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说我被包养?我俩关系是合法的!

说我被包养?我俩关系是合法的!

作者:喜凡子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4-06-17 20:22:38

《说我被包养?我俩关系是合法的!》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涛图日记转载收集说我被包养?我俩关系是合法的!最新章节。陆晓雨非常小心地看了盛如灼一眼,道:“盛,盛同学。”盛如灼低头,“嗯?”“谢谢你帮助我。”“没事。”盛如灼道:“不仅仅是帮你。”她后面这句话声音有点低,陆晓雨没听清。好半晌,陆晓雨道:“这次事情都是我引起的,我会主动认错,你不要跟他们吵架,他们不会罚你的。”她的声音弱弱小小的,但很坚定。其实她非常清楚,盛如灼的家世虽然很普通,但是比她好多了,而且还有盛若灵这个姐姐在,学校会挑更软的柿子捏。

说我被包养?我俩关系是合法的!小说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呜呜呜……”厕所里的哭声不绝于耳。

“怎么了?”一道声音从人群里传来。

一个身影挤了进来。

严雁手里抱着卷子,大概是刚从其他班上课回来。

看见林曼曼和隔壁班几个女生倒在那里,她面容刹时失色,声音堪称凄厉:“怎么回事?!”

严雁冲进去,连忙把林曼曼扶起来,一点不嫌弃,还拿衣服给她擦拭干净脸上的屎尿,问道:“曼曼,告诉老师,谁欺负你了!”

林曼曼的嘴唇抖啊抖的,颤颤巍巍伸出手,指着外面,嚎啕大哭道:“是盛如灼,她打我!”

站在门口盛如灼略微侧过头,瞥了她一眼。

林曼曼浑身一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场面,向来嚣张跋扈的人,竟然吓得一下子躲到严雁身后去了。

盛如灼轻轻呵了一声,眉眼间毫不掩饰的鄙夷,张扬放肆,“欺软怕硬的东西。”

她扔掉纸团,转身要走。

“你站住!”严雁怒道,“欺负了同学,你还敢走?!”

“就是,你不许走!”围观的人群里有人说道。

“道歉,我们都看见你打人了!”

“别放她走!拦住她!”

正义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其他前来吃瓜的学生闻言,左看看右看看,不约而同地围了一圈。

“我欺负谁了?”出口被挡,盛如灼面容不变,她转过身,抱着手问:“你看看你后面那个女生,你敢说那个女生也是我打的?”

严雁脸色微变,她回头看了一眼,认出来,那个被扒了衣服缩在角落的女孩是隔壁班的学生。

一个贫困生,学校每年都会做慈善招进来几个贫困优等生,以配合政府那边的帮扶政策,以及拉拢更多富商前来资助。

这种穷人,闹不出风波。

严雁心中那点紧张顿时消失了,随即更加疾声厉色:“盛如灼,你欺负曼曼她们是事实,大家都看在眼里,欺负人还敢狡辩!?”

“就是啊,你一打三我们都看见了!”群众里传出附和声。

“到底是谁先欺负谁啊?有没有人给我理一理?”

有人小声嘟囔:“等一下,那个陆晓雨是不是五班的贫困生啊?好像经常被人欺负来着……”

这下子,大家的理智略微回神了,

如果盛如灼是见到同学被欺负才出手相助,见义勇为,那被罚的就应是林曼曼等人了。

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墙角那个叫陆晓雨的女生。

只见陆晓雨的衣服被撕了一半,浑身脏兮兮的缩在角落里,额头上正在渗出血迹,肉眼可见地比厕所里另三个女生还要糟糕些。

她长得很瘦小,肤色黝黑,身上的校服大概是穿了很久没跟学校买新的,裤腿短了一截,鞋子是不值钱的帆布鞋,一看便是穷苦人家出来的孩子。

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陆晓雨整个人都僵住了,脸色惨白,神色闪躲而仓皇,仿佛她不是受害者,而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害虫。

“喂,你说话啊!抖什么?”

陆晓雨半天没吭声,大家有些不耐烦了。

盛如灼转过头,朝刚才出声的人说:“不想听就滚。”

她黑色的瞳仁里竖着森森的冷光,语气很轻,透着一种渗人的疯。

那人顿时不敢吭声了。

陆晓雨怔愣了一下,躲闪的目光终于聚焦了一些。

她小心翼翼地盯着盛如灼看了两秒,目之所及是少女精致漂亮的五官,那皮肤白而薄,像一朵美丽脆弱的小白花。

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纤细柔弱的人,刚才是那样利落勇敢,帮了她。

陆晓雨的眼眸颤动了一下,干涩枯裂的嘴唇动了动。

“陆晓雨,”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严雁背过身,语气温柔道:“你班主任跟我一个办公室,她跟我说你是个很听话的孩子,家里面没什么钱,但是成绩很好,从来不惹事,以后要考重点大学的,对不对?”

陆晓雨浑身一冷。

严雁这段话看似温柔可亲,实则意味深长,陆晓雨家里贫困,不可能与有钱人家的孩子抗衡,如果非要揭穿林曼曼的恶行,一旦林家有意见,那么学校这边保不了她。

所以,要前途还是要争一时对错?

穷人的孩子没有选择。

严雁问:“所以你刚才在厕所里都看见了一切吧?盛如灼到底有没有打人?”

她抛出一个更好回答的问题。

盛如灼打人本就是事实,陆晓雨承认这一点也不算是撒谎。

而且她只要顺着杆子爬下来,至少可以顺顺利利读完高中,不用付出巨大代价与权势人家对抗。

忍一忍……就这十几天了。

忍一忍……只要毕业之后离开这里就好了。

在严雁威逼的目光下,陆晓雨紧紧攥起手指,呼吸困难,艰涩地发出了声音,“她,她……”

“我打了人啊,”盛如灼轻飘飘道:“这还用问?”

她挑起眼梢,讽刺道:“严老师,你何必为难一个小女孩。”

严雁看向她,露出胜利的目光,道:“好!既然你都承认了,现在,跟我去教务处!”

“不!”陆晓雨突然发出嘶哑的声音,她咬着牙,眼泪水滚滚落下,冲刷掉脸上的污渍,“不是这样的!”

众人一愣。

“不是这样的……”陆晓雨道:“林曼曼欺负我,是她们先欺负我。”

空气中一静。

当一个贫困生宁愿抛弃前途都要告发一个人,那么这件事的可信度就变高了

“我就说嘛,陆晓雨经常被欺负的。”

“没想到欺负她的人竟然是林曼曼。”

“盛若灵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有这种朋友啊,会不会还是有误会?”

周围议论纷纷。

眼看着大家开始怀疑她了,林曼曼又惊又慌,连声说,“我没有,我没有欺负她!不要听她一面之词!”

严雁开始拉偏架,咳嗽一声,“行了,你俩各说各的,都没有实质性证据,都不可信!”

林曼曼,“反正没有证据,你们不能冤枉我!陆晓雨,你想要钱就直说,装什么无辜啊你!”

陆晓雨被她的厚颜无耻惊呆了,“我没有……”

陆曼曼:“你个死穷鬼,为了骗钱你什么不敢说?你那个残疾爹把你送到这里读书不容易,他肯定没想到,供了个骗子女儿吧,真是生你不如生块叉烧,到处惹是生非,给家里添麻烦……”

一个清脆的巴掌打断了她的话。

陆曼曼红肿不堪的脸又添了一道,她尖叫一声,嚷得屋顶都快冲破了,盛如灼又给了她一巴掌,她才安静下来,惊惧地瞪着她。

盛如灼:“嘴贱不贱啊,你再嘴贱戳人心窝子,我不介意再给你几个嘴巴子。”

盛如灼又看向严雁,“你只相信证据是吗?那你竖起耳朵听好了。”

说完,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了两下——

“你看看你臭的,几天没洗头了吧?我们给你洗头呢,你还不感谢我们?”

““咦惹,好恶心啊,我都下不去手哈哈哈……曼曼,你来扇她。”

“我才不要,弄脏我的手怎么办,恶心死了,快把她的脏衣服衣服扒了,丢到外面去……”

陆曼曼脸色顿时一白,整个人瘫软在地,严雁也变脸了,斥道:“盛如灼,不许再放了!”

盛如灼当然没听,她放大音量,陆曼曼和她同伙恶毒的声音在逼仄恶臭的空间里反复回响。

她转过头,看向角落里的陆晓雨。

陆晓雨原本痛哭无助得直流泪,录音响起时,灰蒙蒙的眼睛顿时亮了,仿佛再次获得了力量。

既然你决心抗争,那我带你抗争到底。

这下子,围观的同学彻底炸了。

“我草,真的是校园霸凌啊!亏我以前一直以为陆曼曼人挺好的。”

“扒女生衣服?太过分了!”

“我服了,欺负同学刚才还理直气壮地骂这么难听,我他妈都差点信了。”

“我录视频了。我发网上去。这个视频要是发上网我敢保证她家企业会被网友喷死!”

“你发了啊?”

“草,发不出去!怎么回事?”

“我这里也断网了。”

“……”

其实不少学生反应挺快的,有些正义的学生都想到依靠网络帮助陆晓雨伸张正义了,然而,总有人比他们动作更快。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

“把视频全部给我删掉!”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

大家不约而同地散开。

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走进来,他有条不紊地,先让旁边的领导将周围学生的手机全部没收。

严雁第一个迎上去,像是看到救星:“林校长。”

——

校长办公室。

厚重的门紧闭着,数十个领导齐聚办公室,严雁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急匆匆赶到,敲门进去。

进去之前,她斜了门口的盛如灼一眼,犹有些得意的感觉。

盛如灼靠墙站着,她眉头紧蹙,有点儿烦躁,一头长发挡在脸颊边,从侧面只能看见她挺翘的鼻子。

陆晓雨蹲在地上,身上还是那套被撕了一半的校服,狼狈不堪,散发着厕所里的味道,她外面披着一件红白格子的、略微有些掉色的衬衫,是盛如灼翻出来给她的。

陆晓雨非常小心地看了盛如灼一眼,道:“盛,盛同学。”

盛如灼低头,“嗯?”

“谢谢你帮助我。”

“没事。”盛如灼道:“不仅仅是帮你。”

她后面这句话声音有点低,陆晓雨没听清。

好半晌,陆晓雨道:“这次事情都是我引起的,我会主动认错,你不要跟他们吵架,他们不会罚你的。”

她的声音弱弱小小的,但很坚定。

其实她非常清楚,盛如灼的家世虽然很普通,但是比她好多了,而且还有盛若灵这个姐姐在,学校会挑更软的柿子捏。

盛如灼说:“林家人现在就在里面跟校领导们协商处理,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被,被退学吧……”陆晓雨呐呐道。

她抽了抽鼻子,“没关系,我可以去别的学校,只要能高考就好……”

“你好天真。”盛如灼说,“林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以他们的秉性,可能会让你没有书读。”

陆晓雨呆住了,眼泪顿时汹涌而下。

盛如灼道:“所以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又能怎样?

在权势面前,普通人犹如蝼蚁,现在谁不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很快,办公室大门打开。

一对衣着华贵的中年夫妻牵着林曼曼走出来,目不斜视地走了。

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朝她们呸了一口唾沫:“傻逼,敢欺负我妹,找死。”

这口唾沫直接喷在了陆晓雨的脸上。

一干校领导见了,都没有说话。

仿佛没看见。

林曼曼回头叫他,“哥,走了,别理她们。”

有家长撑腰,她的神色飞扬不少,身上已经换了一套干净漂亮的粉色衣裙,脸上的肿痛也上了药膏。

反观伤势最重的陆晓雨,额头上的血迹已经凝固了,先前淌下来的血沾在衣服上,到处都是。整个人神色很苍白。

那男生哼了一声,呸了唾沫还不够,又补了一脚,陆晓雨顿时倒在地上。

她垂下脑袋,瑟瑟发抖,一声不敢吭。

“就是你说被我妹欺负的吧?怎么,你还敢觉得委屈啊?你这种穷人有什么资格……哎哟!”

盛如灼一脚打断了他的话,直接把他踹翻在地。

她踹了一脚不够,冲上去多补了一巴掌,道:“一个男的,嘴这么贱啊?”

她垂着头,长发落在脸颊上,漂亮的眼睛里瘆人的狠意。

男生瞪大眼睛,“妈的——”

林家夫妇也走回来,对着盛如灼怒目而视。

校领导们此时终于动弹了,飞快地拦在她们中间。

校长道:“好了好了,林总,林夫人,这件事我们已经清楚了,我们肯定会好好处理的!”

林夫人道:“你没看到她打我儿子?”

校长道:“小孩子打打闹闹嘛……您是不知道,裴家那位的未婚妻,是她姐姐,所以说……”

一切尽在不言中。

林家人听到裴家,顿时变得忌惮。

片刻后,他们咬咬牙,林夫人将儿子扶起,气道:“你们好自为之!”

以上就是说我被包养?我俩关系是合法的!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从我目前读到第一个位面来看,能看出作者喜凡子是用心去写《说我被包养?我俩关系是合法的!》这本书的,一个位面就好像一本书一样,细致,认真,而且文笔很好,不像是刚写书的小白,总之,这本书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