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顾夫人高调再婚

顾夫人高调再婚

作者:果树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10-20 09:30:14

《顾夫人高调再婚》,这本小说的作者果树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抬起头,像是看到了一抹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她的表情太过激动,以至于让顾以深的脸色越来越差,瞳仁阴森森的,却还是点了点头:“对。”顾以深说完,拉开房门准备离开。童安暖连忙跑过去扯住他的手:“能不能陪我一晚。”说完生怕男人拒绝,又道:“什么都不做,真的!”童安暖的眼神十分真挚恳切,即便如此也无法撼动男人半分,他狠狠的甩开手,直接推门离开。
展开全部

陪我见客户

女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哪怕此刻并不占什么上风,也依旧一副不认输的模样。

顾以深的眼神越发冷漠,趁着她晃神的功夫,直接抽回自己的腿:“童安暖,你可真贱。”

身上徒然一空,童安暖想抓住他,他已经整理好衣服坐在床边,一脸冷淡,眼里没有一丝迷乱。

童安暖这才发现,这个男人太难失控,无论她用什么样的手段,他都无法动摇半分。

此刻她真的有些心累,甚至想打退堂鼓,眼里全是绝望和不甘。

顾以深紧紧的盯着童安暖,没有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她挫败失望的神情告诉她,这个女人有心事。

到底是什么目的?

顾以深的眼神越来越冷,自己对童安暖的确还有些情分,可这点情分,都在这她的表现中消失殆尽。

童安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童安暖了。

她堕落的让他觉得恶心。

童安暖从门口跑进来,站在他面前,低着头:“以深,我求求你,跟我和好吧!”

她就只想怀孕,曾经那么轻而易举就可以的事情,为什么现在要这么难?

顾以深冷笑:“好,明天跟我去谈一个工作,谈成了,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童安暖迫切的想要孩子,所以明知这是一个陷阱,也要往下跳,顾以深再恨她,也不会害死她。

她抬起头,像是看到了一抹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

她的表情太过激动,以至于让顾以深的脸色越来越差,瞳仁阴森森的,却还是点了点头:“对。”

顾以深说完,拉开房门准备离开。

童安暖连忙跑过去扯住他的手:“能不能陪我一晚。”

说完生怕男人拒绝,又道:“什么都不做,真的!”

童安暖的眼神十分真挚恳切,即便如此也无法撼动男人半分,他狠狠的甩开手,直接推门离开。

自从童安暖回来,他就再也没有睡过一天主卧,书房已经成了他的常驻之地。

夜深人静,顾以深坐在书房里,指尖的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可他还是没有动过。

当他听到童安暖说要陪他去见客户的时候,他的心都跟着沉了下去,有没有人告诉她,陪客户是怎么陪?

胸腔有些闷,他直接将烟头按进烟灰缸里,眼里的恨意像是要溢出来。

他一定要弄清楚,童安暖回来的目的!

……

童安暖第二天醒的很早,因为顾以深答应过她,只要她陪他完成一个项目,他就能和她在一起,然后完成她的任务。

她大学学的是市场管理,曾经又是童家的独女,童家是照着继承人去培养她的。

谈工作这种事,对她来说不在话下。

但顾以深口中说的“陪客户”却又是另外一种含义了。

她从来不傻,只是为了目的别无选择。

童安暖关上曾经穿过的一条浅紫色裙子,化了一个淡妆,从楼上下来。

顾以深已经坐在餐桌上优雅的吃早饭,见她下来也仅仅抬了抬眼睛,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忽略了男人身上的冷漠,童安暖自己拉开凳子坐下,佣人很快端上一份早餐。

她淡笑着:“谢谢。”

顾以深见她的穿着打扮,冷笑一声:“你就穿成这样去见客户?”

男人突然的发难,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整洁如新,就是款式有些过时。

但她自信身材好,所以从来没有想过其他问题。

“是……有什么不妥么?”

她穿的很得体了,真不知道男人到底有什么不满,难道真的是因为一个款式?

咬了咬唇,她再次开口:“别墅没有我的衣服,我在路上买一套吧。”

顾以深的眼神没有任何温度,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她,听到她的话,更是嘲讽的笑着。

“的确该买一件,又新……又露的。”

男人的话,如同一盆冰凉的水,直接泼在童安暖的身上,冷的她整个身体都在发颤。

顾以深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扔下手里吃了一半的早餐,优雅的擦了擦嘴唇和手,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童安暖的心脏闷闷的疼着,男人已经离开,她匆忙追上去,死皮赖脸的坐在了副驾驶。

一路上,平安无事的到了顾氏集团。

顾以深上午还有个会议,商量关于经济开发区的投资合作问题,也好为这次出去见客户做准备。

童安暖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室里等候,心里想着如何应对男人的刁难。

秦殇突然端着一个礼盒,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见她坐在这沙发上,公事公办的开口:“童小姐,这是总裁让你换上的衣服。”

童安暖疑惑的站起身来接过,她本来还想去买一身的,没想到男人已经提前准备了。

微微一笑,同秦殇点了点头就直接拿着衣服去了休息室。

秦殇盯着她的背影,冷漠的眼睛全是怜悯,只一秒,他迅速恢复正常,直接出了办公室。

童安暖还有鞋庆幸顾以深没有太过分,至少还帮她挑了衣服,但当她打开衣服拿出来的时候,整张脸变得苍白。

那是一件紧身连衣裙,十分薄的面料,穿上以后紧紧的贴在身上。

童安暖看着镜子里凹凸有致的自己,现在的她,像极了夜店里的小姐。

顾以深真是好样的。

她再也看不下去,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里全是绝望和悲痛,狠心转身,出了休息室,坐在沙发上等候顾以深。

顾以深过了没多久就从会议室里出来,掌控全局的气场,在一进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童安暖时,眼底的黑色变得越来越深。

童安暖的身材果然很好,要什么有什么。

此时穿着一身紧裙,短到只能盖住臀部的地方,更是让人遐想非非。

顾以深的瞳仁黑沉,喉结滚动了一下:“你真是穿出了这件衣服的精髓,不枉我让秦殇去凤鸣路走一趟。”

童安暖的目光震惊的落在男人身上,帝都的凤鸣路是个什么地方,纸醉金迷,男人的销魂窟。

顾以深这是浓重的羞辱。

她张了张嘴,反唇相讥:“这不是顾总的要求么?看来这个用户是真的重要!”

替他喝酒

空荡的办公室里,只有空调的风声响着,童安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透着森森寒意。

男人就站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冷淡而疏离。

“拿着。”

顾以深将一沓资料扔在她身上:“这个合作客户很重要,办砸了,就滚回国外,别让我看见你!”

带着文件夹的资料划过她的皮肤,童安暖忍着疼痛,咬唇认真翻看。

帝都梁氏城建。

她有点印象,五年前梁氏还只是童家的一个董事,如今已经发展了自己的公司。

她吃惊的看向顾以深,脸上带着浓重的不解,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有意还是无意。

如果梁叔叔去谈合同,她倒是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把握,成功谈成,并且不会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

心中有些放松,整个人也跟着轻松了许多。

感受到女人的放松,顾以深的浓眸划过冷冷的嘲讽。

童安暖大体了解了整个合同的内容,帝都的一片经济开发区如今在顾以深的手里,想要投资建设必须找个好一点的合作公司。

梁氏城建是如今正在竞标的公司之一,尚在顾以深的考察中。

其实这点小事本不需要顾以深亲自出马,不过是为了羞辱童安暖罢了。

顾以深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打了内线叫秦殇:“备车,去如新酒店。”

童安暖跟在顾以深身后出了办公室。

穿着很快让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她甚至还听到周围人的窃窃私语。

“天真够热的,穿这么凉快给谁看?”

“就是,真够不要脸的,也不看看总裁未婚妻是谁……”

如同被人狠狠的打着耳光,童安暖的脸一直火辣辣的,蔓延到耳根后面。

顾以深居高临下的睥睨,眼底的嘲讽更加明显:“现在反悔离开还来得及。”

童安暖抬头,撞进一湾沉水:“不。”

她攥了攥拳头,无论这次有多少艰难,她也一定要坚持下去。

男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铁青着脸继续往前走去,童安暖磕磕绊绊的追上他,跟着一起进了电梯。

“顾以深,你答应过我的,只要谈成合同,你就会跟我好好的,对么?”

电梯合上,封闭的空间更加压抑,童安暖有些紧张和迫切,似乎只是为了和他和好,才做这样的事情。

顾以深眼底一抹讽刺,拉着她直接撞进他的怀里:“是真的想和我在一起,还是想去谈合同?”

赤裸裸的挖苦和嘲讽,迎面而来的冷冽气息,刮在童安暖的脸上,疼的她想挣扎,却怎么也松不开。

胸腔中弥漫着恨意,眼底也全是抵抗:“如果不是为了和你和好,我会受你这样的侮辱!”

她像是一只被锁在牢笼里许久的小兽,被压迫的久了,开始反抗,狠狠的踩了顾以深的脚。

疼的男人的冷脸分明的俊脸皱了一下,眼底骤然刮起狂风暴雨,一把捏住童安暖的脸。

“你想死?”

童安暖一双眼睛冷漠的回应:“昨晚已经回答这个问题了!”

顾以深的火气已经快达到毁天灭地的地步,看着童安暖一张一合的嘴,紧绷的咬肌更加冷硬。

下一秒,他狠狠的咬着女人的唇,狠狠的惩罚着。

童安暖疼的红了眼睛,挣扎反抗直接被男人按在角落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呜呜”的叫着。

时间漫长,电梯到达一楼的时候,顾以深狠狠的松开她,除了他眼底的暴怒和他殷红的嘴唇,再也没有失态的地方。

反观童安暖,本就穿的单薄,挣扎之间更是直接衣不蔽体。

电梯门打开,男人衣冠楚楚的迈开长腿走了出去,童安暖连忙整理好自己,红着眼眶跟在后面。

结果又被一楼的前台拍了照片传遍了整个公司。

秦殇开着车到达公司楼底下,顾以深直接上了车,一副近身者死的模样。

童安暖小心翼翼的拉着自己的裙子坐下,尽量让自己坐在距离他比较远的地方。

感受到女人的疏远,顾以深的脸色更加难看。

这就是口口声声说爱他的人,欲擒故纵玩的不错。

童安暖乖巧的坐在一旁翻看手里的文件,缓解被男人冰冻的车厢。

秦殇微微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总裁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夫人,明明自己对她关心的要死。

一路上,两个人再也没什么交流,一直到了如新商务酒店,童安暖才重新跟在顾以深身后进了会馆。

梁氏的梁金城已经在里面等候了,看到顾以深连忙从桌子上站起来,肥胖和善的脸上露出笑容。

“顾总。”

顾以深冷漠的回应:“梁总久等了。”

“不久不久!这位是……”梁金城看向童安暖,似是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童安暖连忙上前,主动握手:“梁叔叔,还记得我么,我是童安暖。”

帝都姓“童”的人不多,更何况梁金城以前在童安暖的父亲手下工作,很快就知道这人是谁了。

微微晃了晃眼神,有些疏离的开口:“你好。”

这种淡漠的反应是童安暖没有想到的,梁金城以前不过是童氏的一个小股东,本想靠着这层关系将合同谈妥。

看来是不行了。

童安暖熟络的模样落在顾以深的眼底。

果然是见着男人就笑脸相迎!

梁金城不明白顾以深谈合作带上童家的大小姐到底有什么意思,还是规规矩矩的吩咐服务生上菜。

毕竟能和顾家合作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酒过三巡,顾以深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谈生意上的事情,梁金城有些坐立不安。

最后终于忍不住,起身站起来:“顾总,我敬你一杯。”

顾以深刚才喝了几口,现在倚靠在座位上,眯着眼睛,看向一旁的童安暖:“梁总敬酒没听到么?”

童安暖一直在一旁充当空气,突然被人点名连忙拿起男人的酒杯:“梁总,顾总醉了,我替他喝。”

童安暖都没有发现自己在拿起顾以深的酒杯时,男人的眼里很危险。

梁金城愣了愣,随后很快点了点头,与她碰杯,见她一口闷,眼里带着不寻常的意思。

“童小姐真是女中豪杰。”

这会儿,他大概知道了顾以深什么意思。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润小仙女点评:

《顾夫人高调再婚》开头很好的中间部分好虐心啊,看的我都代入了,作者果树文笔很棒呢,结局很完美,强烈推荐给大家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