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圣手狂仙》小说章节列表全文阅读 圣手狂仙小说免费阅读(徐甲 宋晓姝)

时间:2020-11-20 13:49:45分类:都市异能

《圣手狂仙》是高人气网络作家创作的经典都市异能类作品,圣手狂仙讲述了:“还真是个不肖子。”徐甲半路杀出,一脚踢中了王大虎的裤裆。“痛!”王大虎趴在地上,嗷嗷直叫。徐甲满脸郁闷,对自己的身手很不满意:“力量太小了,居然没有将他踹死?给自己一个差评!”那些痞子听得心惊肉跳:这力量够变态了,还嫌小?冷雪惹不起徐甲,将怒气发泄到王大虎身上,手铐抖出来,也不管王大虎吃痛,野蛮将他的手臂掰过来,干脆利落的拷上。“王大虎,你敲诈勒索、吸毒、蓄意伤人,我现在正式逮捕你。”..

圣手狂仙

推荐指数:8分

《圣手狂仙》在线看

圣手狂仙意识流主引,徐甲 宋晓姝感情线索强烈,但是弱化了其他描写。文章根据前后人物心理变化,采用了不同的文风与表达风格哟!

圣手狂仙打我女儿的主意章节试看

“死老头,你胡说个屁。”

王大虎被王老头戳穿了真相,气急败坏,跑过来狠呆呆一脚揣向王老头。

“还真是个不肖子。”

徐甲半路杀出,一脚踢中了王大虎的裤裆。

“痛!”王大虎趴在地上,嗷嗷直叫。

徐甲满脸郁闷,对自己的身手很不满意:“力量太小了,居然没有将他踹死?给自己一个差评!”

那些痞子听得心惊肉跳:这力量够变态了,还嫌小?

冷雪惹不起徐甲,将怒气发泄到王大虎身上,手铐抖出来,也不管王大虎吃痛,野蛮将他的手臂掰过来,干脆利落的拷上。

“王大虎,你敲诈勒索、吸毒、蓄意伤人,我现在正式逮捕你。”

将王大虎压上了警车,冷雪发现徐甲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眸子灼灼放光,嘴角还带着邪魅的笑,一副挑衅的样子,心中的火终于憋不住了。

她走到徐甲身边,压低了声音,冷冷道:“看什么看?别嚣张,以后千万别犯在我手中,否则有你好受的。”

徐甲闻着冷雪身上好闻的香气,专注盯着女警冷媚柔滑的脸蛋,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你在威胁我?”

“威胁你又怎么样?”

冷雪眸光冷厉,盯着徐甲,针锋相对。

“我当然不能把你怎么样,好男不跟恶女斗。只想告诉你,虽然你大姨妈来了,痛经也发作得厉害,但不要在我身上撒气,我可不是你的出气筒。”

“你怎么知道我有痛经?”

女警粉面犹如火烧,眸子中充盈着不可思议的震惊。

她现在心烦意乱,脾气火爆,就是被痛经折磨的。

可是,去大医院找了好几个专家,都没有治好。

徐甲善于望气,通过辨别冷雪脸上的气色,就知道了她的病症,继续打击她:“你不止是痛经,而且还严重失眠,每晚十二点必定做噩梦、盗汗,有阴虚之象,若不立即调节,必有大患。”

冷雪瞪大了眼睛:“你吓唬谁呢?”

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神了,居然将她的症状说的不差分毫。

“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懒得和你计较。”

徐甲取过笔:“给你开个方子吧,包你药到病除,我是医生,医者仁心,不能见死不救。”

他写了一个方子递给女警。

“你以为我会信你?大医院的专家治不好,你能治?”

冷雪受不了徐甲那副吃定她的样子,看都没看就将方子撕了,狠狠的剜了徐甲一眼,压着王大虎一帮人上了警车,一路远去。

徐甲惋惜的摇摇头:“一方值万金,算你无福消受。”

王老头颤颤巍巍站起来,伤心欲绝:“老宋啊,给你添麻烦了,真对不起!你治好了我的病,却差点被讹上,哎,这不肖子……”

宋信能保住仁心堂的名誉就谢天谢地了,还能奢望什么,宽慰了王老头几句,将他送走。

围观的邻居街坊和宋信打过招呼,纷纷散去。

“有惊无险啊。”

宋信到现在还吓得头皮发麻呢,想着多亏徐甲医术不凡,不然今天就栽了。

“真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医道高手。”

他要仔细询问一下徐甲的师承来历,刚一回头,就发现宋晓姝在给徐甲仔细擦拭脸上的血迹,眼睛放光,兴奋的像个追星的粉丝,把徐甲当成了偶像,叽叽喳喳问个没完。

“徐甲,你挺厉害呀,死人都救活了。”

“我爸和你比,就是个菜鸟。”

“你这是什么医术,教教我呗……”

……

宋晓姝上身穿着一件贴身的纯白小衫,下身裹着紧身短裤,曲线迷媚,纤细修长的美腿被黑丝包裹住,雪白娇滑的肌肤散发着诱人的光晕,看着让人怦然心动。

“致命诱惑啊。”

徐甲刚犯了桃花劫,对女人有种莫名的恐惧,闭着眼睛,心中默念静心咒。

不过,那好闻的青春气息沁人心脾,让徐甲心乱如麻,却又百思不得其解。

“这人间的美女居然比仙女更引人犯罪,仙女都冷冰冰的,哪有人间美女这么灵动活泼。”

宋晓姝看得好笑:“喂,徐甲,你闭眼干什么?是不是我长得太好看,怕亮瞎了你的眼睛?”

徐甲无语:“瞎说,比你漂亮的我见多了。”

“呀,臭徐甲你吹牛呢。”

宋晓姝来劲了:“你见过哪个美女?电视上看的不算,要亲眼见过的。”

徐甲淡淡道:“嫦娥!”

“我呸!”

宋晓姝气的笑了:“你还挺有意思的,嫦娥是仙女,你见过?谁信!”

徐甲黯然神伤。

老子不光见过嫦娥,还和她睡了呢,哎,这一睡,老子就坠落凡尘了,想想就觉得憋屈。

宋信看着两人愉快的拌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将宋晓姝给拉过来,满眼警惕的打量徐甲:“你小子这么高明的医术,却在我这小小的仁心堂做学徒?说,你有何居心?”

徐甲有点发蒙:“我能有什么居心?混口饭吃啊。”

“还装!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你是在打我女儿的主意。”

宋信碎碎念叨:“我告诉你啊,我女儿可是松江大学的校花,好多富二代、官二代喜欢她呢。你啊,没戏,趁早死心吧。”

“爸,你胡说什么?真俗!”

宋晓姝鄙视的剜了宋信一眼:“那些纨绔我才不喜欢,你要是喜欢,你嫁给他们好了。”

“臭丫头还顶嘴!”宋信噎的直翻白眼儿。

徐甲摸摸鼻子:“宋叔叔,我对小姝没兴趣,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开玩笑,老子刚睡了嫦娥,犯了桃花劫,哪里还敢招惹女人?

“臭徐甲,我对你也没兴趣。”

宋晓姝有些莫名的生气,掐着小蛮腰,歪着滑腻的小脸,美眸狠狠的剜了徐甲一眼。

好歹我也是青春美少女,松大校花,他居然对我没兴趣?太伤自尊了。

“好,没兴趣就好,这下我就放心了。”

宋信翻脸比翻书还快,又对徐甲无比热情:“今天多亏了你出手相助,若是没有你,这仁心堂就完了。祖宗传下来的医馆,可不能砸在我手上……”

情到深处,双眼通红。

宋晓姝打趣:“爸,你比女人还爱哭。”

“死丫头,就知道气你老爸。”

宋信亲热的拍了拍徐甲的肩膀:“今晚咱爷俩好好喝两盅,压压惊!闺女,把我珍藏二十年的那瓶茅台拿出来。”

“又喝酒?”

徐甲惊得连连摇头,若非醉酒,也不会被嫦娥夺了童子身,这酒是穿肠毒药,万万不能喝。

圣手狂仙打我女儿的主意章节试看

宋晓姝下厨做了几样小菜,徐甲吃的不亦乐乎,天上哪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人间的生活貌似也不错。

他虽然打定了主意不喝酒,但茅台的香味太浓了,馋的徐甲直流口水。

“就喝一口。”

徐甲抿了一口,就再也停不下来,不住的感叹:“真是好酒,天庭的琼浆玉液,也没有茅台好喝。”

宋晓姝被徐甲逗得笑弯了腰:“说的那么一本正经,好像你喝过琼浆玉液似的。”

酒不醉人人自醉。

徐甲满腹心事,多喝了几杯,想着天庭上的混乱,心中乱如麻絮。

“天宫肯定乱成一锅粥了,爽!”

“玉帝老儿一点也不讲道理,是嫦娥睡我,不是我睡嫦娥,我就是一个受害者,你跟我叫什么劲?”

“幸亏我和猴哥关系铁,猴哥超牛,一定会帮我摆平玉帝的。”

“不过,玉帝最爱玩阴的,会不会偷偷摸摸派人追杀到凡间来……”

徐甲满腹心事,越喝越醉,沉沉睡去。

……

“啊!”

昏昏沉沉中,徐甲被高分贝的尖叫声喊醒,发现自己睡在床上。

宋晓姝居然站在面前,穿着绯红的睡衣,露出一截白腻的小腿,掐着小蛮腰,满脸绯红,红唇高高翘起:“臭徐甲,你居然做春梦,实在太过分了,满脑子龌龊思想。”

“我哪有?”

“还敢说没有?你刚才说梦话,我都听到了。你说嫦娥趁你酒醉,把你给那个啦,还用了很多姿势,真是不堪入耳。呸呀呸,你想女人想疯了吧?”

徐甲老脸一红,心想我这不是气的吗,又担心泄密,急忙追问:“我还说什么了?”

宋晓姝掰着手指头:“你大骂玉皇大帝是非不分,还夸奖孙猴子够哥们义气,嘻嘻,这都哪跟哪啊,我快笑岔了气。不过,你说的好逼真,我差点信了。”

“哦,怎么可能是真的呢,我是西游记看多了,这都胡编滥造的。”

徐甲敷衍了一句,连忙转移话题:“深更半夜的,你跑到我房间干什么?是不是趁着酒醉,也想非礼我?”

“臭徐甲,你太坏了,谁稀罕非礼你啊!”

宋晓姝端着杯子,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娇脸绯红:“我是看你喝多了酒说胡话,给你送一碗酸梅汤。哼,别不识好人心,我放这里了,你爱喝不喝。”

徐甲满满的感动,给宋晓姝点了一个赞。

人间自有真情在,比天庭那帮道貌岸然的家伙强多了。

“小姝,谢谢你啊。”

徐甲将酸梅汤一口喝掉,脑中顿时清醒了许多。

“这还差不多。”

宋晓姝美滋滋一笑,轻灵扭腰,挨着徐甲坐在床头,手托香腮,一双好看的眼眸俏皮的眨动,望着徐甲仔细的看。

“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吗?”

“徐甲,我发现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

“你以前很木讷,很老实,像根木头,反正对女孩子没有吸引力。”

“现在呢?”

“嘻嘻,现在你就是个大滑头,看你这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多鸡贼。”

“是不是对女孩很有吸引力?”

“切!”宋晓姝美眸一翻:“我可没感觉到。”

徐甲心如明镜。

以前的徐甲,只是他在人间的一具分身,神魂残缺,别说木讷,不傻就烧高香了。

现在神魂归位,九九归一,气质自然超凡脱俗。

他和宋小姝有一搭没一搭的敷衍着,慢慢溜了号,心里静下来,琢磨着天庭上的烦心事。

“我这事闹得惊天动地,玉帝老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定派兵下界追杀我,必须想个办法了解一下天庭上的形势。凭我现在所残存的法力,沟通一位游仙还勉强可以做到。”

“不如找赤脚大仙问一下?不行,赤脚大仙虽然和我称兄道弟,但骨子里却是个马屁精,一心想着升官发财,一定会趁机捉我回去,向玉帝老儿邀功的。”

“找夜游神问问?那更不行了,这家伙虽然还算靠得住,但却像个长舌妇,嘴巴没有把门儿的,早晚泄露我的行踪。”

徐甲愁眉不展,忽然灵机一动,:“哎,有了,可以找猪八戒打探消息啊。”

“八戒虽然奸懒馋滑,但大事可不糊涂,和猴哥穿一条裤子的,找他来问问行情,一定没问题。”

“猪八戒是净坛使者,专管负责吃喝玩乐,明天刚好六月十八,是他下界巡游值日、打扫供奉的日子,要想个办法联系上猪八戒,这机会难得,一定要抓住。说不定猴哥也处心积虑的找我呢。”

宋晓姝正和徐甲聊得开心,觉得他说话风趣,很讨人喜欢,与以前判若两人,但忽然发现他一声不吭,一副送客的样子,气的咬咬牙:“臭徐甲,你当本姑娘是空气呢,你再不说话,我可走了。”

她扭着小蛮腰,起身要走。

“别!”

徐甲一把抓住了宋晓姝的小手,软滑细腻,一股温热的电流传入心扉,像抓着一块温玉,爱不释手。

宋晓姝触电一般身软无力,呼吸急促:“你想干什么?别以为我好欺负,我叫起来很大声哦。”

徐甲很舍不得的松开了宋晓姝的小手:“小姝,你要帮我个忙。”

“帮个忙还用这么紧张吗?毛手毛脚的,差点吓到我。”

宋晓姝吐着鲜红小舌:“本姑娘最愿意助人为乐了,说吧,有什么事要求我啊。”

徐甲找个理由装可怜:“你也知道,我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可是昨晚我忽然梦到我母亲了,托梦让我还愿,我要是不干,她就要把我带走。”

宋晓姝吓得大声惊叫:“还有这种事?听起来有点吓人,那你就赶快去还愿啊,普照寺的香火旺盛,你可以去那里做一场法事。”

徐甲为难的挠了挠头:“可是,母亲托梦让我去尼姑庵还愿。”

“但你也知道,尼姑喜欢静修,一般不愿意接受法事。我没有门路,小姝,你人脉广,能不能帮到我?”

徐甲也是被逼的。

猪八戒这厮有三大怪癖,一是爱吃,二是好色,三是懒,那和尚庙他从来都是绕道走的,尼姑庵那些妙龄女尼对他才有吸引力。

“嘻嘻,你还真找对人了。”

宋晓姝兴奋的挺胸:“我们教导主任杨老师的爸爸就是宗教管理局的领导,我明早帮你联系一下。”

徐甲终于松了一口气:“小姝,我代表我妈感谢你。”

宋晓姝翘着红唇,追问道:“你妈怎么感谢我?”

徐甲狡黠一笑:“让你做我妈的儿媳妇。”

“臭徐甲,你想的美,去死吧。”

宋晓姝臊的脸红,抡起枕头砸向徐甲,心中却有些窃喜。

阅读全文
圣手狂仙

圣手狂仙

太上老君炼丹童子——徐甲,惹怒玉皇大帝,在孙猴子的庇护下,魂穿人间,凭着一手炼丹术、医术,风水,道术,混的风生水起。懂天文,识地理,能捉鬼,能降妖。精医术,通道术,会治病,会打架。我是天仙徐甲,我是极品术士,我是超能医生,我是财富大亨,我是万人迷。我手眼通天。我信奉:人定胜天!

都市异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