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替嫁甜妻很嚣张

替嫁甜妻很嚣张

作者:馍馍好吃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3 14:34:24

这本书《替嫁甜妻很嚣张》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嫂嫂,你没事吧?”耳边传来苏明澈的声音,戚时清回过神来,对上那男人关切的目光,她摇了摇头。或许正是如此,她才会对江远辞给她的那一点儿关怀念念不忘。苏明澈见她神不附体,不由得说道:“是我不够吸引人吗,嫂嫂的一颗心现在还在辞哥那里?”戚时清双颊泛红,“别打趣我……”拍完ct,苏明澈将她推出大厅,戚时清低着头,直到头顶的日光被一道阴影遮住,她才将抬起头来。
展开全部

谢谢老公

暴雨后的天格外湛蓝,窗外阳光刺目,却不及那男人的眼眸耀眼。

“以后你就呆在江家,不需要再去医院,我请了认识的家庭医生单独照顾你。”

江远辞眼里闪烁着温柔亲切的光:“我不会再让你独自一人,置身在危险的地方。那些臭虫的骚扰,我也尽力帮你阻拦。”

戚时清咬了咬唇,轻声说:“谢谢。”

江远辞挑眉:“谢谁?”

“……你?”

“我是谁?”男人再接再厉的问道。

“江远辞。”

“江远辞是你的谁?”

“……”

戚时清总算反应过来那男人是在逗弄她了,她闭了闭眼睛,蚊子嗡嗡一般的音量,沉痛的答道。

“谢谢老公。”

再小的声音那男人也能听见,江远辞笑得眯起了眼,奖励似的摸了摸她的下巴:“乖。”

戚时清睁开双眼,怀疑的盯着他,问道:“你不会是把我当成宠物在养吧?”

江远辞在心中摸索了一下人设。

换做是初见的他,必然会讥诮的反问:“不然呢,认清你自己的身份!”

但是如今……

他温柔的说道:“怎么会呢?你可是我最亲密的人呢。”并且特地的加上一句:“好朋友。”

于是,戚时清发现,接下来的一天江远辞像是变了个人。

他抢了女佣的活,亲自给戚时清喂饭,在那女人拒绝的时候,理直气壮的说道:“这是好朋友应该做的。”

他将戚时清抱上床,帮她脱下外套,盖好被子,说道:“不用客气,好朋友。”

在那男人试图爬上床,说着“好朋友之间不用讲究男女”,并且凑到她身边的时候,戚时清终于怒了。

“我怀疑你是故意用这个身份,好达成你某些不为人知的阴险目的!”

江远辞眨眨眼,惊讶的说道:“哎呀,这都被你发现啦!”

戚时清一脸无奈的盯着他,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发现了,还是气愤那男人故意逗弄她。

门口处突兀的传来“噗嗤”一声笑,两人齐齐看过去。

正肆无忌惮大笑的男人穿着一身白色工作制服,手中提着巨大的铝制医药箱,长相虽然不及江远辞惊艳,却也赏心悦目,尤其是一双笑眼,看起来格外容易亲近。

男人迎上她打量的视线,清脆的叫道:“嫂嫂好!”

戚时清尴尬点头:“你也好。”

“没有打扰到你们吧?”男人问道,却直接登堂入室,进了她的卧室。

江远辞看见对方,脸上笑意淡了些,又恢复了往常的冷嘲:“如果说打扰了你会滚出去吗?”

男人理直气壮的回答:“当然不会!”

他凑到戚时清的床边,盯着她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才笑眯眯的说道。

“嫂嫂,我叫苏明澈,以后我就是你们俩的主治医生了!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及时通知我哦,就算是半夜三更、刀山火海,只要嫂嫂一声令下,我也随叫随到!”

他垂下眼帘,假做羞涩的说道:“毕竟能够为漂亮姐姐服务,是我的荣幸。”

江远辞发出一声冷笑,自言自语似的沉声道:“兄弟妻不可欺。”

苏明澈一双笑眼看起来天真极了,脱口而出:“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唔唔!”

江远辞松开捂住他嘴的手,嫌弃的冷冷道:“你要是不想干了现在就跟我说,我不介意拿高额工资去请一个哑巴治病。”

“嫂嫂!”他趴在床边,哭脸冲戚时清告状,“他威胁我!”

被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人撒娇,戚时清抽抽嘴角,有些尴尬。

“别理他,他就是想在姑娘面前找存在感。”江远辞说道。

苏明澈一脸假笑,提醒他:“江总,您该喝药了,今天的药格外有疗效哦!”

江远辞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而他善解人意的小声对戚时清解释:“有疗效的意思,便是药效更猛,也更苦!想不到吧,堂堂江少爷竟然怕苦!哈哈哈奇耻大辱!”

戚时清看了一眼脸色发青的男人,温和的告诉苏明澈:“我也怕。”

苏明澈的笑声顿时噎住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开始为她检查伤势。

苏明澈虽然看起来不太着调,但投入进工作后,却令人意外的仔细靠谱。

完事后,他安慰道:“没大事,不要害怕,有人器官坏死都还能换上呢,断几根骨头而已。”

他斜睨着一旁的男人,小声问道:“不过嫂嫂,你告诉我,是不是江远辞折腾你?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他是存心想要让你变成残废吗?”

“我听见了。”江远辞冷冷盯着他。

苏明澈瘪嘴,喊道:“就是说给你听的!娶了妻子就认真对待她嘛,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回答是一声冷笑。

戚时清抿抿唇,轻声说:“不关他的事,他已经对我很好了。”

是戚家的人不让她好过。

苏明澈皱眉嘟囔:“单身狗有被虐到!”

他站起身,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明天我带嫂嫂去趟医院,得照套片子,然后准备手术。”

“好的,谢谢你。”戚时清真诚的望着他。

苏明澈回头对她笑笑,亲切得如同邻家弟弟:“我一定竭尽全力让嫂嫂恢复如初。”

晚餐是在餐桌前吃的。

苏明澈托着下巴,盯着面前这对“亲热”的小夫妻,手中的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碗底。

“喂!”

他突然开口,等那两人终于将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苏明澈闭上眼睛,张开嘴,说道:“喂我一口呗,江总。”

江远辞皱眉瞪着他:“你什么毛病?”

“你什么毛病!”苏明澈怒了,“我不是来看你们俩秀恩爱的!”

戚时清的脸登时涨得通红。

江远辞见那女人埋下头,只留个乌黑的脑袋顶对着他,露出修长白皙的一截颈脖,和珊瑚珠似的红耳垂,乖顺得像只小兔子。

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这只看起来手感很好的兔子。

饭后,苏明澈眼神复杂的自己的老友,沉声问道。

“你怎么回事?难不成……真对这假妻子动了心?”

苏明澈说你想我了

苏明澈敛下了笑容。

他虽然不太了解情况,却也从别人那里听说了只言片语。

他原本以为江远辞只是为了应付一下,刚好有戚家送上门来,便答应了,可今天一看,那两人亲密的相处,仿佛是热恋中的情侣。

更令他惊奇的是江远辞,一贯冷言冷语的男人,看向戚时清的眼神竟然出奇的温柔。

苏明澈轻哼一声:“我还以为你的存在就是贬低世人呢,没想到啊,有一天还能栽到情网里?”

江远辞避开那男人探照灯似的打量。

“别把我当成你手术刀下的病人。”他勾了勾唇,含着笑意说道,“我跟她之间……是纯洁的好朋友。”

“呵呵。”苏明澈假笑,一脸“我信你就有鬼了”的表情,反问道。

“男女之间会有纯洁的友谊吗?更何况你对她的态度就不简单!骗我之前先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张在姑娘面前温柔得能掐出蜜来的脸!”

江远辞下意识摸了摸脸。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两人之间的关系,但他对戚时清说的那番话,虽然带着一点儿引诱性质,可也不全是假的。

自己确实很满意这份合约,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两人能够真的结婚,好过被某些女人骚扰。

江远辞沉默半响,才低声道:“我对她并不是那种感情……”

他说:“看见她,就好像看见了我自己,当初是怎么反抗、怎么被伤害的,我只是,不想让她变得同我一般。”

苏明澈点点头,一锤定音:“懂了,是怜爱!”

听见他的话,江远辞忍不住笑了笑,“你知道吗?戚时清当初对程皖也是这样说的,她说程皖对我是怜爱,这样的感情是我不需要的。想必……她也不会需要。”

苏明澈托着下巴,目光悲悯带着几分嘲笑的盯着他。

“可怜啊,那你注定得不到她了!”

江远辞冷冷一记眼刀过去:“我嘲讽自己可以,你不行。”

……

房间里,戚时清躺在床上,失神的望着雪白的天花板。

天逐渐黑了下来,她霸占着江远辞的卧室,不知道今晚,那男人是不是还会……

一想到此处,戚时清狠狠闭了闭眼,飞快抹杀掉脑子里萌芽的想法。

却不知为何,有些紧张。

脑海中不知不觉便浮现刚睁开眼时,看见的那男人的睡颜。

愣怔那一瞬间,她感觉心脏似乎都停跳了,惊讶过后不是害怕,而是一种难言的奇怪情绪。

江远辞身上清冽的淡淡气息,像是加了安神的药物,让她昨晚连睡觉都比往常安稳百倍。

“噔噔。”

房门突然被敲响,戚时清的身体立马紧绷了起来,抬头朝门口看去。

果然是江远辞。

他推开了一条门缝,探进来一张精致含笑的脸,对她轻声说道:“晚安好梦。”

戚时清愣了愣,“晚安。”

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那男人已经迅速收回脑袋,关上了房门。

“……”

戚时清倒回床上,呼出一口气来,却不知为何,竟有些淡淡的不舍。

她瞪着眼睛,喃喃道:“魔怔了。”

一夜烦躁难眠,若不是有伤,戚时清觉得自己会翻来覆去的在床上烙饼。

苏明澈来的时候,见到她的脸色,不由得怒拍枕头。

“你又折腾嫂嫂了?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就算是万年单身狗,也不至于急这一时半会儿吧!嫂嫂是伤病患者啊,你要给她最贴心细致的照顾!”

江远辞无辜得连眼睛都瞪大了,“我……我不过是一晚上没陪她睡觉……”

苏明澈重重拍上他的肩膀:“答应我,今晚陪嫂嫂睡。”

戚时清瞬间精神亢奋起来,面红耳赤的吼道。

“我不需要!”

江远辞还要赶着去公司,便留下助理和苏明澈,充当她的左右护法。

医院里,消毒水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环绕身周久久不散

戚时清微微蹙眉。

她从小便对这种地方没什么好感,这是她母亲死去的地方,也是她小时候最渴求,却从来没有进过的地方。

继母鲜少打她,却很有惩治她的方法。

她能让几岁的孩子大雪天跪在门外一夜,只因为戚时清的简笔画比戚芊芊出色。她能将戚时清丢到偏远的校区,并且让一个学生初中三年,每天花费一个多小时走去学校,放学再走回来,只因为她小升初比戚芊芊多得了两分。

挨饿、受伤、生病更是常态,却从未有人送她进过医院。

她努力想要离开这个泥潭,可有人轻描淡写的打压。

“嫂嫂,你没事吧?”

耳边传来苏明澈的声音,戚时清回过神来,对上那男人关切的目光,她摇了摇头。

或许正是如此,她才会对江远辞给她的那一点儿关怀念念不忘。

苏明澈见她神不附体,不由得说道:“是我不够吸引人吗,嫂嫂的一颗心现在还在辞哥那里?”

戚时清双颊泛红,“别打趣我……”

拍完ct,苏明澈将她推出大厅,戚时清低着头,直到头顶的日光被一道阴影遮住,她才将抬起头来。

然而抬眼一看,却忍不住愣了愣。

“你……你怎么来了?”戚时清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江远辞似乎刚从公司赶来,身上穿着西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一副银丝眼镜,薄薄的镜片后那男人的眸光深沉。他显得比以往清隽的病弱模样,更为挺拔英俊。

男人观察她半响,才开口说道:“苏明澈说你想我了。”

戚时清愕然的看向身后的苏明澈,对方却抬头望天,假装不关己事。

“我没有想你!”戚时清赶紧反驳。

“嗯?”

江远辞弯下腰,偏头一副审视的模样。

“身为我的妻子,不心心念念着我,竟然还敢想着别的男人?”

戚时清连耳根都红透了,愤怒道:“我没有在想男人,江远辞你别胡说八道!”

江远辞似乎很执着于逗弄得她面红耳赤,欣赏完这幅羞愤的模样后,从苏明澈手中接过轮椅扶手。

他点点头,满意道。

“好了,这下我妻子的注意力全放在我身上了,可喜可贺!”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嘉mm丶点评:

看了《替嫁甜妻很嚣张》这本书后,感觉作者馍馍好吃的功力不错,文笔细腻的,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把每个人都写的有血有肉。这本书给我们的正能量是不容底估的。喜欢这本书。强烈向各位读者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