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法医娘子不好惹

法医娘子不好惹

作者:顾小舟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07 11:12:19

顾小舟给大家带来的《法医娘子不好惹》讲述了:“哎呀,能让三老爷这么动怒,他们肯定做过分的事了。”“对对对……”各种议论声里,苏梓清走到门外,望着前方的动静半晌说不出话来。她以为这个年代只有她会动武力赶走上门的人,没想苏庆辉竟然也会。视线转过,苏梓清看向后方的苏庆海,突然有种苏庆海也想动手的感觉。这种感觉刚升起,苏梓清就看到苏庆海回了头。唔,这个小叔是不可能随意动手的。“把他们都打出去。”
展开全部

法医娘子不好惹:苏老太爷

苏庆辉拎着椅子追管事,惨叫声从厅堂里传到大门口,极大的动静惹得府里下人跑出来看。

“哎呀,能让三老爷这么动怒,他们肯定做过分的事了。”

“对对对……”

各种议论声里,苏梓清走到门外,望着前方的动静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以为这个年代只有她会动武力赶走上门的人,没想苏庆辉竟然也会。

视线转过,苏梓清看向后方的苏庆海,突然有种苏庆海也想动手的感觉。

这种感觉刚升起,苏梓清就看到苏庆海回了头。

唔,这个小叔是不可能随意动手的。

“把他们都打出去。”

苏庆海跑出来,手里竟也拎了一把椅子,大喊着追向大门。

一通混乱后,苏梓清嘴角抽搐着坐在厅堂里,苏庆辉面无表情,苏庆海则是满脸愤怒。

“就那几个管事,以后都不准进苏家的门。”苏庆海的心口急速起伏几下,“他们就是,他们就是……”

“就是怎样?”

一道沧桑的声音从门外传进,认出来者的三人连忙起身:“见过老太爷。”

苏家的老太爷,亦是苏家最后的支柱。

樱桃从门口探出头,和苏梓清交换了眼神后缩回去,她刚刚离开就是为了请苏老太爷。

“不用多礼。”苏老太爷摆手,一步一步走到上首坐下,“最近苏家事挺多的。”

几人低头不语。

苏老太爷也没想让他们回应,摸着扶手脸上满是惆怅。

“我们苏家啊,只能说时运不济,可你们要记住,不管何时都得同心协力,要不然苏家不等外人出手,自己就先倒了……”

苏老太爷说的感慨,听的三人却心思不一。

半晌后苏老太爷收声,扫过三人,盯住苏梓清:“梓清啊,你到前面来。”

他就是被苏梓清身边的丫鬟喊来的。

苏梓清心里微动,乖巧地走上前去:“老太爷有何吩咐?”

“各家今天过来的事,你有什么想法?”苏老太爷开门见山。

“回老太爷的话,梓清觉着这婚已退,聘礼自当该还回去,可鉴于各家的态度,梓清又觉着,这聘礼不能退。”

“嗯,然后呢?”

苏梓清垂眼:“您觉得,在大门口下他们几家的面子如何?”

先是被抄家,后是苏庆海搅进人命案。

如此这般,苏家的名声早就被败坏的差不多,既然如此,他们为何不将人一起拖下来?

万家的退婚成全了她的深情,其他五家又怎能全身而退?

苏梓清没瞒想法,详细地说了一通,嘴角勾起:“太爷,您觉得呢?”

“善!”

苏老太爷拍着扶手起身,一把年纪却难掩他的激动。

“我苏家以往是书香门第,可以后却不能困在这上面,梓清,我听说你之前有做生意的念头,退婚的事解决,我苏家就是你的倚仗。”

苏梓清微愣,没想竟会有这么一个意外之喜,短暂的沉默后,她点头同意。

“我一定将事情完满解决。”

苏庆辉和苏庆海张口结舌,老太爷竟然同意苏家入商贾?

“老太爷,读书人怎能做那商贾?”苏庆海没忍住,跳起就问。

苏老太爷冷哼:“等这次退婚事了,你就知苏家该不该做商贾了。”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读书读到脑子都迂腐了。

若是以往苏老太爷不会说什么,可现在的情况,苏家已经快到尽头了。

“你这几日且跟着梓清,看清楚苏家的现况,至于你那书院也别去了,伤没好利索就安分地呆着。”

在苏老太爷面前,苏庆海根本不敢跳,缩着脖子没做声。

“哼!”苏老太爷哼了声,转而叮嘱苏梓清,“他若不听话乱闹,你就派人去寻我,我老头子给你做主。”

苏梓清微微弯腰:“梓清明白。”

话虽如此,可苏梓清却没有找苏老太爷的意思。

崇明人说话,许多地方根本不用点明,譬如苏老太爷的算计,譬如苏梓清的顺势而为。

晚间,主仆几个缩在厨房里做鸡蛋灌饼和鸡蛋饼。

樱桃十分不解地问苏梓清:“今早老太爷为何会许下那样的承诺?”

苏家从文,向来不与商贾沾边。

“因为他信我。”苏梓清将手上的饼皮裹起,咬了一口后抬眼,“苏家的现况,家中男丁不可能从商。”

苏老太爷这是打算将商和文分开,对比起其他人,显然是觉得她能做到这点。

事实上,苏梓清还真不在意什么算计不算计的,毕竟做生意是她提起的,前期都做好了安排,又怎能因为苏老太爷一句话更改?

“有老太爷的话,我们会很轻松,唔,这个酱再做一份甜的,到时候分开来。”

咸甜之争自古就有,苏梓清可不会忽略掉重点。

凤梨在旁说:“您要的铁板,明天就能好了。”

“行,明天直接带回来,我们先试试。”

“好。”

在厨房里待了两个时辰,苏梓清溜达着去了盛京,一圈转下来,找到了偏僻巷子中的几个乞丐。

“想赚钱吗?我这里有件事想找人做。”

几个乞丐对望,其中一个老乞丐出声:“你要我们做什么?”

苏梓清漫不经心的蹲下,一点都不在乎乞丐身上的脏污。

“传几句话。”

老乞丐问:“什么话?”

“凡是与苏家退婚的,要订婚的公子亲自上门取聘礼。”

缓缓地说出内容,苏梓清拿了十两银子。

“我知道你们乞丐都有自己的地盘,不过刚刚的话我要的是传遍整个盛京,这是定金,后续还有二十两银子。”

将银子放在地上,苏梓清看向老乞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只要定金还是连后续都要,苏梓清将选择权交给了老乞丐。

时间慢慢过去,老乞丐伸手拿过银子:“最迟明日晌午。”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从巷子离开,苏梓清又在西街转了一圈才回苏家,谁知刚到门口就碰见了一尊大神。

“萧将,不对,萧灼,你怎么来了?”

一身黑衣劲装,萧灼双手附在背后地望着苏家的大门,听见这声询问扭头。

“等你。”

“等我?”苏梓清微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引着他进门,“既是等我,为何不在府里等?”

“你不在没必要。”

短短的六个字让苏梓清脚步微顿,嘴角倏然勾起。

“下次再来你提前打招呼。”

法医娘子不好惹:成果出现

进了厅堂坐下,苏梓清将话题引到萧灼的来意上。

“其实并无什么事,就是来说一声,先前的案子找到了凶手。”

苏梓清听得茫然,下意识问道:“哪个案子?”

“以书杀人的案子。”

苏梓清愣住,片刻后反应过来:“是前几天那个找不出凶器的案子是吗?”

“对。”

“凶手抓到了?”

“对。”

苏梓清笑了几声,靠在椅背上摸着脸颊:“你说书,可是凶器就是书?”

“对。”

接连三个“对”字后,萧灼对苏梓清拱手,“若非得你提醒,我等根本不会想到书能杀人。”

“以前没想到,以后就想到了。”

苏梓清说的漫不经心,事实上,第一件案子出来时也是没想到凶器,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再厉害的人也抵不过侦查。

“能想到用书杀人,背后那人挺聪明。”

萧灼神色淡淡:“聪明不用在正途上的人,还不如一个傻子。”

苏梓清赞同的点头。正要说话,一道弱弱的提醒从门外传来。

“小姐,老太爷来了!”

是留在门外的樱桃。

苏梓清正要起身,就听一阵爽朗的大笑进来。

苏老太爷笑着说:“萧将军今日上门,可是让苏家蓬荜生辉啊。”

萧灼抬眼,不经意的和苏梓清交换个眼神:“老太爷客气,能到苏家拜访才是在下的福气。”

“哈哈哈,萧将军就是比较会说话。”

“老太爷盛赞。”

苏梓清在旁听着二人对话,神情里带着几分淡然,等萧灼和苏老太爷全都落座,立刻喊了樱桃。

“准备茶水。”

樱桃应声,小心地退下。

等茶水送来,苏老太爷已经揪着萧灼谈起了苏家的事,比起底下想要维持面子的人不同,苏老太爷丝毫不掩饰苏家的现况。

“也是我们糊涂,如今苏家这情况,简直是万人喊打啊。”

萧灼微微一笑,安抚说:“是那群人落井下石,您不必记在心上。”

“我倒是想不记在心上,唉!”

萧灼笑而不答。

苏老太爷看一眼,再看一眼,怎么不说话?叹气那么明显,萧灼就该问问啊。

苏梓清:“……”

老太爷是真的年纪大了,那么明显的偷看还当人发现不了。

手握成圈,苏梓清抵着嘴唇咳了几声:“那个,我去看看樱桃的茶水怎么还没送来。”

越看越想笑,她还是借这个由头先走吧。

苏老太爷:“?”

眼看着苏梓清就要走出门,他喊道:“这茶水不是放这儿了?”

苏梓清停步,一点点地回头,干笑说:“这两天事多,我这记性不太好。

慢吞吞地回到原位,苏梓清和萧灼视线对上,一眼就望见了其中的笑意,瞬间挑眉,用口型无声地问——

“笑什么?”

萧灼不答,垂眼端起茶盏:“苏老太爷还是想开些好,再难的事都能过去。”

苏老太爷左右一张望:“过去?老头子倒希望能过去,萧将军啊,不瞒你说,老头子这儿有件事想和你打个商量。”

他搓搓手,在萧灼表示先听后,指了指苏梓清。

“我这个孙女想做生意,老头子想,以萧将军的地位,帮忙打个招呼应该很容易。”

萧灼意外:“你要做生意?”

苏梓清摸摸鼻子,坦然承认:“我觉着做生意挺赚的。”

苏家本就缺银子,等聘礼退掉以后会更缺,万幸先前就准备做生意,如今倒也稳妥。

这些话苏梓清没说,可萧灼不蠢,联系上盛京里最近的流言,稍微一想就明白了缘由。

“没问题,我回刑部就打个招呼。”

苏老太爷笑了几声:“萧将军爽快。”

萧灼笑的温和:“老爷子盛赞。”

一老一青年,互相捧来捧去,直听的苏梓清牙酸,她怎么不知萧灼还有哄老人的本事呢?

就这状态,厉害!

小半个时辰后,萧灼起身告辞,苏老太爷兴冲冲的将他送到门口。

苏梓清落在后方,目送两人远去后等在厅堂门口。

没多久,苏老太爷快步跑回:“那聘礼的事你做的如何了?”

苏梓清让开身子,跟着苏老太爷落座后,恭敬地答:“已经在安排。”

如今要的就是时间。

苏老太爷皱眉:“等聘礼退掉后,家中还能剩多少银子?”

说到这个,苏梓清立刻正襟危坐:“关于银子的事,我这儿有个想法。”

“说。”

“将下人遣散。”

五字落下,苏老太爷被震的半晌说不出话。

“所有下人都遣散?”

苏梓清听的无奈:“是部分,被带过来的下人太多了,以如今的宅子来看,很多下人都没必要。”

原先的苏家很大,要的下人自然也多,可换到这个京郊的宅子,被带过来的下人就太多了。

在以往一件事两人做,如今却成了四人五人,有的甚至能达到六七人。

将这些情况解释了遍,苏梓清得到了苏老太爷的赞赏。

“若按照这种情况,确实该将下人遣散,不过也有问题,苏家的下人契书不同,活契死契都有。”

“死契的全留,活契的看情况留。”

苏老太爷摸摸下巴,遣散下人很容易,关键的还是府里的主子。

“你若想遣散,得先将府里的人说服,要不然出一点岔子,连我都护不了你。”

苏梓清抿嘴一笑:“您放心,我竟然敢提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次退聘礼,就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苏老太爷看了眼苏梓清,眸中闪过复杂又很快消失不见:“既然如此,你就放胆做吧。”

“好。”

略过和苏老太爷的谈话,苏梓清回到房间,前脚刚坐下后脚凤梨就找了过来。

“小姐,您要的东西已经好了,正在厨房那边放着呢。”

苏梓清“刷”地跳起:“走,去看看。”

“是。”

跑到厨房看了实物,苏梓清极为满意,随后就让酸角动手。

“试试这个锅。”

酸角行礼:“是。”

将面糊倒上,酸角三下五除二地做出一张面皮,紧跟着又将面团弄上去。

没过多久,一个鸡蛋灌饼,一个鸡蛋饼就摆在了苏梓清面前,她拿起尝过,满意地眯起眼睛。

“不错,这速度挺快。”

说着转过头,让凤梨再去定做两个。

“到时分开做,免得全搭在一人身上。”

“明白。”凤梨笑着跑走。

“收拾准备,我们后天正式开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傲霜吖点评:

《法医娘子不好惹》故事情节不错,写得也算用心,就是文字功底欠缺了点,错别字多了点,总得来说故事还不错,值得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