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帝凰引苍穹

帝凰引苍穹

主角:苏轻默, 东方阡陌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3 12:38:28

《帝凰引苍穹》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主要说的是:苏炽当即坐了起来,也不觉得伤口疼了,当下就穿好了鞋子:“妹妹啊,你等着,哥哥这就去和母亲说!”尤物啊,可不能真的让太子抢先了!“那就谢谢哥哥了。”在原地施施然的行了个礼,苏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笑容加深。这边,太子府内。苏澈醒过来看到奢华的环境,吓的不行,生怕是被庶母给捉回去了!宫女端着热水上前,要让他洗漱,苏澈硬是不敢动。他抱着膝盖,双眼警惕的盯着那些穿着华丽的女人们:“我,我姐姐呢?你们,你们把她关在哪里了?”
展开全部

帝凰引苍穹:凤凰血脉

苏轻默面对太子殿下的质问,也只是微挑起秀眉,神色未变:“不管我是谁,对你都完全没有害处。”

东方阡陌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她。

天阴草之毒已经被抑制住了,那巴掌大的小脸白净莹润,肤如凝脂。

潋滟着风情的桃花眼,却并不显妩媚,反而澄澈,只是眼底始终有抹挥之不去的阴霾。

苏轻默微抬着下巴,任由他打量,似乎无所畏惧。

东方阡陌看了许久,倏然勾唇一笑:“我的母后,是朱庆国的圣女。”

“所以?”苏轻默眨了下眼睛,有些不解。

此刻,东方阡陌已经十分确定苏轻默并不是得了什么机遇,而是彻底换了人。

“朱庆国圣女历来都是由有着上古神兽血脉之人担任。”东方阡陌淡淡的说着。

“哦,这样啊。”苏轻默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东方阡陌犀利的视线顶着她的双眼:“这是四国人尽皆知的事情。”

苏轻默挑了挑眉:“现在,我也知道了。”

她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似在戏谑,完全没有身份被怀疑的恐惧。

东方阡陌很确定她没有使用功法。

因为任何强大的功法易容的时候,近距离观看都会有很明显的端倪。

可她却很自然,不仅如此,甚至也没有灵力波动。

天生绝脉,性格大变,东方阡陌能想到的便是国师留下的手书中描写到的,灵魂互换,或者是灵魂夺舍!

苏轻默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精致的小瓷瓶,递到东方阡陌面前的时候还安慰式的拍了下他的肩膀:“神兽也是妖,你别伤心,来,把这瓶药剂喝下去!”

东方阡陌:“......”有些哭笑不得,更多的却是对她从容不迫,被质疑也丝毫没有紧张的欣赏。

他打开那小瓷瓶,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扑鼻而来。

东方阡陌没有多加怀疑,猛地灌了下去。

就像是苏轻默说的,不管她什么身份,对他没坏处就行了!

一股暖流从咽喉直入五脏六腑,东方阡陌放下了药瓶,紧接着灼热感传遍全身,像是心中有一团火,在不断的燃烧......燃烧着......

苏轻默看着他那俊逸的脸上不断地闪着诡异的红光,立马抬手封了他几个穴道:“屏息凝神,不要乱动,提气入丹田,运行一个小周天,记住药液在经脉中流走的路线!”

热,很热,全身上下仿若置身火海,焦躁难受。

苏轻默的话像是一股清流传入他的耳中,东方阡陌咬紧牙关,照她所说,做了起来。

汗水不断的从额头低落,密室内的温度都在不断的上升。

白泽嗅着气味跌跌滚滚的跑了进来:“凤,凤凰血脉?”

苏轻默本来正在为他守着,避免有人进来打扰,导致功亏一篑,听到小白泽的话,对着它勾了勾手指。

白泽却没有听话的走过去,然而围着东方阡陌周围转了好几圈,鼻子不断的嗅着。

苏轻默小声道:“你刚说是凤凰血脉?确定?”

白泽伸着毛茸茸的小爪子捂住了嘴:“本神兽什么也没说啊,你,一定是听错了!”

他这欲盖弥彰的样子,苏轻默哪里还看不出来?

天妖之体,是人类和妖族血脉的融合,上古神兽也不止一种,苏轻默现在只是个无法修炼的废材,自然也无法辨别出他的血脉是哪种神兽传承。

这药液还有一种作用,就是为了分辨他的神兽血脉!

看到那红光的时候,苏轻默脑海中闪过了很多,却有些不确定。

可如果白泽也有这种感觉的话,那就绝对是凤凰血脉无疑了!

同为上古神兽,白泽分辨同类的办法,可比这药液好多了!

苏轻默嘴角微勾,一手揪起了小白泽:“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赶快说了,趁我心情好可以不计较,以后,可就不......”她的话没有说完,小白泽就掀开了爪子:“本神兽才不屑瞒着你呢,哼哼,对了,你那个弟弟醒过来了!”

!!!

苏轻默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小白泽委屈巴巴的揉了揉被她揪乱的毛发:“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啊,人类,你这样对本神兽,会遭报应的,知不知道!”

苏轻默把它扔到了东方阡陌的身前:“给我守好了他,被人打断修复过程,晚上你就等着被炖了吧,白泽我虽然没吃过,但穷奇可没少吃,想必味道也差不多!”

“本,本神兽的肉,不好吃!我,我给你看着就是了!”白泽梗着脖子说着;

苏轻默见状,转身,脚步匆匆的离去。

见她走远,小白泽才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太可怕了!

穷奇那可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啊!

该说果然不愧是人族之主吗?那种凶兽都吃得下去,还吃了不少!

呜呜,以后还是要努力讨好她,可千万不要把本兽给吃了啊,太可怕了,呜呜,娘亲,好想你,宝宝能不能回去啊,跟着人主危险太多了啊。

......

将军府内。

穿着淡粉色长裙的少女,正皱眉看着躺在床上的苏炽:“哥哥,你怎么会连那个废材都打不过?”

“谁说我打不过的!”

苏炽猛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却因为动作太激烈,伤口再一次裂开:“嘶,好痛,娘的,哥只是被那个小贱种偷袭了,等找到她了,你看我怎么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少女撇了撇嘴,轻声嘀咕着:“你也就会嘴上说说!”

苏炽躺回了床上,没听到她的话,看着难得一见的妹妹苏柔,不耐烦的道:“太子今天又没去海仙阁吗?还是又被李昭然和林妙语抢先了?你怎么有时间来探望我了?”

“哼”苏柔噘着嘴,想起来就生气:“我听说昨晚太子殿下从荒岭救了个女人回来!”

“我就说嘛,你找我肯定有事,怎么,是让哥哥去给你把那个女人抢回来吗?”苏炽笑眯眯的说着,能让太子殿下看上的女人,啧啧,一定长得比李昭然还要美!

帝凰引苍穹:太子的小舅子?

看着苏炽那副猪哥样,苏柔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这个风流纨绔的二哥在想什么?

不过,这对她来说却也是件好事。

“哥哥,你真的搞的定吗?可是她在太子府啊,你真的能进去?”苏柔崇拜中带着些担忧的盯着自家二哥。

苏炽被那眼神看的心里涌起一股自豪感,应声道:“放心,包在哥哥身上,太子府怎么了?我就不信她没有出来的那天!”

苏柔还以为她会有什么办法呢,没想到竟然是守株待兔,当下就有些不高兴了:“等她出来没准就和太子殿下生米煮成熟饭了!”

“那你说怎么办?”苏炽轻佻的眼神在苏柔身上游走,啧,几天没见,自家这妹妹是出落得越发水灵了,可惜啊,为什么是亲妹妹呢?

苏柔被他那眼神看的头皮发麻,往后退了一步,嘴上道:“母亲最疼你了,你去让她求求厉贵妃,让皇上给我和太子赐婚不就好了?哪怕是个侧妃呢?你也能是太子的小舅子啊!”

苏炽摸了摸下巴:“太子的小舅子?咦,是很好啊,你等着,我晚上就去和母亲说!”

苏柔见他同意,瞬间眼前一亮,心中的激动难以抑制。

见她那副模样,苏炽不由的道:“我说妹妹啊,你也太没追求了,一个侧妃就激动成这样,要我说,我苏炽的妹妹就应该是太子正妃!日后母仪天下的皇后!”

“是是是,哥哥你一定要和母亲说,妹妹的幸福就落在你身上了啊!”苏柔行了个礼。

“行啦行啦,这点小事,母亲断不会拒绝的!”苏炽满不在意的招招手:“你在和我说说太子救回来的那个女人,那容貌身段比之李昭然怎么样?”

苏柔也只是听说,又哪里真的看到了?

见苏炽那么感兴趣,却眼珠一转:“我是没看到,不过听人说李昭然都不及她半分!”

苏炽当即坐了起来,也不觉得伤口疼了,当下就穿好了鞋子:“妹妹啊,你等着,哥哥这就去和母亲说!”尤物啊,可不能真的让太子抢先了!

“那就谢谢哥哥了。”在原地施施然的行了个礼,苏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笑容加深。

这边,太子府内。

苏澈醒过来看到奢华的环境,吓的不行,生怕是被庶母给捉回去了!

宫女端着热水上前,要让他洗漱,苏澈硬是不敢动。

他抱着膝盖,双眼警惕的盯着那些穿着华丽的女人们:“我,我姐姐呢?你们,你们把她关在哪里了?”

宫女们互相对视一眼,接着年长一些的出来道:“苏小姐在和太子殿下议事,您如果想去的话,待会儿奴婢领您过去。”

苏澈紧盯着她,没有说话,太子殿下?姐姐什么时候认识太子殿下了?

正疑惑着,苏轻默推门走了进来:“小澈,你醒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苏澈立马掀开被子,光着脚丫就跑了过去,一下扑到苏轻默怀里,声音哽咽:“姐姐!”

苏轻默揉了揉他的脑袋:“别怕,这里是太子府,没事的。”

苏澈泪眼朦胧的抬头:“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苏轻默轻抬眼皮扫了下四周,侍女们很有眼色的都退了下去。

“这件事说来话长,你先把鞋去穿上。”身体刚好,可不能着凉受潮,会反复的!

苏澈点了点头,很乖巧的走到了床榻上。

苏轻默紧随其后,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太子府?太子殿下真的是个好人。”苏澈擦了把眼泪说着;

苏轻默叹道:“是你太单纯了。”

刚醒过来,苏澈身体还有些虚弱,很快就困得睁不开眼了,苏轻默给他盖好了被子,这才走了出去。

太子府虽然药材多,但毕竟不是她的,很多东西她可以用,却不能据为己有。

苏澈天赋惊人,培养好了,对她来说绝对是一大助力!

东方阡陌在闭关修炼,那药液得一个时辰才能彻底吸收,她正好能出去转转。

来了这个世界,一天多的时间了,她还不知道外面究竟是什么样子呢,即使有着原主的记忆在,可那大多数都是一些家长里短,被人陷害被人欺负的场景。

太子府防备的很严密,苏轻默也察觉到有暗卫跟着她,神识修复的还行,可以进行几次简单的攻击,但在外人面前她还是那个废柴,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暴露底牌。

任由那暗卫跟着,苏轻默从后门走了出来,只是,没想到刚一出门,就被人盯上了!

“你快去告诉少爷,就说有人出来了不确定是不是她!”有人小声的嘀咕着。

苏轻默挑了下眉,径直往前走着,同时,神识展开,方圆千米之内的情形瞬间出现在了脑海。

那是个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有些眼熟。

苏轻默仔细想了想,这才从原主的记忆中,把他给认出来,那是大将军府大管家的侄子,她名义上的庶弟苏钰身边的跟班儿!

有人去通风报信了,他紧跟在身后。

苏轻默扫了眼四周围,看到不远处有条狭窄的胡同,瞬间有了主意。

她对着暗卫招了招手。

那人一惊,没想到会被发现。

二人小声的耳语一番,后面那管家侄子抓耳挠腮的好奇他们在说什么,也着急什么时候少爷派的人能过来!

很快,暗卫就没了影子,苏轻默朝着那胡同走了过去。

管家侄子眼前一亮,搓了搓手,哎呀,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如果,他能够独自把人捉回去,那岂不是立了大功?

可是走到胡同里却见不到人了。

正疑惑着,头一痛,立刻倒了下去。

苏轻默对着暗卫竖起了个大拇指,这才从墙上跳了下来,把手中药液灌进了管家侄子嘴里。

本来昏迷不醒的人,徐徐的睁开了眼睛,一脸茫然。

苏轻默蹲在身前,居高临下的问着:“为什么跟着我?”

男人下意识的开口:“是,是少爷吩咐的。”

“哪个少爷?”

小说《帝凰引苍穹》 第16章 凤凰血脉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萦怀点评:

《帝凰引苍穹》这本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感情细腻婉转,看得爱不释手,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