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爹地,腹黑宝宝要复仇

爹地,腹黑宝宝要复仇

作者:晓夜轻风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2 20:00:19

作者晓夜轻风的小说《爹地,腹黑宝宝要复仇》主要讲的是:“哦?是吗?六年了,我找了你六年。”他抚摸着她的脸颊,眼中带着浓浓的占有欲。 “没想到六年以后你还是这么辣,不过我就喜欢辣椒,越辣的本少爷就越喜欢。”说完在她脸上狠狠地一咬。 疼的她闷哼一声,厉眸越发犀利地看着这个逞威风的恶劣男,一滴泪就这样屈辱地流了下来。 “呵,哭了?”欧阳朔掀唇一笑,带着报复的冷冽与得色看着自己身下,这个满含委屈的小女人。
展开全部

爹地,腹黑宝宝要复仇第5章试读

  男子理解地点了点,随后看到小小拿着一盆水缓缓地将他的身体冲洗干净后,就开始着手给他按起摩来,手法很娴熟也很到位。

  一瞬间就让他有种放松舒服的感觉,尤其是那柔嫩柔软的小手带着一股子钢筋准确地按下那缓解人疲劳的穴位时更是让他舒服的有种想要喟叹的感觉。

  忽然一声巨响传来,两人讶然地看着浩浩荡荡进来的黑衣人。

  “好久不见啊,凌枭,凌大少爷!”一个长相乌黑凶狠的男人一边洋洋得意地说道,一边指着小小吼道,“你,给我马上滚出去。”

  “你先出去吧,一会小费我会让吧台的人结给你的。”那个叫凌枭的男人温笑地看着她说。

  清澈的大眼如水般来回打量着几个人,最后报给他一个但愿你安好的眼神点了点头快速向门外走去。

  前面的门一关,后面便传出来打斗的声音,吓得小小转过头,瞪大着一双眼眸看着那紧闭着的门。

  抚了抚恨不得冲出口的心,转身就要像走廊的另一头跑去……

  突然她停住了脚步,看着眼前那个……男人!

  “啊”悲催的孩子,一转身就碰到恰巧出来看热闹的某男。

  两个人,登时惊讶的长大了嘴,紧接着一个想也不想地转身就跑,另一个恨声地咒骂了一句,紧接着一把拽住要跑的某女,不顾她的挣扎和喊叫直接扛起了她,就往他的包房走去……

  欧阳朔一脚踢开门,狠狠地将小小摔在了硕大的水床上,然后不等她反应直接压在她娇小柔软的身体上,直直地瞪视着这个整整逃跑了六年的小妞。

  两人默默地瞪视着彼此,呼吸着彼此间的气息,这时感觉时间在一点一点停息了下来。

  小小有些慌乱地瞪视着面前这个让她憎恶的面孔,看着他俊美妖娆的脸颊,幽深染着阵阵寒气的深眸,以及那紧抿的薄唇,随后转为妖娆的一笑。

  “我就说嘛,为什么外面这么热闹,原来竟是你这个小妖精在作怪!”欧阳朔咬着牙看着面前这个不断挣扎的小妮子,突然之间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小小愤恨地看着那张和自己两个儿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想着就是因为他的强而使自己与幸福擦肩而过,从此她和梦郎是路人的人,心中的委屈与愤恨就越添一层。

  手,牢牢地被他掌控住,眼看着他毫不留情地要将自己的紧身裤退下,那种说不出的屈辱自心底油然而生,猛然地抬起腿对着他那张扬的凸起猛地袭去……

  “妈的,你想让老子断子绝孙吗?”

  恼火的嗓音自头上响起,小小抬眸看着满眼冒火的欧阳朔,妖娆地一笑咬着牙哼道:“断子绝孙是我这辈子对你最大的期望。”

  说完恶狠狠地使劲回抽了一下被他夹住的细腿,一双潋滟的水眸如冰般瞪视着他。

  “哦?是吗?六年了,我找了你六年。”他抚摸着她的脸颊,眼中带着浓浓的占有欲。

  “没想到六年以后你还是这么辣,不过我就喜欢辣椒,越辣的本少爷就越喜欢。”说完在她脸上狠狠地一咬。

  疼的她闷哼一声,厉眸越发犀利地看着这个逞威风的恶劣男,一滴泪就这样屈辱地流了下来。

  “呵,哭了?”欧阳朔掀唇一笑,带着报复的冷冽与得色看着自己身下,这个满含委屈的小女人。

  “放开我!”小小使劲地挣扎着,奈何自己的体力不如人。

  欧阳朔扬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个倔强又充满攻击性的小野猫。

  然后慢慢地贴近,贴近她那张清丽素雅的没有一丝化妆痕迹的小脸,轻闻着她身上那独特淡雅的芬芳,慢慢地贴近她那,也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害羞而火红的耳朵,慢慢地说:“你,是我第一个想要亲吻的女人。”

  正在某男极尽雀跃地想要享受一下他久违了幸福时,忽然脖颈一痛,陷入了黑暗之中,在临陷入黑暗之时,心中还在不断地暗叹,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品尝到那就为了的滋味了。

  小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狠狠地将身上这只大尾巴狼给踹下床去,随即蹦到地上照着他就是一顿猛踹,感觉算是出了点气,才勉强地整理好了一下衣服,缓缓地向门外走去。

  踏出洗浴中心的那一刻,小小感觉浑身的骨头都酥了,短短的十几分钟,就仿佛是打仗一般,惊心动魄胆战心惊啊!

  回身扬了扬手,对着大门说了一声“拜拜!”后潇洒地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出租车很忙也很贵,对于一项以节约为主的小小来说,能省一分是一分。

  抖了抖身上那件宽大的毛衣外套感觉真的不是普通的冷,环抱着胳膊,拎着从老妈那里拿的饭盒加快着脚步往家里赶,并没有注意到前方的移动物,等到了跟前时,老实地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只见微弱的灯光下,一身血污地男人趴伏在地上,虚弱地看着自己,一瞬间愕然地后退了一步说道:“老兄,这才多大一会功夫,你就把自己折腾成爷爷奶奶样啊?”

  语气虽是调侃,但面上却是实实在在的担忧,一面说着还一面伸出手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讶异地目光看着这个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不断的男人,心想着这人到底得罪了些什么人啊,居然下手这么狠,想想刚刚在洗浴中心时他并没有刻意地为难自己,还在最危险的时候让自己先走,终就是有些不忍地问了一句:“要不我把你送医院吧?”

  凌枭无力地看了她一眼,“不要,你家在这附近吧?”

  小小有些无奈地看着虚弱地躺在地上的那个自称凌少的家伙,看着他满身血污有些狼狈的样不忍地说:“嗯,我家就在前面,你能走吗?”

  凌枭点了点头,苍白的脸上显出一抹温润的笑容,虽然有些僵硬但还是一样的刚毅俊美。

  小小吃力地将他从地上扶起,然后用肩膀半拖半抱地她家的方向走去。

  男人有的时候长得太过于高大强壮真的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就像此时的凌枭。

  重重庞大的身躯整个压在小小身上的时候,忽然就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重的直让她感觉下一瞬间被这可恶的家伙拍在地底下去。

  强撑着一口气,慢慢地将他拖到楼梯口处,扶着楼梯的扶手重重地喘着气,看着他渐渐虚弱惨白的容颜和还在不停地躺着血伤口,最后咬着牙继续拖着他向前走。

  “放我下来吧,谢谢你肯救我。”凌枭虚弱地睁开眼睛,慢慢地说道,嘶哑的嗓音带着一种苍茫的诱惑。

  “放你下来?做梦!”小小咬着牙地哼了他一声,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继续拖着他向前走。

  凌枭一噎的抬起头,透过黑雾看着一脸坚毅的小姑娘微微地一笑,然后尽量的跟随着她的脚步向前走去。

  小小微喘着气将门打开,然后费力地将这个庞然大物拖了进来,不顾他满身的血污,慢慢将他放到沙发上,随后瘫坐在地上傻笑地看着沙发上那个同样对着她虚弱傻笑的男人说道:“你看,是吧?只要不放弃就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

  “呵呵,是的。只要不放弃就会有成功的一天,我想你一定是被失败之母给磨练出来了。”

  凌枭很不客气地调侃着地上放赖的小女人,昏黄的灯光下,湿捋的发丝紧紧黏附着她满是霞飞的脸。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是被这样一个身材娇小瘦弱的小女人给拖到了七楼来。

  那么瘦小的一个人儿,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与毅力,把他这个将近一百五六十斤庞然大物给拖到七层楼来。

  晃神间看到那个小女人居然拿着医药盒走了过来,毫不羞涩地将他的衣服往下扒,吓得他不自觉地将一只手挡住前胸一只手拽着自己的裤腰,一副不许非礼我的模样看着她。

  “喂,你个大老爷们怎么比个娘们还要磨叽啊!说吧,你是想流血致死呢,还是赶紧包扎留着你那条小命以身相许?”

  小小好笑地看着眼前他那副小媳妇模样,坏心眼地调侃道。

  “喂,妈咪,你就算想男人也应该找个身强体魄的啊,这样半死不活你就算是拽回来不也是干看着吗?”

  厉惟心揉搓着一双睡眼,拖着一双粉红色的猫咪小拖鞋倚着门,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死不休的小模样,直恨得厉小小恨不得一脱鞋将他打到哇哇国去。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只不过这死孩子速度相当的快,一眨眼面就溜回了屋里,而那只可怜的拖鞋则准确无误地砸到了门上……

  砰地一声巨响,直接将另一个屋的两个小东西给砸了起来,揉搓着小眼睛不满地打开门,看着掐着腰,俏丽地站在沙发旁的老妈不满地道:“妈咪,你找男人是好事,但请不要有了男人就虐待孩子好不好?”

  噗嗤。凌枭一个没忍住喷笑出声,这一家孩子个个都是极品好不好,尤其是这个,长相堪称极品中的极品啊,可爱漂亮至极。

  厉小小扶额,忽然间感觉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感觉这么丢人过。无奈地转身继续为沙发上的人包扎那些血肉模糊,深可见骨的伤口,完全将这三个小魔头视为空气。

  “叔叔,你受伤了,好可怜啊!”萌萌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满脸怜惜地看着凌少,柔声道。

爹地,腹黑宝宝要复仇第6章试读

  粉嫩嫩胖嘟嘟的小脸皱成一团,粉红圆润的小嘴微撅,配合着那双雾蒙蒙的水眸里闪烁着泪花,让人看着说不出地怜惜疼爱。

  总算有个正常的,而且还是一个超萌超可爱的小美女。

  凌枭笑了,虽然脸色依旧是惨白虚弱,但仍旧是一脸的慈爱。轻轻地伸出手掐了掐她水嫩圆润的小脸疼惜地说道:“没事,一会你妈咪给叔叔包扎完就好了。”

  “好了,好了赶紧回去睡觉去吧,明天还得上学呢。”小小不耐地打发着她家的这几个小人精,心里透明白他们现在在想什么。

  不死心的小萌萌憋着一张嘴‘好心地’回身提醒道:“妈咪,叔叔现在是伤残人士,一定不要辣手摧花哦?”

  一句话,让厉小小有种想要撞豆腐的感觉,抬头再看沙发上的那个大男人居然有种被轰炸的傻掉的感觉,顿时捂着嘴大笑了起来,同时脸上也升起了一抹嫣红。

  轻咳了一声带着无比的勇气怒目圆立地冲着几个小萝卜喊道:“马上给我消失。”

  几个小家伙还真别说,挺听话的,那速度绝对可以和刮旋风相当比美,一霎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凌枭怔愣地看着这一瞬间所发生的一切,半晌发出震天的爆笑声,不顾肩胛伤口的伤痛咧着嘴大笑着,感觉这十几年的笑在这一瞬间迸发了出来。

  笑吧,笑吧,有益健康!

  小小囧囧有神地瞪了沙发上那个爆笑的美男,低下头继续处理他腿上的刀伤,然后站起身去拿消炎的药类给他吃,一眼也不敢看身边的男人,感觉都快别扭死了。

  凌枭好像也发觉了她的尴尬,很乖顺地任她摆弄着,就连药也是问也不问地吃了下去。

  随后便看着她逃也似的跑进了里屋,自己则舒心地仰望了一眼平滑的棚顶,翘起好看的唇角,多少年没有这样放松舒心地过着这样平缓而安心的一天了。

  夜风缓缓地划过窗口吹拂起淡粉色的窗幔,带着丝丝的凉意与安逸游遍屋中的每个温暖的角落,带着淡淡的草木馨香与安逸进入那甜美的梦乡。

  夜色飘渺的梦里,烟雾缭绕,带着心悸的颤动和恐慌的小小不停在这恐怖的黑雾之中奔跑着,身后则是长得一身妖孽气息的欧阳朔在不停地追赶着她,吓得她颤着一双小腿不停地不停地奔跑着,绝望深深滴在心头缠绕……

  这时,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撕碎了她的心扉,木然地回转过身看着一脸狰狞的他,立眸冰冷地看着对面的恶心男,冷声说:“放下他们,我跟你走。”

  “哈哈哈,你想的美,孩子是我的种,你想要也得有那个资格。”

  一句轻飘飘的的话语,顿时撕裂了小小最后的希望,带着撕裂的绝望与疯狂怒喊道:“不!”

  猛然坐了起来,睁开眼睛,才发觉那不过是一场梦,一场噩梦罢了。

  摸了摸脸上冰凉的泪水,不安地敞开门直奔宝宝的屋里走去。

  打开壁灯,静静地凝视着熟睡中孩子纯真的睡脸,一抹温暖的笑凝上她俏丽的脸颊,安静中带着一丝满足的安逸。

  慢慢地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关掉那昏黄温暖的灯光,让一切回归于平静,带着温暖的疏松缓缓地将门关上,准备回房继续她的春秋大梦。

  “快走,不要管我。”似梦呓又似焦躁的模糊喊叫声搅扰了小小那颗安逸的心,打开客厅里的灯,看着沙发上那个俊逸带着些粗犷面容的男子,脸颊一片不正常的潮红,眉宇间不安地轻皱着,痛苦的神色让人的心内一紧,不好,这个男子居然发烧了。

  此时她的那大脑真的有些发蒙,也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而无法原谅自己。

  迅速的跑到屋里拿出母亲平时买的高浓度酒,然后开始为他擦身子,一边又一遍,不顾自身的羞涩尴尬地机械地擦拭着他火烫而又完美的身体。

  “这身子都被你给看光摸遍了,看来我这辈子的幸福也只能由你来负责了。”一句沙哑虚弱的话语凉凉地在小小的头上响起,让正在为他擦拭胸口的小小脸红个彻底。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却在某人的眼中宛如媚眼般直击入心中那片最柔软的地带,带着翩翩的涟漪荡的心神一震恍惚。

  橘黄色的灯光温暖地照在两人的身上,暧昧的光线仿佛要将两个人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凌少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苍白憔悴的脸颊再次染上一抹红润,吓得小小不顾刚刚的尴尬与羞窘,急忙伸手罩住他的额头,却被另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带着调侃的语气轻笑地说道:“放心,我,没事了。”

  一个大男人,居然也会红脸,可真是出息到家了。凌枭暗骂自己没出息。

  不明所以的小小一抬头便看到满脸火红凌枭,讶然地愣怔了一下,随后担忧地急忙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无心地嘟囔道:“也不发烧啊。”

  一句话说完,再看我们伟大的凌枭,整个人像似被煮了似得,脸红似火。

  小小张大嘴巴好笑地看了一眼炯炯有神的凌枭,抿着唇走进厨房,不多时厨房里米香四溢。

  躺在沙发上的凌枭看着开放式厨房里,穿着睡衣忙忙碌碌的身影,倾听着菜刀有条不紊的声响,忽然有种温馨的感觉,那是十几年从未有过的,家的感觉。

  幸福,温暖而又让人眷恋的温馨感觉。

  心,在这一刻不可抑制的悸动了。

  唇角,不自觉地慢慢翘起,冷硬刚毅的面容不知不觉间爬满了一个叫温柔的词汇。

  一个卧房的门悄悄地开启了一个小小的缝隙,透出三双充满着好奇的眼眸,带着弯弯的微笑与探索来回地打量着外面的两个大人。

  充满着希望的的晨曦悄悄地将它所有的温暖光亮洒满整个房间,带着充满芬芳抚慰的微风将整个房间填满。

  “我觉得这个叔叔可以胜任我们的爸爸一职。”萌萌撅着一个小嘴,充满骄傲地昂着小脑袋看着对面的两个哥哥说道。

  粉红的米奇小睡衣随着她的小身子骄傲抖了抖,像似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一般,傲视着宠她爱她的哥哥们。

  老二厉唯心不赞成地撇了撇嘴,满脸鄙视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妹妹道:“只要是帅哥你看着都可以,视觉动物。”

  一句话成功地激起小公主的怒气,刚要据理力争,便听到大哥淡然的声音。

  “齐叔叔那个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现在呢,还不是因为我们这三个小萝卜头而低看了我们的妈咪?所以说,我们现在的为今之计是找到我们的亲爹,让他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否则……哼哼,我们就叫这个光吃不负责任的爹付出血的代价。”

  老大厉惟愿斜倚在淡粉色的墙上,抱着胸微眯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的弟妹狠声地说道。

  刚刚从床上起来的欧阳朔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懊恼地想着昨夜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而让那个该死的小妮子又得手了。

  愤恨地抓起床头柜上的电话,脸色阴沉地问道:“找到了那个妞了吗?没有?你手下的那帮人是吃屎的吗?”

  愤恨地挂了电话,站起身,紧皱着眉头看着窗外那缕灿烂的阳光,咬着牙阴翳地说道:“丫头,咱俩没完!”

  “惟心,惟愿,萌萌起床了,快点,速度!”

  阳光洒满整个小屋的时候,传来了小小惊天的狮子吼声。

  “知道了,知道了。每天都是这几句就不能换点新奇的。”

  刻花的玻璃门懒洋洋打开,凌枭倚坐在沙发上,好笑地看着假装睡眼迷蒙的小家伙们,其实早在他们开门偷听时,就被他发现了他们可爱的小脑袋,只是……没有点破罢了。

  眯着眼,看着小家伙们做戏地揉搓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妈咪,现在才五点半好不好,干嘛叫人家这么早?”

  “是呀,是呀,睡眠不好会变成国宝的,那样就不漂亮了,不漂亮就没有帅哥喜欢萌萌了。”

  萌萌瞪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可怜兮兮说道,还不忘冲着坐在沙发上的凌枭,眨巴眨巴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一副我很悲惨的小模样。

  “少装萌,这招对我不管用。”

  小小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她圆润的小脑袋瓜,看着她不满地撅着嘴,一脸委屈地反抗道:“已经够笨的了,居然还拍,哪天变成傻子一定坐在家里吃你一辈子。”

  小小不满横了他们一眼,掐着腰怒道:“早,早,洗漱穿衣服半小时,吃饭半小时,坐车挤公车又要半小时,谁能告诉我这个点起床叫做早!”

  说完也不看他们,一边自顾自得转身将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一边看着他们各自洗漱,抿着唇去扶凌枭到桌旁吃饭。

小说《爹地,腹黑宝宝要复仇》 第5章 再遇渣男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帆小公主点评:

《爹地,腹黑宝宝要复仇》这本书的人物特点塑造的很形象非常好而且内容也很新颖我很喜欢。这年头儿能找到这么好看的一本书也是不容易了,我非常推荐大家看这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