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首席的落跑婚妻

首席的落跑婚妻

主角:温若瑶, 靳少琛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3 12:31:18

小说《首席的落跑婚妻》主要讲的是:剩下的话,温若瑶没有听清,却也足以让她心碎,苦涩不已。电梯门阖上,精心练习的完美淡然的笑容早已经有了明显的裂痕,一如她被伤的千疮百孔的心。盛语蝶,我曾经最好的朋友,你是不是非常不欢迎我回来?吃完有些微凉的外卖,又用热水服下常年随身携带的胃药,努力压下胃里的不适感,温若瑶收敛神色,再次拿起笔,一丝不苟的改动着。时间缓缓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砰”的一声,会议室的大门被人用力踢开。
展开全部

首席的落跑婚妻:居然要打她

手臂勾着男人的娇小女人,一身精致洋装打扮的很是时尚,她怔愣的看着温若瑶,眼中闪过慌乱和惊惶不安,有些紧张的朝着靳少琛看去,手指抓的更紧了。

靳少琛淡漠着脸,冷淡无情的面容上没有一丝波动,幽暗冷凝的双眸却是紧紧的锁在对面一脸淡然笑意的女人身上,神情愈发的疏离冷漠。

“若瑶,你……你怎么回来了?”

盛语蝶忍受不了两人对视的沉默,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这两人一般。

不,这已经不是六年前,她也不再是只能默默的看着这两人在一起甜甜蜜蜜,却连插入的空间都没有的那个盛语蝶了。

“工作原因。”温若瑶耸耸肩,淡漠的浅笑着,侧身走出电梯。

“那……”

盛语蝶还要说些什么,靳少琛却已抬步,她不得不赶紧跟上去。

电梯门阖上的那一刻,盛语蝶的嘴角已经恢复了自信高雅的笑容,“少琛,那天试穿的礼服……”

剩下的话,温若瑶没有听清,却也足以让她心碎,苦涩不已。

电梯门阖上,精心练习的完美淡然的笑容早已经有了明显的裂痕,一如她被伤的千疮百孔的心。

盛语蝶,我曾经最好的朋友,你是不是非常不欢迎我回来?

吃完有些微凉的外卖,又用热水服下常年随身携带的胃药,努力压下胃里的不适感,温若瑶收敛神色,再次拿起笔,一丝不苟的改动着。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砰”的一声,会议室的大门被人用力踢开。

“啊——”温若瑶惊恐的大喊,仓皇失措的眼神中满是惊惧不安,身体下意识就想要找地方躲起来。

直到看清楚来人,温若瑶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然而水眸中的惊惧神色依然未曾消退。

刚刚那一幕,她仿佛是回到了刚到国外的那两年,贫民窟里的危险处处不在,若不是有那人的帮忙,她怕是早就……

“你怕我?”

靳少琛阴郁着脸一步步靠近,如箭般的锐利目光似要看穿温若瑶,语气蕴含着森森冷寒。

“不是的……”

温若瑶无法解释自己的惧怕,声音依然有些颤抖,眼底蕴满悲伤。

那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倘若不是因为轩轩……她根本就坚持不下去。

“你说谎!”

靳少琛倏地一把擒住温若瑶细嫩的下巴,修长的手指狠狠的捏住,漆黑的双眸中寒意更盛,气势凌人的瞪着她。

“放开……痛……”

温若瑶撇开眼睛,不敢对视着靳少琛那双充满浓浓恨意的眼眸,她的心好痛,好痛……

她躲避的动作却让靳少琛更加愤怒,阴鸷的眼神中满是狠戾之色,讥讽道,“你也知道痛?你知道什么叫做痛吗?你这个贱人!”

下巴处传来的剧痛强势的掰回温若瑶,她不敢相信的看着靳少琛扬起的大掌,惊惶的双眸中满是震惊和痛楚之色。

他,居然要打她?

为什么?

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他还是如此恨她?

一滴清泪缓缓滑落,苍白清秀的脸上布满酸涩,水眸迷离,神情脆弱的模样,刹那间让男人停止了动作。

首席的落跑婚妻:怎么是你接的

靳少琛的动作一滞,心中泛起一丝不忍,还有一丝难以抑制的隐痛。

该死的,他竟然还会对这个可恶又下贱的女人心软,该死的……

幽深的双眸中闪过挣扎不悦,继而是受伤愤怒之色,最后却是手上猛地用力。

温若瑶只觉得下巴上的力道转向了后脑,紧接着她被强势的搂着向前,狠狠的撞上了靳少琛的散发着炙热的薄唇,生疼。

“不!你……放开……”

温若瑶的反抗声刚刚出口,就被狠狠的堵了回去。

“你逃不开……”

靳少琛低语了什么,温若瑶却根本就听不清,整个人都置身在他的怀中,危险的让人惊惧不已。

“不要……”

温若瑶虚弱的躲避着,却躲不开男人霸道的侵占,终于,泪如泉涌。

靳少琛只觉得唇间咸湿,他的动作猛地顿住,眼神渐渐清明。

“我碰你就让你这么难受?”

靳少琛黑眸中闪过阵阵冷光,眼底的寒意更深,他忽地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那么,你就不妨更痛一些吧。”

“哗啦”一声,桌上的图纸铅笔全部被扫落在地,一阵天旋地转,温若瑶已经被压在了上面。

低沉的粗喘声渐渐响起,勾起人心底最深处的热情和冲动……

地面上散落着各种设计图纸,杂乱不堪,无人相顾……

靳少琛是在凌晨四点醒的,他难得有些舒爽的轻呼一口气,身体是久未曾再感受过的满足,忽然他顿了顿,鹰眸猛睁,四下相顾,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该死!”

她竟然和六年前一样,又逃了。

身体的反应是最真实的,尽管靳少琛已经恨了温若瑶那么多年,她却该死的对他还有那样大的吸引力,让他在醉酒之后,首先想到的人就是她。

锐利的眼眸微微眯起,靳少琛嘴角勾起一抹恶意的笑容,温若瑶,你竟然敢回来,就要有承担我怒火的勇气。

在总裁休息室里换好衣服,靳少琛离开前经过会议室,稍微停顿了一下。

事情结束之后,温若瑶拖着浑身酸软钝痛的身体,用力的推开依然压在自己身上沉重健壮的身体,踉跄着狼狈逃出瑞皇国际。

这一定是一场噩梦。

可是,即使闭上眼睛,刚刚穿衣服时不小心瞥到的浑身被狠狠宠爱过的痕迹,还有身体那隐秘的钝痛,都在提醒着温若瑶,她刚刚经历了什么。

男人浓重的粗喘声,禁锢她一动不能动的古铜色胸膛,彼此交叠的炙热呼吸,都仿佛历历在目。

回到酒店,温若瑶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下一秒就陷入了昏睡。

什么设计稿,什么靳少琛,此时统统都闪一边儿去。

吵闹的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温若瑶迷糊中烦躁的挥手,啪嗒一声,终于安静了。

直到再次被手机铃声吵醒,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温若瑶脑袋昏沉,眯着眼睛捞起手机接通,说话有气无力,还带着浓浓的沙哑。

“喂……”

“你是谁?”

那端盛语蝶忐忑的声音顿时愣住,惊声大叫,“温、若、瑶!怎么是你接的?”

温若瑶, 靳少琛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德水大叔点评:

《首席的落跑婚妻》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