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弃嫁新娘

弃嫁新娘

主角:任苒, 凌呈羡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06 12:00:33

这本书《弃嫁新娘》的主人翁任苒 凌呈羡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这样的场合,就连司仪都救不了。凌呈羡慢慢悠悠地迈入自己的主场,谁也没看清楚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他态度敷衍,既然已经过了吉时,那所有的流程都可以跳过去了。他拿了婚戒走到任苒的面前,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她脸上扫来扫去,“婚礼上穿成这样,你对这桩婚事是有多不情愿?”凌呈羡的一举一动被刻意放大,宾客之间也都在争相讨论。“这任家难道没有自知之明,不知道这是高攀吗?”
展开全部

人渣战斗机

徐芸听到对话,赶紧从服务员手里接过纸箱,并将门关上。

“四少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那是你处心积虑等来的好日子,我怎么能忘?你现在把我送过来的衣服换上,我就出来跟你结婚,怎样?”

任苒推开椅子起身,徐芸抱着纸箱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任苒伸手将箱子打开,看到里面放了件白大褂。

有病吧!

“凌呈羡,你要我穿着这件衣服跟你结婚?”

“你不是喜欢给人做检查,喜欢让人都知道你是妇产科的医生吗?我是如你所愿。”

任苒气得握紧了手机,“这个婚,你爱结不结……”

最后的音调被拉远了,任霄抢过手机,怒喝出声,“你怎么说话的?”

任苒将白大褂拿出来丢在化妆台上。“爸,你也听到了,这人心理极度变态,我要是穿成这样出去,别人会怎么说我,怎么说我们任家?”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新郎不出面,那才叫真的丢脸!”

任苒冷哼声,“那也是任家和凌家的脸一起丢。”

徐芸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她拿了白大褂不住往任苒手里塞,“快换上,乖,外面乱成一锅粥了,有什么事等呈羡来了再说。”

凌呈羡将几人的对话一字一语地听了进去,看来任苒之前在任家的处境也不怎么样,这样的委屈都能忍得下去。

徐芸和任霄出了休息间,任苒今天就请了一个要好的朋友过来,宋乐安替她将婚纱小心翼翼地脱下来,“这个凌呈羡也太过分了,简直不是人。”

“无所谓了。”

宋乐安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你知道他今天去哪了吗?他在贵人唐里头玩呢,还被人拍了照片,这会媒体还没曝光,我也是从我朋友那里要来的……”

“照片呢,给我看看。”

宋乐安从相册内翻出几张照片,递给了任苒。

婚礼台上,任苒穿着白大褂,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前走。

她脚踩着高跟鞋,白皙的小腿露在外面,蒋龄淑面色大变,“谁让你穿成这样的?”

“怎么回事?这是新娘吗?”

“这也太不吉利了!”

“妈妈,好吓人啊,为什么会有医生?我不要打针……”

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而来,期间还伴随着小孩子的哭声,此时的任苒被丢在台上,就像个小丑一样。

这样的场合,就连司仪都救不了。

凌呈羡慢慢悠悠地迈入自己的主场,谁也没看清楚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他态度敷衍,既然已经过了吉时,那所有的流程都可以跳过去了。

他拿了婚戒走到任苒的面前,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她脸上扫来扫去,“婚礼上穿成这样,你对这桩婚事是有多不情愿?”

凌呈羡的一举一动被刻意放大,宾客之间也都在争相讨论。

“这任家难道没有自知之明,不知道这是高攀吗?”

“所以,有些小门小户出来的人……就是没有教养。”

凌呈羡满意地凑上前,将薄唇轻贴至任苒的耳边,“说你不想结这个婚,还来得及。”

任苒的目光落向不远处,看到许多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也包括对任家的亲戚指指点点。

她手指娴熟地将白大褂的扣子解开,凌呈羡看不清她的动作,身子刚要往后退,后背就攀上了一条手臂,任苒用力抱紧了他,也举起了事先准备好的话筒。

她的说话声透过了话筒,有些刺耳,“我的职业是个医生,在手术台上见证过新生命的诞生,也经历过一命换一命后的无奈道别。每个职业都是神圣的,今天,我不想再做任医生,我只想做你的凌太太。”

任苒的话是一个字一个字砸出去的,凌呈羡的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她抱住他的手臂松开,将身上的白大褂给脱了。

她里面穿了件紧身的礼服,也是诸多敬酒服中最昂贵的一件,她身材高挑,凌呈羡近距离细看,才发现她的身材原来这么有料,玲珑有致,腰身细得仿佛两只手就能掐得过来。

宋乐安第一个在下面鼓掌,“浪漫啊浪漫,这就是嫁给了爱情啊!”

气氛瞬间轻松开来,凌呈羡的笑却并不达眼底,任苒这人心机太深,爱情?说出来都不怕笑掉人的大牙。

任苒羞怯怯地伸出手,双颊酡红,做出一副想看凌呈羡却又不敢看的样子。

她纤细的手指伸到他面前,让他给她戴上戒指。

凌呈羡面容寡淡,神色更是冷到极点,凌家老爷子拄着拐杖从座位上站起来。

凌呈羡收回余光,一把握住任苒的手,将婚戒缓缓往她手指跟前送。

婚宴场内响起温馨悦耳的音乐,大屏幕上准备播放两人的结婚照,暖色灯光下的二人却是各怀心思。

冰凉的戒指滑过任苒的指尖,却有一声惊呼传到两人耳中。

“这……”

“怎么回事?”

凌呈羡下意识抬头,就看到他的照片被放大后呈现在了大屏幕上,画面中的他就穿着身上的这套西服,只不过怀里拥着的人却并不是他今天要娶的人。

不,这可是左拥右抱,好不享受。

再要说得直白一些就是:他今天穿着他的新郎服出去寻欢作乐,乐不思蜀,导致了整场婚礼的延时,还让新娘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在这受人指责。

这还是人吗?这简直是人渣啊!

可是凌家有权有势,台下众人谁都不敢随意议论。

司仪吓得脸都白了,赶紧让人将画面掐掉,这可是要了命的失误,怎么好好的流程全乱套了呢。

凌呈羡皮笑肉不笑,将戒指用力往里推,听到任苒用仅能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轻轻说道,“四少这时候是希望我哭呢,还是希望我笑?”

她要一哭,那这婚礼场上真是精彩绝伦了。

凌呈羡还从未被人这样紧掐着脖子不放过,他心高气傲,向来都是被人高高捧着的,可任苒这是长了多大的肥胆,居然一次次往他身上设计。

他朝她靠近步,伸手攫住她的下巴,任苒下意识要躲开,却见凌呈羡已经倾过身,她赶紧别过小脸。

心甘情愿做我的人,怎么样?

温热的吻落在她侧脸上,凌呈羡手指微用力,指尖勾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别向自己后,封住了她的唇瓣。

台下有掌声鼓动,任苒呼吸堵闷,原来这就是她的婚姻,面前这个浪荡不羁、恣意放肆的男人,以后就是她的丈夫。

前行一步是深渊,退后一步是燎燎火坑。

婚礼上的风波很快被平息,凌呈羡带着任苒一桌桌敬酒,她没有穿高跟鞋的习惯,只觉得脚都快踩断了。

回清上园的车上,狭仄的空间内只能听得见两人的呼吸声。

车子刚停稳,凌呈羡推开车门头也不回地下去了,他快步走到门口,用指纹开了锁。

任苒跟在他身后,她的指纹还未录入,她忍着磨脚的剧痛快步往前,但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大门在她面前被砰地关上。

凌呈羡扯开领带,脱下外套后换了鞋子,刚走进客厅,就看到沙发上坐着好几个人。

凌老爷子满面肃然,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样子。

“爷爷,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休息?”

坐在另一侧的蒋龄淑冲他使个眼色,示意他别说话。

“苒苒呢?”凌老爷子朝他身后看了眼。

屋外传来门铃声,陈管家见状快步过去开门。

“你不知道今天结婚吗?为什么迟到?还有,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任苒进了门,眼看着气氛不对,凌老爷子虽然气极,但还是对她扯出抹笑,“苒苒,你站了一天也累了,先上楼休息吧。”

“好。”任苒乖乖应声,看也不看凌呈羡就上去了。

等她卸完妆洗好了澡,还是没见凌呈羡的身影,任苒脑子清醒得很,她知道得罪凌呈羡没好处,她毕竟还想着能在这个家里有立足之地。

她换了套衣服下楼,客厅内除了凌老爷子的训斥声,无一人敢开口说话。

“你今晚就给我去书房跪个一晚上,好好反省!”

蒋龄淑听到这,也急了,“爸,今天好歹是呈羡结婚的日子,他就算有再大的错,也不能……”

凌家规矩大得很,凌呈羡在别人面前无法无天,但打小就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听凌老爷子的话。

任苒快步走到了客厅内,“爷爷,您别生气,今天的事我们都错了,要罚一起罚。”

“苒苒,这事跟你没关系。”

“我在婚礼上穿成那样子,实在是欠考虑,呈羡已经跟我保证过了,今后跟我好好过,不会再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凌呈羡余光睇了眼旁边的女人,凌老爷子的口气明显软了,气也消了大半,就像被她灌了迷魂汤似的。

蒋龄淑见状,赶紧催着两人回房。

任苒走在前面,推开卧室的门进去,她心里有点发虚,脚步不由加快。

关门声咔嚓落入耳中,紧接着就是凌呈羡越走越快的步子声,任苒刚要回头,腰身就被他一把握住,她整个人被困在他的臂膀间,被他架着往阳台上走去。

任苒刚要问他想做什么,就觉腰部一紧,她腾空被他抱起来,身子一下翻过半人高的栏杆,她吓得想要抓住些东西,但也只能用两脚踩着边缘处。

她下意识往下看眼,这可是三楼,她这会踩在栏杆外面,只要凌呈羡手一松,她摔下去非死即伤。

任苒腿发软,声音也有些抖,“你干什么?”

楼下传来说话声,凌征和蒋龄淑跟在凌老爷子的身后,正往外走,任苒看到了几人的身影。凌呈羡贴到了她耳侧开口,“你倒是喊啊,你只要一开口,你的靠山就来了。”

任苒深咽下口气,她清楚自己的处境,“四少别误会,照片的事我毫不知情。”

凌呈羡圈住她腰的手臂微松,尖叫声冲到了任苒的喉咙间,但还是被她咽回去了,“该走的过场都走完了,四少以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你不为难我,我一定好好配合你。”

凌呈羡将下巴搁在任苒的肩头,她刚洗过澡,肌肤上还沾染着香气,男人高挺的鼻尖在她滑嫩的颈间蹭动,任苒痒得不行,偏偏还提心吊胆着就怕他松手。

“我让你摔下去,摔个脊椎断裂一辈子躺床上,我再给你请个佣人专门照顾你,这样,你就真管不了我什么事了。”凌呈羡越说越起劲,觉得这突如其来的想法真不错啊,“我不介意养着你的。”

任苒只觉寒毛直竖,她双手下意识掐着他的手臂,她好不容易学医出来,还一步步走到了现在,她比谁都惜命。

“四少高抬贵手,与其在家里养个废人,不如当我不存在,再说我要真出了事,那也是在清上园出的事,传出去对凌家不好。”

“我看你跟我结婚,也是不情愿得很,现在想通了?”

“不,能嫁进凌家是我的福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说谎都不打草稿,凌呈羡盯着她的侧颜,越发觉得她虚伪极了,这女人说不定还是条毒蛇,怎么能留在身边?

“行啊,你要是心甘情愿成了我的人,我就信你,怎么样?”他在她耳边呢喃,每个字都在撩拨着任苒的神经,她耳廓处的细小绒毛因为这极度亲昵的动作而如临大敌。

她当然懂凌呈羡这句话里的意思。

任苒勾扯下僵硬的嘴角,“好。”

“当真?”

任苒伸手轻握住凌呈羡的手指,他臂膀收紧,将她从栏杆外抱了回来。

他带她回了卧室,即便两人已经到了这一步,任苒心里还是没有任何的准备。凌呈羡扯开了衬衣的领口,她杵在原地,就跟木头人似的。

任苒小脸红透,别开了视线让自己冷静下来。

凌呈羡握着她睡衣的衣角往上掀,她没想到他这么直接,她着急按住他的手。

“怎么?不愿意?”凌呈羡挑高了尾音。

他饶有兴致地紧盯着她,他已经捕捉到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就想看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任苒抬手,在凌呈羡的肩膀上轻抚下,“我们都结婚了,我怎么会不……”

他忽然伸手将她推倒在大床内,任苒看到他将身上的衣服完全解开,这时候拼命反抗和逃离对她没有半点好处。再说凌呈羡言语间都是厌恶,对她更不是非要不可,只要她不自乱阵脚,她应该能像昨晚那样逃过一劫。

小说《弃嫁新娘》 第3章 人渣战斗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总体来说《弃嫁新娘》还是可以的,情节构思都还不错!鼓励,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