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将军犹是心上人

将军犹是心上人

作者:棠糖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22 20:08:59

独家古代言情小说《将军犹是心上人》由棠糖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是二皇子萧然殿下。”女子恭顺的回答道,催促着:“还请公主动作快些,我骗头领大人奉皇子之命盘问公主秘事,恐怕耽误不了多久。”说完,女子解开披风绳扣,里面居然是件与她一模一样的囚衣!而姑娘手中拿的,也是张人皮面具!“等等!你这是要做甚!”她一把制住对方,震惊道:“你要替我去送死?!”“是的。”女子始终微笑:“奴婢蒙了二皇子恩惠,如今来换公主出去,也算报恩,请公主赶紧换好。”
展开全部

将军犹是心上人第8章试读

“伽耶·雪沁!拒不交代宝藏地点!明日午时三刻!于长安菜市口!当众处斩!”

---------------------

雪沁倚靠着囚车,摇摇晃晃地向刑场慢行。

长安不比大漠,总是晴空当头,万里无云。

或许死在这种日子里,也不算见坏事。

她恍惚回想起与孟天涯首次见面的场景,那段带着氤氲色的记忆。

五岁那年,父皇带着她跋涉千里,来参拜盛国的皇帝。

可皇帝性贪,张口便要父皇交出西凉名满天下的宝藏,否则不得两人踏出长安半步。

这一耗,就是两年。

他们住在皇宫偏阁,所有贵族子弟都以欺负她为乐,却只有孟天涯,从那些顽劣中站出,伸出稚幼的臂膀,要保她一个周全。

雪沁被阳光刺得睁不开眼睛,只好埋下头,手心似乎还能感受到,当初被男孩牵住时的温热。

七岁的孟天涯送她了把木剑,说有了它,便再也不用怕被欺负。

她就是从那时开始习武,或许这也奠定了,两人再见时,是宛若修罗地狱的战场。

囚车突然停了下来,雪沁懒得伸头去望,却瞧见那侍卫头领毕恭毕敬的大步走来,身旁跟这个穿着长披风的姑娘。

她微蹙眉头贴近囚车一侧,警觉地看向车外来者,不知盛国又要搞什么把戏。

姑娘微笑点头示意,踩着侍卫背脊登上囚车,四周竟迅速被人用帷帐遮得密不透风。

“你是谁?”她微眯起眸子,下意识护住手腕。

“见过雪沁公主。”女子福身问安,浅笑从披风里拿出藏好的衣物:“请公主尽快换好,在下奉命救公主逃离困境。”

“这?”雪沁接过仔细打量,衣物中竟还夹着个人皮面具!

“是谁派你来的?!”她脱口问出,语气中还夹着丝期许:“是不是孟天涯?!”

“是二皇子萧然殿下。”女子恭顺的回答道,催促着:“还请公主动作快些,我骗头领大人奉皇子之命盘问公主秘事,恐怕耽误不了多久。”

说完,女子解开披风绳扣,里面居然是件与她一模一样的囚衣!而姑娘手中拿的,也是张人皮面具!

“等等!你这是要做甚!”她一把制住对方,震惊道:“你要替我去送死?!”

“是的。”女子始终微笑:“奴婢蒙了二皇子恩惠,如今来换公主出去,也算报恩,请公主赶紧换好。”

“不!你不可以!”雪沁想也没想便拒绝,她怎能让清白之人无故就去送死!

“我绝不会牵连你!”

女子还未来得及说话,车外侍卫声音已传来:“请问姑娘是否询问妥当?犯人还要赶去刑场,时辰不可延误!”

她正欲回应,街上却不知谁惊呼一声,众人拔刀的声音突然此起彼伏,方才侍卫头领大叫道:“不好!有人劫囚车!”

雪沁惊异的挥开帷帐去看,女子已先一步下车,恍然消失在纷乱人群中。

她只见着个蒙面飞跃的男子,脚下轻功如履平地,手中拿着把银色长剑,与侍卫们霎时刀光剑影。

她看不清那人面容,胸膛中的心脏却像要跳出,手掌哪怕使不上力气却也拼命想要砸动铁锁。

是不是他?究竟是不是他?!

“沁儿!是我!”

一道明亮的嗓音从囚车顶响起,雪沁慌乱抬头去看,却恍然间听见梦碎的声音。

不是他,却是她童年的玩伴,盛国二皇子—萧然。

沁儿你别怕!我来救你了!”青年哪怕蒙着面,也能看出嘴角正咧开冲她笑。

下一秒,萧然已猛地发力,砍断了禁锢她的铁锁,双手搀扶着将她带出这牢笼。

“小心!”倏地蹿出个侍卫,挥起长刀砍来,她发出惊呼已经来不及阻止,萧然后背顷刻被划出一大条血痕。

“抓紧了!”他只说了这句,便骤然抱起雪沁飞跃在云空之中。

她下意识将对方抓紧,仓惶的回头看了眼地面,那群侍卫正愁眉苦脸地对着两人叫嚣。

而孟天涯此刻已骑马赶到,抬头目光交汇的瞬间,熟悉的眉眼还是刺痛她双瞳。

那人口型仿佛在说:“不要离开我....”

将军犹是心上人第9章试读

他们逃到城外时,萧然后背已被鲜血湿透,脚步蹒跚的几乎昏死过去。

雪沁只好扛着男人臂膀,辗转到个偏僻村庄里,找了个老阿婆家简单安顿。

城内官兵正四处搜索,恐怕他们在这儿也呆不了太久。

况且萧然当下伤势严重,若再拖几个时辰,性命不保也未可知。

老阿婆无儿无女,年纪大得眼神也不太灵敏,好在屋中东西还算齐全,雪沁找她要来些烈酒与绷带,打算先给萧然包扎伤口。

萧然是盛国二皇子,也是她幼年时光,鲜少的一位玩伴。

他本乃皇帝最爱的贵妃所生,可哪知三岁时,贵妃吃了碗桂花羹后,便七窍流血,惨死于冰冷宫闱中。

从此,那原本机灵可爱的天之骄子,再也不说一句话。

直到她五岁入宫,意外撞见落进湖里,却都不肯呼救的他。

她用牙将萧然上衣撕开,让烈酒先给伤处消毒,又用绷带勉强算拉扯合上,若能熬过这两夜,应该再无大碍。

可天不遂人愿,刚到半夜,萧然便发起高烧,神志迷糊的唤着她名字。

雪沁将他翻过身检查,果然伤口已经化脓,必须要找大夫来用药,否则怕是命数堪忧。

“沁儿....别管我....快逃....”萧然口齿不清的嘀咕着,辗转间还在担忧。

她起身换上件干净衣服,抓紧他手掌承诺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

趁着夜色,雪沁用件碎花布遮住自己脸颊,匆忙往长安城中赶去,只但愿能在破晓时,能找到一家郎中。

城内,果然大量官兵正在挨家挨户搜查。

她刚进城门便瞧见道身影,连忙蹲下用泥土弄得蓬头垢面,趁对方不注意,钻进小巷子中躲避。

孟天涯带着队兵崽子,从大道间路过,原本不威自怒的面容,此刻似乎更加凛冽。

他冰冷的目光扫视过每家门户,仿佛恨不能穿透泥墙,不放过眼前一丝一毫。

“搜!给我仔细搜!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走一个!”

男人震慑的嗓音钻进雪沁耳朵里,她不敢往回看,踉跄着藏进小巷尽头的破屋中,蜷缩起身子咬紧下唇,眼眶涨得发痛。

孟天涯,究竟有多厌恶她,到如今逼至绝境,也不肯放过。

她不准自己哭,深吸口气靠在墙上假寐,天很快就会亮,她还要找到大夫,去救危在旦夕的萧然。

雪沁紧张颠簸了一天,靠在墙上很快陷入梦境,可醒来时,却看个蓬头垢面的男人,正在扒自己衣服!

“小娘子,你醒啦?”

那人衣衫褴褛,显然是附近流浪的乞丐,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眼瞧着她醒来,神色似乎更加兴奋。

“你是谁!滚开!给我滚开!”

雪沁吓得连忙挣扎要起身,那人却先扣住她手腕,手指头居然用力往结痂处按压。

“啊!”

她疼得龇牙咧嘴,伤口处疼得人直哆嗦,乞丐恶臭的身体死死压住她,连想用脚踹开,她都根本做不到,恶心得脾胃翻滚。

“嘶!”是衣衫碎裂的声音,乞丐摸了把她脸蛋笑得口水直流:“小娘子,你这细皮嫩肉的,本大爷可要好好玩玩。”

“不!不要!”雪沁由衷的感到阵绝望,撕心裂肺就哭了出来,外面官兵还在四处抓捕逃犯,她不能大声呼喊,她再等不到谁来拯救。

浑浊的泪水浸湿她脸颊,乞丐垂涎三尺正撕扯着裤子,雪沁转过头去,甚至不敢去亲眼目睹自己被侮辱。

“你是谁!啊!救命啊!”

意料中的侵犯并未到来,她忐忑地睁开眸子,却瞧见那乞丐正全身颤栗口吐鲜血,胸口一把长刀钉入墙中三分!抖了几下,便没了生息!

而那长刀的寒光,却熟悉得她双眼微刺!

她下意识就要逃,可还未来得及起身,一双大手已扣住自己肩膀,连拉带扯地撞进个灼热胸膛。

男人健壮的臂膀,将她身体都箍得发痛,滚烫的呼吸像要将皮肤刺伤。

此刻耳边传来的声音,像是带着要杀人般的语气,仿佛即刻就要将她千刀万剐,拆骨入腹。

“伽耶·雪沁!你为了逃出盛国!下贱得连乞丐都勾引吗?!”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将军犹是心上人》这本小说强烈推荐,难得的一本好书。情节新颖,人物个性鲜明,内心世界刻画细腻。作者棠糖文笔深厚。虽然急着想着""更新的快点"",但也理解作者写出好文章的不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