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与你时光如风

与你时光如风

作者:桐哥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9 19:46:58

独家现代言情小说《与你时光如风》由桐哥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写完之后我顿了顿又写道—— 以及我追逐的那抹光。 我写完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了手印装进信封里交给陈律师,“等后面要麻烦你了。” 陈律师眼眶湿润,“是,唐小姐。” 他没再喊我楚太太。 他恭恭敬敬的喊着我唐小姐。 我微笑,拿着离婚协议书离开。 助理将车停在一家咖啡厅旁边。 蓉城今天的天格外的明媚晴朗,我透过玻璃看见坐在窗边正微微垂着脑袋翻着杂志打发时间的男人。
展开全部

与你时光如风:07.离婚协议书

在他的心里我是个罪无可恕之人,做什么都是错的,即便顺着他的心意离婚也是我在玩什么手段,事到如今我竟觉得自己有些可悲,追逐的那份爱在他的眼里不屑一顾。

  我头昏的厉害,不想与他再争执,只是说出我想说的道:“停止对唐家的攻击吧,三天后我会亲自将离婚协议书送到你的手中。”

  “楚时光,你想以退为进?”

  在他的心里我就是这么一个女人。

  反正我说什么他也不信,索性顺着他的意道:“是啊,我以退为进,能感化你吗?”

  闻言楚靳萧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

  我心里忽而泛呕,肚子也痛的厉害,我全身伤势又不方便行动,可又没有人帮我。

  我翻身下床爬到了浴室里。

  核辐射带给人的身体影响太严重了,这段时间病痛日日夜夜的折磨着我,我腹泻的厉害,吐的也厉害,我受不住那些痛哭的也厉害,在浴室里待了一个小时才有所缓和。

  我整个人虚脱,艰难的爬回到床上躺下休息,大概几分钟后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闭上眼睛听见婆婆和家庭医生说话的声音。

  言语之间无非是关心我的病情。

  这几年婆婆待我真的是温柔呵护。

  门被人推开了,我听见婆婆担忧的声音问:“医生,你看时光的脸怎么这么苍白?”

  “楚太太昨晚受了惊,需要好好修养。”

  关门的声音响起,房间里又安静了。

  我睁着眼望着头顶的灯,一望就是一整天,等到晚上我才有本事起床换了身衣裙离开,婆婆看见不允许我离开,我坚定的语气告诉她道:“这场婚姻是我一个人的牢笼。”

  这场婚姻我约束不了楚靳萧。

  更囚禁了自己。

  见我去意已决婆婆没有再多加阻拦。

我瘸着腿离开了。

  我不想让爸妈担忧便没有回唐家。

我在结婚之前自己有一套公寓,我打车去了那个小区。

在车上我一直盯着我骨折了的小腿。

  昨天双腿被车卡主但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势,只是有些疼痛,昨天晚上被楚靳萧推倒在公路上的时候这撞到了什么尖锐的东西,不清楚是什么,现在走路都不利索了。

  无所谓了,现在的身体本就是破罐子破摔的状态,而死亡终究会降临到我的身上。

  我闭上眼睛压下心底的恶心,司机开车送我回到了公寓。

我在那儿一睡就是三天。

  期间支撑我活着的就是面包。

  这三天婆婆一直打电话联系我,但我通通没接,她就发短信询问我的身体状况,还说已经教训过楚靳萧了,并问我在哪儿,还说要带着楚靳萧亲自来接我并给我赔礼道歉。

  她是这三天唯一关心我的人。

  比我的亲生母亲问候我还频繁。

  冰冷的心因为她的这些消息有所感动。

  我感激她的好,但我和楚靳萧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现在的我只想要体面的离开。

  三天后我打电话联系了楚靳萧。

  我乖巧的声音问他,“你在哪儿?”

  他嗓音寡淡问:“何事?”

  “见个面,我给你送离婚协议书。”

  电话那端又是长久的沉默。

  我喊着他,“楚靳萧,你还在吗?”

  随后楚靳萧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

  几分钟后他的助理联系了我。

  “楚太太,我接你去楚先生那儿。”

  我低低的嗓音道:“等我半个小时。”

  我起身去浴室里洗澡,出来后换了身牛仔背带裤又搭配了一件白色的宽松短袖,我还将最近掉的厉害的头发挽了两个圆丸子。

  我的脸色太过苍白,我不想在分开的这一天显得自己太虚弱,所以涂了显色的粉。

  我下楼后看见等候着的助理。

  他毕恭毕敬道:“楚太太。”

  “先带我去律师事务所吧。”

  我还要准备离婚协议书。

  助理依照我的吩咐带我去了我们唐家的律师事务所。

我让负责人陈律师为我起草离婚协议书。

  他问道:“楚太太,财产怎么分割?”

  “净身出户。”我道。

  钱财于我而言是身外之物。

  况且我也不贪楚家的一分一毫。

  陈律师惊讶的给我拟了离婚协议书,我让他给我拿了一张白纸和一支黑色的钢笔。

  我在纸张上写下了遗嘱两字,陈律师面色震惊道:“楚太太,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微笑道:“有备无患。”

  “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我叮嘱陈律师道:“陈律师你替我保密,包括我爸,一切事情等你日后都会知情。”

  陈律师怜悯的目光望着我,“是。”

  这份遗嘱我什么都没有写,只有短短的两句话:待我走后尘归尘土归土,我名下所有的科研成果都无条件的捐献给航天事业。

  写完之后我顿了顿又写道——

  以及我追逐的那抹光。

  我写完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了手印装进信封里交给陈律师,“等后面要麻烦你了。”

  陈律师眼眶湿润,“是,唐小姐。”

  他没再喊我楚太太。

  他恭恭敬敬的喊着我唐小姐。

  我微笑,拿着离婚协议书离开。

  助理将车停在一家咖啡厅旁边。

  蓉城今天的天格外的明媚晴朗,我透过玻璃看见坐在窗边正微微垂着脑袋翻着杂志打发时间的男人。

  他的尾指微微屈着,轻轻地敲打着咖啡桌边缘。

我了解他,这是他心情好的表现。

  听见我送离婚协议书所以心情很好么?

  我掩下心底的失落正要进咖啡厅时男人忽而偏过了侧脸。

他的目光对上了我的视线。

  他望着我的眼眸里透着些许惊讶。

我微微一笑瘸着腿从咖啡厅的正门进去坐在了他的对面。

  楚靳萧是一个英俊到令人羡慕的男人,他面色偏冷,不说话的时候冷冷清清的,透着一抹无比的贵气,令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我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他的面前。

  他拿过翻了翻,见是真的,见我已经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蹙眉问:“肯放过我?”

  他的嗓音里透着难以置信。

  我微笑,努力的使自己没那么狼狈。

  “自然不会这么简单,你要答应我放过唐家,而我以后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楚靳萧面色冷峻,我清楚在他的印象里我没有这么善良,索性顺着他的意额外的加着条件道:“你清楚我喜欢你,倘若你愿意陪我约一天会,我放你离开可能会更加利落。”

  楚靳萧勾唇冷笑道:“它在我手中。”

  

与你时光如风:08.他要打掉胎儿

楚靳萧的意思是现在离婚协议书在他的手中,也就是说主动权已经回到了他掌心!

  “是吗?那我恭喜你。”

  楚靳萧忽而问:“你腿怎么样?”

  他总是给我绝望又不经意间给我关怀。

  我淡淡的音色道:“瘸了。”

  他犹豫的问:”还能恢复吗?”

  “我不太清楚,家庭医生说腿里有碎骨,不容易取,取了也不容易恢复,随缘吧。”

  他蹙眉,突然用闲聊的语气同我说:“我记得你以前是跳舞的,后来怎么不跳了?”

  楚靳萧竟还记得我以前是学舞蹈的!

  “有比跳舞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做。”

  我从小就喜欢跳舞,但追逐那抹光才是我最想做的事,所以后面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现在倒有机会了,可惜我的腿又瘸了。

  楚靳萧的尾指轻轻地敲打着离婚协议书道:“什么事?”

  我皮笑肉不笑道:“秘密。”

  见我不说楚靳萧也没有生气,他继续翻阅着离婚协议书道:“听说你上大学之后选择的物理系,没想到你对那般生涩难懂的东西感兴趣,而且这么多年还在坚持,研几了?”

  离婚之后他才会平和的和我聊天。

  我淡淡的语气回道:“博士。”

  楚靳萧抬眼看向我,眸光惊讶。

  “我倒不知情。”他道。

  我语气极淡道:“你没有问过我。”

  他敷衍道:“你读书还挺用心。”

  我抿唇笑开,心底突然泛起了恶心,我当着他的面呕吐,随即连忙跑到了洗手间。

  我吐了两分钟,这次与以往不同,洗手池里都是血,而我看见血的心情格外平淡。

  早已知道结局,没必要再大惊小怪。

  我整理完回到咖啡厅,楚靳萧还在,我坐在他的对面道:“抱歉,乱吃了些东西。”

  楚靳萧探究的目光望着我,随即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道:“我很多年都没见过你穿这类款式的衣服,大概是你上大学之后吧。”

  你瞧,他明明还记得曾经。

  我握住咖啡杯道:“是吗?很多事情我都忘了,不过我隐约记得你好像还有一个做天文学家的梦想,应该只是你年少的玩笑话。”

  “年少的话做不得真。”

  我将追逐太空中那抹看不见的光当做我的梦想追逐了一辈子,这些年来我勤勤恳恳付出了半生的心血,到现在落得一个充满辐射破损的身体,他却说年少的话做不得真。

  在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事。

  我咽下我心底的苦楚,努力的扬着微笑道:“是啊,年少时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

  楚靳萧冷着眉目问:“你什么神情?”

  我诧异的问他,“什么意思?”

  “一副悲情的模样做给谁看?”

  我哑口无言,怔怔的神色望着他。

  他忽而起身道:“随我去医院。”

  我错愕的望着他,“什么意思?”

  “既然我们都离婚了,以免后患检查一下身体,免得你怀着我的种过后又来威胁我。”

  他将我想象的如此不堪。

  而且他上一秒还温润如玉。

  还能平和的和我聊天。

  下一秒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我现在并不在意这些,生怕他发现我身体状况的事。

可是发现了他也不会怜悯我。

  我还是赶紧否认道:“我没有怀孕,你是不是因为我刚刚呕吐才怀疑的我?我刚说过我早上吃错了东西……”

  楚靳萧眉目冷冷清清道:“我只信自己看见的,要么乖乖的随我去,要么我强迫你。”

  他从不给我想要的选择。

  我妥协的问:“买验孕棒好吗?”

  我不可能怀了他的孩子。

  楚靳萧终究让步道:“走吧。”

  助理在附近买了验孕棒,检查结果却让我面色苍白,可是心底却也让我充满欣喜。

  我真的怀孕了。

  孩子已经两个月大。

  是我身体遭受辐射前怀的。

  这事师兄肯定知道。

  但他却没有告诉我。

  他估计是怕我伤心吧。

  一侧的楚靳萧面色难辨,他沉默了许久像个审判者似的道:“楚时光,打掉他吧。”

  我能活着的时间清晰可见,我无法平安的生下这个孩子,他最终的结果显而易见。

  可在今后的时间里我想要他陪着我。

  陪着我一起面临绝望的死亡。

  算是在孤寂的生命里注入了一抹安慰。

  可楚靳萧却让我打掉他。

  我仰着脑袋问他,“可以等三个月满了再打掉他吗?靳萧,让他再陪我一个月好吗?”

  一个月后世界上应该不会再有我。

  更不会再有这个孩子。

  楚靳萧的胳膊支着车门望着车内忐忑不安的我。

男人的眸心深邃冰冷。

我从那双眸子里已经看见了他的回答。

  可是我还想争取争取。

  “楚靳萧,我答应你,我一个月后一定打掉他,就让他再陪我一个月好吗?倘若我失约你就拿唐家开刀,这个代价也还不行吗?”

  男人嗤笑,眸光带着莫大的讽刺。

  “楚时光,你还真是不知廉耻。”

  他突然将我刚刚签的那份离婚协议扔在了我的身上,“我都如此羞辱你了,你还要留着我的骨肉,你爱我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与你时光如风》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