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寥寥余生再无你

寥寥余生再无你

作者:吃糖不吃糖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9 16:31:03

这本书《寥寥余生再无你》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如今,她作了他人之妇,而他,也有了旁人在怀。叶思皖在梦中,红了双眼,突然感到十分委屈。她曾以为他会一直喜欢着他,她曾以为她会挽了他的手过一辈子……可如今,却只能在梦中怀念起以往,再见,也不过是擦肩路人,一笑而过。冷汗涔涔。这梦,让她彻底惊醒了过来。楚墨听到身旁的动静,也是一惊,看着她大口大口喘气的模样,好笑地勾了唇角:“这是怎么了?”
展开全部

寥寥余生再无你第3章试读

当时她身着素色长裙,在书院那群莺莺燕燕,满目的红光绿意之中显得颇为冷凄。

----------

因楚桦和灼珏的威名,没有人肯接近她,看她的目光,或嫌弃,或嫉妒,于是她受了排挤。

小姑娘当时软软糯糯的,却像个小大人,一直不肯说出这苦楚,笑嘻嘻地同灼珏玩闹着。

就在那段并不好受的时间里,夫子又端着戒尺,板着脸宣布了期末总考的消息。

她成绩不好,怯怯地探着目光,生怕那打人起来很威风的戒尺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心细如发的楚桦忙于其他的事情,她又不好同大大咧咧的灼珏沟通,就这么下来,她总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

一日,又是与往常一样的被孤立了起来。她坐在学堂之中,听着窗外传来的欢笑吵嚷。

她百般聊赖地翻着书,只觉得心烦意乱,沮丧地趴在桌子上。楚桦被夫子叫了过去,说是要他帮忙整理些东西,而灼珏那混小子也不知去了哪里……一瞬之间,叶思皖觉得,这么多年来,她还是那么的孤独。

小姑娘想啊,这时候要是出现个人多好,就算是不体贴人的灼珏也好,只要有个人能陪着她,她就满足了。

可坐了很久,一直都没有人来。她就像个没有生气的小木偶,一动不动,忽然就那么哭了起来。“啪嗒啪嗒”的眼泪混合着细微的呜咽,响彻了整个寂静的学堂。

这时候,灼珏就像是戏折子里表演的那出“姗姗来迟”,他笑嘻嘻地,就站在她的面前。透过朦胧的泪眼,她看见一少年,眉目俊朗,脸上画着数不清的笔墨,脏兮兮的,却笑得那般开心。

他的怀中,抱着一袭衣衫,一伸手,亮给她看。

灼珏十分嫌弃地道:“喏,从楚桦她娘那里顺来的。前些日子看你总穿的这么灰不溜秋的,作为小爷的跟班,太伤面子了。唉,唉?抱着小爷做什么……非礼,非礼啊!”

灼珏不会知道,因为他的一时关怀,让一个傻姑娘彻底将他放在了心尖尖上。从此,再也收不回来了。

她也不肯收回自己的心思,站在他的身边,放肆而隐忍地喜欢着他。

如今,她作了他人之妇,而他,也有了旁人在怀。

叶思皖在梦中,红了双眼,突然感到十分委屈。

她曾以为他会一直喜欢着他,她曾以为她会挽了他的手过一辈子……可如今,却只能在梦中怀念起以往,再见,也不过是擦肩路人,一笑而过。

冷汗涔涔。

这梦,让她彻底惊醒了过来。

楚墨听到身旁的动静,也是一惊,看着她大口大口喘气的模样,好笑地勾了唇角:“这是怎么了?”

声音嘶哑,还带着情欲过后的疲惫。

叶思皖拼命撑开了一抹笑,确是苦涩到了极点:“不过做了个噩梦罢了。”

只是,梦里梦外,她都不得善终。

翌日,晨。

窗外雪势大了些,雪子打在人的脸上生疼。在这样的天气下,叶思皖生病,似乎情有可原。然而对此不理解的,却大有人在,那便是楚墨。

他觉得新婚第一天她就病了,实在有些晦气。

寥寥余生再无你第4章试读

他抚着叶思皖有些滚烫的脸,蹙起了眉。

身旁站立着的大夫时不时偷瞄一眼,只觉得这楚侯爷实在是命中犯煞。自幼丧了父母也就罢了,就连结个婚,嫁过来的姑娘好端端地就会生病。当真是……唉!

他这厢腹诽地厉害,而这边,楚墨的整个心神都放在了叶思皖的身上。他的手,从她的脸,一路顺势滑下,缓缓搭在了她的脖子上。

他的眼神有些微妙的变化,心在一瞬间柔软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感觉,有那么一个人,他生杀予夺,不过一念之差。

这刺激得他的身子开始颤抖。他阖眸,用着最平稳的声音吩咐道:“你还愣着做什么。”

“是,是!”那大夫立马回神,取出一块薄纱,放置在叶思皖的腕处。他将手搭在其上,半晌,才殷勤地笑道:“夫人不过是伤风罢了,好生调养着,不需几日便能好全。”

楚墨微垂眼帘,道:“去熬药吧。”

大夫应承着,微微屈身,便走了出去。室内,只剩了二人。

叶思皖静静地躺着,她的脸还是异常的红热。而往日看起来水润的双唇,如今却十分干燥。

楚墨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忽而,他笑出了声来。贴近她的耳郭,他轻轻道:“娘子,你这病,可是相思成疾?”

浑噩之中,叶思皖似乎有所感应,微微皱起了眉。

“让你如此痛苦的人,是否名灼珏?”

……

他对叶思皖的心意,如同她对灼珏的喜欢。

若不然,仅凭着左相夫人不可见人的孙女的身份,她叶思皖何德何能,嫁了他为正妻?

他求来了她,定许她日后荣华。

楚墨立于雪天之中,耳边瑟瑟而鸣。风雪灌入他的衣领之中,冷入心脾。

这是使他,能够冷静下来的办法。楚墨微微眯眸,忽然一怔,他方才,忘了去问——

叶思皖,你是否还记得,那年天启书院……曾思慕过你的小小少年?

当时,他因克父克母之名受人排挤,受人讥讽。他们本应同病相怜,可他年少气傲,不肯沦落为一商贾嫡女的友人。直至那天,他默默地从喧哗之中回到学堂,想去偷偷睡上一觉,却在门栏处久久停留。

只因叶思皖的那一抹,并不为他而绽开的笑颜。

他从不知晓,原来她的笑如此好看。

他亦从不知晓,当他发现了她的美时,却有一人,早已夺了她的全部心神。

那个人,至今思来,都能让他咬牙切齿。

——灼珏。

他该去恨他的,然而此刻,楚墨却弯了双眸。

因为他知道,叶思皖是他的了。现在是,从此以后,亦然。

冰天雪地之中,他微微仰首,眉目张狂。

……

半刻后,那大夫搓着手,出来寻他。

“如何。”楚墨缓缓启唇,转过身来,慢慢踱着步子。他的发,松开了束缚,青丝如瀑垂落在双肩。

大夫忽然怔了神,半晌,颤声道:“药、药熬好了。每日服两次便是,休养几日便可好全。”

“几日……”楚墨微微沉吟,“罢,你先走吧。”

“是。”大夫屈身,转头离去。他喘息着,禁不住又望了那向屋里走的背影一眼。

楚侯爷,当真是美得凌厉。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寄春小仙女点评:

《寥寥余生再无你》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