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不太乖

替嫁逃妻不太乖

主角:云婉歌, 霍少琛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06 15:33:07

云婉歌 霍少琛是《替嫁逃妻不太乖》本书的主角,《替嫁逃妻不太乖》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听到这些声音,再联系上压着她的这个男人,云婉歌小脸顿时色变,奋力挣脱了好几下,仍旧没能把这个看似虚弱的男人给挣开。那些脚步声正往小巷子里走来,云婉歌心跳如擂鼓,阵阵发慌,她不会被当成同伙吧?脚步声逼近耳畔,云婉歌急红了眼,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一把搂住男人的脖子强行把他拉了下来,脑袋凑了上去!时刻警惕着周围情况的江随沉双眸冷意沉沉,甚至已经做好要把眼前这个女人推出去找机会脱身的打算。
展开全部

6-你对我好是有目的的吗?

云婉歌很快去洗漱干净,到了医院,霍少琛早已安排好了医生,云婉歌直接进去做个全面消毒和包扎,很快就完事了。

云婉歌原本是想说几句讨喜的话感谢下霍少琛,毕竟他百忙之中还亲自带她来医院,心里还是关心她的。

“你最近很缺钱吗?”刚想开口,却被霍少琛打断了。

“不,不是的。我爷爷之前曾留给我一个小医馆,我想让它继续经营下去。”看到霍少琛眼中的质疑,云婉歌担心对方深想,又赶忙补充道:“我可以打借条的!”

霍少琛却没有如她意料之中的追问医馆的事,只是说道:“回头打你卡上。”

云婉歌扬起一抹明媚轻快的笑意,心口闷堵了一晚的窒息感渐渐散开。

“没事我就先让助理送你回去吧,我还有事。”似乎是第一次看到云婉歌如此明亮耀眼的笑容,让霍少琛一时间恍了神,随即又恢复平时的淡漠。

云婉歌的笑定格在脸上,只能冲霍少琛摇了摇手,转过拐角走向电梯。

只见云馨月的主治医生朝着她离开的方向走去,应该是要找霍少琛谈话。

她突然想起之前自己的心脏和馨月适配的事,情不自禁跟了过去。

只听到主治医生说道:“霍先生,云小姐的心脏病又恶化了,已经不能再靠药物维持。只有等把身体养好些马上做心脏移植手术,否则她的身体撑不过一年。”

“云婉歌小姐那你看……”

云婉歌突然想到了今天霍少琛突如其来的好,今天带她来医院根本不是因为关心她,而是有目的的吗?!

泪水夺目而出,一阵恶心反胃想吐的冲动也突然涌上云婉歌心头,她捂着嘴跑开了。

另一头她还未听完的是霍少琛愤怒地对主治医生吼道:“我每年在你们医院投入这么多钱,就是为了听你们这些废话吗?。

“之前我不是已经否决这个提议了吗?云婉歌她一个大活人怎么给馨月进行心脏手术移植!”

-

云婉歌冲到了垃圾桶边,干呕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脑海里闪过一个几乎没有可能的念头,还不等她深想,她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小医馆现主人打来的。

“我已经凑够钱了,好,我现在就过去。”云婉歌忍着胃里泛酸的难受应下那边的话,挂了电话后没折回去拿包,直接离开了医院。

赶到后云婉歌就把钱划给了小医馆的现主人,两人当面签好合同,这家小医馆才终归是回到了云婉歌手里。

小医馆虽不大,却五脏俱全。

前有檀木方桌,后有数个药材箱子排列整齐,走几步里面还有一间小休息间和洗手间,厨房则是在后面的小院里。

看起来空荡冷清的,却让云婉歌有了种莫名的归属感。

她有爷爷留给她的药材渠道,不怕萃取不出好药,也不怕自己的医术撑不起这家小医馆。

就只怕没人相信她萃取的药剂是真的有效,并且她还要提防着霍家发现这家小医馆是她的,否则说不定会一把火烧了这里。

想着,云婉歌便拿着手机离开小医馆,打算找份别的工作,混淆霍家的视听。

一连三日云婉歌都没有回霍家,忙着选购药材和找工作。

只是一连应聘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确切的结果。

她黯然神伤地把营业中的牌匾换下来,就听到医馆附近的小巷传来追逐声。

她出于好奇过去查看,只见一名男子躺在了地上。

“先生,你没事吧?”云婉歌试探着问道。

一股大力蓦地把云婉歌从地上扯了起来,不等她反应面前的男人就将她扯入怀中。

他滚烫的下颚抵着云婉歌的肩窝,整个人依靠着她,身上淡淡的血腥味包裹着她。

“救我,我可以给你任何东西。”

男人声线极低极沉,随着喘息喷洒出的热气落在云婉歌肩上,让人从心底感到一丝害怕。

这个人只怕不是什么善茬。

云婉歌浑身颤抖了下,伸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抱得紧紧的,险些喘不过气。

就在这时,又一阵脚步声从小巷口传来,伴随着纷杂的呵斥声:“把他放回去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一群蠢货!”

“要找不到人老子非毙了你们!”

听到这些声音,再联系上压着她的这个男人,云婉歌小脸顿时色变,奋力挣脱了好几下,仍旧没能把这个看似虚弱的男人给挣开。

那些脚步声正往小巷子里走来,云婉歌心跳如擂鼓,阵阵发慌,她不会被当成同伙吧?

7-躲在这种地方恋爱

脚步声逼近耳畔,云婉歌急红了眼,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一把搂住男人的脖子强行把他拉了下来,脑袋凑了上去!

时刻警惕着周围情况的江随沉双眸冷意沉沉,甚至已经做好要把眼前这个女人推出去找机会脱身的打算。

手摸到腰后侧硬物,蓄势待发。

与生死比起来,旁人性命于他眼中着实不值一提。

可这个想法却瞬间被眼前女人大胆惊人的举动粉碎个干净。

那些人也到了小巷这头,一眼便看见电线杆旁那对搂在一起亲得难舍难分的情侣,纷纷啧啧出声。

“啧,妈的这些情侣就是爱找刺激,偏要跑这种地方来谈恋爱!”

“行了行了,快点去搜查了,看人家亲嘴是个怎么回事?”

“万一那个男的是江随沉?”

听到这话,江随沉的呼吸微微收紧,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桃花眼划过一丝懊恼。

他从未陷入这般被动境地过。

和他脸鼻尖抵鼻尖的云婉歌也很难受,怕被那些人发现只得再把他拉下来一些,用头发和角度做遮掩。

江随沉似察觉到这点,大手勾住她的腰以免她力气不支栽倒暴露。

“谁不知道阎门江随沉跟个和尚似的,身边就没个女人,怎么可能搁这儿拉个女人亲得这么紧?”

“少废话,都给老子去找人!”

那群人一边吹着口哨,很快从云婉歌身后走过,离开了小巷。

云婉歌顿时猛松了口气,一把放开了江随沉,退后了好几步瞪着他。

她差点就被这个男人给害死了,那群人听着就不像什么好人。

江随沉后背撞在墙壁上,牵扯到伤口,痛的他低低闷哼了声,靠着墙壁滑坐下去。

云婉歌心里咯噔一下,他身上有血腥味一定是受伤了,如果不是她鼻子灵还闻不到,显然是有特殊处理方式。

她并不想惹上事,直接走人才是对的。

可爷爷说过,为医者,存仁心。

叹了口气,云婉歌认命地走过去,想给他把脉。

却被江随沉反手扣住手腕,那双桃花眼警惕地看着她,一语不发。

“如果我想害你,刚刚就没必要救你了。”云婉歌蹙起细眉,略凶道:“松手,我给你看看伤。”

江随沉警惕未松,却还是松了手。

不把脉云婉歌还不知道,这个人竟然中了烈性情毒,无药可解。

这种毒现在已经是禁止出现的东西,它会膨胀人的欲望,交欢至死。

而这个男人除了体温滚烫些,根本看不出被这种情毒折磨后该有的狼狈样子,可见其心理强大。

云婉歌把江随沉带回了医馆。

江随沉低着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云婉歌把金针刺进他的穴位,右手紧握成拳又松开,神色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两分钟后,江随沉感觉到体温似乎在下降。

五分钟后,那处快要炸裂的欲望逐渐缓解,一种难言的舒畅感传遍全身。

镇定如他,也不由讶异地抬头看向云婉歌,她竟能凭着几根针就解了他身上的毒?

“好了。”云婉歌淡定地收回金针,撕了张纸写上药方,然后笑眯眯地把手机付款界面怼到江随沉面前,“不好意思,小本生意,概不赊欠,你是扫哪个码付款呢?”

边说着,云婉歌边摇了摇手中那张药方,大有一种他不先付款就没有后续服务的架势。

江随沉桃花眼微眯出一缕哑然失笑的意味,片刻后掏出手机扫过云婉歌的二维码付款。

“叮”一声轻响,云婉歌随意看了眼屏幕上五后面紧跟着的零,明眸登时变得亮晶晶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也觉得顺眼了许多。

云婉歌心情一舒畅,甚至还从包里拿出了一瓶药剂连同药方给了他,语气温和:“按这张药方抓药喝三天,体内残留的毒素基本就清除了,第四天喝下这瓶药之后,你就会痊愈。”

江随沉单手按着渗血的腹部,看着那张药方的双眸意味不明,许久才缓缓开口道。

“我叫江随沉,还有,谢谢。”

江随沉没多久便被他叫来的下属接走了,云婉歌看着支付界面不由得又燃起希望。

正开心着,眼前光线就被一道阴影覆盖住了。

“我听说你三天没有回家。”

低冷的话让云婉歌心尖颤了颤,看着他浓墨的眸没有说话。

霍少琛的目光从匾额上“云医馆”三个字上划过,薄唇淡嘲般勾起,“跟我回去。”

云婉歌, 霍少琛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最喜欢这种总裁豪门书,《替嫁逃妻不太乖》此书很有故事有情节,很有味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