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

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

主角:沈婉, 宋恒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0 14:46:27

主角是沈婉 宋恒的小说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是由作者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两个孩子也就是见着沈婉的时候唤了一声娘,然后便未再与沈婉说过话。饭罢,一家人便坐在小花厅里一起聊天儿。宋恒还询问了一下,宋子凌的课业。“对了”与宋子玉坐在一起说笑的林晴雪忽然想起件事儿来,看着沈婉道:“早前姐姐一直昏迷着,娘和付夫君便让我掌了家。但是我到底是年幼,不及姐姐做事妥帖。如今姐姐醒了,这掌家之权还是交还与姐姐。”沈婉抬起了眼皮,这后宅的女人不是都挺喜欢执掌中馈吗?这林晴雪怎么还要交还出来呢!还说说,她这是在以退为进?
展开全部

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小厨房,单独开火

宋恒要在秋实院儿吃早饭,这点儿菜自然是不够的,便又吩咐秋菊去厨房端了些饭菜来。

不过这个早饭,宋恒也吃得十分不愉快,因为他发现,后要来的饭菜与妻子一开始吃的,完全是两个味道。

饭罢,秋菊收了碗筷,泡了一壶绿茶来。

“夫人可想起些什么来了?”宋恒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沈婉问。

沈婉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道:“偶尔会有些画面在脑中一闪而过。”

“什么样的画面?”宋恒问。

“好像是我在码头上扛大包的画面。”沈婉说着,故作不解的看着宋恒问道:“我不是将军夫人吗?怎么会在码头上扛大包呢?”

宋恒面露愧疚之色,回道:“那时候我还不是将军,被强制征兵,你为了我娘和孩子们不饿死,便去码头上扛大包换米。”

“原来是这样啊!”沈婉低着头,嘲讽的勾了勾唇。

二人坐在一起,又说了一会儿话宋恒才离开。

宋恒走后,沈婉便凭着记忆,将藏在床下的钱匣子找了出来。

那钱匣子里,有十锭五十两种的银子,和五十两碎银子。宋恒的月俸就一百二十两,早年封将军时皇上赏的地,宋恒都买了给那些战死沙场,或者伤了胳膊伤了腿儿的兄弟们做抚恤金了。这将军府又没有其他进项,这一百二十两银子,要养将军府五十多号人。而且,宋子玉再等两年就要出嫁,也得攒嫁妆,所以这原主便抠门了些,节俭了些,这才攒下了这五百多两银子。

这本是给宋子玉攒的嫁妆,但是沈婉觉得这些银子给那小白眼狼做嫁妆实在是太可惜了,所以这些银子她决定留着自己花。

沈婉从匣子里拿出了十两银子来,然后便将匣子放回了原处。

“秋菊”

“诶”正在清扫院子的秋菊放下了扫帚进了屋。

“夫人有什么吩咐?”

沈婉道:“你拿上这些银子,出去买些米面,肉菜,油盐酱醋回来,日后我们就在院中的小厨房单独开火。”

既然那宋猪蹄子不管,她日后便自己开火吃吧!她可不想虐待自己的胃,而且这院儿里本来也有小厨房,只不过从未用过而已。

“为什么?”秋菊脱口而出。夫人一向节俭,怎么会忽然想起要单独开火呢!

沈婉翻了翻白眼儿道:“因为厨房做的饭菜实在太难吃了,我怕我再吃下去,会越来越瘦。”

秋菊今日也吃了些早上夫人和将军吃剩下的菜,开始给夫人准备的那两道,的确是难吃了些。她今早瞧见,将军也吃那两道菜了,他定然也发现了,但是却什么都没说。

“奴婢这就去。”秋菊伸出双手接过了银子。

秋菊出去了,沈婉也没事情做,便在府中转了转。府中的下人,和府兵虽然见着她,都给她行了礼,但是脸上却并无恭敬之色。

转了一圈,欣赏了也一下古代的园林建筑,沈婉便回了秋实院儿。没过一会儿,秋菊便背着一背篓食材回来了。秋菊先是收拾了一下小厨房,随后便又将买会来的东西归置了一下。弄完便已经是正午了,因为来不及做午饭了,秋菊便又去了大厨房拿饭。

午饭是香酥鸭子,仔姜炒肉,小炒黄豆芽,还有丝瓜肉丸汤,和一盅人参鸡汤。这菜色,比以往都丰富了许多。

秋菊把饭菜摆上桌后,沈婉颇为意外,虽然还不知道味道如何?但是这菜却也算得上是色香俱全了。

沈婉坐下尝了尝,发现这味道也很是不错,而且,那人参鸡汤的味道也很香很浓郁。难道是宋恒去说过厨房的人了?

“秋菊,你方才去拿饭,厨房的人态度有何不同?”沈婉看着站在一旁伺候的秋菊问道。

秋菊道:“好了许多呢!”

以往厨房的人都对她爱搭不理的,可是方才,却对她十分恭敬,给的饭菜也非常好。

“奴婢觉得,定是将军私下去说了厨房的人。”不然,厨房那群人也不会有这样的转变。

沈婉又问:“那厨房的人员可有何变动?”

秋菊想了想道:“并无变动,大家都在呢!”

看来着厨房的菜还是吃不得,虽然说,宋猪蹄子私下去说了厨房的人,这饭菜也变好了。但是那被说了的人却还在厨房啊!要是她怀恨在心,在她的饭菜里加料怎么办?

不是她把人想得太坏,是人心本来就这么坏。

吃了午饭沈婉小睡了一会儿,然后便去小厨房瞧了瞧,见秋菊买黄瓜回来了,便在秋菊诧异的目光中,将黄瓜切片儿覆在了脸上。

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还权,原来是要银子

因为宋家的晚饭,是要一大家人一起去刘氏院儿里吃的。所以,快到饭点儿时,沈婉便去了刘氏院里。

吃晚饭的时候林晴雪对沈婉格外殷勤,不停的给沈婉夹菜,还问菜合不合胃口,一副宋家当家主母的架势。

两个孩子也就是见着沈婉的时候唤了一声娘,然后便未再与沈婉说过话。

饭罢,一家人便坐在小花厅里一起聊天儿。

宋恒还询问了一下,宋子凌的课业。

“对了”与宋子玉坐在一起说笑的林晴雪忽然想起件事儿来,看着沈婉道:“早前姐姐一直昏迷着,娘和付夫君便让我掌了家。但是我到底是年幼,不及姐姐做事妥帖。如今姐姐醒了,这掌家之权还是交还与姐姐。”

沈婉抬起了眼皮,这后宅的女人不是都挺喜欢执掌中馈吗?这林晴雪怎么还要交还出来呢!还说说,她这是在以退为进?

宋子玉轻轻热热的挽着林晴雪的手,娇声道:“二娘真会自谦,自二娘当家以来,咱们的吃穿用度都比以前好出了不知多少倍呢!”

她可不想娘在掌家,不想再过那半年做不了一生新衣裳,想吃好的还得等过节的日子。

刘氏也是深有同感,晴雪当家后,这吃穿用度是比以往好了许多,她这个老婆子也吃了许多以前没吃过的好东西。

沈婉道:“我身子不大好,又得了失忆症,好多东西好多人都不记得了,既然你掌家掌得挺好的,便继续掌着吧!”

她可没兴趣掌什么家,管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闻言宋恒看了沈婉一眼,见她病恹恹的,人又清瘦更没什么精神,便开口对林晴雪道:“婉儿身子不好,这个家还是由继续掌着吧!”

“既然如此,晴雪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姐姐没精力掌家了,这公中的银子,还请姐姐也一并交给妹妹。不然,我纵使是那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林晴雪一边说,一边笑盈盈的看着沈婉。

她虽然掌了家,但是却也只是拿了夫君一个月的月俸。她又提高了婆婆和子玉还有子凌的月例,涨了下人的工钱,改善了这府里主子和下人们的吃穿,那一百二十两银子压根就不够用,她自己已经垫出去了一百多两,这还不算她给子玉和子凌做衣裳,还有添置首饰的银子。

她之所以会说要把掌家之权还给沈婉的话,就是想让她把公中的银子都交出来。因为她也知道,就算自己要把掌家之权换给沈婉,以沈婉目前的状况也掌不了家。

沈婉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林晴雪的目的。

“公中的银子在哪儿?”沈婉故作不知的,转过头看着站在她身后的秋菊。她现在还是个失忆的人,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丫头对原主挺忠心的,应该不会让原主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银子落日旁人手中。

秋菊走到她身侧,噘着最嘴小声的道:“公中哪里还有什么银子啊!将军的月俸,还得夫人你精打细算,才勉强够府中花销,已经没有剩下的了。倒是夫人自己的月例每月都有剩下些,攒了估计有二十两了。”

秋菊作为沈婉的贴身丫头,自然是知道自己的主子有攒下些银子的。虽然不多,但是也有个三五百两。但是,那些银子是主子,精打细算,省吃俭用省出来的。她不想那银子就这么白白交出去给了林晴雪,便扯了个谎。

“等会儿我回去了,便让秋菊把那二十两银子给你送去可好?”沈婉看着林晴雪一脸真诚的说道。

林晴雪的脸有点绷不住了,她摇了摇头,浅笑着道:“不用了,既然是姐姐的月例,那姐姐便自己留着花吧!只是不知,姐姐平日里可有做账?”这么大个镇国将军府,她就不信,一点儿家底儿都没有。

“婉儿不识字,如何做账?”宋恒面无表情的道:“府中没有别的进项,花销全靠我的俸银,公中没有银子了,也很正常。”

宋恒都这么说了,林晴雪便只得作罢,只是,她的心却在滴血。若每月就靠那一百二十两银子,照将军府如今的吃穿用度,她不知道要贴多少银子进去呢!

刘氏年纪大了,座一会儿便开始犯困,沈婉等人便起身离开。

出了刘氏的院子,宋子玉和宋子凌便先离开了。

林晴雪见宋恒没有表明今晚要歇在哪儿,便有些娇羞的对他道:“夫君,我以命人准备好了沐浴的热水。”

这潜台词就是,今晚你去我哪儿睡呗!

沈婉听见这话,在心里啧啧了两声,便抬脚往秋实院儿的方向而去。

“今夜,我在秋实院儿歇。”宋恒说完,看都没看林晴雪一眼,便快走了四五步,追上了沈婉。

林晴雪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差点儿没咬碎一口银牙。那又丑又老的乡下女人,到底哪里好了?夫君竟然在她院儿里歇,也不在自己院儿里歇!

夜已深,已经沐浴过后的沈婉穿着白色的中衣,躺在榻的内侧。沐浴的隔间儿,还时不时的传出些水声。

虽然宋猪蹄子今夜要和她一起睡,但是她却一点儿都不担心。若面对这样的一具身体,宋恒还能有兴致,她便敬他是条饥不择食的汉子。不过,她还是有点儿膈应的,因为她不习惯和陌生人睡在一起。当然,这也不只是她不习惯,是个人应该都不会习惯的。

放着娇滴滴的小美人儿不睡,反而要跟自己一起睡,这宋恒若不是脑子瓦特了,就是怕别人说他是负心汉,有了新人忘旧人。

小说《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 第10章 小厨房,单独开火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润小仙女点评:

再华丽的词藻也说不清《贵妻临门:夫君求和离》这本书给我的感觉,能够强烈引起读者的共鸣,真的是用心在写,真的倾注了感情的,不像那些小白文,没有一点内涵,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