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蚀骨宠婚:前夫很傲娇

蚀骨宠婚:前夫很傲娇

作者:蝉衣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5 18:52:30

《蚀骨宠婚:前夫很傲娇》主要说的事情,看看蝉衣是怎么讲的:江淮南叹口气,“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哪位父亲不愿意自己女儿亲近自己,你性子骄傲,又一向吝啬表达自己的在意,叔叔便是心里对你有愧,也会在一日日的失望中,慢慢磨灭这份不安。”“小佩,没有人能等一个没有归期的结果,你心里想的,只有说出来,别人才能明白,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句话,在哪都是生效的。”“淮南,你真的是越来越啰嗦了,婆婆妈妈的,一点都不像你。”
展开全部

6.父女起冲突

对上陆子佩的疏离与警惕,陆爸爸心里难受,不愿意让自己被误会,开口解释,“宴会你提前离场众人本就议论纷纷的,今早又有人给我发了匿名信件,照片上是你昨晚跟顾怀瑾一前一后进去同一会所。”

陆子佩眸光一闪,嗤笑一声,“一前一后,爸爸怕是没有调查清楚吧,昨晚的会所,是淮南让我过去的,至于顾家那位,爸爸觉得我能有什么本事,搭上顾家?”

陆子佩说完,越过陆爸爸打算进屋。

看她这般仇视自己的反应,陆爸爸叹口气,主动服软,“子佩,回来住吧,你一个人在外面,爸爸到底不放心。”

陆子佩挑眉,“回来看你们一家三口在我面前假惺惺的做戏吗?”

陆爸爸皱眉,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满,“子佩,你非要这么剑拔弩张的吗,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闹脾气也该有个度。”

“闹脾气?”陆子佩失笑,平静的眼眸里满是讥讽,“原来在爸爸看来,我只是小孩子闹脾气,如此,那就当我闹脾气好了。”

“子佩,你就不肯原谅爸爸吗!”

陆子佩回过身,盯着陆爸爸,声音发冷,“爸爸觉得我该原谅你什么,原谅你的情不自禁出轨妈妈,还是原谅你这么多年仍旧与那个旧情人藕断丝连纠缠不清,亦或是原谅你们爱的结晶登堂入室让我多个便宜姐姐。”

一声声的质问让陆爸爸瞬间没了底气,陆爸爸目光闪躲,“我不是这个意思,子佩,我跟你妈妈之间只是亲情。”

陆子佩闻言反而笑了,眼底的笑意越发的凉薄,“你跟妈妈之间只是亲情,你对她之间才是爱情,那当初为什么不为了你的真爱去争取,为什么要妥协与妈妈结婚,却在婚后对她不忠,对婚姻不忠。”

“子佩,以后你会明白,这世上有很多事,是不能两全其美的,我也有我的无可奈何。”

“别拿你的懦弱无能当理由,说到底,你就是自私,一边不想失去妈妈,另一边更不愿意放弃情人,做了错事,还想得到所有人的体谅,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子佩,不管怎么,我们都是一家人。”

陆子佩挑眉,余光看到房间出来的陆悠悠,嘴上裂开一丝恶劣的笑容,“家人这个词,我担不起,毕竟我还没有不知廉耻给有妇之夫做情人的妈妈,以及带着私生女堂而皇之鸠占鹊巢的脸皮。”

“妹妹,你就一定要这么厌恶我吗,”陆悠悠咬着下唇,眼眶发红,声音说不出的委屈落寞,配着身上的纯白连衣裙,更是说不出的楚楚可怜,柔弱无助,让人想拥在怀里好生安慰。

“妈妈当年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我真的不想惹妹妹生气的,可是,我哪有妹妹那样的出生,这么多年,妹妹有爸爸的宠爱,淮南哥的在意,我什么都没有,我没想过跟妹妹争什么的,我只是想见见爸爸,单纯的见见他。”

这么懂事听话的女儿,陆爸爸眼眶一下就红了,“这些年,委屈悠悠你了,是爸爸不好,没有早些接你回来。”

冷眼看着两人的父慈女孝,陆子佩挑眉,凉薄的讥讽,“出生如何确实无法选择,但要走的路,都是自己选的,我挺好奇,你之前的二十年都可以安稳的走过来,如何在得知自己是个私生女后一定要认回陆家呢?”

陆子佩眼里,是不掺杂其他情绪的困惑,此刻的她是真的好奇,单纯的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放弃之前安稳的生活过来陆家,陆家,就真的可以让她依靠吗。

陆悠悠看向陆子佩,眼眶越发的红了,“妹妹一出生就是衣食无忧的陆家小姐,自然不懂我从小过得怎样的生活,在妹妹窝在爸爸怀里撒娇的时候,我被人扯着头发骂野孩子,妹妹在学校过着纯真无忧童年的时候,我只能跟在妈妈身后学着怎么维持生计,妹妹,我没想过跟你争什么的,我只是想分一点爸爸的关心和在乎,我也想在他怀里撒撒娇。”

陆爸爸本就对陆悠悠心怀愧疚,在陆子佩的对比下,整颗心都向着陆悠悠而去。

“子佩,你不能因为我们大人之间的恩怨,就迁怒悠悠,她也是无辜的,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她,才会让她受这么多委屈,你要怨,就怨我,不要对悠悠发火。”

“真感人啊,从小受尽欺凌,长大还能这般善良单纯,听听,多励志的事迹,若是除去你私生女的身份,我应该还会感慨几句,可一想到,明明是眼前的人害的你从小被人辱骂,你却还一副渴望父爱的模样,虚伪的让人想笑。”

被当面嘲笑,陆悠悠本就发红的眼眶直接有泪落下,泪眼朦胧的看向陆爸爸,“妹妹得了爸爸二十多年的宠爱,自然不懂没有爸爸疼爱的心情,因为之前得不到,现在才更奢望,妹妹,你别跟爸爸置气。”

陆爸爸闻言,对陆子佩越发没了耐心,“悠悠你先进去,这里是陆家,还轮不到她做主,陆子佩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要不要回来,你若是不回来,以后都不用回来了,我陆家不缺女儿。”

“爸爸都这样说了,那我还回来做什么,公司股份当初妈妈的那一份都留给我了,爷爷现在已经将它全数交给我自己负责,爸爸若是哪天得了空闲,我们去公司把股份的事跟我交接一下。”

听到股份,陆悠悠神色变幻,忽然开口,一改之前的柔弱,“妹妹张口闭口都是我妈如何不知廉耻,那妹妹现在又是在做什么,明面上是淮南哥的未婚妻,背地里却跟顾家二少不清不楚,若是淮南哥哪里不好,妹妹跟他说清楚就好了,何必非要让他难堪,妹妹可有想过,你跟顾二少的事情,要是被人指出,淮南哥又该如何自处,我江家又要如何解释。”

陆爸爸如醍醐灌顶,忽然清明,“陆子佩你给我站住,悠悠说的不错,你现在在江家跟顾家之间摇摆不定,只会让我陆家蒙羞,你既然已经跟江家订了亲,就跟顾家保持距离,我不想听到任何不好的风言风语,你也给我适可而止,不要一次次挑战我的底线。”

被亲生爸爸这样斥责,陆子佩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前一刻还对你嘘寒问暖,下一秒就恶言相向,人啊,可真是虚伪。

“我要如何,与陆家有什么关系,至于蒙羞,爸爸怕是忘了,让陆家蒙羞的人,不是我,是爸爸你自己啊,在我二十岁生日宴上,堂而皇之的牵着私生女过来,爸爸那一刻,可有想过陆家清誉,爸爸没想过,爸爸只记得自己亏欠那个女儿,却忘了他同时是在伤害另一个女儿,临走还要狠狠的踩上几脚。”

7.没有归期的结果

对于那次的生日宴,陆爸爸其实是心虚的,“子佩,你要我解释多少次你才愿意相信,那次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悠悠差点出事,我一时心急,才会乱了分寸。”

“那又如何,心里没这个想法也好,被迫无奈也罢,爸爸已经做了,结果就是爸爸当着宁城所有参加宴会的人,狠狠的打了我的脸。”

陆子佩不想继续废话了,转过身去,“我跟顾家的事,爸爸还要继续问吗?”

陆爸爸一脸颓败,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哪还有什么资格再去质问她,放柔声音,“刚才是我冲动了,想回来了就回来,你永远是爸爸的孩子。”

陆子佩只觉得无趣,每次都是这样,在伤害了自己后,又做出一副愧疚不已的模样,当真是让人厌倦。

陆子佩离开,陆悠悠见陆爸爸心生悔意,眼眸一闪,不安的盯着陆爸爸,“爸爸,妹妹是不是还是不愿意原谅我,是我不好,不该贪恋爸爸的关心,惹妹妹生气,我是姐姐,我应该让着她点的,爸爸,要是妹妹还生气的话,我跟妈妈先搬出去好了,妹妹气消了,我们再回来,不回来也没关系的,只有爸爸心里有我们,在哪都没关系的。”

被女儿这般信任的维护,陆爸爸只觉得一颗心都化了,刚才的愧疚不安立刻抛到脑后,“你别多想,她自小被我宠坏了,脾气太冲,既然她不愿意回来,那就由着她去,也该好好磨磨她这性子了,你跟你妈妈谁都不许走,都给我好好呆在家里。”

陆悠悠搂着陆爸爸脖子撒娇,“爸爸别生气了,妹妹以后会明白爸爸的为难的。”

“唉,”陆爸爸轻叹一声,揉了揉陆悠悠的发丝,“她要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陆悠悠垂下头,“我也不想懂事,其实我好羡慕妹妹的任性,羡慕她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不高兴了可以发脾气,不舒心了可以离家出走,可我不行,我没有妹妹这么任性的资格。”

“是爸爸不好,没有早点接你跟你妈妈回来,让你们吃了不少苦。”

陆子佩出去时,正好碰上过来的江淮南。

江淮南对她轻笑,“听到消息说你刚才过来了,怕你又跟叔叔起冲突,我过来看看。”

陆子佩嗤笑,“他满心满眼都是被接回来的那对母女,哪有闲情雅致的,跟我啰嗦。”

“你还在怨叔叔?”

“我不该怨吗,还是你也觉得我应该满心欢喜的迎接她们?”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佩,你现在跟叔叔闹得那么僵,是在将叔叔推给她们,我只是不希望你以后想起这事后悔。”

“能被推走的,便不值得去挽留。”

江淮南叹口气,“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哪位父亲不愿意自己女儿亲近自己,你性子骄傲,又一向吝啬表达自己的在意,叔叔便是心里对你有愧,也会在一日日的失望中,慢慢磨灭这份不安。”

“小佩,没有人能等一个没有归期的结果,你心里想的,只有说出来,别人才能明白,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句话,在哪都是生效的。”

“淮南,你真的是越来越啰嗦了,婆婆妈妈的,一点都不像你。”

江淮南听到这句话,忽然盯着陆子佩,神色严肃,“那你觉得我应该是怎样的,在你心里,我应该是怎样的?”

忽然被问这个问题,陆子佩有点懵,是怎样的,外人面前,他是俊雅的江家少爷,在江家,他是家族满意的未来掌权者,自己这里,他是温暖包容的兄长,每一面,他都做到了完美无缺,让人挑不出不好。

“小佩,你以为的那个我,真的就是真实的我吗,或者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现在的我,其实只是伪装,如果哪天你发现,我不是你以为的样子,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与我这般亲近。”

小佩,我从来不是你以为的那般美好。

这话意有所指,陆子佩暂时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却似乎隐隐懂了,“没有谁是完全被人看明白的,但不论你隐藏了多少,这么多年的感情,总不至于是假的。”

“是啊,”江淮南内心一震,忽而释然的笑了,“我永远不会伤害你,你只要记得这点就好了。”

至于那些被隐藏的阴暗面,你不用面对,我替你经历,那些不堪的真实,我永远不会让你碰到。

“你怎么了,今天感觉怪怪的。”

“没什么,知道你过来,怕你又想起之前的事,放心不下。”

陆子佩点头,倒也没有多想,江淮南知道陆家的种种不愉快,且从来不会多言。

见陆子佩继续往前走,江淮南到底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心底的不安,“小佩,如果哪天,我因为想要挽留你,伤害了你最在意的人,你会不会恨我。”

陆子佩停下步伐,转身看向江淮南,“以爱之名,往往才是伤人最深的利刃,打着为我好的幌子,做着伤害我的事,这种感动了自己恶心了别人的事,我不会原谅。”

“知道你是这样的性子,我就随口一说,好了,我还有点事,你这边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目送江淮南离开,陆子佩也驱车回了自己的住处,两人都没注意到,在刚刚,楼上有双眼睛,嫉妒的盯着下面的两人,良久,才掏出手机,“替我调查一下陆子佩之前是不是跟顾怀瑾认识,两人之前的往来信息越详细越好。”

陆子佩,凭什么,你能高高在上,冷眼旁观我的痛苦,我得不到的,你更不配拥有,我会将你拉到泥潭,与我一起堕落,谁也救不了你。

陆子佩回到住处时,意外看到顾怀瑜还在,看到陆子佩,顾怀瑜眼睛都亮了,“子佩我们出去逛逛吧,你一个人待屋子里不闷吗?”

陆子佩随手放下钥匙,“我以为你回去了。”

“怎么可能回去,我是被赶出来的,当然要有落魄的自觉,子佩你答应收留我的,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半路赶我走,我不管,我就是赖上你了,你别想赶我走。”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书錦少爷点评:

《蚀骨宠婚:前夫很傲娇》这本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感情细腻婉转,看得爱不释手,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