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执手画江山

执手画江山

作者:玲珑如玉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20 18:54:30

《执手画江山》主要说的事情,看看玲珑如玉是怎么讲的:敬事房的人这时候走进来,他才惊觉此时已经到了傍晚。看着盈盈泛光的绿头牌,凌云天眼眸深邃,盯了一会,却一个未动,再一次转回头。小太监捧着托盘,求救似地看看千燕寒。千燕寒,递给他个眼色,告诉他皇上今日心情不好,然后摆摆手,让他赶紧退下。小太监感激的点头,立即磕头起身就要退下。“媗常在,怎么不在其中?”一声暗沉不悦的声音此时传来,小太监还未起身便又跪了下去。
展开全部

执手画江山第12章试读

海蓝萱抬起头看着顷刻间又再次挡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内心中波浪滔天,他~到底要做什么?

“海蓝萱?”他叫着她的名字,却又似乎带着一丝迟疑的口气。

海蓝萱只盯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你便在这里侍寝吧。”说着他便要去吻她的唇。

她躲过他的同时,不假思索的伸手便给了他一嘴巴。

那一声,不只震惊了凌云天,还有院子外一干人等,就连自己都愣怔了片刻。

随后,她心中一沉,只说道,“你杀了我吧。”便裹紧衣服往院子外走去。

千燕寒立刻冷眼一扫,小太监们立即都背过了身子。

叶海和芸惜傻愣在那,半晌才放映过来,赶忙上前迎上了瑟瑟发抖的海蓝萱。叶海赶忙将自己的风裘脱下披在了她的身上,见她的摸样,脸上的泪早已控制不住。

芸惜,也赶忙将自己风裘披到海蓝萱的身上,心中的震惊却越加高涨。当今天下,有谁敢如此对皇上不敬。而皇上,却站在那里深邃的凤眸中不见雷霆之怒,目送她离开。

两个人扶着她离开,却谁也不敢多问一句。她冷的颤抖不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其实,此时更冷的该是心吧。她心中暗道,洛哥哥,对不起,萱儿无能。若是当真你我此生无缘相守一生,那么我们就做一对地下夫妻吧,萱儿陪你一起死。

梅烟一见小姐这般模样回来,又见叶海双眼红肿,当即吃惊不已,芸惜当即将充满疑惑,盘问不止的梅烟拉到一旁,示意她不要再多问了。她老实的不再说话,只站在那里守着。

叶海跪在床边含泪说道,“小姐,主子,您到底是怎么了?”此时,她已经收了泪水,忍着不哭泣。

海蓝萱只是呆呆的坐在床上,不说话,也不流泪,只是嘴角处却隐隐的藏着一丝微笑。

叶海瞧着她这样的模样更加害怕了,急切的握住她的手,“小姐,您别吓奴婢,到底怎么了?您倒是说句话啊?”

芸惜见此情景,来到叶海身边说道,“主子怕是受了惊吓,刚才又受了风寒。让主子休息一下吧!”随后她吩咐广海去准备热水,又让梅烟去请太医。

中天殿

千燕寒小心翼翼的伺候在一旁,眼睛不时的瞄着坐在龙椅上的皇上。自御花园回来,皇上便一句话也未说。看神情似乎并没有因为媗常在而不悦,却也不似高兴。

海蓝萱脖颈处的紫红印痕,只着中衣的模样他看在眼里,不过皇上什么时候喜欢在冰天雪地的野外招嫔妃侍寝了呢!他摇摇头,捉摸不透。

“鸿雪还没有消息吗?”他低声的问道。

千燕寒急忙答道,“再有半月便可抵京。”

他点头,随后仍旧看着奏章,不再说话。千燕寒递上小丁子送来的雨前龙井,小心翼翼的看着皇上的脸色。

凌云天端起茶,轻轻的浅酌着,看不出任何情绪。

千燕寒,方才松了口气,不过他心中仍旧替媗常在担忧,跟在皇上身边十五年了,从未见任何一个女子敢在皇上面前如此放肆,即使圣宠不衰的绾妃娘娘也从未不敢逾越半丝分毫。难道,只因为媗常在长的与那个人像吗?

敬事房的人这时候走进来,他才惊觉此时已经到了傍晚。看着盈盈泛光的绿头牌,凌云天眼眸深邃,盯了一会,却一个未动,再一次转回头。小太监捧着托盘,求救似地看看千燕寒。

千燕寒,递给他个眼色,告诉他皇上今日心情不好,然后摆摆手,让他赶紧退下。小太监感激的点头,立即磕头起身就要退下。

“媗常在,怎么不在其中?”一声暗沉不悦的声音此时传来,小太监还未起身便又跪了下去。

“回皇上,媗常在感染风寒,近日只怕无法侍寝。”他颤巍巍的说道。

凌云天半晌无语,过了许久,他才说道,“去海棠殿”小太监如释重负,立即欣喜点头,然后退去传旨。

第二日,顾常在,便成了顾贵人。

雪缤阁

昨日的一切放佛一场梦一样,海蓝萱醒来之后,一直未起身而是躺在床上将昨日的事情仔细回忆了一遍。此时她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昨日的情景历历在目,她心中依旧无法抑制的颤抖着。

他在一夕间却变幻莫测,一会柔情似水,一会好似魔鬼。她看不懂,也许永远无法读懂一个帝王的心。可是,他却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分不清是喜欢还是厌恶。

她正在思索之际,芸惜在门外说话,“主子,您醒了吗?”她披上衣服半坐起身子,头却晕的厉害,这次想起自己昨日里发了高烧,染了风寒。

她开口让芸惜进来,芸惜这才推门走进来,来到她的床前,“主子今日可觉得好些了吗?”海蓝萱点点头,“头还是有点疼。”芸惜说道,“主子昨日在冰天雪地里冻透了身子,这回一定得好好养段日子。向太医已经开了方子,主子一会起来用了早膳再服了药,头疼就可缓解了。”

海蓝萱点点头,“昨日太医来了,我竟都不记得了。”

芸惜上来动手为她更衣,说道,“主子沐浴之后便发起高烧,向太医来的时候,您已经昏睡过去了,自是不知道。真是吓死奴婢们了,还好您身子好,没什么大事。”

海蓝萱嘴角勾起一丝自嘲,是啊,自小开始便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饥一顿饱一顿,身子若不强韧哪还能活到今日。她看了一眼门口,“叶海和梅烟呢?”

“她们俩昨夜守了您一宿,今早上奴婢可是好说歹说才将她们送回房里休息。”海蓝萱听她这么一说,心中疼,再抬头看着芸惜通红的双眼,伸手拉住她,“芸惜,你也是一夜未睡吧。去歇着吧,我没事了。”

芸惜欣然一笑,“主子,奴婢没事。”然后她欲言又止。

“芸惜,我早已将你视为贴心人,有什么话还不能与我说呢?”海蓝萱看着她。

芸惜顿时心中一热,随后说道,“谢主子如此待奴婢,那奴婢就直说了。”看到海蓝萱点头她才继续说道,“昨天主子触怒龙颜,本来奴婢忐忑一夜,本以为皇上会龙颜大怒,即使不会伤及性命也必定会有责罚。可是圣旨一直没有来过,奴婢此时更加惶恐不安,自古圣意难测,主子还是要心中有个打算。”

海蓝萱点头,随后又摇头。芸惜不解她的意思,只是默默的等着她示意。

一声深深的叹息,海蓝萱语气无奈的说道,“果真是圣意难测,进宫之前我便已经将生死抛下,从未奢望有朝一日还能活着出去。时至今日,我更是看的明白,单凭我的力量又怎能与之抗衡,不如就在此自生自灭吧。”

芸惜的身子微微一震,不禁后退一步,她惊讶的眼神看着海蓝萱,良久她才说道,“主子为何要抗衡,入得后宫主子就是皇上的女人,只要有了皇上的宠爱,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为何要自生自灭?况且,这后宫中,有时候自生自灭也是由不得自己的。”

海蓝萱闻言抬起双眸看向她,芸惜不知道她心中还有一个深爱的人,她不知道自己此次入宫实则是为了救出心爱的男人。可是,她的话却依旧让她惊讶,“活着,要如何活着由不得自己,难道连死的权力也由不得自己吗?”

芸惜点头,毫不犹豫的说道,“的确,便是如此。后宫中斗争惨烈,并不是所有人的结局不是生就是死,还有种活法叫生不如死。”海蓝萱轻笑一声,“一个人要想死谁能拦得住!”

“若是被断了手脚,挖了眼睛,割了舌头,被砍成人彘却当真是连死都无法。”芸惜脸上带着一层阴云,她一直是轻柔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沉重。

海蓝萱蓦然抬头,心头不停的颤抖。

芸惜立即跪倒在她的脚下,“请主子责罚奴婢口无遮拦,惊吓到了主子。”

一怔之后,海蓝萱扶起芸惜,“芸惜是要我去争宠吗?”

芸惜欣慰的点头,然后说道,“不是争宠,而是去争自己的未来。主子,不论您入宫之初是为了什么,也不论您对这份皇宠有多么不屑一顾,却要知道,入了宫之后便永远不可能再出去。这一生要如何过,主子此时该当好好想想了。”

海蓝萱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的。”

这时,外面传来广海的声音,“主子,向太医到了。”

“带向太医到偏殿等候,主子正在用膳。”芸惜见海蓝萱精神有些恍惚,便开口说道。

在芸惜的伺候下,她用了些白粥,又喝了药才宣见了向太医。

她以为太医院该都是些头发花白,留着胡须的老头子,却没想到向太医竟然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广海引得他来到正堂,他赶忙拜了下去,“媗小主吉祥,不知媗小主今日感觉可见好些了?”

海蓝萱点头此时斜靠在软榻上说道,“只是头还有些晕。”他也不说话跪在软榻的木格之上,芸惜用锦帕盖了海蓝萱的手腕处,他便开始请脉,片刻之后忙松了口气说道,“小主福泽深厚,这么快烧就退了已是难得,今日再服一天药,头疼之症该是痊愈了。不过,小主受了风寒,只怕还要调理些日子才能完全康复。”

海蓝萱忙说道,“福泽哪能去实病,是向太医医术高超,我这身子有劳向太医了。”海蓝萱故意寒暄着说道。

向太医,立即起身跪倒地上,“小主严重了,这是微臣该尽的本分。”

芸惜在送向太医走的时候,将一个锦盒塞进他的医箱,他本要拒绝却看到海蓝萱诚心的笑容,心中一动,他拜了一拜当做谢意走了出去。

执手画江山第13章试读

芸惜深施一礼,“奴婢私自做主,还请主子怪罪。”

海蓝萱渐渐起身,抓住她的手,“你一心为我着想,我又怎么能怪罪你。”

芸惜被她搀扶起之后说道,“主子,奴婢在这宫中十余年,看遍了这后宫争斗,阴谋诡计防不胜防。因为误诊,或者死于太医之手的嫔妃不计其数,其中不乏许多身怀有孕之人。奴婢只是想给主子做个引子,能照亮多远就照亮多远。”

海蓝萱当即心中不由得震惊,太医竟然在这后宫中成为了刽子手,而身怀有孕的人,即是嫔妃,那未出生的便是龙嗣,何其残忍,又何其可怕?

“芸惜,谢谢你!”她紧紧抓住芸惜的手,单是听说便可想而知这后宫中的争斗定是充满了血泪,惨烈无比。

也许,她该为了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或者如何活下去,而做打算!

那日起,向子轩每日都回来给她诊脉,她也就拖着与皇后那只说是大病未愈。绿头牌一直没有挂上去,皇上那里也没有丝毫的动静,她的雪缤阁更是日益冷清。

这日,她正在软榻上小憩,却听见叶海的声音传来。

她起身才知道原来是郁倪仙来了,而且据说她吩咐不许打扰自己而等候了半个时辰,叶海实在是觉得礼数不周,才叫自己起来的。

她起身直接赶去正殿,对着郁倪仙便拜了下去,“妹妹失礼了,竟然叫姐姐等了这么久。”

郁倪仙急忙拉起她,“身子不好,怎么还出来吹风,醒了命人告诉我一声就是了。”她说着把自己身上的白色狐裘解了便披给了她,“也不知道多穿件衣服。”

叶海早已跪在一边,“是奴婢有罪,早该禀报小姐知道。只是看小姐好不容易睡着了,便舍不得惊扰,都是奴婢的错,还请心小主责罚。”

郁倪仙急忙说道,“沛文赶紧扶叶海起来,你家主子自然得你心疼,我倒是还要赏你如此心疼主子。”

沛文崛起小嘴接道,“奴婢就不心疼小姐吗?”

郁倪仙摇头笑着,还未说话,海蓝萱便扶着郁倪仙走进正堂,便说道,“赏,赏,你们都是好丫头,怠慢了主子还得讨赏。”

沛文和叶海伸伸舌头调皮的笑着,跟着两位主子后面走进了大堂。

芸惜早已经将屋子里加了火红的碳,梅烟将刚泡的茶和点心送进来。

“你这丫头,一见心小主来了便将最好的炭都拿了出来。啧啧,还有这亲手做的桂花糕。”海蓝萱心情大好,与芸惜说笑。

芸惜急忙回道,“心小主是咱们雪缤阁这么久以来第一位贵宾,奴婢自当待入上宾,拿出咱们雪缤阁最好的东西来款待。”

郁倪仙脸色一紧,随后紧紧抓住海蓝萱的手,“姐姐早就该来了,妹妹不会责怪姐姐吧。”

海蓝萱倒是经芸惜这么一说,而心中热流涌动,郁倪仙这样一说,她不由自主的竟控制不住流下泪来,“姐姐,哪里话!今日姐姐能来,妹妹高兴还来不及呢!”

郁倪仙双眸迷雾,重重的点头,含了一丝心疼在心底,“这深宫寂寞,还好我们姐妹还能相互牵挂,总不至于太过凄凉。”

海蓝萱立即说道,“听闻皇上很宠爱姐姐,姐姐还怎么如此伤怀?”

郁倪仙脸色一紧,随后笑道,“皇宠皆是浮云,聚散一刻间。倒是姐妹情深,或许可以相谓一生。”

沛文却在一旁脸色委屈的说道,“皇上只宠幸过小姐一次,便再也没有来过箫音殿了。今儿早上在凤羽宫魏贵人还故意在众人面前将我家小姐推倒……”

“沛文!住口!”郁倪仙大声的叱道,沛文满脸的委屈住了口。

海蓝萱眉色一变看着郁倪仙说道,“姐姐,你可有伤到?难道皇后娘娘也不管吗?”

郁倪仙无奈的笑道,“没有伤到,皇后娘娘身体不适,六宫事宜都交绾妃代管,魏贵人又是翔凤宫中的常客……”她的话未说完,但是海蓝萱已经全然明白了。

这些天,她闭门不出看来外面的明争暗斗却是一刻也未曾停歇过。郁倪仙的父亲虽说是贵为当朝一品,但是却无任何实权,自然没有人会把她放在眼里。

魏贵人如此嚣张跋扈,却原来是依附与绾妃门下,这宫中的关系错综复杂,她只觉得头疼的很。自己最是不爱缴进纷争之中,只是怕是到最后仍旧要挣扎与这烟尘之内。

郁倪仙随后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多想与妹妹一样,闭门不出远离这后宫中的纠葛。”

海蓝萱淡淡的笑道,“妹妹是身子有疾,却只怕也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送走了郁倪仙,她眉眼中染尽忧虑。、

郁倪仙今日来看自己,怕是她当真已经到了委屈之极的地步。这宫中,她只怕除了自己也是别无他处可去了。这后宫中的孤独委屈,连这么淡然随意的女子都乱了心绪,可谓苦海无边。

突然她想起什么问道,“叶海,这几天怎么没见向太医?”叶海答道,“听说太后娘娘病情又严重了,太医院的太医这几天都在燕宁宫,只怕向太医是无暇来咱们雪缤阁了。”

她点头,原来是这样。

这日,距离她那日受了风寒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了。早上用过早膳之后,梅烟去领这个月的胭脂水粉和月例,她便留了叶海独自在屋里。

“叶海,最近父亲那里可有什么消息传来?”她压低了声音说道。

叶海摇头,“没有。”

她失望的坐在梳妆台前,“也不知道洛哥哥到底怎样了,这样的日子我还要再继续多久?”半个月时间,看似过的平静自在,波澜不惊。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中一刻都未轻松过。

她无时无刻不再盼望着父亲与洛哥哥的消息,此时她早已忘记了当初答应父亲光复门楣之事,一心只想着救了洛哥哥她好结束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逃,无论多危险,无论多困难,她都要逃离这座吃人的紫禁城。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一样惊呼道,“完了。”

叶海吓了一跳赶忙说道,“怎么了,小姐?”

她拉住叶海的手,“我当初入宫的匆忙,竟然忘记了与父亲商量怎么传递消息!皇宫守卫森严,即使有了洛哥哥的消息,父亲一定也是无法传递给我的。怎么办?叶海?”

叶海想了片刻说道,“小姐,莫急!老爷不管怎样也是朝廷六品官员,而且曾经在朝中又有不少旧识朋友,若是有消息,老爷一定会想办法通知咱们的。”

海蓝萱听叶海这样一说,点头说道,“也是,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只有等着了。”

正在此时,梅烟欢喜进了屋子,“小姐,你看。”她高兴的摊开掌心,一枚精致的圆形小盒子映入眼帘。

叶海说道,“这是,西域才有的雪胭脂。据说滑如丝绸,入面即与容颜融合一体,每个人涂抹之后的肤色都不一样,会根据自身的肤质独具一格的变化。”

海蓝萱却一点兴趣也没有,“你们若是喜欢就拿去用,反正我也不喜欢上妆。”

叶海急忙说道,“那可不行,奴婢们怎么配的上这么名贵的胭脂。”她自梅烟手中拿过,然后送到海蓝萱面前,“只有小姐倾城之姿,才配的上。”

梅烟也说道,“小姐,您就试试吧。也让奴婢们见识下,这独具一格的不同。”

海蓝萱无奈只得点头,“好吧,好吧,你们两个丫头给我上妆吧。”

叶海刚打开盖子,广海的声音传来,“主子,贵太妃到。”

海蓝萱心中一惊,赶忙起身,“快请。”

她亲自带着叶海和梅烟出去迎接,出了门贵太妃已经在宫女太监的搀扶下进了雪缤阁。

“臣妾参见贵太妃,不曾远迎还请太妃责罚。”

贵太妃和蔼的笑着,柔和的说道,“是本宫来的匆忙,刚才经过这里,便想着你最近一直抱病在身,所以就进来看看你,只愿没打扰到你休息便好。快快起来!”

她虚扶一下,叶海急忙扶起海蓝萱。

海蓝萱将你引着贵太妃往正堂走去,“太妃莅临是臣妾的福分,臣妾早该亲自去太妃宫中请安,这身子实在是不争气,还请太妃莫要怪罪。”

两个人说着客套的话,便走进了正堂。

贵太妃问问了她的病情,然后又送上了名贵的人参。海蓝萱受宠若惊的忙道谢,让叶海赶紧收下了。

突然,贵太妃说道,“媗常在的宫中平日用的什么香料怎么有种异香?”

海蓝萱急忙回道,“臣妾平日里从不用香料!”

叶海突然想起,“小姐,莫不是刚才的胭脂。”

海蓝萱这才恍然大悟,“是梅烟刚自内务府领回来西域胭脂,打开了还未用,没想到香气竟然如此绵长。”

贵太妃脸色一紧,顿时眉眼染上一丝惊讶,“你是说西域进贡的雪胭脂吗?拿来给本宫看看。”

海蓝萱赶紧吩咐了叶海去取出来,然后亲手递给贵太妃。

贵太妃,端在手中,仔细看了看,又放在鼻下闻了闻,然后用护指在上面滚了滚,沾染了些许胭脂之后,将护甲放在手边的茶碗里。

只见那茶碗中顿时冒起了白烟,同时带有极其刺鼻的味道。当即海蓝萱大惊失色,她只定定的看着茶碗,不能言语。

小说《执手画江山》 第12章 以下犯上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安妮点评:

作者玲珑如玉写的《执手画江山》这本小说,故事构思巧妙,语言流畅,对待感情深情专一,只是节尾太匆忙,故事未結尾,遗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