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神医盛宠:少帅的小娇妻

神医盛宠:少帅的小娇妻

作者:砚池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3 19:05:47

《神医盛宠:少帅的小娇妻》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江慕月不语。她来南城这些天,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纯然的快乐了。两人意外的投缘,相谈甚欢。只是谢缨缨好像对她的身份很好奇,几次旁敲侧击,都被江慕月巧妙避过。谢缨缨也并不在意,最后还对她说:“慕月,你一人在南城,若是有什么事,便去找我。”江慕月心中一暖,弯着眼睛应了声好。“哟,江小姐竟然也上咖啡馆,不知道待会儿结账的时候能不能买得起单。”
展开全部

神医盛宠:少帅的小娇妻:梦游症

沈黎的话让气氛一凝,继而便是更加混乱嘈杂。

“江小姐!我沈家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陷害我儿?!”董曼云自然是儿子说什么就信什么的,这会儿也恨不得将江慕月千刀万刮。

她深谙沈竞雄的性格,故意挑拨:“老爷几次三番地维护你,你便是这样回报他么?!”

沈竞雄沉着脸看向江慕月,眼中闪过一道阴狠。

江慕月心中一哂,面上却一派戚色,一抬眼,眼泪刷得落下来:“沈夫人为何要这样污蔑我?!我一介孤女,只凭医术立足于世,向来不与人结怨,又怎么敢陷害沈少爷?”

“再说了,我不过一弱女子,又怎能将沈少爷这样高大的男子带到大街上而不惊动沈家其他人?难道夫人是在暗示,沈先生手下,都是一帮酒囊饭袋么?”

她一边说,一边用余光观察沈竞雄的神色,见他面上果然不虞,继续道:“沈少爷宿在闹市街口,深夜也有警卫巡逻,沈夫人怀疑我,询问当夜巡逻警卫便是!我自认问心无愧!”

沈竞雄看管家一眼,缩在角落的管家适时道:“已经问过了,当值的警卫说……是少爷自己走去的。”

江慕月见沈竞雄疑心尽消,又添了把火:“我来沈公馆,只是为了医好沈老夫人,现在却被沈夫人这样平白污蔑!若是我这次认了,也没有脸面活着了!既然这样,不如今日便就此别过!只是沈会长待我素来和善,我有一言不能不说。”

沈竞雄自知理亏,忙道:“你这孩子说得什么话,我既然请了你来,就不会让人污你清白。有什么话尽管说。”

“我在西洋留学时曾读到过一些新科学的书,里面说,人若是日夜想着一件事,便是睡着之后也会去做的。譬如有人想要发财,睡着之后仍被这念头支配,便会不知不觉走到银行,做出抢劫偷盗之事。沈少爷昨日那样,怕是被一些念头缠得紧了,才会无意识地做出错事。”

沈黎闻言,面上一红。

什么样的念头,才会让人当众脱、衣服?

他昨天喝得昏昏沉沉的,只记得是要去同江慕月欢好一番。难不成其实自己根本没有对江慕月做什么,而只是在街上……

“你撒谎!昨天哥哥就是去了你的卧室!我亲眼见到的!”沈文绮怒道,“你还不知恬耻地浪叫来着!分明就是发生了什么!”

江慕月拭了拭眼角的泪,柔弱道:“我知道沈小姐不喜欢我,可是也不能这样想自己的亲生兄长啊!沈少爷是来了我的卧室,那不过是喝得有些多了,找我讨副醒酒药。我昨日为他开了药,他收进口袋之后就离去了。”

沈黎伸手掏了掏,果然在上衣兜里找出一包药片,这下更是对江慕月的话深信不疑。

“这怎么可能!昨日你的卧室里传来那些声音……”

“闭嘴!”沈竞雄忍无可忍地打断她。

这个蠢货!自己哥哥对人家动了那种见不得人的念头,遮掩还来不及,她竟然还敢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沈竞雄直接让人把她带回卧室关禁闭。

沈黎看着江慕月的满脸泪痕,便有了几分疼惜,安抚道:“快别哭了。昨日大约真是我做了场梦罢。”

刚董曼云又问了昨日当值的沈家佣人,都说见他从江慕月卧室走出后便出了沈家,之后便出了那事。

沈竞雄雷霆手段将沈黎禁了足,又将沈家的佣人封了口,下了死令,今后不许提这事,算是压下去了。

董曼云却是不信,待他离开后悄悄吩咐自己从娘家带来的人:“找人去查江慕月,这死丫头,一身的邪性!我不信我儿的事与她无干!”

她自己的一双儿女禁足的禁足,关禁闭的关禁闭,这死丫头却毫发无伤,还得了沈竞雄的安抚。

天底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

董曼云面上带着扭曲的狠色,若是让她发现,这丫头在这件事里做了什么,休怪她下手不客气!

江慕月回房间之后沉吟片刻,觉着沈家实在不大安全。且这次以后,沈家必定会多些防备,她再想要做什么,怕是不大方便了。

边想,边将医箱整理好,把一块精致的怀表收到医箱的暗格里。

西洋那边的医学已经开始研究人的思想与意识了,她也涉猎过一些。配合上中医里的穴位针灸,效果自然事半功倍。

昨日确实是沈黎自己走到大街上的。

不过却不是因为什么自己的念头,而是因为,这是她下达的指令。

江慕月平时并不常用这种法子,因这法子对常人效用不大,只是沈黎是个意志薄弱的,加之喝醉了酒,才能让她得手罢了。

神医盛宠:少帅的小娇妻:找房子

既然决定从沈家搬出去,江慕月便找起了房子。

只是她在南城人生地不熟,找了好几处,不是地段不合适,便是价位不合适。一来二去,这事便拖了起来。

自从沈黎之事后,董曼云看她总是带着不满与审视,江慕月现下还没有能力同她硬碰,怕天长日久节外生枝,搬离沈家之事便更迫切。

几日后外出,偶遇了谢缨缨,不知她从哪里得来了消息,知道江慕月在找房,便主动说:“慕月你真不拿我当朋友!这种事都不告诉我!”

“缨缨,我没有……”

“哼!亏了我还帮你留意了一处好房子,就在汇丰路上,二层的小洋房,原来的主人出了国,急着外租,租金订的很是便宜。房主是我的朋友,这家我以前也是常去的,是不错的。”

江慕月一听,便有些意动。

谢缨缨见了,更是热情推荐,还带她去看了房。江慕月见果然不错,便付了租金订下来。

家中长久未住人,还需打扫一番。好在江慕月也需要收拾行李,并不着急。

谢缨缨帮了她这么大的忙,于情于理江慕月都要道谢。两人便约了一起喝咖啡。

“谢谢缨缨,若是没有你,我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谢缨缨摆摆手,俏皮的说:“我本来就姓谢,这辈子听到的‘谢’已经够多了,快不要再说了。再者,你上次那么帮我,若我们两个在这边谢来谢去的,怕是要没完了。”

江慕月闻言一笑,眉目绽开,如耀春华。

谢缨缨看得发怔,直言赞道:“慕月,你以后也要这样笑才好!”

江慕月不语。她来南城这些天,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纯然的快乐了。

两人意外的投缘,相谈甚欢。只是谢缨缨好像对她的身份很好奇,几次旁敲侧击,都被江慕月巧妙避过。

谢缨缨也并不在意,最后还对她说:“慕月,你一人在南城,若是有什么事,便去找我。”

江慕月心中一暖,弯着眼睛应了声好。

“哟,江小姐竟然也上咖啡馆,不知道待会儿结账的时候能不能买得起单。”

尖刻的女声刮进耳中,侧头一看,果然是沈文绮。

只是今日的沈文绮多了几分春风得意,挽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摇曳生姿地走了过来。

“原来是搭上了米行的小姐啊,啧,江小姐这下可以放心了,谢家别的没有,就是米多,瞧谢小姐吃得,脸都圆了。”

“你!”

谢缨缨身段匀称,只是长了张圆脸,衬着她的性子十分娇俏可爱。沈文绮这么一说,倒像是她贪嘴吃胖了一般。

江慕月脸色冷了下去。沈文绮说她也便罢了,反正两人梁子已经结下了,可因她伤害她的朋友,江慕月却忍不了。

“沈小姐倒是瘦了,大约禁足的时候也没什么心情吃饭吧。”

沈文绮刚解了禁足不过三两日,就故态重萌,看来是给她的教训太轻啊。

江慕月的话正刺在沈文绮心上,闻言大怒,刚要斥骂,便被旁边的男子拦住:“相逢便是缘,既然两位与沈小姐是朋友,那今日的咖啡便由江某请了,千万不要客气。沈小姐,我订的位子在那边,我们过去吧。”

本来江慕月以为按照沈文绮的性子,今天的事必定无法善了,却没想到被男人几句话劝住,望向男人的目光变多了些探究。

沈文绮自得地挽住男人的手,趾高气昂道:“既然江少这么说,那边算了吧。北平财政司长的公子就是有涵养,同那些卖米的卖药的下、贱、货色,果然不是一路人。”

说完,挽着男人的手便要离开。被叫做“江少”的男人抱歉一笑,低声道:“在下江建辰,很高兴认识两人小姐。”

江慕月眸光一闪,意有所指道:“沈小姐瞧着别人都下、贱,千万别有朝一日,自己也做了下、贱之事才好。”

江建辰垂眸一笑,朝她点了点头,便拉着沈文绮离去了。

等两人走远了,谢缨缨一脸气愤地骂道:“沈文绮真是人坏嘴毒!她前几日还对着霍少帅大献殷勤,现在又要勾搭北平财政司长的公子,真是不知廉耻!”

江慕月看着她气鼓鼓的脸,忍不住出手捏了捏。换来了谢缨缨的怒目:“你是不是也觉着我的脸很胖?!”

“咳,没有,我只是觉着你这样,很可爱。”皮薄馅儿大的小笼包似的。

“真的?”谢缨缨狐疑道,“可她们都说圆脸不好看,比不上你们这种巴掌小脸。”

江慕月正色道:“我倒觉着美的标准不是唯一的,缨缨这样,在我眼中很漂亮。”

谢缨缨看着江慕月真诚的眼神,心下一暖。她自小便被人说,脸有些大,不如小脸娟秀漂亮。就连母亲有时也说,若是能将脸上的肉消一消便好了。

还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美的标准不是唯一的”,圆脸也有圆脸的漂亮。

她倒是没再说别的了,只是告别时一直嘱咐她:“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我们是朋友,我会帮你的。”

待到江慕月离去,她等了片刻,才上了路边一辆车,沉默片刻道:“一切搞定……只是以后,我可不会再帮你试探她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润小仙女点评:

《神医盛宠:少帅的小娇妻》是由砚池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