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情深蚀骨:总裁老公请自重

情深蚀骨:总裁老公请自重

主角:姜莳栖, 虞墨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07 16:50:56

给大家带来的《情深蚀骨:总裁老公请自重》讲述了姜莳栖 虞墨的故事:姜莳栖冷冷的抽回了被叶梅紧抓着的手,对父母说:“能求的该解释的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除了有证据能。推翻那DNA证明,否则无论怎样都消不了虞家的火。父亲若是认为我没使劲儿,那便这么认为吧,我累了。”看着女儿往楼梯上走的背影,姜康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的背影大骂:“我生你养你有什么用?你个白眼狼!你哥哥如今背了罪名家都不能回,你却在这儿气你爸爸,你有没有点人性啊你!”
展开全部

情深蚀骨:总裁老公请自重第15章试读

被扔在后面的孙菀淡淡笑了笑,心道这才刚刚开始,她以前怎么神气的,孙菀便会叫她再也神气不了!

好不容易拦住了一个出租车,司机瞧见姜莳栖衣服上有几个黑黢黢的鞋印,没忍住说道:“小姑娘啊,往前坐坐,别弄脏了我的靠垫哈。”

姜莳栖窘迫的拉了拉衣服,默不作声的坐了一路。

她的手机没了,身上也没带钱,就连车费都付不了。本想着回了家可以让爸妈付车费,可谁能想到,她刚刚回到家,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虞萧站在二楼的楼梯上,掐着腰指挥着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那些男人将姜家翻的几乎掉了个个,衣柜、酒窖、床下,甚至连冰箱都没放过。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呦!”叶梅脸色惨白,眼睁睁的看着这群人如抄家一般,将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不由喊道:“景译不在家里啊!连我这个做母亲的都找不到他,你们这么翻也是无用的啊!”

虞萧听完后走向叶梅,抬起手便是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叶梅的脸上,将这个四十出头的妇人打的踉跄两步。

“你还有脸说?我要是你,儿子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就该就地打死!你如今扯什么他在不在的,我只问你,若是从小你管教他严厉些,至于他变成一个恶棍吗!”

挨了一巴掌的叶梅彻底懵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虞萧,指着她吼道:“你个小丫头好大的脾气!我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竟然敢打我!”

“我可没有你这样的长辈!”虞萧心里不爽,又是一巴掌要抡上去,却被姜莳栖拦住了。

“找我哥哥你们找就是,为什么要打人?”姜莳栖虚弱至极,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好似奄奄一息一般,可抓着虞萧的手却是半点力道也不敢收。

“你哥哥做的恶事,全家都是帮凶,我凭什么打不得!”虞萧一把挣开姜莳栖的束缚,十分恼怒的抓起了一旁茶几上的果盘,用力将果盘往姜莳栖身上砸去。

随着一声闷响响起,姜莳栖痛呼出声,果盘落地,碎了满地的残骸。

姜康身为一家之主,却只能无力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心里又是怕又是怒,然而一句话也不敢说,甚至妻子女儿挨了打,他也能装作是透明人。

身为女儿,姜莳栖早就看透了父亲的凉薄自私,她也不屑寻找什么所谓的父爱,只是在硬生生挨了砸后,冷静的说:“你现在就是把我和妈妈打死,也照样找不到我哥,既然你哥神通广大,那叫他抓人就是。”

虞萧看向姜莳栖,漫步走向她伸手拍了拍她肩膀上的尘土,说:“你不说我都要忘了,我还有哥哥这个大靠山呢,所以你们别惹我,不然我让你们整个姜家人,为姜景译的错买单!毕竟处理你们姜家,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不信你便试试看。”

姜莳栖也笑了,嘴巴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嘲讽,说道:“你们虞家的五指山,我也懒得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就是。”

情深蚀骨:总裁老公请自重第16章试读

就连姜莳栖自己都说不清楚,那嘴角的嘲讽是对着虞萧,还是对着她自己。

说起来虞萧是真正的受害者,她失去了清白,想找到真凶并没有错。可姜家又有什么错?姜莳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透,究竟是谁要害她的哥哥。

虞萧满意的看着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姜家,说道:“若是叫我哥哥找到姜景译,他一定会死的很惨。”

一直不出声装哑巴的姜康听见虞萧提起他儿子,也不得不开口了:“虞萧啊,我们家景译真的不会做那样的事,是你们误会了。”

“误会?”虞萧冷眼看向姜康:“DNA证明都出了,你跟我说这是误会?”

姜康没了脾气,缩了脖子小声道:“怎么说小栖也算是你嫂子,你怎么也应该给她几分面子才是,抬手放过我们姜家吧。”

“笑话!你真指望你女儿能登我家门不成?就你们姜家,给我们虞家提鞋都不配,我可没她这样的嫂子!”

姜康没了话说,叶梅在一旁哀声哭泣,只有姜莳栖像局外人一般,冷眼看着这出闹剧。

这件事疑点颇多,最后一份DNA证明却指定了哥哥,也由不得虞萧不恨,若是姜莳栖的话,她一定也很恨那个男人。

虞萧离开姜家后,姜莳栖把掉在地上的抱枕捡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将抱枕放在了沙发上,满心疲惫的想要会房间好好休息。

“站住!”姜康在一旁沉声道:“你到底有没有求虞墨啊?为什么大白天的虞萧闯进家里闹了这么一出?”

姜莳栖缓缓转头,说道:“父亲难道没看见你的女儿挨了打吗?”

这话说完,叶梅才注意到女儿嘴角的淤青和满身的灰土脚印,拉着女儿的手问:“小栖你这是怎么了?谁打了你?”

姜莳栖冷冷的抽回了被叶梅紧抓着的手,对父母说:“能求的该解释的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除了有证据能。推翻那DNA证明,否则无论怎样都消不了虞家的火。父亲若是认为我没使劲儿,那便这么认为吧,我累了。”

看着女儿往楼梯上走的背影,姜康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的背影大骂:“我生你养你有什么用?你个白眼狼!你哥哥如今背了罪名家都不能回,你却在这儿气你爸爸,你有没有点人性啊你!”

对此,姜莳栖一言不发,仿佛没听见身后姜康的谩骂。

“行了,你少说两句吧,没看见小栖身上都是伤吗!”叶梅瞪着丈夫说。

姜康不以为然道:“挨打那也没办法,只要她能劝的虞墨收手,咱们家东山再起以后,再让她打回来就是。”

“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说风凉话?”叶梅气的转头便走,打算到楼上去看看女儿。

二楼姜莳栖的房间内,她换下了脏衣服,简单冲了个澡,看着身上大片大片的淤青,自嘲的笑出了声音。

“小栖啊,你在休息吗?”叶梅在外面敲门问道。

姜莳栖从浴室里走出来,拿着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将门打开。

小说《情深蚀骨:总裁老公请自重》 第15章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常青丶小可爱点评:

《情深蚀骨:总裁老公请自重》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让人欲罢不能!确实是一本好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