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名门盛宠,慕少的偷心宝贝

名门盛宠,慕少的偷心宝贝

作者:甄梦千寻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4 18:27:41

快看看甄梦千寻的新书《名门盛宠,慕少的偷心宝贝》:“雅言!” “白雅言同学!”此起彼伏的喊叫淹没在倾盆大雨中。 “静生,我去那边找找看!”慕容逸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对林静生喊道,拿着手电向远处走去。“慕容逸,小心点!”林静生提醒着,自己向另一方搜寻着。 山边一个小树叉下白雅言正死死地抓着摇摇欲坠的树枝,脚下是十多米高的陡峭山坡,这要是摔下去自己一定是满身疮痍。 “救命啊!救命!”声音渐渐被雨声吞噬,雅言的声音也喊哑了,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一个让她喜出望外的冰冷声音让她找到了希望。
展开全部

宴会上的谋杀案

  沈君泽闻声转过脸惊讶的看着慕容逸和姚嫣如:“慕容总裁,姚小姐。”

  拉过两人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沈君泽笑道:“没想到这么巧,二位来这里是度假?”

  慕容逸瞄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学校一起来度假,我想沈总一定不会是来这里玩儿的吧?”

  “哈哈哈,还是慕容总裁了解我,来这里谈笔生意。哦,对了,我那批委托给慕容董事长的建材,慕容总裁知道吧。”

  慕容逸抿了口酒看着沈君泽试探道:“奶奶跟我说过,听说这批建材是沈总花费了很多钱才换回来的,价格不菲啊,不知沈总怎么会委托给我们来保管,还额外出那么高昂的租赁费。呃。不是什么违禁的货吧?”玩笑的口吻借机说出了自己的困惑,慕容逸笑着喝了口手中的酒。

  沈君泽一愣,尴尬地笑了笑:“慕容总裁真是会开玩笑。我那里不是没有空闲的地方么,况且与贵公司合作了那么久,我也放心,才把这么贵重的货保存在贵公司的仓库里。”

  慕容逸浅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出了一头虚汗的沈君泽她更加坚信这批货有问题,看来需要验证一下了。

  见王品如和商言走了进来,沈君泽连忙向慕容逸道辞,向王品如走了过去谄媚地谈着什么。

  “看样子,他是和亦乔集团谈生意。”姚嫣如说道。

  慕容逸点了点头,远处的白雅言和林静生这时拿着食物走了过来坐到了两人身旁。

  “那人你们认识?”林静生看着那边夸夸其谈的沈君泽问道。

  “生意上的伙伴。”慕容逸轻轻说道,目光不经意的扫了眼白雅言。

  “哦……不过我听说他最近好像被一些黑道的人盯上了,慕容逸,你跟他谈生意可要小心啊。”林静生小声说着,道出了自己的担忧。

  “嗯,我知道了。”

  悠扬的小提琴声在宴客大厅里回荡,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尖叫打破了如此优雅地氛围,顿时大厅里乱成一团,保安们纷纷维持着秩序。

  “发生什么事了?”林静生放下刀叉看向声源处。

  “死人了。”慕容逸犀利的目光看向那边躺在地上胸口插着刀的受害人轻轻说道。

  “啊”白雅言和姚嫣如看着那倒在地上的死人吓得叫了出来。

  不一会宴客厅就被身着警服的围了个水泄不通呢,所有的人都被警方扣了下来。

  死者据悉是某集团的一个股东,初步断定是被餐刀刺穿心脏而丧了命而凶手居然被抓了个正着,如此光明正大的用刀子杀人无疑是一件愚蠢的凶杀案,而那个侍者模样的凶手在人赃俱获的情况下还大喊着冤枉,就在警方押着凶手打算录口供的时候,被商言拦了下来,林静生一愣走了过去拉住他:“商言,你干什么。”

  商言看了看林静生,转身对警方说道:“小磊不会杀人的,我是这里的主管,我了解他,他不会杀人的。”

  “人赃俱获,有人亲眼看见他把凶刀插进了死者的胸口,等一会法医过来一切就会清楚的。”一个被称为方警官的男人说道。

  “我没有杀他!是他自己倒过来的,我正拿着刀子准备为客人准备食物,他突然就压了过来撞到了我的刀子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们抓住了,商经理你要帮我啊。我真的没有杀他,况且我也不认识他,没有理由杀他啊。”那个“凶手”辩解道。

  “你认为你这么荒唐的辩解就可以让我们相信你吗!”那个方警官推搡着他说道,突然一个冷冷地声音让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死者不是死于刀杀。”慕容逸蹲在地上仔细地看着地上的尸体缓缓说道。

  “你在干什么!闲杂人等不许乱入凶案现场!“方警官气呼呼的走了过去指着慕容逸厉声呵斥道。

  慕容逸用纸巾擦了擦手站了起来轻轻对方警官说道:“他是因为过敏而导致气血不通窒息而死,之后才被刀刺穿了心脏。”

  “你说什么?”方杰警官吃惊地看着面前这位年纪轻轻的女孩。

  “别听他胡说!他一定和那个凶手是一伙的!方警官你可要为我丈夫做主啊!”

  一个中年女子哭哭啼啼地奔了过来,一个趔趄眼见就要扑倒桌子上的酒杯,慕容逸眼疾手快迅速拿起桌子上喝了一半的酒,女人惊慌的看着慕容逸手中的杯子,慕容逸笑了笑把杯子拿到自己面前看了看递给一旁的方杰说道:“这杯酒应该就是刚才死者喝了一半的酒,你们警方怎么没收为证物呢?”

  方杰一愣尴尬地咳了咳嗓子。

  慕容逸继续说道:“里面有一粒还没有化地杏仁糖,我想死者是一个对杏仁极度过敏的患者,吃一点杏仁就会毙命。”

  方杰看了看杯中的酒闻了闻疑惑地看着慕容逸:“你怎么知道这是杏仁糖,我只能闻到酒味。”

  “刚才我在死者的嘴边依稀闻到了杏仁的味道,难道这位警官没有留意到?”

  慕容逸瞥了眼方杰反问道,方杰语塞,因为急着破案就没有仔细检查现场况且认为凶手就是那名亦乔的侍者所以就掉以轻心了。

  “我想是有人先将杏仁糖放进了死者的酒杯中,因为酒的味道覆盖了杏仁的味道即使死者对杏仁的味道极其敏感也没有察觉,喝了含有杏仁的酒死者立刻赶到不适,恰巧这时那个所谓的凶手正站在死者身旁,死者本想向他求救无奈已经来不及了,一口气尽,撞到了餐刀上,这一切等你们警方的法医到了现场就会证实。”

  不一会急急赶来的法医检查过后就证实了死者是死于窒息而亡。

  方杰看向慕容逸陪着笑问道:“那。是谁投放的杏仁呢。”

  慕容逸瞥了眼刚才那个自称是死者妻子的女人说道:“刚才是谁那么急切地想要桌子上的杯子掉到地上碎成一片好掩盖证据的呢?”

难以忘记的痛

  方杰恍然大悟看向那个死者的妻子,那个女人冷笑着对慕容逸说道:“一切都是你的推测,就算我丈夫不是死于刀杀,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往杯中放的杏仁糖呢?”

  “证据就在你自己的身上。”慕容逸目光冷冽的看向她“这种杏仁糖是法国莱弗利糖果公司特出的口味,一般是很难得到的,所以我想除了凶手之外这里应该很少有人会有这种糖果的糖纸吧,所以你也很聪明一定不会把这么重要的证据随意丢弃,糖纸应该还在你的身上。”

  那女人脸色变得铁青随即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哭了出来:“……没错,人是我杀的,我恨他,我恨他毁了我,他之前利用不正当的手段得到了我,之后玩够了我就去外面风流,这个畜生……居然……居然又毁了我的妹妹。我妹妹也因此自杀了,我恨他……他该死!”女人咆哮着。

  慕容逸呆呆地看着满眼通红的女人犀利的目光转为暗淡,还有一丝怜悯与无边的哀伤。

  一旁的白雅言看见慕容逸的神情很是诧异,她盯着低下了头紧握着拳头的慕容逸心莫名地绞痛着:是什么?我不在的这些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小逸。你又为什么对我如此冷淡。是什么改变了你。还有。你的那个交往了一年的女朋友是怎么回事?慕容伯父他们的车祸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当时你为什么在现场?

  所有的疑惑让白雅言的脑袋都要炸开了,她决定一定要让所有的谜题解开。

  第二天风信组织了户外郊游的活动,一路人马浩浩荡荡地沿着亦乔庄园的小溪流走着,周边是美丽的湖光山色。

  慕容逸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一路走走停停拍着照片,姚嫣如就在一旁叽叽喳喳,雅言和林静生就一路赏戏着花水。

  “小逸!”雅言突然拍了拍还在认真捕捉风景的慕容逸,慕容逸一愣这还是第一次雅言主动和她搭话并且居然像原先那样称呼自己。

  “给我们拍几张照吧。”白雅言微笑说道。

  慕容逸拿着相机想了想点点头。

  摆好了慕容逸失神地看着笑容甜美的白雅言,心咯噔一下他开始搞不清楚眼前的人是雅言还是……那个和雅言十分相象的她,那个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女人。

  拍了两张照片后,姚嫣如不乐意了跑了过来对慕容逸撒娇起来:“逸逸,别光给她们拍照,我也要拍,我们一起拍一张吧,这么久你都不肯和我拍一张合照,今天就拍一张吧,求求你了,逸逸。”

  慕容逸皱着眉头摆了摆手:“我不拍!要拍你自己拍。”

  姚嫣如气鼓鼓地跺了跺脚堵气走到了一旁。

  慕容逸放下相机对一旁还在研究造型的雅言和林静生丢下句:“不拍了!”转身就走。

  林静生朝白雅言无奈地耸了耸肩,雅言笑了笑看向那边瞅着相机发呆的慕容逸。

  临近中午,队伍已经登上了位于半山腰的亦乔山庄,吃罢午饭,雪婷如老师提议下午继续登山争取在日落之前登上山顶看日落,同学们纷纷响应。谁知天公不作美,在行进途中突然就下起了暴雨,风信的所有人被困在了山间,雨越下越大,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老师们只好就近找了个山洞避雨等雨小一点再下山。

  “哎呀,这雨下的可真大。”林静生拍了拍身上的水叹道。

  姚嫣如甩掉头上的水骂骂叨叨着:“真倒霉!碰到这么个鬼天气!”突然一个冰冷严肃的声音让大家的心都悬了起来。

  “白雅言呢?”慕容逸皱着眉头问道。

  “……雅言她刚才还在我后面……怎么。

  林静生急出了一身汗,老师们也吓的四处搜索着山洞里唯独少了白雅言。

  “她不会是掉队了,还在外面淋雨吧!”林静生大叫道。

  “苯蛋!”慕容逸骂了声披上外套冲出了山洞,林静生和一干老师也冒着雨冲出了山洞,姚嫣如呆呆地坐了一会儿也跟了出去:“逸逸,等等我!”。

  “雅言!”

  “白雅言同学!”此起彼伏的喊叫淹没在倾盆大雨中。

  “静生,我去那边找找看!”慕容逸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对林静生喊道,拿着手电向远处走去。“慕容逸,小心点!”林静生提醒着,自己向另一方搜寻着。

  山边一个小树叉下白雅言正死死地抓着摇摇欲坠的树枝,脚下是十多米高的陡峭山坡,这要是摔下去自己一定是满身疮痍。

  “救命啊!救命!”声音渐渐被雨声吞噬,雅言的声音也喊哑了,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一个让她喜出望外的冰冷声音让她找到了希望。

  “笨女人!真麻烦!”慕容逸放下手中的东西,将手伸下去对雅言大声说道:“抓住我的手!”

  雅言点着头将右手小心地从树叉上拿下伸向慕容逸,谁知小小的树叉支持不住一下子断了雅言尖叫了一声身体往下落去。

  “该死。”慕容逸轻骂一声迅速往下探着身子右手紧紧地扯住了雅言,无奈脚下一滑也也落了下去本能地将雅言拽进自己怀里,两人抱成一团从陡峭的山坡上滚落下去,衣服已经泥泞的不成样子了,身上不停地被突兀出的尖石划过,血水泥水雨水混杂在一起。

  最后两人落到了一块平地上,雅言靠在慕容逸的怀里晕了过去,慕容逸动了动,全身生疼,雨哗哗地下着,呻吟了一声也昏了过去。

  雨渐渐变小,姚嫣如焦急的追上林静生惊慌失措的说道:“林静生,逸逸他……也失踪了……”

  “什么?”林静生睁大了眼睛看看逐渐放晴了的天空又找了几个人一起寻找着失踪的两个人。

  几声鸟鸣将沉睡的白雅言唤醒了,缓缓睁开双眼头隐隐作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身脏兮兮的慕容逸身上,她闭了闭眼睛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小逸,是他救了自己,树枝断了,是慕容逸抱着自己从山坡上滚了下来。

  白雅言迅速抬起酸痛的身子看到了还紧闭双目的慕容逸:“小逸,小逸,你醒醒啊,小逸……”

  白雅言推着慕容逸急的哭了出来。

小说《名门盛宠,慕少的偷心宝贝》 第8章 宴会上的谋杀案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合瑞baby点评:

《名门盛宠,慕少的偷心宝贝》是由甄梦千寻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现代言情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