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千亿盛宠:靳少,撒个娇

千亿盛宠:靳少,撒个娇

作者:糖炒栗子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5 15:07:59

在《千亿盛宠:靳少,撒个娇》里面是一波三折,糖炒栗子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于是,萧雨晴的手掌就落在了靳箐箐的小脑袋上。掌下的小人儿发丝柔软,还带着身体的温度,引得萧雨晴不禁多摸了几下。“箐箐好听话啊。”萧雨晴夸道。像是感受到萧雨晴的善意,靳箐箐拉着萧雨晴的手,乖巧地说:“谢谢漂亮阿姨。”萧雨晴从包里掏出几个棒棒糖,“阿姨今天来得匆忙,没来得及给你带礼物,阿姨这里有三只棒棒糖,先送给你好不好?”靳箐箐看见棒棒糖是自己最喜欢吃的牌子,一下子开心地眼睛一亮,平时靳伯然在家都管得严,不怎么让她吃糖。她忽然又想起什么,回过头问靳伯然:“爸爸,我可以收阿姨给的礼物吗?”
展开全部

千亿盛宠:靳少,撒个娇:母与女

黑色的凯迪拉克CT6缓缓停稳在靳家别墅院内。

靳伯然一下子来到萧雨晴面前,把正打算解安全带的萧雨晴吓了一跳。

萧雨晴瞪着杏眸,惊呼道:“你干什么!”

靳伯然淡淡瞥了她一眼,从容地先她一步帮她解开安全带,坐回驾驶位,才回道:“别多想,只是帮你解安全带罢了。”说完他看着萧雨晴,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难道,你是希望我做点什么不成?”

萧雨晴别过头不去看靳伯然。

车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过了几秒,靳伯然才开口道:“下车吧,去看看箐箐。”

萧雨晴微微点头,下车跟在靳伯然后面。

还没进屋,她就听到了一声脆生生的童音响起。

“爸爸,你回来了!”

正门忽然打开,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从别墅里欢快地跑出来,直奔靳伯然。

靳伯然蹲下身子,将迎面而来的小女孩稳稳接住,随即牢牢地抱在怀里。

这一幕看在萧雨晴眼底,有些说不清的滋味。

小女孩在靳伯然怀里使劲蹭了蹭,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一边的萧雨晴。

她惊讶道:“咦,这不是上次来找爸爸的那位漂亮阿姨吗?”

闻言,萧雨晴脸上露出笑容,也蹲了下来,跟小女孩面对面地说:“箐箐记性真好,我就是上次那个阿姨。”说着,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靳箐箐的脑袋,却在马上要碰到她的头发时顿了顿。

看着两人,靳伯然眼中有着萧雨晴看不懂的期许之色。

萧雨晴虽然之前同他约定过不会以靳箐箐母亲的身份出现,但是诸如“摸头”这种亲密的行为,不只有母亲才可以做。想到这一点,就没什么好顾忌的。

于是,萧雨晴的手掌就落在了靳箐箐的小脑袋上。

掌下的小人儿发丝柔软,还带着身体的温度,引得萧雨晴不禁多摸了几下。

“箐箐好听话啊。”萧雨晴夸道。

像是感受到萧雨晴的善意,靳箐箐拉着萧雨晴的手,乖巧地说:“谢谢漂亮阿姨。”

萧雨晴从包里掏出几个棒棒糖,“阿姨今天来得匆忙,没来得及给你带礼物,阿姨这里有三只棒棒糖,先送给你好不好?”

靳箐箐看见棒棒糖是自己最喜欢吃的牌子,一下子开心地眼睛一亮,平时靳伯然在家都管得严,不怎么让她吃糖。她忽然又想起什么,回过头问靳伯然:“爸爸,我可以收阿姨给的礼物吗?”

靳伯然根本没想到萧雨晴来之前还准备了给女儿的礼物,他觉得她能让步来看箐箐自己就很满足了。这时候见到萧雨晴拿出了女儿喜欢吃的棒棒糖,心里又惊又喜。

听到女儿的问话,靳伯然含笑点头,“当然可以,阿姨送你的礼物,你完全可以自己做主,不必来问我。

“谢谢爸爸!啵——”靳箐箐开心地在靳伯然脸上亲了一口,阳光映在靳伯然脸上,照出口水闪亮的光泽。

萧雨晴低声笑了出来,这样的靳伯然她没有见过,在女儿的面前,他无疑是一个称职而温柔的父亲。

“爸爸同意了,这下阿姨的糖你可以收下了吧?”

“嗯!谢谢阿姨!”

靳箐箐接过棒棒糖,仔细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拍了拍被糖果撑得鼓鼓囊囊的口袋,接着抱住了萧雨晴的腰。

“漂亮阿姨真好,谢谢阿姨。”靳箐箐糯糯地说。

萧雨晴被靳箐箐突然抱住,身体僵了一下,随即慢慢放松下来。

这是自己的孩子。

是自己的女儿。

直到这一刻,萧雨晴才真切感受到这个事实。

女儿一出生就被人带走,这令萧雨晴在最开始就失去了养育女儿的机会,以至于自己对于女儿的存在一直都仅限于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从未像这一刻这么清晰而真实地发觉这个软软的小娃娃和自己有着最亲密的关系的事实。

??萧雨晴有些恍神,抱着自己的这个孩子,是自己和靳伯然的孩子,是他们之间永远都无法否认的纽带。

突然,怀中一冷,萧雨晴回过神来,发现靳箐箐已经松开了她,得了宝贝一样地正看着靳伯然。

而靳伯然处在一旁,早已将萧雨晴的任何反应都看在眼中,他看出了女儿离开时萧雨晴的失落,他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急。所以即便发现萧雨晴的动容,也不打算趁机要求什么。

他也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笑着说:“宝贝很听话,回头爸爸多给你买一些,免得让漂亮阿姨笑话爸爸不给女儿买糖吃。”

靳箐箐听了,小脚丫兴奋地直蹦。

只见靳伯然瞬间严肃起来,“但是,别忘了爸爸之前跟你说的,吃糖要有节制,小孩子糖吃多了会有虫子吃你的牙齿,等你长大了牙齿会掉光光的,牙齿掉光箐箐就没人喜欢了,知道吗?”

“知道了,爸爸。”靳箐箐小声回答,爸爸严肃起来真的好吓人!

萧雨晴心里很是复杂,她原以为靳伯然对女儿是宠溺的,现在看来,他不仅担了靳箐箐父亲的职责,还给了靳箐箐母亲的疼爱,比起自己这个外人一般的亲娘,靳伯然承受的太多了。

……

暮色降临,萧雨晴陪着靳箐箐玩乐高,时间流逝得飞快,等到她察觉时已经到了晚餐时间。

看了眼手表,她柔声说:“天色黑了,我该回去了,箐箐,阿姨改天再来看你。”

靳伯然皱眉,趁她不注意给靳箐箐使了个眼色。

靳箐箐看着爸爸,想起爸爸之前在卫生间给自己交代的事情,肉肉的小手比了个“ok”。

只见靳箐箐低下头,没过几秒,小肩膀就一上一下抽动了起来。

此时萧雨晴发觉有异,连忙低头看靳箐箐,却发现靳箐箐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片通红,温热的泪珠一滴滴落在萧雨晴的手背上。

这样的一幕顿时让她有些慌了,萧雨晴先是看了一眼靳伯然,见靳伯然同样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只好低声哄道:“箐箐,怎么哭了?告诉阿姨好不好?”

靳伯然也坐了过来,虽然知道女儿是故意的,但见到女儿落泪,心还是猛地揪了一下。

千亿盛宠:靳少,撒个娇:裂缝

靳伯然把靳箐箐抱在怀里,大手轻轻拍着女儿的背,又伸出大拇指拭去挂在脸上的泪珠。

“乖宝贝,告诉爸爸为什么哭?”

靳箐箐原本是装装样子的,可装着装着就想起了妈妈,她在萧雨晴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亲切,明明只见过一回,加上今天是第二次见,却好像是和自己很亲密的人一样。

她红着眼眶,哭得上不接下气,一抽一抽地说:“爸爸,我想妈妈了,今天晴阿姨陪箐箐玩,让箐箐想起了妈妈。”

萧雨晴听了靳箐箐说的话,抬起要去拍靳箐箐的手停在了半空。

她能给靳箐箐任何她想要的关爱,但眼下这个时候,她无法给予靳箐箐应有的母爱,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解决。

靳伯然扫过萧雨晴的手,心里一想就知道萧雨晴的态度了。他十分后悔刚才为什么要给女儿使眼色让她去挽留萧雨晴,明明知道这个女人的决绝,可还是在心里存了点她会心软的期待。

现在看着女儿哭得泣不成声的样子,心里很是心疼。

心中疼惜,靳伯然哄着靳箐箐,没多一会儿,就发现哭声小了不少。他低头一看,原来女儿已经哭得睡着了。

稍稍松了口气,靳伯然轻手轻脚地把靳箐箐抱上楼,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他目光停留在靳箐箐熟睡的小脸上,久久才重重叹了一口气。

等到靳伯然下了楼,转了一圈,没找着萧雨晴的身影,于是拿起手机就要给萧雨晴打过去,结果就看到客厅的茶桌上放着一张纸,上面是清秀的字迹:

「我有事先走了,你好好照顾箐箐。」

靳伯然把纸张揉成一团,烦躁地扔进垃圾桶里。

过了几分钟,他又将纸团从垃圾桶里拣出来,小心地展开,拿到书房夹在了一本古籍里。

先前,萧雨晴在靳伯然抱靳箐箐上楼的时候,慌张地逃离了别墅。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或许是害怕那个孩子望着她时的目光吧。

“如果她知道我就是她的母亲,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

萧雨晴使劲晃了晃头,看着眼前的佳慧小区,心里顿时烦躁了起来。

虽然不久前刚搬回萧家,但是舒洛还留在佳慧小区。她在董事会里尚根基不稳,这个时候有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被别人抓住,捕风捉影胡乱风语一通。将舒洛留在这里,是最佳选择。

为了避嫌,她已经好几天没来看舒洛了。

想到舒洛在戒毒所里帮过她的旧事,萧雨晴脸上就柔和起来,要是被靳伯然看到,估计又会暴躁地直跳脚吧。

怎么又想起他了!

萧雨晴愤愤地拿起一个抱枕,一拳一拳打在抱枕上,似乎是把它当做了泄愤工具。

“可恶的靳伯然,老是缠着我不放!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啊!我只想重新开始生活,和过去隔断瓜葛而已,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她打累了,又把抱枕抱在怀里。她坐在舒洛的床边,喃喃道:“舒洛哥哥,我该怎么办啊?”

舒洛安静地躺在床上,面色苍白。

若不是能感觉到鼻间的呼吸,萧雨晴几乎要觉得舒洛已经离开她了。

“舒洛哥哥,我现在已经回到了萧家,并且进入了董事会。他们从我手里拿走的,我会一样一样亲手夺回来。我会让恶毒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舒洛哥哥受的伤,我也要他们来偿还,当初如果不是萧山和萧小冉的陷害,我哪会进了戒毒所。”

说着,萧雨晴的目光落在舒洛的脸上,“不过有一点还是应该感谢他们,让我在那里遇到了最重要的人。舒洛哥哥,你快点好起来,我也终将成为一个有能力保护你的人,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你。”

……

萧雨晴回到萧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家里的佣人在她重新回到萧家时全部遣散了,她请了自己幼时在萧家做过工的秋伯来当家里的管家,秋伯这几日相处下来见萧雨晴并不擅长厨艺,就自动揽下了厨房的活儿。

萧雨晴回来的晚,本打算下碗面将就一下,从靳伯然别墅里出来她就忘了吃饭,直到现在饥肠辘辘,实在难受。

她刚一进门,就看到秋伯从厨房里走出来。

“小姐回来了,我刚好做了点夜宵,也不知道小姐晚上吃了多少,小姐先尝尝,看看合不合胃口。”秋伯慈祥地笑着。

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深夜还有人等着她的感觉,一时间萧雨晴眼前蒙上了一层雾气。

她连忙低头应道:“有劳秋伯了。”

秋伯连应几声,回身去厨房将做好的夜宵端出来。

“刚捞出来的,还烫着呢,小姐慢点吃!”

“啊!嘶——是糯米圆子!”萧雨晴浅浅尝了一口,舌尖被烫了一下,直吸气。

热腾腾的水汽扑面而来,萧雨晴沉默不语,慢慢吃着糯米圆子。

那是自己小时候母亲经常做给她吃的东西,隐约还能尝出儿时的味道来。

秋伯回了自己的房间,留萧雨晴一个人慢慢吃着。

一口一个,吃进嘴里慢慢嚼着。

萧雨晴嚼了很久,终于忍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帘,“噗哒”接连不断落在汤碗中。

自从戒毒所出来后,她以为自己经历了两世的折磨,早已将内心磨练成刀枪不入的铁盾。然而靳箐箐的出现像是在这铁盾上凿开了一个缺口,她仿佛能听见靳箐箐站在缺口外面一声声唤着“妈妈”。

回到家后,一直等着自己的秋伯做了自己最爱吃的糯米圆子。那个缺口就又被撕扯的更大了些,顺着缺口,就会发现,许多记忆萧雨晴都没有忘记,只是将它们藏在了内心深处,尘封起来。

此刻,站在铁盾外的,多了靳箐箐和靳伯然。

萧雨晴明白靳伯然的想法,她能够猜出靳伯然对她的心思。

可是他们缘于那么一个不堪的开始,那个意外对于萧雨晴而言是不堪回首的,是那个愚蠢而失败的自己的见证。

后来她直接跟靳伯然交易,存的就是利用靳伯然的心思。两人各取所需,互惠互利罢了。

她甚至没觉得靳箐箐会成为影响他们关系的存在。

终究还是自己太天真,感情的事,有了牵绊,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芷荷吖点评:

《千亿盛宠:靳少,撒个娇》这书不错真的非常不错激情,热血我这30岁的人了看的还热血沸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