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不负韶华不负心

不负韶华不负心

主角:莫小北, 严实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0 09:50:35

《不负韶华不负心》主要说的是莫小北 严实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灯火通明的会议室。紧急召开董事会,没多久,大家都到齐了,大家的表情都非常凝重。“我就不明白了,我记得很清楚,我们这个煤矿是压入式通风,还配备了最先进的防爆对旋轴流风机三台,回风井风量每分钟有1612立方米,矿井是低瓦斯矿井,瓦斯每分钟的绝对涌出量才0.6立方米,煤层不属于易燃爆炸物,怎么可能就发生瓦斯爆炸了呢,而且还在多个作业区发生二次爆炸!”
展开全部

紧急董事会

3月22日,凌晨2点,天成集团28层。罗天成办公室。

灯火通明!

罗天成背转着身,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站在落地大窗前,整个城市都在一片安宁之中,在暗夜的掩饰下,显得异常平静。

他一口接一口地抽雪茄。

跟了他几十年的钟叔在办公室里度着方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很少见他如此不淡定过。

“老罗,你倒是说句话呀,这到底应该怎么办,要不赶快想办法,看能不能把事故压一压,至少能少报一些伤亡上去也好……”

罗天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你可真是老糊涂了,现在这情况,还敢瞒报谎报?已经是不可能了,媒体早就介入,真那样做,只会死得更惨!我可以肯定地说,如今在那小小的白云山上,至少聚集了十几个媒体工作人员了,而且还有不少人在往上面赶,网络时代,多少双眼睛盯着啊,这瞒得住吗?”

钟叔一拳打在办公桌上,义愤填膺,桌上的杯子都跟着跳动了起来。

“他娘的,就是钟平那混蛋,我早就得到消息,最近他又私自新开了三个煤层,都在开采标高1265米以下,(白云山矿的合法开采标高在+1474米~+1265米)。到现在已经有15个煤层,其中就有了6个是非法煤层,最近开的这3个,连总公司也没报备,他就私自干了,看来真的是越来越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这次我派心蔓他们过去,名义上是查勘锡矿开采,实际就是想暗查一下举报是否属实,没想到,还没查清楚,就出了这样的大事……”

钟叔一下老泪纵横,“别说是我表弟,出了这么大的事,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老罗,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当初就不应该推荐那犊子去当那矿长,这才几年时间,就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人心不足啊,是我看错了人。”

罗天成制止了他,“这不怪你,当初我也是看他能力强,才放心让他在白云山矿区干下去,哎,谁知道。对了,有心蔓的消息吗?”

他们口里的心蔓,是钟叔的女儿,钟心蔓,一直在天成集团上班,父女俩是罗天成的左膀右臂,很受重视。

钟叔叹了一口气,不无担忧,“小蔓倒是没事,我第一时间就和她联系上了,可是工作组一行,有人困在了井下,这也怪我啊,我让他们暗查的,因为钟平那混蛋,私自开挖煤层,伪造报表,私吞其中的差额利润。如果不暗查,他们肯定把井下巷道伪装密闭了,哪里能知道他那些背地里的暗动作。”

罗天成也紧张了起来,“是谁被困在了井下?”

“小蔓说,和他们一起过去的欧阳燕兰,一直没有消息,联系不上,据说是跟着下了井……”

灯火通明的会议室。

紧急召开董事会,没多久,大家都到齐了,大家的表情都非常凝重。

“我就不明白了,我记得很清楚,我们这个煤矿是压入式通风,还配备了最先进的防爆对旋轴流风机三台,回风井风量每分钟有1612立方米,矿井是低瓦斯矿井,瓦斯每分钟的绝对涌出量才0.6立方米,煤层不属于易燃爆炸物,怎么可能就发生瓦斯爆炸了呢,而且还在多个作业区发生二次爆炸!”

说话的是罗天成妻子汪明凤的弟弟汪明龙,他气得不行,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

钟叔打圆场,“汪总,现在也不是追究事故原因和责任的时候,为今之计,是尽快抢救被困人员,把人员伤害和财产损失降到最低。”

其他人纷纷附和,说钟叔说得对,“还是得赶快想办法先把人给救出来,做好家属的善后工作,别让他们把事件扩大化了。”

其实,罗天成和钟叔心里是最明白的,发生爆炸的地方,肯定是因为非法违法开采区域,那些煤层通风系统混乱,部分进风、回风巷道和相邻井矿沟通,导致排风量不足,才会导致瓦斯爆炸。可是现在不是探讨这些的时候,发生这么大的事故,想瞒也是瞒不住的。

……

彻夜不眠!

凌晨五点多,董事会开了近3个小时了,还在探讨对策,和前方沟通最新进展情况。得到消息,目前已经在几个煤层作业区找到了11具遗体,其他被困人员还在紧急救援中,由于爆炸产生的有毒有害气体浓度太高,而且部分地方产生坍塌、冒顶事故,救援难度相当大。

罗天成当机立断,不能再等了,吩咐钟叔赶快备车,他立马赶过去。

这时,一个风姿绰约的妇人出现在了会议室门口,眼窝深陷,看样子也是彻夜不眠。

“明凤,你怎么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罗天成的结发妻子,汪明凤。

“我不来,你是不是就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样走了?我给你说天成,这白云山矿区,你现在不能去。”

汪明凤把罗天成拉到旁边一间办公室,钟叔也跟了过来。

“为什么不能去,我不去,谁来主持大局?死了这么多人,怕是国家安监局的人都已经从北京出发了。”

“你慌什么慌,据我所知,这家煤矿法律上是由钟平出资开采的,他是企业法人。至于上面要查到我们与他的代持股协议和他的资金来源,也是需要时间的!我们真正要做的,是利用这个时间差,想办法,而不是跑一片混乱的现场去添乱。”

罗天成直摇头,“谁不知道白云区煤矿是我们天成集团的,难道你还真当调查组的人是傻子?稍一调查,那些表面文章,分分钟不攻自破。”

钟叔站汪明凤一边,附和道,“老罗,嫂子说得没错,况且你还有高血压,现在那些遇难家属群情激愤的,万一把你的车给堵了,我怕你受不了那刺激,再病倒了可就麻烦大了。”

犹豫再三,钟叔提议。

“要不给子鸣打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罗天成怒目圆睁,仿佛心底积累了诸多的怨气,瞬间迸发出来。

“你说那逆子?亏我费尽心力地培养他出来,结果整日里就只知道游山玩水,一点不成器,前几天还对我说要去穿越撒哈拉沙漠,然后便连人影都找不到了,还能指望他去帮公司处理这些棘手的事?”

汪明凤的脸上却带上了笑容,拉着罗天成坐下。

“你呀,就消消气,我特意赶过来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的,刚才鸣儿给我打了电话,说已经下飞机了,再有2个小时,就能赶到白云山矿区,咱们这儿子,关键时刻靠谱着呢。”

听到这,罗天成的脸色总算舒展了些。

奔赴矿区

联系不上欧阳燕兰,莫小北和蒋桐桐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年前苏梦的离开,如梦魇一样缠绕着莫小北的内心,莫名地产生巨大的恐慌。

难道命运当真喜欢开玩笑,总让她失去最最亲密的朋友?

两人病急乱投医,到处打电话打听救援的进展情况,大半夜的,哪里来的那么多消息,况且白云山矿区离东阳市,足足有500来公里的路,就是开车走全程高速,加上进山那段山路的时间,也需要5、6个小时。

“欧阳燕兰被困在了井下,下落不明。”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没多久就在天成集团的员工交流群里传遍了。凌晨6点多,眼睛都哭肿了的莫小北拉着蒋桐桐的手,异常坚定。

“我们现在就赶过去吧,不管帮不帮得上忙,我想在那守着,等待欧阳姐出来。”

来不及去公司请假了,莫小北不敢打电话,怕冰山严实拒绝,于是发了一条短信大概说了下情况。蒋桐桐更牛,说等岚姐打电话了再说,先斩后奏。

“那女人最近像疯了一样,逮谁骂谁,听说在和老公闹离婚,脾气大着呢。我要打电话请假啊?别想了,铁定走不了,我在路上就不一样了,难不成她还冲过来绑我回去不成?”

她说的岚姐是影楼的经理,莫小北已经习惯了,天天听蒋桐桐吐槽。

没想到莫小北发出的短信,立马就收到严实的回复了,“放心的去吧,一起祈祷欧阳燕兰没事,随时告知我最新消息。”

严实回完短信,立马给林祁山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

“你去白云山矿区的时候,顺便把莫小北和蒋桐桐她们两人带上,她们要去看欧阳燕兰。拜托,谢谢了!”

林祁山本来马上要上高速了,接到这个电话,立刻掉了个头,边走边给蒋桐桐打电话。

“什么,你们已经在客运中心了?就在那别离开,我马上过来,带你们过去。真是的,遇到这种事,应该先打电话给我呀?完全没把我当你们大哥。”

蒋桐桐挂完电话,撇撇嘴,嘟囔道;“谁知道他会去,还怪我们不联系他,不管了,总算有顺风车坐,我们又能省下一笔车费,还不用倒腾转车,速度也能快不少呢。”

虽然莫小北心里也有很多疑惑纠结在心里面,比如,林祁山去出事的矿区干嘛?他怎么知道自己和蒋桐桐要过去的?但是担心着欧阳燕兰的安危,她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去想这些了。

没过一会,林祁山便到了,心急火燎地招呼着莫小北她们快上车。

蒋桐桐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副驾驶上,“小北,昨天晚上你一点没睡,就在后排休息会,宽敞,你可以躺一会。我至少还在上半夜的时候睡了一觉,现在不困。”

林祁山扔过来一个薄被,“这天气是越走越冷的,听说矿区那边还在下雨,你把这盖上,别着凉了。”

蒋桐桐扭头对着林祁山笑,“林大哥,你又偏心了,我也会冷呀。”

林祁山立马发出他的标准大笑声,“你这小妮子,你也没说要睡觉啊,我看你背包鼓鼓囊囊的,肯定装了件羽绒服,冷的时候翻出来穿上就得了。”

“我就不,除非你把你的羽绒服给我穿,那还差不多。”蒋桐桐故意不依不饶。

莫小北看着他们两人说话,突然有些伤感,仿佛明白了好朋友的心思,心底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痛了一下,说不出话来,同时她也感觉自己插不进去话,就那样看着两人打情骂俏,开始有点尴尬,感觉自己有些多余,以前的一厢情愿是多么的可笑。

她顺势斜靠在后座上,搭着被子,没想到,就这样晃晃悠悠,还就真的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间,听到林祁山和蒋桐桐还在聊天。

“林大哥,你这次过去,是去办公事还是私事啊?怎么这么巧,正好也是到白云山矿区?”

本来还带着笑容的林祁山,一下变得凝重起来。

“私事,我过去啊,是去看你嫂子,这次她和检查组一起去矿区检查工作,受了点轻伤。”

蒋桐桐发出一声惊呼,立马用手捂住了嘴,“嫂子是和欧阳姐一起过去的?她还受伤了?没事吧?”

林祁山带着淡定从容的笑,“没事,就是点轻伤,倒是欧阳燕兰,到现在还生死未卜,着实让人担心。”

“欧阳姐一定会没事的。”

莫小北在后排上,没有说话,但是她也在心里默默地念着,“是的,欧阳姐一定会没事的。”

“林大哥,嫂子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天成集团的传奇人物,钟叔的女儿,钟心蔓?”

林祁山扭头看向蒋桐桐,眼神复杂,“你还调查我呀,知道这件事的人可不多,你是听谁说起的?”

蒋桐桐只笑不答,咯咯地笑出了声,“我就是知道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在后排假寐的莫小北,听到这些,内心顿时如翻江倒海般地震惊。

钟心蔓的名字她是知道的,曾经她陪严实一起开会,在高层企管部,远远地看到过一次,高挑的身材,无懈可击的容颜,就那么惊鸿一瞥,便能感觉到强大的气场,让人望尘莫及。

她一下就觉得自己低到了尘埃里面,偷偷地喜欢林祁山,仿佛就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般。幸亏自己没有表白过,也没有给蒋桐桐说起过,不然还不成为一个笑柄?

更让莫小北震惊的是,原来蒋桐桐什么都知道,却一直没有说起过,只有自己还像个傻子一般,以为林大哥是单身呢。

来自各方面的打击,让莫小北丝毫没了说话的力气,就那样昏昏欲睡的,直到到达白云山矿区。

…….

虽然已夜幕降临,但是在白云山矿区一号矿井附近,几个硕大的探照灯把这照得如同白昼。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

不远处一个树荫下,停着一辆看不清牌照的黑色悍马,能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久久地凝视着远方。旁边撑伞的人在劝他,“老爷子,走吧,留在这也没什么用,她会没事的。”

男人说话了,声音沙哑,仿佛从地狱发出。

“记住了,多找媒体曝光,还有遇难者家属那,也得挨个派人去,必须把这件事扩大化。”

他的声音如拉锯般,切割着人的心脏,让人毛骨悚然。

“我等了整整26年,罗天成,我回来了……”

小说《不负韶华不负心》 第13章 紧急董事会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不负韶华不负心》的内容丰富,情节精彩,生动有趣,我这么没有耐心的人的看下来了。不得不说是一本好书。推荐观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