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他从暗夜来

他从暗夜来

主角:叶容槿, 楚衍修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2 18:39:02

给大家带来了《他从暗夜来》的主要情节:楚之风不容分说,带着叶容槿坐进了保时捷。“大嫂是要回哥的别墅么。”叶容槿轻轻点头。她其实更想去找楚老爷,但这事,也无需烦扰楚之风,便未多说。车子一路行驶,来到一条十字路口,恰好红灯,楚之风踩下刹车,道,“大嫂,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叶容槿狐疑,“什么。”楚之风看向她脖颈间的玉坠项链,问,“大嫂,这条项链,应该不是你的吧?”叶容槿怔忪,他怎么知道?
展开全部

放开我!

“唔……”

叶容槿喉间痛楚,楚衍修却更用力几分。

“以为有爷爷袒护你,我就无法替歆儿报仇?叶容槿,我想弄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叶容槿面色扭曲,但她没有求饶,只是唇角微弯,笑着从喉间挤出几个字,“楚总有何证据证明我杀人?凭猜测吗?原来楚总也不过如此。”

楚衍修眼眸再阴。

他突然一把拽起叶容槿。

叶容槿被再次带到了会所。

包厢内。

叶容槿看着楚衍修让人送来一支针管。

她眉眼冷漠,“同样的事做两次,楚总有意思么。”

楚衍修眉眼冰寒,“这是毒品。”

毒品?

叶容槿瞠眸。

楚衍修,“给她注射。”

保镖有些犹豫,“楚总,真的注射么,楚老爷那……”

楚衍修,“注射。”

保镖又犹豫了一下,还是扣住了叶容槿的身体。

叶容槿疯狂挣扎,“楚衍修,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放开我!”

叮铃铃——

手机铃响,楚修衍接起。

“楚总,项目启动仪式就要开始了,您在哪里?”

“先放项目的VR。”

楚衍修挂上电话,冰冷的眸子瞥向叶容槿,“继续给她注射。”

“好的楚总。”

待楚衍修走出包厢。

叶容槿立即对着保镖道,“既然你也知道要忌惮楚老爷,那放了我。”

保镖确实忌惮楚老爷,但他更忌惮楚衍修。

保镖终是钳制住叶容槿。

叶容槿奋力地挣扎,可保镖身材壮硕,将她牢牢摁在沙发里,再另一手将针管对准她的手臂。

叶容槿惶恐。

这时,忽而!

一道人影奔入,抄起茶几上的一个花瓶砸在保镖的后脑勺。

保镖闷哼一声倒地。

“大嫂,你怎么样。”

叶容槿抬眸,看到楚之风俊邪的脸。

她的唇瓣哆嗦,好半响,才道,“我、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

“举手之劳。”

楚之风随性一笑,下一瞬,盯着地上的保镖,以及从保镖手里坠地的针管,面容微微严肃,问。

“大嫂,发生什么事了,这是大哥的保镖,他想对你做什么?”

叶容槿不说话,只是深吸一口气,说,“二少爷,这件事我不想说,我们出去吧。”

楚之风也没再多问,只道,“那我送你吧。”

“不用。”

“我看你脸色不好,还是我送你。”

楚之风不容分说,带着叶容槿坐进了保时捷。

“大嫂是要回哥的别墅么。”

叶容槿轻轻点头。

她其实更想去找楚老爷,但这事,也无需烦扰楚之风,便未多说。

车子一路行驶,来到一条十字路口,恰好红灯,楚之风踩下刹车,道,“大嫂,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叶容槿狐疑,“什么。”

楚之风看向她脖颈间的玉坠项链,问,“大嫂,这条项链,应该不是你的吧?”

叶容槿怔忪,他怎么知道?

这项链,确实不是她的,而是,楚衍修的。

当然,楚衍修或许自己都忘记了。

那是六年前。

她因为一句话惹叶歆儿不开心,被纪芙蓉毒打。

她跑出叶家,浑浑噩噩在街上游走,然后在一条昏暗的小径被几个小混混堵住。

他们想调戏她。

就在她惶恐之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下。

一个男人走出,仅是一声报警就把那些小混混吓跑了。

男人也没看她,重新坐入车内。

但他上车时手机响了,从兜里拿出手机时带出一条玉坠项链。

他并不知,扬长而去。

她立即奔过去捡起项链在他车后追,但怎么可能追上。

这条项链就一直在她手上,其实那上面的玉坠因为落地碎了一小块,但她扔很珍惜地戴在自己脖子上。

因为她想着哪天要是再看到那个男人,要对他说声谢谢。

但她再未遇见。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叶歆儿的男朋友,她一眼认出,那就是六年前的那个男人。

虽然男人相比之前,五官更加深邃深冷,但那眉眼间的轮廓,没有变。

只是,他已经不记得她,他的女朋友还是叶歆儿。

她心底的喜悦一下子变得晦涩。

然后这份晦涩就变成了暗恋。

因为从六年前,她的心,就落给了他。

哪个女人不喜欢英雄救美。

所以哪怕他因为叶歆儿误解她、伤害她,她都狠不下心来恨他。

因为她知道,他只是太爱叶歆儿。

撇去叶歆儿的死,楚衍修并非真的冷血无情。

楚之风看着她恍惚的眼,突然又道,“大嫂,你不记得了么。”

叶容槿回神,“什么?”

楚之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是这条项链……六年前,你被几个小混混堵在一条小径,你还记得么。”

原来,爱错了

轰隆隆——

宛若雷鸣阵阵,在耳边重重闷响。

叶容槿眸子愕瞠,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瞪着楚之风。

“二少爷,你在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六年前的事?”

楚之风犹豫了一下,解开袖扣,露出一条手链。

那咖色的编绳间,是一块与叶容槿项链上,一模一样的玉石。

只不过一块做成了手链,一块做成了项链,但那玉石,不论是花纹、还是形状,都是一样的。

叶容槿呆住了。

楚之风又是笑了笑,说,“我也是先认出这项链,才想起六年前,我应该是在救你时,掉落了它,没想到再见你,你竟然成了我大嫂,。”

“……”

叶容槿说不出话来,她依旧呆滞地看着楚之风。

她一直以为六年前救自己的男人是楚衍修。

因为和记忆里的五官是那么相像。

可,看着眼前的楚之风,看着他手腕间的玉坠手链,她突然懂了。

原来,她一直认错了人。

若说五官,楚衍修像六年前的男子,那眼前的楚之风,不也是像?

楚衍修和楚之风本就是兄弟,五官相似度80%。

而六年的变化,从青稚到更加成熟的轮廓。

男子既然可以是楚衍修,当然也可以是楚之风。

叶容槿心脏沉沉地跳着,只觉得胸腔突然好沉好窒。

她忍不住摁了摁自己的心口,大口地喘息。

楚之风眉头轻皱,不解问,“大嫂,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没事……”

叶容槿僵硬地牵唇,然后说,“二少爷,绿灯了,开车吧。”

……

会场外。

楚衍修走向宾利车。

邢岩拉开车门,问,“楚总,现在回公司么。”

楚律衍面色冷漠,“嗯。”

邢岩打转方向盘,将车倒出停车位。

突然,喵一声,一只野猫从花坛里窜出来,在宾利车的引擎盖上跳了一下,然后,跃到另一辆车上。

邢岩有片刻的愣,但很快将车驶出。

楚衍修黑瞳微眯,从后视镜中看着那野猫又重新蹿入了花坛。

而他脑中再次愰过叶容槿在雨中搭猫窝的样子。

以及不久前,她被保镖摁着要注射毒品时,恐惧煞白的脸。

他的眉心蹙了蹙。

片刻,他掀唇,“去预约戒毒所。”

邢岩怔住,戒毒所?

这时。

叮铃铃——

楚衍修的手机响,是保镖打来的。

保镖微紧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楚总,刚刚我被人打晕,叶容槿不见了……”

小说《他从暗夜来》 第11章 放开我!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写得很入人心,一天看完都哭了很多次,真的还想再看一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