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异能 绝世阎君

绝世阎君

主角:赵君生, 柳如烟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0-12-31 17:51:53

赵君生 柳如烟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新书《绝世阎君》:“啊!”就这么一失神的瞬间,恶鬼就向楚无河扑了过去,楚无河惊叫了一声,我也错失了将恶鬼击倒的最好机会。看到恶鬼离楚无河只有半米的距离时,我知道此时出手已经来不及了。就在我以为情况就这么糟糕下去的时候,一条漆黑的铁链子刺破虚空向恶鬼爆射过去,噗呲噗嗤,两声响动之后,铁链子就将恶鬼给束缚住了,紧接着铁链快速的往回收缩。恶鬼被强行的拉着向后倒退,我立即向楚无河狂奔过去,将他搀扶起来。
展开全部

狩魂者

我被少校突发的诗性搞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彼岸花这么神奇。

那这么说来,我们岂不是现在处于地狱当中?我觉得肯定不是,刚才我还亲眼看到我们的越野车驶入了小庄村的路口。

不过有另外一种可能性,这里有什么邪恶的力量将这里变成了人间地狱?

我望着车窗外面变幻了的境况,愣了一下,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升腾起来。

就在这时候,楚无河又接着说道:“彼岸花,它来自幽冥的花,在阴曹地府的若水河边,最多的花,就是彼岸花。”

“现在明白了?”

楚无河说完的时候,轻轻推着斯文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那这么说,我们来到了地狱?”我连忙问道。

我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这么的将性命丢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都说埋骨何须桑梓地,但是这里连桑叶都长不起来,何谈埋骨地呢?要是埋在这里尸变了怎么办,最后出来闹事,被人收拾了,我是最为不愿意看到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楚无河在我的后脑勺之上拍了一记,很激动的说:“什么地狱不地狱的,这里被恶鬼布置了幻象,你小子虽然是阎王,但千万不要迷失在这种地方,不然,小心你的小命不保。”

听到这话,我猛然一凛,整个人顿时就清醒了许多,脑袋也不在胡思乱想反而是双目变得清明了很多,盯着车窗外,仔细的瞧着。

“桀桀,我已经恭候你们多时了,既然来了,那就不要再走了。这里是无尽地狱,好好的享受人间炼狱吧。”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相十分丑陋,满脸扭曲,身材壮实,身高约莫一米八的黑影从林间出现在了猛士越野车之前,狞笑着道。

恶鬼说完之后,它的双手便是在虚空之中一阵舞动。

看到这一幕,少校猛然一惊,连忙大声喊道:“快,弃车!”

听到少校说出这样的话,我吓得连忙将车门打开了,直接跳了下去,就地一个地滚,滚出去了好几米,我才停了下来。我连忙扭过头去看,顿时吓了一跳。因为我瞧见,猛士越野车已经被四轮腾空,左摇右晃了一会儿。

哐当!

一声沉闷的巨响突然从越野车内发了出来,紧接着我就看到了猛士越野车从半空中跌落下来,一时之间我心情极度紧张,那可是有三四米的高度,车子可是国家财产,要是砸坏了,我们执行完了任务返回基地去都成了问题。

见到我们跳下车,黑子影子随手一挥越野车便是飞掠了出去,最后落在了地上,砸的地面都在颤抖了。不得不说,我们今天碰到了一个有力量的恶鬼了。

从车上跳下来的少校,迅速的从腰间摸出来一把乌木匕。乌木匕全身黝黑,雕刻着符文,我瞧见少校握在手中的时候,一股灼热的红色火焰瞬间就将这个匕首包裹了进去。

少校是我们三人小组的领队,这个时候,他自然以身作则,趁着黑影抛掷越野车的空档期,紧握着乌木匕狂奔了过去,与黑影触碰到一起的瞬间,顺势就将乌木匕狠狠的刺入了黑影身上。

“吱!”

瞬息之间,一种如同烧红的铁块丢进冷水当中的声音立即传来出来,乌木匕手上的火焰在刺入黑影身体的那一刻,便是熄灭了。即便乌木匕手坚硬如同钢铁一般,咯嘣一声,断成了两截。

看到断成两截的乌木匕,少校的神情变得格外凝重了起来,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挤出了一滴鲜血,往黑影身上一弹。

从一纹升到五纹,不过一秒钟的时间而已!

“我曰你大ye的,五钱恶鬼!天生神力。”少校瞧见自己手腕上的那一只手环之上有五条白色纹路出现,顿时双眼睁大了,心中大骇。

在稍微愣了一下之后,他立即就调整了战术,三人小组必须活着离开这里。所以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即撤出战斗,进行调整。只有三个人,只要分散撤退完全可以保存自己。

“撤!”见到恶鬼根本就搞不定,少校大喊一声。

只可惜,他话还没有喊出来,那黑影已经对他出手了,还没有放下去的右手,突然改变了方向,对着少校猛然一巴掌扇了过去。少校一时没有防备,身体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直接飞了出去。

看到少校的身体飞掠出去,我不由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我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个魁梧黑影的对手,跟队长相比,我就是一个小白,面对如此凶残,一言不合就将人给一巴掌扇飞了。

“组长!”楚无河望着被拍飞的少校,惊呼了起来。

楚无河被彻底的激怒了,他与少校之间的感情那是经历过岁月磨炼的战友情,那是比兄弟之间的感情还要亲密的感情。他可以为少校挡子弹,少校也为他多次挡了子弹。

现在看到自己的亲密战友被五钱恶鬼给一掌拍飞了,他能不发狂吗?他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打黄符纸,大骂一声:“我曰你大ye!老子要灭了你!”

说完楚无河拿出一张黄符纸就画了起来,然后朝恶鬼扔了过去。

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顿时在那枚符文触碰到恶鬼的时候,就像是炸弹一般爆炸开来。可就在爆炸的瞬间,恶鬼就像是知道了符文飞掠过来一样,立即双腿蹬地借助着这种反弹力,顿时倒飞了出去。

即便如此,但是他还是受到了爆炸力的冲击。恶鬼的身形顿时倒飞了出去,不过还没有飞多久,它就稳住了身形。在他身形稳住的时候,很显然是受到了爆炸力的刺激之后,变得极为暴躁,攻击性陡然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桀桀……我要杀了你这个符文师,你竟然敢用符文炸本座!”

恶鬼面色漆黑,头顶上的黑发就如同刺猬身上的刺一般竖立了起来,双目泛着红光死死的盯着楚无河。

说罢,恶鬼直接向着楚无河扑了过来,不过让我很诧异,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把鬼叉,长得跟方天画戟一样。我震惊不已,连忙擦拭了一下双眼,将手上的九五式自动步枪抱得紧紧的。

“我曰你大ye的,敢动少校,我阎王干你!”我端着自动步枪,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镀银子弹上到了枪里面,瞄准了飞行之中的恶鬼。

经过两天的修整,我们的基地又重新得到了基本的恢复。

在这期间,战区给我们补充了各种弹药,镀银子弹和镀金子弹得到了充足的供应,还给我们补充了各种食品和物资,当然还有医药。

两天时间,也让我后背上的那一道深深的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

之所以这么慢愈合,完全就是尸将的那长长的指甲,饱含着尸毒的缘故。这次出来的时候,我领了好几发的镀银子弹,不是猴子小气,实在是镀银子弹不要制作。

镀金子弹更是如此,那是需要五纹以上符文师加持的,就更加难以制作了,所以这么一来,镀金子弹就非常的稀少珍贵。镀金子弹是所有子弹里面,最为厉害的一种,就算是打在鬼王的身上,鬼王也会被一枪干死。

瞄准了恶鬼,我就准备开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了过来:“住手,这是我看上的恶鬼,你们不能杀死他!”

听到这话,我愣了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恶鬼已经向楚无河扑过去了,要是搞不好的话,楚无河就会被恶鬼扑倒。

经过上次的战斗,我是明白了,楚无河防御力极弱,战斗力很强,他走了两个极端。恶鬼十分凶残,要是被它扑倒了,楚无河铁定没有命。现在居然有人跑出来让我们不要杀死它,难道说,这个家伙跟恶鬼是一伙的人?

“啊!”

就这么一失神的瞬间,恶鬼就向楚无河扑了过去,楚无河惊叫了一声,我也错失了将恶鬼击倒的最好机会。

看到恶鬼离楚无河只有半米的距离时,我知道此时出手已经来不及了。就在我以为情况就这么糟糕下去的时候,一条漆黑的铁链子刺破虚空向恶鬼爆射过去,噗呲噗嗤,两声响动之后,铁链子就将恶鬼给束缚住了,紧接着铁链快速的往回收缩。

恶鬼被强行的拉着向后倒退,我立即向楚无河狂奔过去,将他搀扶起来。

“你个混蛋,刚才你为什么不开枪啊?”楚无河满脸愤怒的盯着我,大吼道。

“这个……”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总不够因为刚才听到那陌生的声音就走神了吧。

要是这么说了,楚无河还不将我给活劈了。

“算了,这也不能够怪你。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阻止我们行动,我楚无河倒是要看看,是何方神圣。”楚无河很生气,目光微微眯了眯,说道。

危险暂时解除了,我们立即冲过去将少校搀扶了起来,还好,少校的身体扎实,没有受伤。楚无河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惹得少校没有少给我脸色,并且警告我,以后要是再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就关我禁闭。

符文师VS狩魂者

少校的话将我给吓了一跳,正因为如此,我对那个家伙也是恨之入骨。

俗话说得好,楚无河生气后果非常的严重。

这是楚无河给我最为深刻的印象,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现在碰到一个陌生人竟然出手阻拦,还差点就害得他将小命丢在这里了,他能不暴走吗?

楚无河怒气冲冲的向着那突然出手的家伙奔袭而去,丝毫不顾及少校的劝阻,如同疯子一般的狂奔。

看到楚无河跑过去,我连忙问少校这事情该如何处理,少校二话没有说,大手一挥,那是战友是兄弟。说完少校左脚往地上狠狠一蹬,整个身形便是爆射了出去。

少校狂奔的身影就如同一头追逐猎物的猎豹一般,身体微微前倾,双腿在地上左右交替着,飞快的起落,每一次落地都会让他的身体就如同飞跃一般的向前跃出两米的距离。

看到少校狂奔的模样,我不禁有些赞叹,他的每一步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唯一有区别的是他起腿的频率不同而已。

“你还在这里等什么?”见到我愣在那里,少校突然大声的吼了一句。

听到这话,我答应了一声,立即跟了上去。

跑了没有多久,我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演武服,面部俊朗的年轻人,身高约莫在一米八左右,站在那里威风凛凛,有一种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的感觉。要是有个花痴少女在这里的话,看到这样的美男子,估计双眼泛出来的桃花要将他给淹没了。

他右边胸口衣服之上,有一个奇怪的图案,一条青色的龙张着血盆大口,盘旋着龙爪按着个骷髅头之上,显得格外肃穆威严。

年轻人手上抓着一根铁链子,链子的一头束缚着先前差点就让我们马失前蹄的恶鬼。

年轻人的身旁站立着七八个手持各种奇怪武器的家伙,看起来年纪跟这个决然独立的年轻人年纪相差不多。唯一的共同点,他们穿着同样的服装,胸口处有一样的标志。

楚无河面色铁青的望着对方,目光凶光,大喝道:“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狩魂者,竟然敢从你楚无河大爷的手上抢夺恶鬼,找死!”

说着话的时候,楚无河已经掏出了符文,大有只要对方稍有不对付的地方,他就会立即扔出符文,就如同丢炸弹一般的将对方给炸死。

我敢说,现在楚无河双眼一定通红,冰冷的眸子一副吃人的表情。

少校望着对方,也很不客气:“你们生为狩魂者,我们正在和恶鬼战斗的时候,你们却喊一句住手。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规矩?”

那个穿着白衣的领头青年,目光突然睁大了几分,在我和少校还有楚无河的面上一一扫过,面无表情道,“这个恶鬼是我们盯了好几天的,你们却突然插一杠子进来,却在这里反问我,是不是有些蛮不讲理啊?至于刚才,一时情急,还望勿怪。”

说着话的时候,白衣青年对着楚无河拱了拱手,嘴角却勾起了一抹颇为不屑的笑容,搞得好像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一样。也难怪,他带来的这些人,有七八个,而我们只有三个人。

在人数上,我们就是处于劣势。

“你一句勿怪,就能够解决事情了?妈的,真当老子好惹吗?”楚无河用手推了推眼镜,双眼之中充满了愤怒。

“不然,你想怎么样?”白衣青年冷冷的说道。

“把你手中你的恶鬼,交给我收拾,然后你向我赔礼道歉!”楚无河面皮抽搐了一下,死死的盯着白衣青年,道。

楚无河是五纹符文师,根本就不担心对方出什么狠招,他是接不住的。

不过他明显低估的白衣青年的骄傲,他可是白门培养出来数一数二的精英,怎么可能向一个陌生人低头?

“不行!”白衣青年直接拒绝道。

“你想要打架是不是?我曰你大ye的,我们已经忍受够你们了。报上名来,我们不打无名之辈。”少校火气顿时就爆发了,双目圆瞪,死死的盯着那一名白衣青年,身上的戾气顿时散发了出来。

白衣青年的目光从楚无河的身上转移到了少校身上,呵呵一笑道:“既然你们都看出来我是狩魂者了,那隐藏着也没有什么意思,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白龙飞,白门青龙堂一员。”

说到这里白龙飞的话语停顿了一下,目光在我们三个人的身上缓慢的扫过,然后缓缓的说道,“一个是符文师,一个是硬汉,最后一个新手阎王?这样一个组合,有意思,有意思,你们不会是附近一个军队的人吧?”

“白龙飞是吧?既然你都看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动手抢我们看上的恶鬼?你以为自己是白门的人,就很了不起吗?”少校冰冷的目光盯着白龙飞,质问道。

看着两边紧张的气氛,我知道,恐怕这一次非得分出一个高低出来,才会罢休。

“跟他们费什么话,少校,阎王,我们干他丫,不然让他们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看扁了。”楚无河丝毫的不给白龙飞面子,扭头看了少校和我一眼,冷喝道。

少校和楚无河两人跟他们争论的时候,我并没有插嘴,不是我不想说话,实在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白门,我是一点都不明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不知道是不是很厉害的一个组织,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欺负到我们应龙小队的头上来。我们可是军队,属于国家的暴力机器。

白龙飞轻轻的摆了摆手道:“一起打的话,我们人多,伤到你们了,你们会说我们胜之不武。我看就这样吧,由我与这位兄弟,切磋一场,如果我输了,这只恶鬼任由你处置。但是要是你们输了的话,很简单,这恶鬼我带走了。”

楚无河听到这话,顿时心中一喜,双手伸展开来,将我少校往后推了推,然后一马当先的站在了最气面面。白龙飞也是如此,他命令七八个手下都站在那里不要帮忙。

两人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狂热,大战一触即发。

白龙飞将被铁链子锁住的恶鬼交给了他带来的那些手下人看管,而他当即向前跨进一步。面对着楚无河,一直保持着微笑的面容。

楚无河是一个爽快的人,打架也是一样,他努力的压住了自己的怒火,使得自己的脑袋保持着高度的清醒状态,他的右手捏着一叠黄符纸,眼睛在警惕盯着白龙飞的时候,他就飞快的画出来一张符文。

不得不说,五纹符文师楚无河,画起符文来比白小七要快上好几倍都不止。几乎是眨眼之间,一记符文就一记画好了。

“五纹符文师,难怪敢跟我们白门的人公开叫板。还真是有魄力,既然这样,那我就好好的会一会你这个五文符文师了。”白龙飞呵呵一笑,充满着自信。

白龙飞生为白门青龙堂的弟子,这一次出来就是要好好的领导弟兄们锻炼一下猎杀小鬼的,没想到那路途当中会发生了意外,让得狡猾的厉鬼本跑。先前在跟这只恶鬼打斗的时候,已经失去了两名兄弟。

“开始!”

楚无河与白龙飞异口同声的大喊了一声,道。

这两个人是针尖对上了麦芒,谁也不糊。两人一上来就是杀招,楚无河就如同丢炸弹一般的将符文给扔了出去。他比叫擅长远程攻击,一张符文丢下去,轰的一声,就如同炸弹陡然炸开了一样。

看到符文炸弹丢过来,白龙飞立即向后闪退,即便为他也是五纹,在等级之上与楚无河别无二致,在他向后闪退的时候,右手那条长长的铁链子对准了楚无河就扔了过来。

他这一手段,我先前就见过,恶鬼就是被这一条黝黑色的铁链子给锁住的。不断不说,铁链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法器,铁链子每一个环都有符文。就连五品的楚无河也不敢大意,当时就看到他下意识的向后倒退。

“五纹符文师,果然厉害!”白龙飞赞叹了一句道。

在跳跃离开之后,白龙飞缩回来铁链子,然后猛然一下向着楚无河扔出去了,铁链子发出哐当的声响,那样子跟圣斗士星矢里面的阿蕣相差不过,

看到铁链子飞掠过来,楚无河不含糊,连忙向后倒退。

两个你来我往,几个会和下来,却也没有见到输给对方。

“啊!啊!”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按照白飞龙的要求按守住恶鬼的那些手下,不少人发出了惨叫声。

看到他们惨叫连连,我的视线顿时就被吸引了过去。原来,刚才恶鬼在看到两边的人马争论的时候,丝毫不将它放在眼里,顿时就大怒。

情况实在是太危急了,那恶鬼要是挣脱了束缚,只怕那些人都要遭殃。

“慢着!”向后飞速倒退的白飞龙,连忙伸手阻拦道。

“怎么打不赢就想要跑?刚才的高傲态度呢?”楚无河毫不客气的讥讽道。

他才不管对面这些人的死活,反正他们是自找的。

赵君生, 柳如烟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纳利吖点评:

看了《绝世阎君》这本书后,感觉作者的功力不错,文笔细腻的,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把每个人都写的有血有肉。这本书给我们的正能量是不容底估的。喜欢这本书。强烈向各位读者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