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龙门战帅

龙门战帅

主角:李阳, 唐初心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07 12:15:16

独家都市情感小说《龙门战帅》,主角李阳 唐初心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就在他准备再度开口时,电话里头终于发声了,迎来了黄道的破口大骂声。“陈华君你他妈的自己作死,就不要拉上别人垫背,你可知道,因为你,老子差点就完蛋了。”“你给我的三十万,我已经打到你账号上了,从此以后你我之间再无交情。”“对了,我再给您个醒,如若不想自己举族被灭,你最好是七天后,带上自己举族之人,前往金华集团李涣龙坟前下跪忏悔,之后再给自己选座坟自裁,否则的话,你就等着大祸临头吧!”
展开全部

11-下跪忏悔,自裁谢罪

黄道带着李阳一路来到外边,李阳自始至终都未说一句话,待离开酒店后,他这才开口道:“长官,请问我犯了什么错?”

“哼,犯了什么错你自己不清楚吗?”

黄道毫不客气的说道。

李阳明知故问道:“李某还真不清楚,不如你来说给我听听?”

其实,他内心中已经猜到了一个大概。

果然,黄道冷笑,“你涉及谋杀,将陈家少公子杀害,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抓你了吧。”

李阳眼眸渐渐变冷,他就知道陈家肯定有问题。

还未等调查呢,如今狐狸尾巴就露了出来。

既然,你们要找死,那就不要怪我无情!

刚离开酒店,一辆黑色商务车拦住了众人去路。

车内走下来一名女子,身穿制服,身材高挑火辣,绑着马尾辫,面容精致动人,尤其配上她那一身制服,更彰显英姿飒爽之气韵。

“好漂亮的妞。”黄道暗暗嘀咕一声,尤其是见到她身穿制服,那一身气韵,让他有些心动。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阳麾下最为得力的下属王雪君。

在李阳前来酒店时,她本人则早就等候在一旁。

王雪君脸色冰冷,直径迎着黄道走来,拦住了他们去路,冷冷的只吐出了两个字,“放人!”

放人?

这是准备来救身边这小子的?

马上,黄道就想到了关键点,冷色顿时就冷了下来,冷笑道:“他涉及谋杀,为何要放人?”

这次,他可是收了陈家三十几万,所以才会出手帮忙。

一个不知名的女人,一来就要自己放人,这怎么可能!

可,下一刻,当目光注视道蒙雪君肩头的勋章后,顿时脸色大变。

“少首领!”

黄道顿时惊呼出声,这个漂亮的女人居然是名少首领。

这………

“我只说最后一遍,放人。”

王雪君淡定自若的从怀中掏出一柄小手枪,之后拿出消音器开始装上,看这架势,如若不放人,那么还真会直接动手。

咔嚓~

黄道带来的一众下属,连忙举起手中的枪支对向蒙雪君。

李阳站在身后,只是轻轻的把玩左手的无名指戒指,神态自若,看不出喜怒哀乐。

“把枪放下!”黄道心中一惊,连忙挥手,示意下属把枪放下。

他只不过一个小主官而已,与少首领那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少首领军部的中流砥柱,位高权重,一般都是管辖一市军部人马。

他黄道虽主官,或许在常人眼中可以作福作威,是一个大人物。

但,实际上也就只是如此,真要遇见某些滔天人物,也只有乖乖就范的份。

“那个,这位少首领,您是来自哪个军区的?”黄道一脸掐媚的笑容,搓着手。

王雪君是个高冷性子,对于这种小人物的掐媚殷勤,向来都是不喜,甚至是反感。

她也懒得废话,直接拿出了自己的证件,“北野军区第一战区总指挥官王雪。”

五指松开。

一枚肩扛少首领的照片,犹如刺眼的光芒,印刻在黄道的身上,让他眼眸都快睁不开来。

嘶嘶~

四周的一众警官,也都纷纷倒吸口冷气,全都被震到了。

尤其是听到王雪君说来自北野军区。

众所周知,北野军区向来战火连篇,身处大漠,战乱不断,能够身在其中的人,都属于真正的战士,其头衔那是比起任何地方的头衔都要来得实质。

而,此刻这位名为王雪君的年轻女人,不止来自北野战区,而且还是北野军区直系第一军区的总指挥官。

你说他们能不震惊嘛?

“原来是来自北野的王首领呀,失敬失敬,先前不知是您前来,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见谅。”黄道毕竟混迹体质内有些年月,须溜拍马那用的是炉火纯青,连忙掐媚的致歉。

王雪君面容冷峻,看都未曾看他一眼,冷漠的吩咐道:“放人。”

“是是是,马上放人,马上放人。”

黄道一脸掐媚的笑容,要多殷勤就有多殷勤,这跟他先前的强势,形成了非常严重的对比,随后他连忙让开道路,朝着李阳说道:“你可以走了。”

李阳轻轻的捋了捋本就很整齐的黑色西装,神色平静的走出他们阵容。

王雪君见到他没事后,也松了口气,连忙迎了上去,微微弯腰,恭敬道:“殿下。”

“恩。”

李阳轻轻的嗯了一声,不咸不淡。

这一幕,刚好被黄道看到,尤其是见到身为北野第一军区总指挥官的王雪君,对待李阳如此毕恭毕敬后,先是一愣,随后大惊。

能够让一尊少首领,而且是来自北野军区的少首领都毕恭毕敬的人物。

这绝对是位滔天显赫的大人物啊!

一念至此,他顿时倒吸口冷气,再联想到自己先前对待李阳的态度,一下子就有些坐不住了,额头都冒出了丝丝冷汗,心中有股不祥的预感。

果然。

只见李阳突然转身,看向他,平静道:“你跟陈家关系很好?”

咯噔!

果然如此,黄道就知道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不过,他毕竟混迹体质内这么多年,各色各样的大风大浪都见过,没有乱了分寸,尴笑道:“那个,跟陈家关系一般,只不过是接到他们报警,所以便带队前来,我这可是秉公执法呀。”

“既然这都是一场误会,大家也皆大欢喜,哈哈……”

李阳一伸手,王雪君马上上前递过一根金白沙,帮其点燃。

金白沙在江南很少见,属于湘地,味道偏淡,不浓烈,恰巧对于一向喜爱清淡的李阳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好烟,所以这些年来,一直只抽金白沙。

当然,他也会抽粤地的红双喜,这烟于他而言有不同的意义。

因为这是属于他一位战友喜爱的烟,只不过………

有些事,有些人,一切都随风而去,只能埋藏于心。

李阳浅淡的吸了口烟后,缓缓的吐出烟丝,“人确实是我杀的,只不过是只苍蝇而已,拍死而已,并无大碍。”

黄道:“…………”

一时间他有些尴尬,僵在了原地。

既然人是他杀的,那么抓还是不抓呢?

抓的话,这位可能是位比起少首领还要强悍的存在。

不抓的话,好像也不太妥,因为你确实杀人了。

关键时刻,李阳丢给他一块令牌,“黄主官不用为难,将这个带回去给你局最高主事,他自然会明白的。”

“对了,记得帮我转交陈家,七日后,前往我父母坟前下跪忏悔,再选墓自裁谢罪,否则………”

“诛九族!”

12-弑杀令

诛九族!

三个字一出,现场温度顿时降了一个度,所有人都是一寒,如坠冰窟。

黄道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当低头见到手中的令牌后,顿时倒吸口冷气,脸上浮现出巨大的震惊神色。

令牌纯黑,漆黑如墨,四周刻有五抓金龙,横穿其身。

正中央自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字——杀!

“弑杀令!”

黄道惊呼出声,整个人都在颤抖,二话不说,直接“扑通”一声跪地,弯腰低头,恭敬道,“参见大人,不知大人驾到,还请大人恕罪。”

随着他这一跪,让四周的下属一个个面面相觑,这到底怎么回事?

“无需多礼。”

李阳一挥手,随后不在理会,转身绕过他,朝着商务车走去。

王雪君跟随其后。

一直,等待李阳彻底的远去,直到商务车启航离开,黄道这才起身,心有余悸,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湿透了。

见身后的下属,一个个好奇的看向自己,他脸色一沉 ,冷哼一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一律不许外泄,如若又丁点儿消息外泄出去,所有人都得跟着一起死!”

嘶嘶!

话一出,一众下属纷纷吓了一跳,没想到这里严重,全都低头应允。

见此,黄道这才松了口气,手中握着令牌,感觉重若万钧,诚惶诚恐,心中将陈华军、陈子辰父子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

他们或许不知道,这块令牌意味着什么,但到了他这个级别,尤其是他这种在庙堂打拼多面多年的老油条,太清楚这块名为“弑杀令”意味着什么。

这是,当今那位亲手令牌,举国上下,仅五块,都属于金字塔最顶端的人手上。

但凡有这块令牌着,可先斩无需后奏的权利。

也就是说,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杀人,而无事。

换言之,拥有此令牌者,绝对是那种滔天显赫的无上大人物。

此刻,黄道一颗心都在颤抖,心中还有些后怕,还好先前没有过多得罪,不然的话,自己恐怕已经是具尸体了吧?

一念至此,他稍微松了口气,之后大手一挥,带着这票人,打道回府。

而,与此同时。

在市区的一栋名为“雅俊”别墅群的小区内。

一栋富丽堂皇,占地面积接近五百平的别墅中。

在其后院,一对父子正懒散的坐在花园中,悠哉悠哉的下着围棋。

棋子,用的乃是精致的白玉象牙,一颗下来,就接近四五万,可谓是极具奢华。

“子辰,算算时间,那个小废物,此刻恐怕已经被抓进去了吧?”

中年人一身休闲装,带着一架金丝眼睛,看上去很儒雅,不过面容那股久经上位的威严,却是怎么也无法散掉。

在他对面,坐在是名青年,一身黑色西装,面容还算俊朗,轻轻的拈其白子,放入棋盘,“黄叔叔做事向来靠谱,算算时间,应该是抓进去了。”

“父亲您说的对,一条丧家之犬而已,无论再怎么折腾,还是泛不起什么浪花,只是我三弟有些可惜了,被那狗东西残忍的杀害。”

这对父子不是别人,正是江南二流世家,陈家父子。

“陈华君”,跟那位放话出去追求唐初心的陈子辰

李阳回归,先是杀害其三弟陈俊,之后更是带着唐初心来他的生日晚宴上大闹。

跋扈到了极致。

这是在作死!

要是他们不做点什么,以后还怎么在江南混下去?

届时,恐怕将会沦为圈子里的笑柄。

“放心吧,黄道身为主官,权利强悍,有他出马,李阳必死无疑。”

陈华君浑然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他是个生意人,各种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心态早就做到了“面对泰山前而面不蹦色”的状态

“原本打算放过他,既然他还敢回来,那么就让他永远的待在里面吧。”

拈其黑子,陈华君一抬手,棋入中元,刚好大龙成型,一刀屠杀了陈子辰的大龙,直接兵败如山倒。

陈子辰输了也不恼,盯着棋局冷笑了起来。

叮铃铃~

就在这时,电话响起,陈华君拿出来一看,见是黄道打来的,心中一喜,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接过电话,笑道:“黄兄,那小废物你抓到了吧,真是辛苦你了,只要你帮我将他给重判,终生关在监狱内,我再给您一百万,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亏待。”

电话里头没有声音,只有粗重的呼吸声。

陈华君疑惑。

难道是嫌少?

连忙补充道:“黄兄要是您觉得做不到,我给您二百万,您看如何?”

还是没声音,不过呼吸声更加浓烈。

就在他准备再度开口时,电话里头终于发声了,迎来了黄道的破口大骂声。

“陈华君你他妈的自己作死,就不要拉上别人垫背,你可知道,因为你,老子差点就完蛋了。”

“你给我的三十万,我已经打到你账号上了,从此以后你我之间再无交情。”

“对了,我再给您个醒,如若不想自己举族被灭,你最好是七天后,带上自己举族之人,前往金华集团李涣龙坟前下跪忏悔,之后再给自己选座坟自裁,否则的话,你就等着大祸临头吧!”

黄道在电话那头,一顿破口大骂,说完后,果断的将电话给挂断,顺便直接将陈华君电话给拉黑,做的可谓是行云流水,生怕在跟他们沾染上关系。

陈华君:“………”

听着电话里头的骂声,他一脸懵逼。

这什么跟什么呀?

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电话已经挂断。

这………

“爸,怎么啦,黄叔叔怎么说?”陈子辰一旁疑惑都问道。

陈华君放下电话,眉头微皱,将先前电话的内容说了一番。

陈子辰有些讶异,“黄叔叔真这样说?没理由啊?”

确实没理由啊,黄道身为主官,对对一个逃兵而已,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难道………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我知道了,估计是李阳那小子给了一大笔钱买通了黄道,毕竟黄道这么多年赖在这个位置上,就好这口。”

被他这一说,陈华君觉得也有些道理,微微沉凝了片刻后,冷冷道:“李阳那狗东西,居然敢说让我去给李涣龙这个短命鬼下跪忏悔,还敢说让我等自裁谢罪,很好。”

“既然,他要作死,那就不太怪我了,明天去练习下,建造局的王局,我们将他父母坟给推了,让他父母尸骨无存!”

李阳, 唐初心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龙门战帅》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