的跟着仆人朝着里屋走去。

老者还有慕容雪一齐跟在慕容云身后,孟阳出于好奇,也快步跟了上去。

“孟公子,这位是我家家主慕容云,后面这位是我家小姐慕容雪,我家大老爷子,就是家主父亲慕容海,重病在身……”

这位被称为蔡老的老者慢下身子,走在孟阳身边给孟阳介绍着。

慕容雪回过头来看了孟阳一眼,满脸不屑。

慕容云推开门,立刻走进房间,周遭三四个仆人手忙脚乱,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双眼紧闭,喉咙似有异物堵住,想发声却说不出来话,只有皱紧眉头,双手攥紧缓解自己的痛苦。

此人乃是慕容家的奠基人,慕容海。

英雄暮年,垂垂老矣,再叱咤风云的人物,也离不开生老病死。

“蔡老,你快看看怎么回事。”

慕容云催促道,自己站在一旁,面色紧张的看着床上的慕容海。

蔡老凑上身去,先是替慕容海把脉,接着将手探到慕容海脖子,良久,才失望的摇摇头,站起身来。

“家主,老夫医术有限,这实在是病入膏肓,堵住心脉,时日不多,恕我无能为力了。”

蔡老面色愧疚,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尽力了。

慕容云俯下身子,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只见他开口:“父亲,人各有命,儿子尽力了,望您老安息。”

听到爷爷快要死了的消息,慕容雪也是面色苍白,两行清泪漱漱的流了下来,表情痛苦不已。

孟阳仔细观察着慕容海的呼吸,必然是多年的顽疾始终没有治好,此时复发,身体机能负荷不住,自然显示命不久矣。

蔡老挥挥手,示意仆人全部出去,给爷孙三人留点最后独处的时间,正准备带着孟阳出去的时候,孟阳开口了。

“慕容叔叔,我跟老头子在山上学了几年医术,能否让我看看老爷子的病情?”

孟阳上前一步,毛遂自荐。

“胡闹,蔡老行医五十余年,难道还比不过你一个小孩子吗?你赶紧给我出去,我现在没工夫搭理你。”

慕容云冲着孟阳语气不善的说道,此时他心中正悲痛万分,自然不会理会孟阳的说辞。

“家主,孟家素来医术高超,虽然孟公子才学三四年,未必没有学到精髓,不妨让他一试,或许真能治好?”

蔡老对孟阳的身份是深信不疑,所以当孟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蔡老相信了孟阳是有把握的,希望孟阳展示一下他的医术,好让自己开开眼。

孟家的九阳金针,有着起死回生一说,是真是假,蔡老今天有幸亲自验证!

“那...哎,既然蔡老这么说了,那就让你试试吧。”

慕容云知道蔡老性格稳成,平时话少,既然他开口推荐了孟阳,自己就干脆死马当作活马医,信任孟阳一回。

孟阳径直走到床边,从自己方形铁盒中拿出银针,不急不缓的朝着慕容海的脖子扎去。

孟阳虽然年纪轻轻,可落针之时,丝毫不拖泥带水,落针迅速果断,掀开铺盖,分别取出八针朝着慕容海胸口扎去,手法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蔡老暗暗吃惊,望闻问切,孟阳只用第一步就能判断病因,想不到孟家小子年纪轻轻,居然有了这般水平,孟家医术,果然厉害。

让蔡老更加吃惊的,还在后面!

孟阳扎完针,从床底取出一个脸盆,冲着仆人笑着说道:“劳烦你们打盆热水。”

仆人赶紧走上来,接过脸盆,急匆匆的去打水了。

孟阳仅仅扎下九针,额头上就充满了细密的汗水,他用自己的长袖擦了擦,汗水留在长衫上,看起来邋里邋遢,惹得身旁的慕容雪一阵嫌弃。

热水打来,孟阳取下九针,过了一遍热水,然后收到铁盒之中,再拿过一条毛巾,泡在热水里,挤干后给慕容海擦拭胸口。

来回擦了三遍,慕容海终于有所反应,身子抖动了一下,孟阳抱起他,直接给他侧身,慕容海一口黑血混着腐臭的黑色物质吐了出来,落在了热水脸盆里。

众人纷纷掩鼻侧目,不忍直视,实在是太恶心了!

待慕容海吐完,孟阳又将他扶好,躺在了床上。

“蔡老,过来看看。”

孟阳冲蔡老招招手,自己则是起身将一盆的污垢端出了门。

蔡老亦步亦趋的走过来,捻起慕容海手臂,不到五秒,喜形于色,蔡老露出几个黄牙,张嘴哈哈大笑。

“真是神了,孟家九阳金针,果然是名不虚传!”

“蔡老,父亲怎么样了?”

慕容云焦急的问道,刚才孟阳治病手法迅速,他一直没来的及问。

“呼吸平稳,气色如常,没什么大碍,但是顽疾仍在,需要……”

蔡老话还没说完,孟阳将一纸药方递上。

“孟公子,医术入神啊!”

蔡老看过孟阳递上的药方,由衷的感叹道。

“有了这药方,老爷子多年的顽疾,终于可以彻底痊愈了!”

父老此话一出,全场肃然起敬。

唯有慕容雪嘟囔着小嘴,眼神恶毒的看着孟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来人,设宴席,我要好好招待一下小神医。”

慕容云眼看父亲被治好,心情甚好,想要大鱼大肉好好招待一下孟阳。

“蔡老,你且带小神医去宴会厅等候,我和雪儿一会儿就来。”

“好,孟公子,请随我来。”

蔡老单手做请状,示意孟阳跟他前去。

孟阳正好此时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可孟阳前脚刚走,慕容云夫人何声欢就走了进来,将门关好,一脸不悦的看着慕容云。

“怎么回事儿?”

何声欢没好气的问道。

“孟家的小子来了,带着信物。”

慕容海在夫人面前总是小心翼翼,何声欢看起来雍容华贵,可是骨子里可谓是尖酸刻薄至极,当年慕容云就是依仗了何声欢娘家的势力,才能发展这么迅速。

接着,两人开始了激烈的争论……

滚出慕容家

十分钟后,再打开门时,何声欢和慕容雪脸色洋溢着洋洋得意的表情,而慕容云则是有些愁眉苦脸。

慕容一家走到了宴会厅,一同坐了下来。

而美味佳肴陆陆续续也端上餐桌,全都是名贵菜色,这是孟阳记事以来,最丰盛的一顿晚餐。

“多谢慕容叔叔盛情款待,那我就不客气了。”

慕容云还没开口致辞,饥肠辘辘的孟阳直接拿起筷子呼呼的吃起来。

慕容云脸上显露一丝尴尬之色,不过旋即很快消散,而何声欢和慕容雪脸色的鄙夷是越来越深。

“小神医,你救了我父亲,这顿招待是应该的,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我们慕容家有恩必报,不会亏待你的。”

慕容云轻轻挥挥手,示意大家开始吃饭,然后把头转向孟阳,对着孟阳说道。

“没关系,反正我要娶你女儿,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我就不收医药费了。”

孟阳一口塞到嘴里一大块牛肉,含糊不清的说道。

他从身上拿出那对耳环,将盒子放在桌上,一把推到慕容雪的面前。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喜欢。”

孟阳从来没撩过妹,不知道怎么才会显得有情调一点,干脆直接把礼物递了出去。

“谁说要嫁给你了,别瞎说,还有你这破耳环值几个钱,我才不稀罕。”

慕容雪脸色一变,顿时有些生气,将耳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追求自己的青年才俊从这里可以排到门口,这穷小子拿着这么一对破耳环来送给自己,不是羞辱自己吗,自己难道就值这个价?

“小子,你医术高明我承认,可是你说你要娶我家小雪,这话从何说起?”

何声欢没好气的说道,然后冷冷的看着孟阳。

孟阳将怀中玉佩拿了出来,丢在了餐桌上。

“这是什么东西?”

何声欢尖声问道,拿过玉佩在眼前看了看,虽然心里很震惊,可脸上平静无常。

“拿块破玉佩就来提亲,你以为我们慕容家的人这么好糊弄吗?”

何声欢将玉佩又丢给孟阳,孟阳在吃饭,没有接住,玉佩直接掉在地上摔碎成几块。

场面突然安静下来,火药味十足。

“夫人,这块玉佩的确……”

蔡老忍不住站出来替孟阳说两句话,孟阳医术了得,年少有为,九阳金针可以证明他的身份。

“你闭嘴,真假难辨,孟长生已经不在人世,光凭玉佩确定不了身份。”

何声欢丝毫不讲道理,直接打断了蔡老的话。

蔡老耸耸肩,这毕竟是慕容家跟孟家的家事,自己并没有资格插手。蔡老本身就是沉稳少话的性格,被何声欢打断了,自然也就不再言语。

孟阳看着地上碎掉的玉佩,心想老头儿不是交代了,只要展示出玉佩,慕容家人自然会明白,可是这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小神医,你听我说,慕容家早年的确跟孟家家主孟长生定过娃娃亲,可是十五年前,孟家经历大难,孟长生生死未卜,他的孩子也是下落不明。”

“现在你突然拿着玉佩上门,我们也不敢轻易相信,所以,你说的亲事,我们不能随便承认。”

慕容云的措辞虽然很委婉,可是意思表达的确实很清楚,想结婚?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你救了老爷子,可以赏你点东西,想要娶我家小雪,我劝你还是早点滚蛋。”

何声欢语气不善,直接开始骂人,虚张声势的说道。

“就是,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我怎么可能嫁给你这种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慕容雪学着母亲的尖酸刻薄,语气尖锐的嘲讽着孟阳。

“雪儿,注意点。”

慕容云轻咳一声,提醒着慕容雪,虽说不答应亲事,可也没必要这样过分,毕竟人家是救了慕容海老爷子的恩人。

“怎么了,小雪说错了吗?这小子看着穿着打扮就像个江湖术士,我看就是来咱们家招摇撞骗的,刚才老爷子是不是被他施了障眼法,你们不要被他骗了。”

何声欢越说越离谱,站起身来,俨然要驱赶孟阳出去。

孟阳还没有反应,蔡老受不了了,站起身来,一言不发的朝着外面走去。

此刻孟阳已经心知肚明,慕容家不愿意承认这门亲事,所以才恶言相向,人病易治,心病难除,面对几颗恶毒心,孟阳无奈的摇了摇头。

孟阳站起身来,将玉佩从地上捡起来,拼凑放好在桌上,这也算完成了老头子交代的任务,他拿起自己的东西,朝着门外走去。

“臭癞蛤蟆,别再让我见到你。”

“臭小子不学好,再看见你骗人,找人打断你的腿。”

孟阳身后传来何声欢和慕容雪讥讽的声音,他置若罔闻,朝着门口走去。

保安看见他,连忙点头哈腰,笑着说:“先生慢走,常来玩啊。”

“他们口中所说的孟长生莫非就是我父亲,可老头子不是说我父亲死了吗,老头子可是从来没有骗过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阳心里一连窜出几个问题,看样子只有回去问问老头子,可是身上的钱全部用来买那对耳环了,这下可怎么办?

孟阳心里计划着,准备再去医院门口去碰碰运气,这次收价要高一点,不然不够自己吃喝,两天就没了。

“孟公子,请留步。”

蔡老跟了出来,走到孟阳身前。

“蔡老有什么事?”

孟阳一脸疑惑。

“孟公子,看你衣着寒掺,想必也是身上钱财不多,我这里有一些,你拿着用罢。”

蔡老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递给孟阳。

“无功不受禄,蔡老你这钱我不能要,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孟阳笑了笑,谢绝蔡老的好意,转身要离开。

“多谢你救好了老爷子,恩情难报,回头替我给段阎王问个好。”

蔡老的声音在孟阳的身后传来。

看着孟阳离开的背影,蔡老的心中五味陈杂,可这件事他又无可奈何,叹息一声,又走进了慕容府。

小说《神医都市行》 第4章 施救慕容海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怡和点评:

强烈推荐一下《神医都市行》这本书,就是喜欢大大加油,非常好看哦!人物情感描写的非常细腻!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