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妈咪是翻译官

妈咪是翻译官

作者:海盐味奶糖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7 14:57:03

小说妈咪是翻译官,是由作者海盐味奶糖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就比如亲情血脉。陆洵微微挑眉,“怎么?你既然可以为了钱当生子工具,就不能将孩子卖给我?”穆依依被卖这个字眼激的眼红,她反唇相讥。“小墨豆他不是物品,你根本就不懂。”自嘲的一笑,穆依依抬眸盯着陆洵。“也是,像你这种冷血动物,根本就体会不到什么是亲情。”陆洵显然被激怒了,眸子里倏的溢出戾气。半掀起眼,他漆黑眸子里透不出半点光。他是孤儿,他从小的生活便是冰冷无情,更不要奢望所谓的亲情。
展开全部

7-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感觉到周围开始将目光一齐的落在她身上,穆依依顿时有些难堪。

微叹了口气,她不想再这么跟这两人在这里僵持下去了。

“你们到底想干嘛?”

“做我的妈咪!”陆翰倔强的说道。

他认定她是妈咪,就必须是。

“只是扮演他的妈咪,这对你来说并不难吧?”陆洵面色不变,双眸冷冽。

“如果我不呢?”

陆洵也不想再无意义的浪费时间,他微眯着狭长的凤眸。

“你现在不过一个小小的翻译官,你没有能力拒绝我们,做陆翰的妈咪,你可以开条件。”

穆依依垂着嘴角,心里愤然。

她当然相信陆洵有这个能力。

算了,算她倒霉,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实在受不了周围看戏一样的眼神,还有这对父子傲慢胜券在握的样子。

“我……试试。”穆依依勉强扯了扯嘴角说道。

陆翰只当做她是同意了,激动的眼睛都亮了。

扭过头对陆洵说道:“爸比妈咪,那我们回家吧。”

陆翰这句话让穆依依面色尴尬。

三个人一起走出酒会的时候,陆翰左右牵着陆洵和穆依依的手,那样子还真有点一家三口的感觉。

一向傲慢的小少爷此时像个软皮糖一样,一直黏在穆依依的身上,让阿宽和陆洵颇有些惊讶。

再次踏进别墅里,穆依依心情复杂。

刚被绑架没多久,没想到又再次被威逼利诱过来。

陆翰看着穆依依,心里失去的部分开始慢慢填满。

他的小手拉着穆依依,让她坐在沙发上,“妈咪,欢迎你来我们的家,我给你倒咖啡喝!”

说完,就要拔开两条小细腿到厨房。

阿宽哪里敢让小少爷亲自做这些,连忙过来要替他做。

陆翰瞪了一眼他,“你走开,我要自己做给妈咪喝。”

阿宽立马推开几步,看着在里面捣鼓了一小会的少爷又跑出去递给穆依依。

这就是母爱的力量吗?

真强大。

“妈咪,趁热喝咖啡。”陆翰两只手拿着杯子举到她面前。

他稚气的脸上,因为来回小跑而带上些微红。

穆依依接过,在他期盼的目光下抿了一口,继而见他睁着大眼睛,问道:“妈咪,好喝吗?”

很显然,是一副想要被夸奖的模样。

穆依依点头,轻揉他的头发,“很好喝,宝宝很棒。”

她心疼陆翰,没有尝过被母亲疼爱的滋味。

他那个冷淡的父亲,也应该在意不到小孩子脆弱的心灵。

被夸奖后的陆翰笑的很开心,居然有点小害羞。

他有妈咪了,他的妈咪在夸他!

陆翰又去自己的房间,拿出了一堆零食放在穆依依的面前,他爬上沙发,凑到她的面前。

“妈咪,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我也会把我喜欢的东西都给妈咪。”陆翰眼里有细碎的亮光闪着。

他的脸颊很瘦,笑起来和小墨豆很像。

穆依依狠不下心去破碎了他的幻想,他的快乐。

“妈咪,我要睡觉,我要你哄我睡觉!”陆翰靠在她的怀里喃喃道。

他也要被妈咪哄着睡。

穆依依抬手摸着怀里人的头发,柔声道,“好,我给你讲故事,从前有一个小朋友,很调皮……”

没过一会,陆翰就在穆依依的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看着两人的互动一直沉默着的陆洵,支着下巴沉思。

没想到,一向难哄的陆翰竟然被这个女人哄睡了。

他起身,从穆依依怀里抱起陆翰,放轻脚步将他带回他的房间里。

给陆翰盖好被子,瞧见陆翰的嘴角一直勾着,陆洵有些惊讶。

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他笑了一声,翻过身子,喃喃道:“我有妈咪了,妈咪对我真好。”

声音虽小,陆洵还是听清了。

他站在背光处,想到陆翰自从认那个女人为妈妈后,仿佛换了个人一样。

也许,这才是真正小孩子该有的天真和快乐。

他以前只是利用陆翰来达到自己争夺家产的目的,从未真的考虑他的感受。

可再怎么说,陆翰也是自己的孩子。

这些年来,他目睹陆翰发脾气胡闹,犯病,却总是无能为力。

他是有错的,他不应该让陆翰也像自己一样,永远缺失一份亲情。

既然那个女人让陆翰重新拾回童真和快乐,那就让她留在身边,也算是补偿陆翰缺失的母爱。

穆依依在卫生间里,打开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望着镜子叹了一口气。

这都什么事,难道自己浑身上下散发一种母爱的气息?

以至于陆翰直接绑了架,硬是威逼利诱地要她做妈咪。

不过,他和小墨豆是真的像,只不过小墨豆要胖得多了。

这要是让小墨豆知道她这个妈妈被别人抓去当妈咪,会不会气哭?

反正只是缓兵之计,她不可能莫名其妙真给别人扮演妈妈。

穆依依收拾下自己,打算趁着陆洵不在,偷溜回家。

只不过她没想到陆洵回来这么快,而且正站在外面堵着她。

陆洵很高,她抬头看着他,高大修长的男人沐浴在冷白色的灯光下,他英俊的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寒霜气。

眉眼狭长眼皮单薄,漆黑的瞳仁有一种带着危险的深邃,充满魅力。

穆依依作为首席翻译官,她见过的精英,高干男人众多。

但眼前这个人,是她见过的最英俊最有魅力的男人。

看着别人的脸失神,这其实不太礼貌,她收回目光。

这个男人仿佛磁铁一般,让人完全移不开眼睛,却也像罂粟,迷人却很危险。

她应该远离这样危险的人。

“怎么?都看得两眼发直了?”

陆洵似乎饶有兴致地盯视着穆依依,往前迈了一步。

这样端详一看,眼前这个女人的长相倒也出众,不算太丑。

下意识的,穆依依也跟着后退了一步。

勾起唇,她笑道:“陆先生出类拔萃,长相也很惊艳,让人忍不住会多看几眼。”

被形容长相惊艳,听起来总觉得怪异。

陆洵再迈了几步,直接将人逼到角落。

“穆小姐的眼神未必太直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有爱慕之意。”

他的声音低沉,传到她的耳朵里,有种麻麻的刺激感。

穆依依靠在墙上,而陆洵又靠的很近,他低着头,用那双迷人危险的凤眸注视着她。

一时间,穆依依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8-把儿子还给我

越是这样被人掌握主动权,越要保持冷静。

穆依依目光和他相撞,语气淡淡:“欣赏美是人之常情,陆先生可能误会了。”

这男人,未免太自恋了一些。

陆洵嘴角微勾,“嗯,看来和一个翻译官聊天,也挺有难度。”

穆依依差点被陆洵嘴角含笑的模样乱了心神,接着他突然又变了副面孔。

双眸深邃犀利,吐出来的话冷冽无比。

“所以时隔五年,现在想回来利用陆翰?这次你想要多少钱?”

穆依依被这句话砸的有点糊涂,但五年这个字眼让她有些慌乱。

五年,难道是......

“陆先生什么意思?我并没有利用陆翰,相反,我完全不认识他。”

闻言,陆洵冷笑一声。

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孩子,她说她不认识:“当年你收了我三十万,转头就带着我儿子跑,你是想装糊涂忘了?”

闻言,穆依依瞳孔猛地一震。

什么?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五年前让她代孕的人!

她恍惚想起当时那犀利,带着强势压迫感视线的男人,原来就是他——陆洵。

难怪,第一眼见到陆翰的时候她就觉得很像小墨豆,他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可笑的是,自己居然还想推开他。

可是这见鬼的代孕,那些可怕的噩梦她忘不掉。

当初被欺骗,被那些冰冷的仪器不断折磨,屈辱和痛苦就像烙印一般永远刻在她的心里。

倘若没有那个交易,她不会经历那些。

陆洵退开一步,欣赏着这个女人从露出惊讶了然到痛恨痛苦的面容。

他漠然道:“看来是都想起来了。”

穆依依眼角微红,蓦然眼底跳起一簇名为痛恨的火焰。

“当然,这一切,原本就不应该发生。那个交易,我并不是自愿的,我是被骗的!”

说到后面,甚至有咬牙切齿的意味。

凭什么,她也是受害者。

她失去了清白,她甚至忘不掉周星燃最后看她的眼神。

怪自己以前太傻,竟然相信了穆歆,去给一个陌生男人代孕!

可陆洵依旧冷着脸,漠不关心地道:“你是不是自愿,这与我无关,你收了钱是事实吧?”

“是——但我是迫不得已,我急需这笔钱去救……”

穆依依胸口起伏,激动地说着,却被眼前的男人冷冷地打断了。

“你想说你有什么苦衷,可是这跟我没关系,你既然收钱就是默认了交易。那你就不应该不守信用,偷偷带走我的儿子。”

陆洵俯视着穆依依,用冷漠的语气击败她。

穆依依咬着唇,眼神里满是愤恨。

对,像他们这种商人,都是无情冷漠,只看重利益。

哪里会理会别人的痛苦?

三十万她的确是拿走了,也带走了小墨豆,这点上她没办法反驳。

她沉默不语,下唇被她咬的红艳。

下一秒,陆洵的话如同一道霹雳打在穆依依的身上。

“当初你带走我儿子五年,现在你回来了,我的儿子,你得还我。”

“不可能,绝对不行!”

穆依依喊了一声。

她的脸褪去血色,一片惨白,眼神却无比坚决。

她不敢想象,自己没有了小墨豆会怎么样。

五年的陪伴,小家伙支撑着她度过每一个快崩溃的瞬间。

如果没了小墨,无异于从她的心剐去一块肉,一定是刻骨铭心的痛!

即使当年她不愿意沦落为生子工具,可是她的小宝贝可是在她肚子里呆了十个月啊。

那些不断重复的日夜里,她被噩梦害的遍体鳞伤,那些异样的眼光一道道割着她的心。

所以她拿了把水果刀,躺在了浴室里,划开了动脉。

在视线模糊的时候,是小墨豆跌跌撞撞到她的面前,握住她的手,奶声奶气。

“妈咪,不要哭了,我们去吃饭饭。”

是小墨豆一直陪着她,给她坚持下去的力量,甚至是她生活的意义。

“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还给我,说吧,要多少钱?”

陆洵漆黑的眼眸,毫不掩饰的带上讥讽。

在他的眼里,这个女人和当初为了三十万代孕的她并没有区别。

呵呵,又是钱。

钱真能使鬼推磨,能让她义无反顾生孩子,现在也要用钱把自己的孩子带走?

小墨豆是她的命。

况且他有自己的想法,他才不是什么物品,可以作为交易!

“陆先生,请不要用钱侮辱我们,我知道您财大气粗,可世界上是很多东西用钱是买不回来的。”

就比如亲情血脉。

陆洵微微挑眉,“怎么?你既然可以为了钱当生子工具,就不能将孩子卖给我?”

穆依依被卖这个字眼激的眼红,她反唇相讥。

“小墨豆他不是物品,你根本就不懂。”

自嘲的一笑,穆依依抬眸盯着陆洵。

“也是,像你这种冷血动物,根本就体会不到什么是亲情。”

陆洵显然被激怒了,眸子里倏的溢出戾气。

半掀起眼,他漆黑眸子里透不出半点光。

他是孤儿,他从小的生活便是冰冷无情,更不要奢望所谓的亲情。

这是他的痛点,也是他的伤疤。

而现在,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亲自揭开了!

伸手钳制穆依依的下巴,他暴怒的额头微微浮现青筋。

“你再说一遍。”

手中力度很大,穆依依皱着眉,下巴传来的痛感强烈。

然而,她的眼神却毫不怯懦。

冷笑一声,她吃力的开口,“我说,你冰冷,不懂……爱。”

闻言,陆洵加重了几分力,穆依依想扯开他的手,却是徒劳。

眉眼间压抑着浓郁杀气,陆洵声音低沉。

“你知道我想弄死你,就跟弄一只蚂蚁差不多。”

穆依依直视他,“你敢吗?让陆翰,没了妈妈。”

尽管知道这是威胁,陆洵还是放开了手。盯着穆依依下巴红通的指印,他内心很是烦躁。

她是笃定了陆翰离不开她,而事实上的确是。

现在陆翰能稳定平静下来,全是因为穆依依。

如果穆依依离开了,陆翰的病情必定严重不少。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缺不得这个女人,他眼底却多了些不易察觉的阴霾。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景中baby点评:

海盐味奶糖的文笔很好,《妈咪是翻译官》这本书里对人物刻画的非常到位,画面感和剧情感也很强,但美中不足的是故事过长,世界观过于宏大,小事件收尾不利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