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每天都在阻止死对头黑化

每天都在阻止死对头黑化

作者:紫色烟云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10-20 10:16:12

每天都在阻止死对头黑化小说结局是什么?此书名叫《每天都在阻止死对头黑化》,网络作家紫色烟云文学功底非常的棒,主要内容讲的是花言言不动声色地拉人到一边,压着声音,“你却不懂事,我现今是何年纪,及笄已过,不日便要说亲,还能像少时那般抛头露面不成?”素心顿觉有理,那点心头的疑惑立时散去,赶紧出门回禀。花言言松了口气,走到床边看闻岫煜的情况。“……伤口发了炎症,又跪了数时,暑气侵体,发痧高热,便是铁人也扛不住!”大夫看闻岫煜不过一个小小少年,受此折磨,心里有些不忍。
展开全部

出手解救-紫色烟云

花言言把人扛到屋子里时,闻岫煜已然发起了高烧,勉力撑着回来已是极限,一沾上床,立时晕的人事不知。

“呼!”好容易把人抬上床,花言言擦了擦汗,瞧见闻岫煜已然昏睡过去,伸着白嫩的小手点着他的额头。

“日后便是真的兵戈相见,你也须得记着我今日的情分!”

她为了展示自己诚意,又对下人不放心,硬挺着一人,把这比自己高了近一个头的少年扛回来,着实吃了苦头。

待了不一会,书言领着大夫,并着素心一齐到了。

花言言坐在床脚正喘气,素心搁了冰块,上前低声道,“宋姨娘说,得了几匹少见的绫罗,请小姐去挑拣,做两件新衣,好去几日后的庙会。”

一提庙会,花言言猛地一惊,想起自己小说里,正是这次庙会女主偶遇闻岫煜,瞧见花言言刁难闻岫煜,出手解救,因而让闻岫煜一见钟情,情根深种,日后爱而不得,遂化身偏执大反派。

必须把变态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去回姨娘,谢过姨娘好意,只是我近日身体不爽利,懒怠出门,庙会便不去了。”

她得在家盯着闻岫煜,坚决不让他和女主见面!

素心一愣,自家小姐平日最爱出风头,哪人多就往哪里挤,想尽办法引人注目,怎么如今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花言言不动声色地拉人到一边,压着声音,“你却不懂事,我现今是何年纪,及笄已过,不日便要说亲,还能像少时那般抛头露面不成?”

素心顿觉有理,那点心头的疑惑立时散去,赶紧出门回禀。

花言言松了口气,走到床边看闻岫煜的情况。

“……伤口发了炎症,又跪了数时,暑气侵体,发痧高热,便是铁人也扛不住!”大夫看闻岫煜不过一个小小少年,受此折磨,心里有些不忍。

花言言瞧见闻岫煜烧了面色通红,睡梦里还皱着眉,实在是惹人怜惜。

“开了些退热消暑的方子,这几日要好好调理,虽是年轻体健,也不能这般糟蹋。”大夫叹了口气,也不便多说,转身往外屋写方子。

“你跟着大夫去领药,拿去厨房,让人熬了。”

书言一怔,眼神在闻岫煜和花言言之间来回逡巡,很是犹豫。

“放心,我不吃人,保证你回来,你家少爷还好好躺着。”花言言扶额,有些无奈。

待到两人离开,花言言绞了帕子放在闻岫煜额上帮他退热,见他嘴唇干燥,又去外面端了碗水,扶着他头一点点给他喂进去。

只觉得自己一个黄花闺女,提前体会了当妈的感觉。

“咳咳——”

怀里的人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撞得花言言手下不稳,直把手里的碗摔了出去,水漫了一地。

“走开!”

闻岫煜拼尽全力一搡花言言,他到底是男子,力气远比花言言大得多,虽是病中,此刻拼了全力,花言言未防备,整个人摔在地上,屁股几乎裂成两半。

闹得这般狼狈-紫色烟云

生理性的疼痛,让花言言不受控制得狂飙眼泪,她张了张嘴,刚想开头,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娇软的声音。

“言妹妹在吗?母亲让我拿布匹与你瞧瞧!”

花言言一愣,就见门口转出一个少女,瓜子脸,柳叶眉,穿着一袭净蜜合色妆锦袄裙,裙摆摇着明黄色拈花流苏,正是宋姨娘之女,花语嫣。

来谁不好,偏偏是她,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花语嫣乃是花家长女,偏生是庶出,平白矮了花言言一头,她性子好强,事事争先,面上却作出极知书达理的样子,反倒花言言,嚣张跋扈,爱逞风头,又没什么心机,两相比较,高下立判。

花言言记得小说最后,花语嫣为着自己性命,主动帮闻岫煜残害花家满门。

“听闻妹妹被那野种冲撞,伤了脑子……”花语嫣拎着裙摆,踮着脚小心踩在地上。

她转进内间,一抬头,正瞧见,花言言坐在地上满眼是泪,闻岫煜歪靠在床边,喘着粗气,声息重的如斗牛一般。

她一时忍不住笑,忙拿袖子遮着,“怎么闹得这般狼狈?”

花言言懒得瞧她小人得志的德行,换过那阵剧痛,撑着地起身,把意识不清的闻岫煜又搬回了床上,小声警告他,“闹坏了身子,你以后还怎么向我报仇!”

昏迷但听得清声音的闻岫煜:……

“劳烦姐姐惦记,我已让素心去回话,谢姨娘好意,身子不爽,不去庙会。”花言言带着点笑意,客客气气地回绝。

花语嫣却盯着躺在床上的闻岫煜,嘴角勾着一抹嗤笑,“听闻妹妹特意向祖母求情,宽恕这野种的罪罚,还特为他请了大夫,熬了药,真是稀奇!”

“来时还与莲心玩笑,别是这一撞,伤了脑子,做事也有些,不着调了!”

她掩着嘴角,眼里满是讥笑,旁边丫鬟听着,也跟着凑趣,几乎是明着骂花言言脑子不好。

花言言起身重新绞了张帕子,敷在闻岫煜额头上,良久方笑了,“我虽不信命,有时却也深谢老天恩赐,教我这事事不成,性子娇蛮,现今还撞坏脑子的人,偏成了花家嫡女,按着头让我继承万贯家财,怎么推脱都不成,这命运可真是作弄人!”

“姐姐,你说是不是?”

眼见着花语嫣脸色迅速变青,花言言转头吐了口气,装逼可真爽!

花语嫣狠狠把心底怒意压下去,僵着脸硬扯出一个笑,“妹妹说的是,谁能同嫡女相提并论?只是好奇,妹妹往日不是最厌这娼妓之子,怎么如今这般维护,甚而纡尊降贵,亲自照料?”

她绕着弯子,总算说出今日到来的真正目的,挑着眉梢,藏不住的得逞。

“花家仆役众多,人多嘴杂,妹妹只管照顾人,却不知那风言风语,早传的漫天皆是!来时姐姐听了一耳,说是——”

“这野种别是有什么狐媚的功夫,哄的妹妹神魂颠倒!”

“啪!”

花语嫣只觉眼前晃过一道带着风声的影子,一只瓷碗在她脚边碎的四分五裂。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志鸽呀点评:

人物的性格鲜明,前期可能不太好,但到后面就非常好看,写到现在,《每天都在阻止死对头黑化》这本小说已经非常好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