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阴冥鬼夫情难禁

阴冥鬼夫情难禁

作者:柒泡泡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2-11 15:38:14

独家灵异科幻小说《阴冥鬼夫情难禁》由柒泡泡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我拉着不知所措的柴薪跑到了屋外,孤岛上的照明设备基本属于断掉的情况,当我们跑到外面的时候几乎只有月光这一种光亮。呼呼刮着的风无情的划过我们的皮肤,我向后看去这位兄弟锲而不舍的跟着我们出来了。或许是到了他的地盘又或者是因为黑暗,他又变成了我们第一次看到的样子,只有两只眼睛泛着白光,而且他的速度变快了!我心中警铃大作,不好!“快跑!”我和柴薪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寂静的丛林现在显得尤为的阴森。
展开全部

拍摄中的鬼魂-柒泡泡

“馨宁,馨宁。”朦朦胧胧之间我听到有人叫我,睁开眼睛是飞哥焦急的身影,他背后跟着一个没有脑袋身体血淋淋的鬼.

“啊。”没有防备的我害怕的捂上了眼睛。

“你怎么了?”

“滚。”

两个声音同时传到我的耳边,但是我能区分一个是房间里的飞哥,而另一个声音是在我脑海里发出的,属于梁其琛特有的高傲冰冷。

“阿宁,不要怕,有我在。”这一次我更加的确定了是他。

听完他的话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果然,那个鬼已经消失了。

我不好意思地看着飞哥,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他解释自己刚刚的行为,显然他并没有在意。

“你醒了就好,幸好这次你反应快,要不然直接就出现直播事故了。”飞哥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膛。

我这才反应过来紧张的坐直了身体:“大家都没有事情吧?”整个事情如果不是我的话大家也不会有危险。

看到飞哥摇了摇头我这才放松的拍了拍胸脯:“那就好那就好。”我是真的不希望有人因此受伤。

“倒是你。”飞哥站了起来,指了指我的脖子:“如果不是你在我面前晕倒我陪你到现在,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和谁做什么暧昧的事情了。”

我捂着飞哥指着的地方脑子里出现的是梁其琛那冰凉温柔的吻:“哎哎哎,就是这个样子,你别吓我啊,别弄出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飞哥像是碰到了什么天大的怪事。

我侧过头无奈的撇了撇嘴角,对于这个偶尔脱线的经纪人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行了,飞哥,我还想睡一会儿,晚上不还是还有我的戏份。”

飞哥看着我确实疲惫的样子才收敛了:“好吧,你好好休息啊,晚上我来接你。”

整个房间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傍晚是白天和黑夜的交替,也正是那些魑魅魍魉开始活动的时间。

我害怕的躲在被子里,以往我都是这么度过的:“阿宁,不要怕。”又是梁其琛的声音。

本就害怕的我听到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升起一股烦闷,我激动的坐起来:“你到底在哪里说话啊!”

眼前还是空无一人的房间,若是平时屋子里肯定有着三三两两的“朋友”聚集在一起,而今天,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

“我在你的手镯里,现在还不能出来,但是有我在别的鬼是不敢靠近你的。”

听着他的话我慢慢平静了下来,重新躺下来,这是我从记事以来第一次睡觉的时候没有其他“人”在旁边看着,这种心安让我很快的入睡并且是最香的一觉。

一直睡到了晚上10:00的时候飞哥才把我叫起来拍摄,因为孤岛是一个恐怖电影所以基本上我们的拍摄都是在半夜的时候进行。

这一次拍摄的是整部影片里恐怖开始的地方,我们一行四个人来到了孤岛上的一个旧房子里,在这里我们开始遇到了各种诡异的事情。

就在我画好妆在一旁待机的时候,柴薪披着斗篷装作轻松的走过来,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我正在看着剧本没有理她,她见状凑过来表面上一副好姐妹的样子实际上是咬牙切齿地问我:“说,你把我的宝贝怎么了。”

我想到了那个攻击我的古曼童,我装作疑惑的样子看着她:“柴姐,你在说些什么呢?”我能感受到我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更加激怒了柴薪。

她一把把我的剧本抢过来扔到了桌子上,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腕:“别跟我装傻,自从你昏倒之后我无论怎么呼叫我的宝贝,他都没有没有给我一丝的回应,肯定是你在作怪!”

我好笑的轻笑了一声,把她的手拿了下来:“柴姐,不要以为我们正在拍摄恐怖电影您就把现实与电影混为了一体,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古曼童啊。”我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果然如梁其琛所言,以往那些围绕着我的孤魂野鬼这次并没有出现,我很顺利的拍摄着电影,可是越到十二点我的心就越发的不安了起来。

“OK,这一条过了,就是你们不要有意无意的刮窗户好吗,收音收进去的话我们后期还要处理。”

就在我们顺利地拍过第一条的时候导演突然走过来凝重的嘱咐着我们,我们一行四个人面面相觑,刚刚在拍摄的时候虽然我们是透过窗户往外看,但是一个人都没有特意的刮着玻璃,导演怎么说是听错了吧?

每个人心中都对这句话抱有疑惑但是都没有问出口:“好,接下来的场景是我们男主男二出去查看情况,其余的两位女生在房间里一定要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导演说完就走回了座位上。

我和柴薪表面上言笑晏晏装作合作的样子实际上她的手已经深深地抠着我的胳膊,我努力地装作淡然的样子。

“Cut”导演突然愤怒地站起来朝我们走过来:“我怎么跟你们说的,不要再刮着窗户玻璃,你们怎么就是不听,我们这边收音收的清清楚楚!”

导演背着手看着我们,我和柴薪面面相觑,我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

“导演,对不起我们下次注意下次注意。”虽然我很讨厌柴薪,但是在这个地位分级特别明显的娱乐圈里,我肯定是要第一个道歉的。

导演看着我谦虚的态度这才压下怒火:“好了,你们快快准备好,我们接着拍。”

等到我们开始拍的时候我和柴薪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虽然我们的左边都是工作人员还有摄影机,但是从我们的右边也就是窗户的外边隐约的可以看到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黑暗且令人不安。

开始我以为是那些孤魂野鬼,可是柴薪不自然的神色让我感觉到她也看见了,明明这个孤岛上只有我们这个剧组,而且他们在没有事情的时候也不会粗心的进入拍摄地,那我们刚刚看到的是什么呢?

我和柴薪的害怕并不是表演出来的,她抠着我胳膊的手已经变成了紧握,我能感受到她微微的颤抖。

“你,你看到了吗?”柴薪在背着摄影机的时候小心的问着我,她眼里满是害怕:“刚刚那个黑影是什么?”我这才确定他跟我一样看到了。

虽然我也很害怕,但是我并不想引起恐慌,我低下头从牙缝中挤出安慰着她的话:“柴姐,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啊,你怎么了?”说完我还拍了拍她的手臂示意她不要害怕。

就当我们两个之间的气氛变得缓和了一些的时候,突然我们面前的窗户“咚”的一声响了一下,就像是有人用石子击打一般。

“啊!”柴姐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我们两个跌坐在了地上,柴姐满眼恐慌的看着窗户外,原本有微弱的光芒可以让我们看到外面的杂草,可是现在却变成了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怎么了,怎么了。”导演担忧的站起来走了过来,柴薪激动地用颤抖的手指指着窗外,“他,他……”半天她说不出来一句话。

我也能看到原本的黑暗慢慢地聚集着,最后缩成了一个脑袋似的形状,只有两个转动的白色光芒能够让我们感觉到这是属于他的眼睛。

这个怪物突然的出现使我也慌乱了阵脚,导演莫名其妙的看着窗户:“怎么了?这有什么的呀。”原来只有我们两个人看到了。

阴风四起-柒泡泡

柴薪看着导演平静的样子更加的激动了:“你们,你们都没有看到吗?怪,怪物啊!”柴薪急忙站起来躲到了导演的身后不停的用眼睛瞟着窗户就是不敢直视。

我很能理解柴薪的害怕,所以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的待着,但是屋子里其他的人都像看傻子一般看着柴薪。

“导演,对不起对不起,可能是昨天晚上的时候受到了惊吓,我让她去休息一下。”柴薪的经纪人这个时候走出来打着圆场。

导演无奈地整理了一下帽檐:“好吧好吧,快去吧,这样也拍不了了,那我们接下来拍摄男一男二的场景。”说完正当工作人员要把设备撤下来的时候突然刮起了狂风。

整个房子本身就已经破就不堪,被狂风一吹好像就快要散架了一般,窗户在不停的晃动,仿佛下一刻就要破碎,门已经被大力的风吹开了,在狂风中脆弱的摇摆着。

“这是什么鬼天气!”导演一边扯着帽子一边抱怨着:“快保护好设备,我们赶快回到住的地方。”他扯着嗓子喊着但是声音消散在风中没有几个人听到。

一直站在我旁边的柴薪依旧呆愣的看着窗户,在风中我尽力的保持清醒,我艰难的来到她的身边,抓着她的手腕打算一起离开。

窗户就在这个时候终于抵挡不住狂风而破碎了,我和柴薪就站在窗户的正前方,我们下意识地蹲下来捂着脑袋保护着自己。

玻璃碎片被风吹的飘散在各处,甚至有一些我都能感受到它们与我的皮肤擦肩而过,“哈……”我正要起身赶快离开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异常的寒冷。

我抬起头看见的是柴薪望着前方惊恐的眼神,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立刻头皮发麻双腿如同冻在了原地。

之前我们所看到的黑影已经在灯光下显现出了原形,那是一个怎样恐怖的一个形象啊,看来他已经死了很久了,身上的许多地方已经被腐蚀的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脸上的伤口从嘴一直延伸到了耳朵上,整个皮肤外翻开来,耳朵也被削掉了一半,两个眼珠耷拉在眼眶的下面,整个身体虽然被腐蚀的严重但是浑身上下却是血淋淋的。

“啊啊……”第一次看到这种形象的东西柴薪自然是被吓得不轻,她躲到我的身后不停的尖叫颤抖着,剧组的工作人员因为慌乱没有过多的注意我们两个。

我更是害怕的僵在原地,我和眼前的鬼就这样僵持着,他的行动很慢,就像是慢镜头一样。

我攥着拳头深吸了好几口气,一刻不敢放松的盯着他看他下一步想要做些什么,很显然他的目标就是我和柴薪,屋子里的其他人他都像是看不到一般。

他缓缓地抬起只有白骨的手指着我们两个,嘴里在念着什么,我一看形势不太理想拉着柴薪就向外跑去,木屋里太小我们躲避不了。

我拉着不知所措的柴薪跑到了屋外,孤岛上的照明设备基本属于断掉的情况,当我们跑到外面的时候几乎只有月光这一种光亮。

呼呼刮着的风无情的划过我们的皮肤,我向后看去这位兄弟锲而不舍的跟着我们出来了。

或许是到了他的地盘又或者是因为黑暗,他又变成了我们第一次看到的样子,只有两只眼睛泛着白光,而且他的速度变快了!

我心中警铃大作,不好!“快跑!”我和柴薪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寂静的丛林现在显得尤为的阴森。

慌乱之中我找到了拍摄需要的手机道具打开手电筒这才能够看清脚下的路。

不知道我们跑了多久,柴薪气喘吁吁的停下来不停的顺着自己的胸膛,我能看出来她已经没有了多少力气:“快走啊,他快要追上来了。”我焦急的叫着。

她连连摆手示意自己已经跑不动了,我跺跺脚狠下心的一把拉过她藏在了灌木中。

她握着我的手已经颤抖的不像样子,嘴也在不自觉的打颤:“都怪你,自从你说我家宝贝之后这些怪事就接二连三的发生。”

我听完她的话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看着她被吓的几乎快要崩溃的样子我决定还是不要和她斤斤计较了。

“嘘。”我示意她不要说话了,以免被追我们的仁兄听到。

老天这一次并没有站在我们这一边,就当我和柴薪紧张的交握着手祈祷怪物不要找到我们的时候那种奇异的寒冷又一次包围了我。

我有预感般的抬起头向后看去,正和那怪物发光的眼睛对上了,“啊,快走。”

我奋力的站起来拉着不明所以的柴薪重新向前跑去,这一次那怪物第一次速度快于我们,他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就在面前直勾勾的盯着我们。

“我说,这到底是什么。”即使是阅历广的柴薪还是没能抵住这一连串的恐怖,她用颤抖的哭音问着。

我们两个被怪物逼得连连后退:“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早知道我就不接这部剧了。”

柴薪的哭的一点形象都不顾,若是以往我一定会录下里好好嘲笑她一番可是眼下我心烦意乱的皱着眉头,“不要再哭了,即使死不也要死的漂亮点!”

我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更加的激发了柴薪的眼泪,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扯着我的袖子哭得像个孩子,这个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四周静的连一个虫子的叫声都听不到,只有风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我能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

一时之间的放松正好给了眼前这个怪物可趁之机,他尖叫着冲过来:“完了。”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反射性的用手挡着。

突然,一种冲破天际的光亮在我的手镯上发出,我眯着眼睛看着怪物惊恐地向后退去,就在我惊喜的时候突然没有了意识。

“林馨宁,林馨宁,你快醒醒啊。”我又一次的听到了柴薪痛哭惊恐的声音,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梦的我在有水滴滴在我脸上的时候立刻清醒了。

我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林馨宁,这里是哪里啊。”柴薪明显已经被吓的魂不守舍了。

这里是哪里,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地道!我正要开口安慰她却能够听到远处那个怪物的尖叫声。

“没有时间解释了,我们快走!”这个地道自己已经接触过很多回了,在脑海里已经有一个大概的地图形成。

我拉着柴薪的手快速的向梁其琛所在的房间跑去,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如果找到梁其琛我们就安全了。

就在我们拐弯能看到他的房间的时候柴薪突然定在了原地不肯再向前一步,我疑惑的回过头。

她的目光正好落在两旁的小隔断上,那里关着的魑魅魍魉明显和身后的那一个是相似的!

“林馨宁,我们不要过去了好不好。”她渴求的看着我。

我明白一个正常人突然看到这些是很难接受的,但如果我们停在这里的话难保身后的怪物追上我们会不会杀了我们。

我双手搭在柴薪的肩上,逼迫她看着我认真的眼睛,“相信我,我们会没事的。”

小说《阴冥鬼夫情难禁》 第3章 拍摄中的鬼魂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阴冥鬼夫情难禁》是由柒泡泡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灵异科幻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