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一朝一顾空余梦

一朝一顾空余梦

主角:虞欢, 苏默安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1 16:11:19

《一朝一顾空余梦》是一篇非常好的婚恋生活小说,为大家带来了虞欢 苏默安的故事:他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忽然,虞欢苦笑一声。“算了。”她长叹道,咳了咳,“是我又搞不清界限了。”“有时候我看不懂你,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铁石心肠的人,没有任何软肋弱点,同情和爱也从不会在你身上出现。”“我爸妈跟你一起去的西南,他们失踪了——或者是死了,但你对此没有任何解释,只给我丢下一副他们交给你的画卷,还有一句冷冰冰的他们死了,然后就一走了之。我爸妈跟你交情不浅啊,你怎么能冷血到这个程度,连他们的葬礼你都没有出席。”
展开全部

一朝一顾空余梦第5章试读

院子里的酒会还在继续。

“默安哥,好久没见了,你也不说来看我。”本应该在客房休息的余可可,出现在了酒会上,穿着高端定制最新春夏款的礼裙,映衬得分外青春明媚。

苏默安微微笑着,刚想说什么的时候——

主宅那边突然传来了玻璃的碎裂声。

紧接着一声凄厉的嘶喊:“救命!救救我!”

苏默安,包括众人的目光都下意识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虞欢正从碎裂的玻璃窗往出爬,后边似乎有人拽着她,她满脸血迹,与先前的疏离冷淡不同,此时那张脸上爬满了恐惧,碎玻璃扎在她身上,她也浑然不觉得疼似的,拼了命的往外挣扎。

苏默安最先反应过来,面色阴沉的可怕。

但步伐还是不紧不慢的,走到了窗边,站定,隐怒道:“你果然是个没用的废物,连自己都保护不好!”

“救救我,默安……”虞欢费力地抓住苏默安,眼睛里有泪。

保镖也在这个时候赶到,听从苏默安的命令进了主宅,而屋里的男人早在苏默安走来的时候就松开了虞欢,慌张逃走。

但这里是苏家,他能跑到哪儿去?

苏默安沉着脸双手抓住虞欢,生生的把她从窗子里拽了出来,尖锐的玻璃割过虞欢的腰间,瞬间血流如注。

虞欢冷汗涔涔,面色惨白,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靠在苏默安身上,虚弱不堪。

“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极力平复着心情的苏默安,脸色更加难看,他用力抱住虞欢,手却刚刚好掐住她腰间的伤,微微用力,就让虞欢痛不欲生。

“在苏家,我未婚妻出了这样的事!”

因为距离很远,所以在别人眼里,苏默安的阴沉与怒意,全来自于对未婚妻的担心,而他紧紧抱着虞欢的动作,更证明了这一点。

到底是大庭广众之下,苏默安即便再怒火中烧,也还是抱起虞欢,带她离开了苏家。

随着车门关上,苏默安彻底爆发,他死死扼住虞欢的脖子:“我苏家对你仁至义尽,你就是这么报答的?!老爷子的寿宴,被你搞得鸡飞狗跳!”

虞欢惨笑一声:“难道,你想让我无声无息被别的男人上了,然后公之于众。到时候可就不是鸡飞狗跳这么简单了,而是你堂堂苏默安,未婚妻在你家给你戴了绿帽子!你,或者苏家,谁能丢得起这个人?!”

说完这句话,虞欢像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闭了闭眼,靠在车窗上。

她说的这些,苏默安当然清楚!

但这是老爷子的寿宴,容不得一丁点闪失!

“但凡你有一点脑子,都绝不会被设计进去!”

“别再教训我了……”虞欢抬起眼,伸手拉了拉苏默安的手,她的血迹已经在苏默安手上干涸,“默安,我很痛,也很害怕。”

“我真的很怕……能不能抱抱我,不要再教训我……”虞欢眼底慢慢浮出一层水雾,她还在发抖,她苍白虚弱,与平时那副倔强的样子完全不同。

苏默安的身子一僵,下意识掏出一块手帕,缓慢地擦着手上的血,但是那血渍已经干涸成红褐色,他机械性的擦着,强迫自己不去看虞欢。

此时此刻,他心底的某块地方似乎隐隐有一丝松动。

他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忽然,虞欢苦笑一声。

“算了。”她长叹道,咳了咳,“是我又搞不清界限了。”

“有时候我看不懂你,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铁石心肠的人,没有任何软肋弱点,同情和爱也从不会在你身上出现。”

“我爸妈跟你一起去的西南,他们失踪了——或者是死了,但你对此没有任何解释,只给我丢下一副他们交给你的画卷,还有一句冷冰冰的他们死了,然后就一走了之。我爸妈跟你交情不浅啊,你怎么能冷血到这个程度,连他们的葬礼你都没有出席。”

“在西南,你没能力保护我爸妈,现在你连你的未婚妻都保护不了!”

“你怎么好意思把责任推给我?!”

虞欢冷冷地笑着,即便气若游丝,也依然坚定地说完了这番话。

苏默安微微抬了抬手,又很快收回去:“是秦云涵?”

虞欢闭上眼睛,无意再与苏默安交谈。

多可悲啊,她从没想过,有朝一日竟会到了要用计策让苏默安爱上自己的地步。

如今的每一步,都在她的计算之中。

车子很快开到医院。

苏默安抱着虞欢进了急诊室,特意避开了她的伤口,交代医生为她做全面检查——哪怕晚上苏老爷子的寿宴就正式举办,他也仍然这么交代了。

虞欢抬眼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老爷子的寿宴在晚上七点。

全面检查怎么都要两三个小时。

来不及了。

“默安,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应付得来。”

“是我没保护好你,于情于理也该陪着你。”苏默安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静镇定。

虞欢没再多说什么。

医生给虞欢清理好伤口,包扎起来,又送她去做检查。

等虞欢再次回来的时候气色已经好了一些,她看着坐在病房里等候的苏默安,心底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老爷子推迟了开宴时间。”

“我和你一起回去。”虞欢勉强扯起一个笑,“伤口没大碍了。”

苏默安点点头:“正好把上次漏掉的垃圾清理干净。”

指的就是秦云涵了。

“我让人送来了新的衣服——你受了伤,不用再穿礼裙。”苏默安把助理买来的新衣服递过去,然后起身离开,正好医生拿了几份检查报告过来,苏默安便跟医生去办公室谈虞欢的情况了。

盒子里的是一身宽松唐装,内衬的料子很柔软舒适,是天青色的,既不会过分张扬,也不像黑白灰那么肃穆。

虞欢轻声笑笑。

衣服略有些宽大——他能想到买新衣服来已经很不错了,还能指望他记得她的尺寸么?痴人说梦。

虞欢换好衣服之后去找苏默安,准备回苏家赴宴。

刚一开门,就看到苏默安面色异常沉静地站在几步之外,一手插兜,另一手拿着薄薄的一张检查报告。

“默安,我们……”

“你怀孕了。”

一朝一顾空余梦第6章试读

平静的四个字,在虞欢耳边炸开。

她眼前发黑,像是濒临窒息,呼吸艰难,不得不扣住自己的喉咙,深深吸气。

她算准了每一步,却偏偏没想到,她怀孕了!一个多月前,是她的第一次。可她怎么都没想到会留下祸患!她真是蠢到了极点,竟然忘了吃药!现在,她的肚子里孕育着那个野男人的孩子……

虞欢脑子里闪过无数个想法,扶着柜子重新坐回床上。

“你愿意听我解释么。”虞欢抬眼望着苏默安,她好不容易才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了细微的改变,但这个意外而来的孩子,却即将毁了这一切。

苏默安温柔地笑着:“我没碰过的未婚妻怀孕了,倒真让我好奇呢。”

大开嘲讽。

虞欢也不在意,她抓了抓自己的短发,垂眼道:“上个月,下特大暴雨的那天,我在酒吧上班,被人劫走然后强上了。”

云淡风轻的,像是在讲别人的事。

苏默安脸色变了变,暗自攥紧了掌心,旋即松开,声音异常冷清:“你看清是谁了吗。”

“如果我知道是谁,那么现在我早就蹲进监狱了。”虞欢抬起头来,勾起一抹绝美的笑,眼神里恨意毫不掩饰,“我会把他折磨致死,敲碎他的膝盖骨,用最钝的刀子把他那玩意慢慢割下来……我要让他慢慢死去,让他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

苏默安身上莫名发冷,他掩去了自己的不自在。

而虞欢的注意力压根不在他身上,也就没发现他的异常。虞欢继续说:“可惜了,那天夜里,我被套上了黑布袋,又被下了药。如果让我知道他是谁,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要让他尝尝绝望的滋味。”

“走吧。”苏默安背过身,半边脸隐在阴影处,神色复杂难辨。

虞欢心里空落落的,但一想到待会儿回苏家还有场硬仗要打,就不得不打起精神来,亦步亦趋跟在苏默安身后:“默安,慢一点,我跟不上了……”说话间,带着轻微的喘气声,腰间的伤口被拉扯。

苏默安顿了顿脚步,猛地回过身来,一把将虞欢抱起,低声道:“我最讨厌你逞强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虞欢心里瞬间酸胀起来,她伸手抱住了苏默安的脖颈,把脸埋在他的胸膛前,轻轻的带着些许眷恋蹭了蹭。

……

八点二十分。

他们回到了苏家。

跟楼下的宾客稍作寒暄,就上了二楼的大厅。

苏老爷子坐在正位上,而那个试图逃跑的男人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旁边站着秦云涵。

“您别听这人乱说,他一个下三滥的混子,怎么可能会说实话?搞不好就是虞欢自导自演了这出戏,故意破坏您的寿宴,还安排了这个男人栽赃给我!”秦云涵据理力争,即便被老爷子的威压压迫着,也仍然咬牙说道。

虞欢从后走上前来,对苏老爷子躬了躬身,然后看向秦云涵:“表姐,别着急。反正人都在这里,也不怕冤枉了谁。我记得是佣人传话,带我去了客房——监控里应该有,不如我们把那个佣人叫来问问话?”

“再一个,不管是这混混还是佣人,要么是收了好处,要么是受到威胁,这些全都有迹可循,我们派人去调查一番,他们的银行卡收支情况,还有家里的情况……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虞欢语气轻缓,轻飘飘的像是一片羽毛。

却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秦云涵面色瞬间难看至极。

“好,就照虞欢说的去办!大不了取消寿宴,也要把事情查得清清楚楚,绝不姑息任何一个心肠歹毒之人!”苏老爷子怒气未消,说着,又朝虞欢招了招手,“让爷爷看看,伤着哪儿了?”

“默安带我去医院包扎好了,您就放心吧。”虞欢走近了几步,对苏老爷子笑着说,只是那苍白的面色,和腰间隐隐透出的血迹,还是让人能清楚的觉察出她的状况。

“对,对!转账记录!”倒在地上的男人拼了命的喊,“我手机上有转账短信,她给了我五万块!你们可以去银行查!这事跟我没关系啊,我只是拿钱办事!”

有了男人的手机和银行账号,很快就调出了完整的转账记录。

他是个混混,平时没什么正经收入,最近赌钱输了不少,走投无路之下,秦云涵找到了他,给了他一万块订金还债,等完事之后再付剩下的四万。

记录上清清楚楚的“秦云涵”三个字,让秦云涵再也无力辩解,脸色瞬间惨白。

“我……”

苏老爷子最恨赌博的人,何况秦云涵办的事,如果成了,不仅损害了虞欢的名节,还让整个苏家都跟着名誉扫地!

“从此以后,苏家跟虞家断绝一切生意往来!传我的话出去,跟他们虞家合作的,我苏家永不接见!”苏老爷子气得脸色涨红,狠狠拍着桌子。

就在这个时候,秦云涵的母亲——也就是虞欢的小姑虞秀英,从层层围着的保镖中冲了出来,立刻跪在老爷子面前,连连磕头,直到头破血流,也没有停下来:“苏老爷子,您一向心善,云涵她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我不求您原谅她……但是求您给我们虞家一条活路啊!我们虞家跟苏家交好这么多年,不能因为小辈们的矛盾就毁了啊!”

“老爷子!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虞秀英额头上的血缓缓垂下来:“罪不及家人,老爷子,您这是在要我们全家的命啊!难道您就因为一个虞欢,要灭了我们全家?!”

苏老爷子原本的怒意,跟着这番话渐渐冷静下来。

“你的意思是?”

“云涵犯的错,她自己承担!但求老爷子放我们全家一条生路!”虞秀英抬起头来,落了满脸的泪,神情却异常坚决。

苏老爷子一时有些犹豫了。

就在这个时候,虞欢轻声开口:“算了,爷爷,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虞家养育了我这么多年。小姑说得没错,罪不及家人……”

小说《一朝一顾空余梦》 第5章 反将一军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正业呀点评:

《一朝一顾空余梦》这书不错真的非常不错激情,热血我这30岁的人了看的还热血沸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