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朕有九个皇贵妃

朕有九个皇贵妃

作者:辣椒炒鸡蛋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10-19 09:23:11

《朕有九个皇贵妃》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代言情小说,生活阅读网转载收集朕有九个皇贵妃最新章节。他们十人会变得如此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就是因为有着这等底气。“只是没想到,太子他骗人,竟然不给钱……”“太子他真是铁公鸡,利用了我们,竟然一毛不拔!”这十个兵士,此时真是欲哭无泪,悔不当初。只是,为时已晚,再怎样哭天抢地,都已无用了。“天哪,这还是那个窝囊废太子吗?”包括白雄在内,校场上的一众兵士,无一例外,全都感觉这个太子太陌生了,完全就不是一个人了啊!
展开全部

威逼利诱的威力

不过是一刻钟而已,战斗就结束了,战斗结果令人惊掉下巴,刘明获胜,白雄惨败,没错儿,不是战败,而是惨败。

输得那叫一个惨哪!

手下十人,全都被打趴,滚在地上哀嚎。

“我的胳膊断了,断了……”

“我的腿,我的腿啊!”

“我的头,我不能活了!”

再看刘明这边儿,受伤的仅只有两人,其余的人,全都完好无损。

何以会如此?

其实就是两个字——拼命!

刘明手下的十人,绝对就是拼命的架势,两人一组,背靠背迎战,相互策应,彼此支援,一个受到攻击,另一个马上就增援上去。

能打就打,能踹就踹,实在不行,竟然是用上了牙齿,撕咬开了。

正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碰上不要命的主儿,任凭是沙场骁将白雄指挥战斗,那也不好使了。

都还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也是适应不了眼前的阵势,只能是兵败如山倒,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

白雄犹如活见鬼似的,反应不过来了。

他堂堂沙场老将,面对军事小白的太子,不仅被打败,而且更是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惨,这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

一众观战的兵士,也是如在梦中,梦呓般喃喃出声。

“太子赢……赢了?”

锦云也是满满的不敢想象。

“可不是赢了……”

陈尘以及手下人也是失声惊叹。

只有刘明,依旧还是淡然如水,波澜不惊,此时,便是冲白雄道:“怎么样,白将军,本宫说你没机会获胜,没说错吧?哈哈……”

爽然一笑,他一招手,向着锦云、陈尘他们道:“我们回去吧!”

走过手下十位兵士面前时,刘明狡黠一笑,不无惭愧地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了,本宫眼下囊中羞涩,你们每人的那一百两银子,先记账,待本宫以后手头宽裕了,再给你们吧!”

言罢,扬长而去。

只留下满地惊愕讶异的众人。

走出去十多步,刘明忽然转身,看向还在呆怔中的白雄,高声说道:“白将军,按照约定,你输了,那你可就要等着本宫安排吧!”

白雄一屁股坐在地上,等着安排,他认为,刘明对他的安排,肯定就是让他回家……抱孩子去!

他身为主将,尚且如此,他手下的兵士,更不用说。

看来这次只能是眼睁睁等着被裁撤了。

“不对啊!每人一百两银子?”

白雄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跳起来,目光威严地扫过为刘明拼命的兵士,疑惑不解地逼问道:“你们为什么如此拼命?”

“我们……”

这十个兵士扑通一声,全都跪倒在地,磕头认错儿道:“将军饶命,我们是……是被太子给骗了!”

不得已之下,他们说出了真相。

原来,刘明制胜的因素,就是四个字——威逼利诱!

先是威逼兵士,必须打胜,唯有打胜,刘明才会去宋帝那里,为他们说情,祈求宋帝不要裁撤太子卫队,不要罢免白将军。

岂止是威逼,简直还有哄骗。

因为刘明把裁撤太子卫队的决定,推给了宋帝,说是宋帝的主意,刘明也是没办法的。

不过,只要他们十人能帮刘明打胜,刘明就承诺说,一定会去宋帝那里求情,先不忙着裁撤太子卫队了,看看能否保住太子卫队。

看看能否保住白将军。

如此一来,这十个兵士,不管是为自己着想,还是为白雄着想,都是没得选择,只能先打胜再说。

可以说,刘明就是用这种办法,把他们逼进了死胡同,变得别无选择了。

不只如此,还有一个利诱。

就是,刘明承诺,只要他们十人打胜,刘明就赏赐他们十人,每人一百两银子。

这就让十人心动之下,不由自主地想到,即便是下狠手,打伤了同袍,那也没关系,得了刘明的银子之后,便是可以拿这钱给同袍疗伤了。

他们十人会变得如此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就是因为有着这等底气。

“只是没想到,太子他骗人,竟然不给钱……”

“太子他真是铁公鸡,利用了我们,竟然一毛不拔!”

这十个兵士,此时真是欲哭无泪,悔不当初。

只是,为时已晚,再怎样哭天抢地,都已无用了。

“天哪,这还是那个窝囊废太子吗?”

包括白雄在内,校场上的一众兵士,无一例外,全都感觉这个太子太陌生了,完全就不是一个人了啊!

“太子,你是用了什么招儿?让那些兵士,如此拼命的?”

回去的路上,锦云想不通个中原因,忍不住询问道。

“太子,您不会是给那些兵士灌了迷魂汤了吧!”陈尘也是追问道。

“事情呢,是这个样子的!”

刘明就把如何威逼利诱那十个兵士的作为,给说了出来,并且得意洋洋地感叹道:“本宫也是没想到,威逼利诱的威力竟然这么大,能令人疯狂啊!”

“哈哈……太子果然有你的,把人家骗卖了,还让人家帮着数钱!”

锦云、陈尘他们全都竖起大拇指夸赞。

而此事,经由一个兵士之口,也是很快就传到了宋帝耳中。

宋帝正在书房中看刘明的诗,一首送武将军归京,写出了军人的傲骨,坚韧顽强,而又乐观豁达,把军人那大无畏的形象,给刻画的有血有肉,入目三分。

这就让宋帝很激动。

“要是朕手下的兵,都能如此,何愁蛮兵不破、北境不安?”

正当宋帝如此心驰神往时,王德贵大总管跑进来,附耳密报道:“皇上,太子去校场跟白雄打了一架。”

“什么?跟白雄打架!”

宋帝本来是拿着写有刘明诗作的宣纸在读的,读了又读,看了又看,完全被刘明显露的才华所打动,脸上洋溢的,也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宠溺的笑,只是,听得王德贵的密报之后,他的笑容就是刹那褪去,惊慌叫出了声。

“太子他不想活了!”

作为最高统帅,宋帝可是太了解白雄是怎样一个人了,那就是个愣头青,好勇斗狠,下手贼重,不是如此,也不可能一口气斩杀十几个蛮兵,刘明跟这样一个狠茬子打架,那还有命在?

越想越怕,宋帝都是丢了手中宣纸,开蹦子往外跑。

边跑边叫道:“王公公,快,快跟朕去东宫校场。”

他是真怕刘明有事,如果说此前他怕刘明有事,是怕失去一面挡箭牌的话,那么此时,他的怕,可就明显不那么单纯了。

他的这种怕里,已是掺杂了一种喜爱之情。

这是一位父亲对儿子的喜爱。

“皇上,您听老奴说……说完。”

王德贵赶紧跑上来,拉住宋帝,惊慌失措地道。

去万年县

“什么?太子打……打败了白雄!”

宋帝被王德贵拉住,听他大概说了下事情的经过,宋帝大惊失色,难以相信地确认问道。

“皇上,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儿。老奴怎敢乱说?皇上若不信,只管问那军士。”

王德贵郑重说道,接着,就招手,召进那兵士来。

这兵士就是宋帝的密探,属于内卫府管辖,平常就派出去,散布在军营中,为宋帝监视军营以及军中主将的动向。

稍有风吹草动,即刻密报。

“皇上,太子他的确是在校场,打败了白将军。”

这兵士就把校场上发生的事,详细禀报了上来,就连任何一个细节都没遗漏。

“白雄那等猛将都被我儿打败……哈哈,不愧是朕的儿子啊!”

宋帝听得激动,抑制不住地开心大笑,不过,似乎哪里不对劲儿,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陡然板下脸,逼视殿下跪着的兵士,带怒问道:“什么?太子真说是朕要裁撤太子卫?罢免白将军?”

兵士听出话音不对,吓了一哆嗦。

他只是据实禀报,毫无隐瞒,尽忠尽职履行职责,怎么,这也有错吗?

“是……是的。”

兵士不知错在哪里,只得是点头承认道。

啪!

宋帝恼怒的一拍御案,有喜转怒,勃然色变骂道:“太子也忒大胆,无法无天,竟敢假传圣旨,妄称朕意,这还了得?”

“皇上饶命!饶命……”

兵士吓破了胆,来见宋帝,就已经是提心吊胆了,哪怕宋帝和颜悦色,他都大气不敢喘,此时宋帝拍桌子大怒,这还不吓死他?

所以他只管磕头如捣蒜,筛糠般颤抖不已,宋帝因何龙颜大变,愤怒到如此程度,他已是不得而知了,只求能够保命。

伴君如伴虎啊!

这一不小心,就没命了,岂能不怕!

在一旁的大总管王德贵则是看出了门道,自作主张地冲兵士道:“你先下去。”

兵士听了这话,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又磕几个头,一溜烟跑下殿去。

“嘿……你怎么放他走……”

宋帝盯住王德贵,就要斥责。

王德贵则是赶紧说道:“皇上,太子假传旨意,的确是不对,但他这么做,老奴认为,就只是为了对付白雄,以及太子卫队兵士,皇上您想……”

他就把刘明此去万年县,身边不能没有大将保护,而太子卫队,以及白雄,这几年来,又是懈怠了,不加整顿,无法为用。

而要整顿太子卫,不搬出宋帝的名头,必然是震慑不住白雄的。

也不能让太子卫兵士感到害怕……

给宋帝分析了一番。

宋帝听了,恍然大悟,摸着短短的胡须,半晌后带笑说道:“嗯,你说的有理。”

然后,他就说道:“那么,朕就当这事没发生过,算是助太子一臂之力。”

王德贵赶忙施礼恭敬道:“皇上英明。”

“可是,太子竟敢如此轻易地假传旨意,这也太大胆,若是再有下次,朕定不轻饶。”

出于上位者对权力的敏感,尽管对刘明的作为表示了理解,但宋帝对此还是有些不悦,直接说警告下不为例。

而在东宫,白雄已是准备迎接被裁撤的命运,惴惴不安地来见刘明,等待刘明对他的安排。

此时的他,没了那等逼人的狂傲之态,倒是因此变得颇为近人了些。

“白将军,你要知道,裁撤太子卫,是父皇的意思。”

刘明依旧是假传圣意,旁敲侧击地打压白雄道:“至于太子卫为什么惹怒父皇,本宫觉得,你也是心知肚明。”

“太子,末将知道,过去的几年里,末将是太过于懈怠了,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众兵士,有负皇恩,末将深感愧疚,从今往后,末将一定洗心革面,重新振作,刻苦练兵,以候太子调用,还请太子给……末将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给太子卫兵士一个机会。”

白雄跪了下去。

他已是败军之将,往日的那股子勇武之气,是不敢再拿出来唬人了。

刘明故作为难地沉默下去,过了一会,则是跳起身,来回踱步,给白雄的感觉是,他在犯难,不好解决白雄以及太子卫的事情,这就让白雄的心越发忐忑不安了起来。

他忍不住地想道:“只要给我一次过关的机会,就是让我拼命干事,我也愿意。”

偷眼去看刘明,见刘明一幅忧愁作难的神色,他想表达心迹,也是不敢胡乱发声了。

刘明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不如此作为,又怎能收服这个桀骜不驯的莽夫?

眼见效果达到了,刘明当然不会错失时机,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装出下了决心,要担起天大的责任的神色,用力一拍桌子,硬声道:“也罢!父皇那里,本宫给你兜着。父皇要惩罚,就让他惩罚本宫。”

这话一出,自然是说明,裁撤太子卫,刘明是会争取不让它进行的了。

“末将拜谢太子!”

白雄磕了个响头,实实在在的,他认为刘明能这么做,已是为他,为太子卫担起了天大的干系。

就是让他肝脑涂地以报,也不过分。

“不过,你还需要戴罪立功。”

刘明意识到目的已达到,白雄已被他收服,于是,趁机赋予他任务道:“本宫已是给你找了个戴罪立功的良机,本宫此去万年县,就破例任命你为执剑官,手握尚方宝剑,为本宫护法吧!”

若没有刘明此前一番操作,直接任命白雄为执剑官,白雄由于是懈怠懒散惯了,必然是不会上心的,如此一来,也就干不好保驾护航的任务。

而此时,经过了刘明的一番作为,已是被刘明彻底收服的白雄,听到刘明赋予他的任务,就如同死刑犯在开刀问斩那一刻,获得了特赦,感激涕零道:“多谢太子栽培,末将就是粉身碎骨,也难报大恩。”

又一个头磕到地上,再直起身时,额头都红肿了。

这般作为,搞得刘明都不免有所动容,亲自上前扶起他,叮嘱道:“白将军,务必尽心竭力办差才好。”

就叫白雄回去,挑选精兵强将五百人,以为护驾之用。

刘明也不再犹豫,进宫去拜别了宋帝,还有王皇后,就在白雄所率五百兵将的保护下,坐上太子车辇,一路浩浩荡荡向万年县而去。

而在皇城中,张昌陪着七皇子私服出行,正在说刘明:“七皇子,这已是过去三天了,太子还不见动静,以老臣观之,必然是不敢往万年县去的。”

他更是阴险一笑:“老臣当日之所以敢于跟太子死磕到底,就是料定了今日这个结果……”

只是,张昌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前面人流涌动,纷纷躲向了两边。

而惊慌躲避的人们,一边飞快地跑,一边更是纷乱地叫道:

“太子车驾!”

“是太子车驾经过……”

“太子这是要去万年县赴任……”

听到这话,张昌那没说出来的话,顿时就变成了一口浊痰,堵住了喉咙眼,呛得他马上剧烈咳嗽,直不起腰,翻着白眼,几乎不曾憋死。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辣椒炒鸡蛋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古代言情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